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六十六章 喪家之犬(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六十六章 喪家之犬(二更)字體大小: A+
     

    墨御伸手摸着剛剛被唯一親吻過的地方,臉上有些傻笑。

    雖然和唯一親吻不是第一次,可是這還是她第一次在光天化日之下主動親吻他。

    這是不一樣的。

    唯一看着傻笑的人眼裏有着明顯的鄙視,可是更多的卻是笑意。

    “走了,回家了,別在這裏丟人顯眼了”唯一拉着人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墨御看着身後的某一個地方眼裏精光閃爍,不是喜歡看麼,那就好好看吧?

    他和小祖宗光明正大,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

    “小祖宗真的很喜歡哪部電影麼”墨御百般糾結之下,看着唯一問出了口。

    “怎麼?你要帶我去看”唯一也只是隨口說說,看着老男人今天的態度。

    是不可能讓她去看那個什麼北京遇上西雅圖的。

    “當然不是”墨御矢口否認,那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事情他可不會做。

    “那你還問,多此一舉”唯一翻了翻白眼。

    其實她也並不是說非要看那個,也許只是插播花絮的一瞬間被某個畫面感染吧!

    她很喜歡裏面那句話,此心安處是吾鄉,是啊,能讓人心安的地方本來就極少。

    人的一生,總是在不停的漂泊,心,亦是一樣。

    看着身邊的人,有時候那種莫名其妙的安全感真的特別奇妙。

    “老男人,裏面有一句話特別不錯”唯一想起那句她至今都沒有忘懷的話,笑得有些猥瑣。

    “什麼話?”墨御看着唯一的模樣就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好話。

    “一夜滾牀單的熱鬧,有可能會是一次滾釘板的慘叫,哈哈哈哈”。

    墨御:“……”這死丫頭絕對是故意的。

    “其實那個電影也不錯,從你的全世界路過”墨御覺得,聽着這個名字就很喜歡。

    “從你的全世界路過,並瞪了你兩眼或者踩了你兩腳麼”唯一反問。

    “我錯了”墨御立刻投降,這小祖宗有時候也是一個不懂風情的。

    墨御倒是帶着唯一起在吃了一點東西后再請李醫生過來換藥。

    換藥之後兩個人依舊抱在一起看着電視節目。

    由於可能平時不太運動,今天的唯一卻睡得及早。

    一會兒便呼吸均勻的安睡在墨御懷裏,墨御能怎麼樣,還不是任勞任怨的給某人收拾。

    第二天依舊是墨御抱着某人刷牙洗臉,就是吃早餐也依舊在墨御的腿上。

    墨御把唯一送到學校之後反身回家,馬上就要回部隊了。

    他想爲小祖宗做一點東西,讓她記得,其實她的老公很愛她。

    墨御哪裏還好,唯一這裏中午下課之後並沒有急着去學校門口和墨御匯合。

    因爲她迎來了不速之客,周圍三三兩兩的學生看着眼前這一對人,卻沒有駐足下來觀看。

    開玩笑,那個小霸王什麼性子她們又不是不知道,還是不要引火燒身的好。

    再說那個人,高年級的那些也不是不認識,亦或者家裏條件比較優越的都認識。

    那個人就是沈唯一的姐姐沈無雙,那個集美麗和智慧於一身的天才女子。

    都是一個爹的基因,不知道爲什麼差這麼多。

    一個名牌大學,一個三流大學,一個溫柔賢惠,一個野蠻粗暴,一個善解人意,一個不講道理。

    基因這種東西,看來還是非常任性的。

    唯一看着那站在自己面前,打扮的性感誘人,笑得恰到好處的人。

    看着那胸前開的有些深的V領,唯一覺得,身材好就是任性。

    “一一”唯一不說話,只有沈無雙先開口了。

    要不然周圍那麼多雙眼睛看着,她也非常尷尬。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你們母女又想鬧什麼幺蛾子”唯一雙手抱臂,看着沈無雙眼裏是毫不掩飾的厭惡。

    無論過了多少年,看着和段映紅那如出一轍的臉,唯一忍不住反射性條件的噁心。

    “小一一,爸爸想你了”沈無雙不在乎唯一的態度。

    比這個難聽的她都不知道聽了多少了。

    唯一聽見沈無雙口中的沈嚴,身子繃得緊緊的,好像無論過了多久。

    那個名字就如同是一個魔咒一般,怎麼都不能遠離自己的生活。

    唯一粉脣抿起,手指微微收攏,看着沈無雙,跨步走上前。

    眼神死死的盯着人,一瞬間,周圍的氣氛冷厲起來。

    大家看着這一對姐妹,好奇心還是非常大的。

    要說這兩姐妹,相貌都是非常出衆的,只不過兩個人長得也很極端。

    沈無雙是那種柔弱中帶着隱隱的媚意,讓人會忍不住慢慢沉迷。

    而沈唯一就不一樣,光是相貌,如今她花了淡妝的臉可以說絲毫不比沈無雙差。

    也可以說是更好,沈唯一的個子不如沈無雙,可是那周身凌然的氣勢,卻是沈無雙沒有的。

    “沈無雙,不要裝模作樣的,什麼想我?呵呵呵,你那個小三媽也就那點勾引男人的本事,這次又想幹什麼?”沈唯一毫不避諱的說着段映紅。

    沈無雙聽着唯一對於自己母親的侮辱,臉上沒有什麼,可是手指卻忍不住捏在一起。

    “難道我說錯了,你那個小三媽除了勾引男人還有什麼其他的本事,哦對了?還有背後算計人呢?”。

    唯一覺得自己平時是有些脾氣暴躁,可是也不至於一看見這母女倆就生氣。

    歸根結底,都是她們自己作的。

    “妹妹,請你慎言,那也是你的母親”沈無雙一直覺得自己修養不錯。

    可是每一次她想看見沈唯一狼狽的時候總是會連累自己。

    特別是那篇報道,看着沈唯一的樣子,應該還沒有來得及看見。

    否定按照她的個性,現在指不定怎麼鬧騰。

    “放屁,你媽算個什麼東西,寄人籬下的喪家之犬罷了,還真把自己當主人了,御景園是我母親名下的財產”。

    沈唯一最恨別人說那個女人和自己有什麼關係的。

    如果真的有,那麼肯定就是不死不休的恨意。

    她恨不得喝那個人的血,扒她的經。

    “沒有沈嚴,你們算什麼東西,連喪家之犬都算不上,犬好歹忠誠,你和你媽就是一條養不熟的白眼狼,還真的覺得自己高大上了”。

    “也不想想自己的身份,還敢在我面前耀武揚威,別忘了,沈無雙,歸根結底,能讓你和你小三媽享受幸福生活的是誰?”。

    沒有沈嚴在,唯一完全沒有顧慮

    ------題外話------

    寶寶們,求打賞,求評論啊,我要哭了,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