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五十四章 墨御就是老婆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五十四章 墨御就是老婆奴字體大小: A+
     

    那個時候她還不是現在這副紈絝的樣子,一身病服髒兮兮,可是眼裏求生的慾望卻非常強。

    “我這不是怕?只是反射性條件”唯一看着墨御死鴨子嘴硬。

    “好好好,你不是怕,不是怕”墨御也順着她的話往下接。

    那個小祖宗就是傲嬌,不是怕?哪個可憐兮兮的躲在他的胸前,身子還有一些輕微的顫抖。

    李醫生走到唯一面前,看着那頭都快埋進墨御脖子裏的人,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墨先生,能不能把夫人的頭擡起來,這樣不方便動作,有些時候怕難免誤傷”。

    李醫生說話的聲音非常溫和,他現在對墨御還是有些心有餘悸。

    墨御看着唯一的樣子,似乎也覺得這樣不好。

    把唯一的身子拉出自己的懷抱,大手卻細心的捂上唯一的眼睛。

    另一隻手搭在唯一的肩膀上,輕輕的拍了拍,以作安慰。

    李醫生對於墨御的行爲早就見怪不怪了,昨天還直接把人抱着懷裏,像哄孩子似的。

    而那個小士兵眼睛瞪大老大,墨御的名聲他也是聽說過一些的。

    可是那些沒有包括這位首長大人如此細心溫柔啊。

    眨了眨眼睛,果然,英雄難過美人關啊?

    可能要是他昨天直接接觸到墨御,會直接驚掉下巴啊?

    可是,他膽子小啊?之前看到那樣盛怒的墨御,早就躲得遠遠的了。

    唯一身子依舊繃的緊緊的,睫毛微微顫抖,撓的墨御的掌心有些發癢。

    李醫生也不再廢話,直接開始小心的給唯一拆着紗布。

    看着那紗布一圈一圈的落下,墨御盯着唯一的額頭有些緊張。

    直到再次露出光潔的額頭,還有那依舊存在的傷疤。

    “怎麼樣?”墨御盯着李醫生,眼裏的擔憂顯而易見。

    看着唯一額頭的傷口,就像有一隻大手捏着他的心臟一樣。

    疼的有些喘不過氣,因爲他知道,這道傷口最多的還是因爲他。

    即使墨子芩已經開始着手收拾黃家,可是他還是不甘心,還是自責。

    要不是因爲他,唯一不可能會受傷,她明明是那樣懼怕醫生,他還讓她如此受苦。

    “墨先生放心,夫人的傷口恢復的不錯,沒有受到任何感染”李醫生看着唯一的傷口實話說道。

    隨即拿出碘酒潤溼紗布,開始給唯一清創。

    冰涼的物體瞬間落在自己的額頭,唯一的身子反射性的一激靈。

    墨御還以爲是她疼了,“李醫生,你下手能不能輕一點,小祖宗不是那些大老爺們,經不住你如此折騰”。

    墨御可不管什麼青紅皁白,看着李醫生就開始指責。

    李醫生深吸一口氣,壓下剛剛升起來的不愉快。

    “墨先生,夫人的傷口要是不好好清創,痛的絕對不止現在的十倍”。

    他可沒有恐嚇他的意思,實在是一個大老爺們磨磨嘰嘰的,着實讓人心煩。

    “那你還在那裏站着做什麼,還不趕快清創好之後包紮,傷口暴露在空氣裏感染的機會會更多”。

    墨御劍眉深深的蹙起,看着李醫生眼裏有着惱怒。

    “好,好,我馬上處理”李醫生決定自己不能和這種人生氣。

    唯我獨尊的沒有辦法。

    唯一在清創的過程裏倒是比較安靜,只是身子會時不時的顫動。

    也弄得墨御一驚一乍的,半個小時下來,李醫生覺得比面對醫院那些胡攪蠻纏的大媽還慘。

    “呼,墨先生不需要太擔心,夫人的傷口恢復的非常好,最多再有四天就可以拆線了”。

    四天的時間足夠了,其實以唯一的傷口來看,完全沒有必要那麼緊張的。

    只是在某人那快要殺人的眼光小,李醫生還是識相的把時間說長了。

    “那這幾天就麻煩李醫生過來幫小一一處理一下了”墨御看着重新包好的傷口。

    拿下遮擋住唯一的大手,把人抱在懷裏。

    李醫生聽見這話在脫手套的動作停頓了一下。

    “當然,義不容辭,這是我的義務”他能說什麼,他能說他非常不想來麼?

