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四十章 窮盡一生,只想誓死嬌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四十章 窮盡一生,只想誓死嬌寵字體大小: A+
     

    唯一再次出現在墨御眼前的時候,有些讓他回不過神來。

    “怎麼就開始化妝了,快點去給我把它卸了,要是感染傷口怎麼辦”。

    墨御眉頭皺起,這小祖宗就不會讓人省心一點麼。

    那滿臉慘不忍睹的妝容,和之前別無二致。

    “爺的如畫美貌,怎麼可能讓人看了去”唯一走到飯桌上,看着墨御已經準備好的早餐。

    “起的挺早的,粥都煮好了”唯一看着那盛在碗裏的綠豆粥,顏色倒是十分耐看,不得不給一個好評。

    “快點吃,我送你去上學”墨御坐到唯一身邊,給某人倒牛奶,那是他之前就熱好的。

    “你特麼一天天的到底和我有多少仇啊,牛奶好喝,你就自己怎麼不喝呀”唯一看着墨御手裏的牛奶,整個人都不好了。

    之前的好心情全部一掃而光,皺着眉頭看着墨御。

    “對身體好”拉過唯一的小手,把牛奶遞給她。

    唯一摸着手中的東西,看着人眼裏那期翼的神色。

    嚥了一口唾沫,吃了一口綠豆粥,喝一口牛奶。

    墨御見人沒有耍無賴,纔開始吃東西。

    “這個不錯,我們在部隊經常吃的”墨御給唯一夾了一口鹹菜。

    在部隊他們就是這樣吃的,要麼鹹菜配饅頭或者配粥。

    唯一看着碗裏的東西,轉過頭看了墨御一眼。

    夾起來安靜的吃了下去,其實她吃東西比較挑。

    不是沒有吃過,那是那些都是不怎麼美好的回憶。

    從那之後,她就沒有吃過這樣粗糙的東西了。

    “你們在部隊也吃這個麼?”對於軍旅,唯一還是有些好奇的。

    能在裏面的人,都是漢子,那些苦和累以及折磨可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承受的。

    摸着老男人手上的老繭就知道,生活肯定比較刻苦。

    不過,看着老男人家裏的裝飾,也不像是窮人啊?就比如客廳裏的那個茶几,就是她自己也捨不得買。

    老男人的那些衣服依她的眼光來看,絕對價值不菲。

    “對呀,有時候出任務連這些都沒有吃,或者乾糧,或者爲了任務先忍受飢餓”。

    這些對於墨御而言都是家常便飯,所以他說的毫不在意。

    雖然他現在在特種大隊也算是最高指揮官了。

    可往往能力越強,接受的任務才更有難度,也就越加危險。

    所以很多人都不看好軍婚,或者不能堅守到最後。

    也有很多人不願意結婚,就是怕家裏有一個羈絆,自己要是出了什麼事?

    可能自己的另一半也是孤苦伶仃的。

    墨御吃着自己碗裏的粥,時不時的給唯一夾菜,看着身邊安靜吃東西的人。

    墨御忍不住想,可能如果不是唯一,他這輩子也不會有結婚的念頭。

    他窮盡一生,只想把這小丫頭擁在懷裏,誓死嬌寵。

    “當兵聽說可是十項全能,什麼都會”唯一轉過頭,和墨御聊着他基本上每天都會經歷的軍旅生涯。

    “除了自己生孩子”墨御輪廓也非常柔和。

    即使當兵這麼多年確實艱苦,可是他都挺過來了。

    他習慣了軍旅生活,也習慣了軍旅,在裏面,他成長了很多。

    早已不是當初那個矜貴的墨家二公子了。

    而且,還有一部分原因,墨家不能退出軍事的歷史舞臺。

    他作爲墨家子孫,有那個責任和義務,只是……。

    想到這裏墨御看着唯一的眼神有些愧疚。

    那樣就委屈他的一一了。

    “你們每天都是做什麼”在唯一的記憶裏,唯二的兩次軍訓,讓她直接想謀殺教官。

    “呵呵,一一要是有興趣可以暑假過來玩,到時候老公在一一給你展示,要不然沒有說服力”。

    墨御倒是沒有說出來,如果有機會,他真的很想他的一一去部隊陪他。

    “當勞資三歲小孩,我要是去,你特麼肯定讓我脫一層皮”唯一搖了搖頭,她打死也不去。

    可是,她可能打死也想不到,最後是她要求去墨御的部隊的。

    並且真的脫了一層皮。

    墨御笑笑沒有說話,現在不去不代表以後不想去,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不是麼?

    兩人吃完早餐以後沒有來得及收拾,畢竟墨御這裏離唯一的學校還是有些距離的。

    唯一坐在副駕駛座上,“要不我還是去住校吧!這裏去學校有些遠,不是太方便”。

    並且這人總是什麼都給她準備好,她都在懷疑,要是在相處一段時間。

    這個老男人要是離開她去部隊了,可能自己就差不多頹廢了。

    “不行”聽到這裏正在開車的墨御立刻停下了車,抓住唯一的肩膀。

    “一一,沒事的,回來住”至少他在家的時候他希望她也在,因爲那時他們共同的家。

    “可是,那樣不是很麻煩你”這是唯一最糾結的地方。

    她怕麻煩墨御,可是隻要墨御一回部隊兩個人相處的時間就特別少,這一點墨御肯定不幹的。

    “傻丫頭,我們可是夫妻啊?”墨御颳了一下唯一的鼻子。

    剛剛聽到唯一的話確實有些小生氣,他以爲唯一是不想和他相處纔想搬回學校的。

    原來只是怕麻煩她。

    “快開車,少調情”唯一轉過頭,臉色有些微紅,只是墨御看不見了。

    可是現在的墨御已經開始熟悉唯一生活中的某些小動作。

    唯一害羞時,不敢直視他人,也會死鴨子嘴硬。

    “我不再的時候你可以回學校去,家裏一個人顯得有些冷清,再說,你會學校有人陪着你我也安心”。

    墨御想着自己僅剩不多的假期,劍眉蹙起。

    他第一次有點點不想回部隊,他想陪着自己的小祖宗。

    “多大一個事,我又不是小孩子”唯一顯然有些不在意。

    在她記憶裏,不會寂寞,也不會孤獨。

    “是,我們一一已經是大人了”說完還特意看了唯一全身一眼。

    唯一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胸小的人不要說話”。

    “……”墨御有口難辯。

    他的胸和唯一的胸沒有可比性,至少他的沒有她那麼有彈性和柔軟。

    墨御的車停在離學校不遠處的道上,他還是有些瞭解這個小丫頭的。

    她的意思就是要避嫌,她想隱婚。

    wωw ▪тт κan ▪℃O

    唯一看着墨御眼裏有些讚賞,果然還是很細心的。

    ------題外話------

    文文繼續PK中,寶寶們一定要追文哦,那很重要,還有就是繼續留言,都會有獎勵,珊珊謝謝你們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