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七十四章 老婆,我是不是失寵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七十四章 老婆,我是不是失寵了字體大小: A+
     

    可是越檢查李醫生的眉頭皺的越緊,看着墨御有些欲言又止。

    李醫生眼裏的爲難墨御怎麼可能沒有看見。

    等他檢查完後,墨御放下人,給唯一蓋好被子之後,兩個人來到客廳。

    “墨首長,能不能把之前的事情給我說說”其實李醫生也很無奈啊,他一個腦科醫生叫他來看皮外傷還有精神方面的,這不是大材小用麼。

    墨御看着李醫生,猶豫了一下,也沒有絲毫保留的和盤托出。

    可是李醫生卻越聽眉頭皺的越緊,直到後面墨御說完。

    “首長,我覺得……夫人應該找一個心理醫生或者催眠大師看看”。

    聽完墨御的講述,這是李醫生最直觀的感受。

    一個人的神經敏感到如此境地,不得不說,那是一塊心病。

    “或許尊夫人年幼的時期遭受過什麼損壞,讓她對那段記憶刻骨銘心,痛苦的忘不掉,以至於風吹草動,她就會不受控制”。

    看着墨御手臂上的傷口,不用說,一定是那個小祖宗留下來的。

    可是李醫生還是很好奇,到底是多麼痛苦的曾經,會讓人連回憶都不敢。

    “首長不知道有沒有發現尊夫人的左手手腕和雙手臂上的針孔”李醫生仔細回憶起自己剛剛檢查的。

    聽到這裏墨御的心有些鑽心的疼,手指緊緊的捏起。

    那些他作爲最親密的人怎麼可能沒有發現,只是唯一左手的傷口他確實沒有在意的。

    因爲唯一哪裏長期的帶着一塊手錶,所以他並沒有在意。

    看着墨御,李醫生可能也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首長,那是一道傷痕,雖然不是很明顯,可是要造就那樣的傷口,並且是在這科技發達的年代,疤痕還是這樣明顯,可以說,足於毀掉整隻手,可是看出……”。

    李醫生看着那個渾身止不住發抖的人,“其實對方並不想活下去,她只爲尋死”。

    “夠了,李醫生,今天的事情就先到這裏了,你先回去,今天的事情也不要聲張”。

    墨御覺得自己不能再聽下去了,自己的胸口很疼,很悶。

    “是,首長,首長的手臂需要我給你包紮一下麼”。

    “不用了,你先回去吧,以後我不在的時候,你花時間多給我注意一下這小丫頭的病情”。

    墨御覺得現在可能比訓練好累,訓練累的是身子,他現在累的是心。

    “是,首長”李醫生眼光閃爍,他是腦外科醫生啊,不是心理疾病輔導者。

    “我記得李醫生當年可能軍區總醫院出了名的全能,我如果沒有記錯你對心理這方面的研究也是頗深的吧”。

    李醫生那些小揪揪怎麼可能逃的過墨御的眼睛。

    “那都是以前了,都過去了”李醫生看着墨御笑得有些謙虛。

    “李醫生是國外頂尖醫學專業畢業的高材生,我希望不是浪得虛名,我這個人就是有時候特別認死理,我家小祖宗的事情就麻煩你了”。

    “是,首長”他能怎麼辦,他也很絕望啊!

    李醫生最後走的時候都沒有得到墨御一句好話或者好臉色。

    不得不感嘆,這年頭,幹什麼都苦逼,醫生也是一個技術活。

    送走了李醫生,墨御來到書房,眉頭皺起,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上一支菸,

    煙霧繚繞裏俊美的男人薄脣抿的緊緊的,最後忍不住拿出電話。

    “喂,我是墨御,事情查的怎麼樣了”墨御問着對方,那是在獵狐之後吩咐的另外一個人。

    “老大,有進展,但是不大,夫人年幼時期失蹤兩年,確實在精神病院,可是監控卻被人有心破壞”。

    “而那個精神病院的院長早已不知所終,夫人那個後母,我們只能查到和道上的龍爺關係極好”對方不停的說着自己所查到的事情。

    可是墨御眉頭卻忍不住皺起“和龍爺有關係,這件事情別停止,一直給我追查”。

    “是,首長”。

    那人說完墨御掛了電話,看着前方,墨御的眼裏全是幽深,他當然知道龍爺是誰,那個人曾經也在他的死亡名單之內。

    只不過,那個人黑道勢力太過強大,後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洗心革面,上面才撤回命令。