    “小吳,李醫生事物繁忙,就麻煩你給我送一下了”墨御看着對面坐的規規矩矩,目不敘視的人說道。

    “是,首長”那個被喚作小吳的小士兵離開站起來敬禮。

    在墨御面前他還沒有那個膽子放肆。

    “嗯,那我就不送你們了”墨御話說到這裏已經很明顯。

    他開始趕人人。

    “是,首長”小吳依舊恭敬的回答。

    李醫生背起自己的醫藥箱,看着那坐在沙發上細心哄着自己老婆的人。

    搖了搖頭,真是厚此薄彼啊?不過,一物降一物。

    他墨御在怎麼厲害在家裏還不是照樣伏小做低。

    恐怕特種大隊那些人還不知道他們的隊長其實就是一個老婆奴吧!

    他折騰這些人,總有人折騰他,一報還一報,李醫生想到這裏瞬間公平了。

    心情有些美妙的跟着小吳走了,

    人走了之後唯一才擡起頭,“他們爲什麼不喝口茶在走”。

    看着那擺放在茶几上的杯子,裏面還冒着熱氣的。

    可是兩個人卻沒有得到享用。

    “李醫生作爲軍區司令員腦外科的的一把手,怎麼可能有時間在這裏品茶,小祖宗以後都不必如此慎重的招待”。

    墨御看着唯一平淡的說道,其實他絕不會承認他有些吃味的。

    那些人,想喝她媳婦的茶,好好等着吧?

    他都還沒有那個福氣呢?

    “倒也是,是我顧慮不周了”。

    A市的軍區總醫院她去過一次,那人山人海的場景確實有些忙了。

    “不用在意,我們小祖宗只是好意”墨御抱起人面對面直接坐在自己懷裏。

    唯一看着兩個人現在這曖昧的姿勢滿臉黑線。

    爲什麼這老男人就是這樣喜歡這令人蛋疼的姿勢呢?

    就不能抱得有技術含量一點。

    墨御低下頭,額頭輕輕的低着唯一的額頭。

    “小祖宗有沒有什麼地方想去玩耍啊”他們結婚以來,可能是太過倉促,什麼都沒有準備。

    現在離歸隊還有一些時間,倒是可以帶她去遊玩一下。

    但是可能也不會去太遠。

    “A市就這樣大,還真的沒有什麼好玩的”唯一想了一下,搖了搖頭。

    A市的著名景區倒是真的不太多,B市可能就是旅遊勝地了。

    不過B市離這裏起碼要飛一天啊?

    “不過,你可以陪我玩其他的”唯一看着人笑得有些奸詐。

    “好,陪我們小祖宗”墨御伸出手指輕輕的捏了一下唯一挺翹的鼻子。

    眼裏全是寵溺。

    ------題外話------

    甜寵之獨家契約萌妻/西花以(在PK)

    喬李被陳遠錚壓倒在牀上的時候,她腦子還是懵的。

    她看着陳遠錚,咬緊了牙齒,問道:“你要幹什麼?”

    “深夜有這麼一個美女躺在我的牀上,你說呢?”

    事後,陳遠錚看着她:“有興趣做個交易嗎?”

    “賣藝不賣身。”

    “可以。”

    無奈,當初說好的賣藝不賣身,都是屁話!

    片段:

    凌晨一點,喬李撥通了隔壁房間的陳遠錚的號碼。

    “喂?”那頭傳來慵懶的聲音。

    “喂,陳遠錚,我睡不着。”

    “……大半夜的,自己睡不着還不讓別人睡了?”

    那頭,電話一瞬間就掛斷了。

    喬李氣不過,剛打開房門,一個熟悉的人影就出現在眼前。

    “睡不着?”陳遠錚問。

    “嗯。”

    “那,咱們來做運動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