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四十六章 勞資就是任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四十六章 勞資就是任性字體大小: A+
     

    唯一始終不敢擡頭,她想自己的臉色一定爆紅。

    墨御看着桌子上的菜,點了點頭,臉色緩和了一點兒。

    只是等了半天,剛剛極有眼色的經理卻還在傻兮兮的站在一邊,這讓墨御的好臉色頓時沒有了。

    “祥雲館這樣大?經理就這般清閒,讓手底下的那些員工可這麼看”墨御繃着臉,幽深的雙眸直視自己旁邊的人。

    “嘿嘿嘿,當然忙,只是墨少這樣的貴客上門,我自然要好好招待,力求讓墨少享受更好的服務”經理看着墨御笑嘻嘻的說道。

    說完也不帶墨御在說話,“菜品已經上齊,墨少看看還有哪裏不滿意麼?”。

    “要是覺得合適,那麼我就先去忙其他的事情了,就不多加打擾了”。

    墨御聽着那個經理的話,看着人眼裏有着讚賞,不錯,是一個圓滑的。

    “出去吧!這些都不錯,只是以後一一要是來你們這裏,菜色要營養清淡一點,忙就先出去吧!我這裏暫時很滿意”。

    墨御開始趕人,他還是想和自己的小祖宗相處。

    “墨少慢用,墨夫人慢用”經理說完走了出去。

    等到門關上了之後。

    “嘶”墨御倒吸一口冷氣,看着唯一掐在自己腰上的小手。

    這死丫頭也真的下得了手,不知道腰上的肉是最嫩的麼?

    “你特麼瞞着我身份也就罷了,還留着這麼多人看勞資笑話,老男人,你特麼能耐了,當勞資沒有脾氣是不是”。

    唯一掐着某人的腰,看着某人漲紅的臉色,心情瞬間美妙起來了。

    不要以爲她不知道這老男人心裏的那些想法,就是想讓人看她笑話。

    要不然也不會留人在這裏半天磨磨嘰嘰的。

    她堂堂沈氏大小姐酷炫狂霸拽的氣場就這樣在這些人眼前煙消雲散了。

    “不生氣了好不好,是我錯了,是我錯了還不行麼?”墨御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求饒再說。