    而唯一那個後媽,又是誰?有什麼本事讓那個人幫助她。

    看來很多事情變得越來越複雜了,小祖宗身上到底有什麼或者兩個人有什麼恩怨。

    要這樣傷害一個只有十六七歲的孩子,她們到底有什麼目的……。

    再次回到唯一的房間,看着那蒼白着嘴脣睡的極其不安穩的人。

    唯一的身子蜷縮在一起,好似那沒有安全感的孩子。

    墨御這下倒是沒有回房,直接躺在了唯一身邊。

    剛開始唯一還是蜷縮着身子抵抗,漸漸的,似乎聞到了熟悉的問道。

    身子漸漸放鬆,墨御把人抱在懷裏,親了一下她的嘴角,讓人靠在他的肩窩。

    “小祖宗,對不起……”黑暗裏的話語聲散落在空氣裏。

    這句話,不知道是對誰說得。

    唯一覺得自己這一覺睡得極其不安穩,身邊就像有一個大火爐一樣,烤的她非常難受。

    可是怎麼都躲不開,唯一開始小幅度的掙扎。

    “別動”耳邊響起的是墨御醇厚的聲音。

    唯一原本打算再睡一會兒的,因爲今天是週末嘛?

    可是聽到這句熟悉的聲音,頓時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睜開一隻眼睛,看着那古銅色的肌膚,眼睛直直的一路往上。

    視線定格在那張俊美剛毅的臉上。

    “我操……”可是接下來的話某被墨御封在口中。

    唯一看着那一大早就發情的人,眼裏有着惱恨。

    這死男人什麼時候在她牀上的,這不科學啊?

    可是墨御卻沒有給她想說時間,帶着人一同沉迷。

    直到一吻作罷,兩個人呼吸都有些不平穩了。

    唯一因爲呼吸不順暢的原因臉蛋潮紅,“你爲什麼會在我的牀上,不是應該在你房間麼”。

    唯一喘着粗氣,質問着某個不要臉的人。

    墨御一把抱起人,自己翻過身,讓唯一趴在自己的胸前。

    “這不是想我老婆了麼,不能同牀共枕的滋味,簡直煎熬”墨御沉着臉色,一本正經的說着。

    唯一抽了抽嘴角,“咋能好好說話麼”。

    “老婆,我一個人獨守空房,是不是傳說中的的失寵了”。

    “這話從何而來”唯一聽見這話就不舒服了。

    “獨守空房,就是失寵”墨御看着唯一,坦白的說道。

    “說的好像你什麼時候得寵過一樣”唯一就特麼奇怪了,這老男人今天太奇怪了。

    墨御:“……”。

    反正墨御不管她的,抱着某人在牀上打鬧很久才下牀。

    兩人的早餐都快接近午飯時刻了,飯後的唯一慵懶的靠在沙發上。

    舔了一下自己的嘴脣,看了一眼在廚房收拾得人。

    眼裏的幽深讓人一眼看不到邊際,墨御,你可知道?你看得到不過冰山一角。

    沒錯,昨晚的記憶唯一都清清楚楚的記着,同樣也記得這個老男人。

    她其實還是有些感動這個老男人的不離不棄的。

    可是,這些遠遠還不夠,遠遠還不夠……。

    “想什麼呢?發什麼呆,走我帶你去商場添置衣物”墨御現在倒是很喜歡給唯一買衣服。

    可是他最想看到唯一穿的旗袍卻被唯一不知道藏哪裏去了。

    “逛街啊?”唯一眨了眨眼睛,回過神。

    “可是我不想去啊?我好像什麼都用,就不要破費了”千萬不要以爲她是在給墨御省錢。

    那是因爲她現在是真的懶得動啊?

    ------題外話------

    繼續苦逼的找班,嘻嘻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