    他真的沒有那個心思去捉弄這小祖宗啊,一天天的不知道這小祖宗腦子裏到底有多少奇怪的想法。

    這樣的腦洞也真是絕了。

    唯一伸過頭去,看着墨御,鼻子仔細嗅了嗅。

    剛剛纔車上兩個人並沒有離的太近,除了一點不深的酒味之外,其他什麼都沒有。

    可是這兩個人現在離的特別近,唯一聞着那淡淡酒氣裏夾雜的香水味。

    瞳孔有些收縮,一把揪着墨御的領口。

    她平生最恨的就是那些花天酒地的男人,要是這個人是自己老公的話。

    要是這個人是自己老公的話?要是這個人……。

    唯一覺得自己心裏壓着難受,“你特麼說出去喝酒,爲什麼你的身上會有香水味”。

    唯一看着人,眼裏漆黑一片,幽深的望不到邊際,和平時清澈如水的雙眸相差勝遠。

    墨御聽見唯一的話眉頭皺起,他真的只是去喝酒,那些亂搞的事情。

    別說現在有了小祖宗,就是沒有小祖宗的時候,他都是節律性很高的。

    偏過頭,嗅着自己身上的味道,確實在酒味裏有那麼一絲香水味。

    聞到這裏墨御的臉色頓時漆黑了,恨不得把那喜歡惹是生非的南宮錦大卸八塊。

    “小祖宗,你聽我解釋”墨御說完準備去拉唯一的手指。

    唯一一把將手打開,眼裏的神色異常冰冷和陌生。

    “我特麼不需要你的解釋,勞資看到的就是這個樣子,我誰也不相信,我就是相信我自己所看到的”。

    唯一整個人可能說是變得更尖銳了,因爲這讓她想起來很多非常不美好的事情。

    很懂東西明明已經忘記了,可是現在看看,原來一直就是埋在自己心裏。

    那就是一根刺,時間久了,總以爲自己可以成功的忘記了,可是輕輕的一觸碰起來,還是專心的疼。

    墨御看着唯一眼裏那孤寂荒蕪的一片,一顆心就像被什麼揪着一樣,很疼。

    那是他前三十幾年沒有體驗過的。

    一把將人抱在懷裏,摸着唯一順滑的秀髮,看着人一動不動的,彷彿陷入自己的世界在沉思一般。

    “小祖宗聽我解釋好不好”墨御輕柔的摸着人,語氣非常溫柔的說道。

    他知道唯一可能誤會他了,而從沈嚴的哪裏可以看出。

    因爲蘇潁,唯一對於感情這些事情可能比平常人還要敏感,還要沒有安全感。

    唯一沒有擡頭,安靜的呆在墨御的肩窩,聽着他的解釋。

    “今天大哥找我去喝酒了,還有其他兩個哥們,而那兩個你也認識的,就是南宮和邢雲,所以大家難的聚在一起,大家都是男人,不可能純聊天吧?”。

    “所以爲了助興你們就喊了一些小姐是吧”唯一終於再次出聲,只是眼裏依舊陰冷。

    男人果然就不是好東西,都喜歡家裏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

    以前的沈嚴是那樣的人,讓自己的母親受小三的迫害。

    現在的墨御,這個老男人……。

    “哎喲”唯一捂着自己被打的頭,看着墨御有些生氣,做錯事情的人還敢這樣囂張。

    “你特麼做錯事情還敢這樣無動於衷,你特麼不會好好解釋啊,我特麼要是去夜魅玩一天,和哥們喝一些酒,你難道就不會多想”。

    唯一倒是變得不安靜起來,小手捶打着墨御的胸口。

    “你敢”聽到唯一的話墨御就不能淡定了。

    跑出去喝酒,並且還是和男的,他墨御的老婆最恨別人覬覦了。

    捏着唯一的手,看着唯一眼裏有着怒火,這小祖宗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唯一看着墨御,在看看把自己捏的死緊的手指,眨了眨眼睛。

    他這是在和她發脾氣,做錯事的人還有資格和她發脾氣,特別是那身上的香水味雖然不重,可是她聞着難受啊!

    聞着自己老公身上有別的女人香水味,是一個什麼樣的體驗,反正她是絕對不能忍。

    “勞資就是要去,別問我敢不敢,就沒有勞資不敢的事情,墨御勞資再一次告訴你,做錯事情的人沒有資格發脾氣”。

    唯一也是一通亂吼,敢在她頭上造反,他是想死吧他。

    墨御看着唯一臉色氣的通紅,真的就不明白一頓好好的飯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題外話------

    推薦好友文文《嫡女皇后之盛世驚華》/南知薇

    她是二十一世紀貌美如花驚才絕豔的天之驕女。

    他是西夏國手握重兵尊貴顯赫的高冷腹黑王爺。

    當她遇見他——天雷勾動地火!

    皇城暗涌,波詭雲譎,她洞若觀火,冷淡處之,纖纖素手扭轉乾坤。

    血色宮廷,重重殺機,他冷厲果決,殺伐決斷,朝堂之上步步爲營。

    她驚才絕豔,揚眉淺笑,“天下男兒能與之相配者,唯趙胤一人而已。”

    他翻雲覆雨,傲世揚言,“害她者,必須死!”

    鬥奸人,玩權謀,戰沙場,踏着血肉白骨,她陪着他一步步走上權利的巔峯。

    鐵馬金戈,飛沙狼煙,美人如畫,銅鏡梳妝,萬里山河,不及卿之笑顏。

    文文一對一,男女主身心乾淨,歡迎妞們入坑。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