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三十九章 器大活好(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三十九章 器大活好(二更)字體大小: A+
     

    幾人看着突然冒出來的信息,嚇了一跳。

    小白癡:“唯一,呦,捨得上線了,我還以爲你那個霸道總裁的叔叔不會讓呢?”

    學校那邊寢室裏的幾人,特別是白薔薇,現在最想看唯一的好戲。

    唯一那個叔叔,可是沒有那麼好說話的。

    不可能讓她在受傷的時候玩手機。

    小白癡:“你的手機居然沒有被收,奇蹟呀”。

    夏日傾城:“一一的叔叔有霸道總裁範,[星星眼]”。

    悠悠我心:“嘖嘖嘖,說好的一起單到老,你卻悄悄熬出頭”。

    寄語思南:“一一,那真的是你叔叔麼?怎麼沒有聽你說過”。

    唯一看着那在屏幕上不停地刷屏的幾人,問的問題全是關於墨御。

    她能說那不是她叔叔,那是她老公麼?

    答案顯然是不能的。

    “沒錯,就是我叔叔”。

    “求介紹”。

    “求介紹”。

    “求介紹”。

    “求介紹”。

    幾人的目的倒是不謀而合,但是唯一看着那幾個大字卻怎麼樣看怎麼樣不順眼。

    特別是心裏,特別不舒服。

    “你們來晚了,她有老婆了”並且他的老婆就是自己,這句話她當然沒有說。

    夏日傾城:“你叔叔幹嘛的”。

    “挖煤的”。

    “……”。

    寄語思南:“一一叔叔是不是長得非常有型”。

    “除了皮膚黑了一點之外其他都好”。

    “……”。

    悠悠我心:“一一,你叔叔聽說很會照顧人”。

    “器大活好易推倒,不黏不膩好包養”。

    幾人:“……”。

    唯一看着幾人沒有在追問墨御的事情了,心裏無比爽快。

    雖然她不知道這股爽快之氣來自哪裏,可是心裏就是舒服。

    “還不睡”唯一看着突然彈跳出來的陌生信息,挑了挑眉。

    雖然她不喜歡和陌生人說話,可這位未免管的太寬了。

    “幹你何事”。

    而和唯一有着一牆之隔的墨御看着唯一這樣理所當然的話滿臉黑線。

    這剛剛答應他好好睡覺的人這樣囂張真的好嘛?

    “小祖宗,你要是睡不着我過來和你一起睡”墨御不假思索的就發送了過去。

    大晚上的這小祖宗就是喜歡鬧騰。

    唯一看着那小祖宗三字,很快就明白過來對方是誰。

    能這樣喊她小祖宗的人到目前爲止就只有一個。

    那就是那個老男人。

    唯一想了一下,“你特麼爲什麼會有我QQ的”。

    她敢保證她已經幾天沒有登陸了,這老男人是怎麼知道的。

    想起來不由自主有些鬱悶。

    墨御看着那發過來的信息有些好笑,難道這小祖宗忘記了搜索附近人麼?

    他就是想試一試,果然,唯一那標誌性的頭像和那顯眼的暱稱讓墨御覺得自己不會找錯人。

    “你特麼監視我”唯一有些小生氣了。

    “小祖宗,這你可就冤枉我了,我這不是擔心你的身體麼,乖,快些睡覺,明天還要上課呢?”。

    墨御可不敢和她在拌嘴,因爲他還是有些瞭解唯一的。

    這要是扯起來,可能就沒完沒了了。

    “哼,明天和你算”唯一最後發了一個晚安的表情。

    在給那幾個閨蜜也道了晚安,才關上手機睡覺。

    白天墨御雖然沒有表現出什麼,可是唯一看着他眼裏的血絲,還是有些不舒服的。

    那個人做的一切都是爲了她啊?她要是在繼續熬夜,那個人也不可能睡覺。

    所以她還是安心的睡覺吧?

    牆另一邊的墨御看着那失去顏色的QQ頭像,嘴角牽起寵溺的笑意。

    不安分的小祖宗啊!隨後關上手機也閉上了眼睛。

    他常年在部隊,倒是休息的比較準時,再說昨晚也照顧了唯一差不多一個晚上,確實有些疲憊。

    閉上眼睛後很快便進入了夢想。

    第二天唯一沒有聽到鬧鐘,倒是被某人搖醒的。

    “一一,快些起牀,不然要遲到了”墨御搖着人有些無奈。

    唯一皺起眉頭有些難受,明明做夢做的好好的,卻突然被人打擾。

    隨手拿過旁邊沒有人睡得枕頭,一枕頭就給墨御打了過去。

    “要死趕緊去死,別打擾老子”唯一的起牀氣那是出了名的大。

    在學校的時候,除了白薔薇那個二貨,還沒有那個大早上的敢去打擾她。

    但是白薔薇也是被整的最慘的。

    “一一,起牀了,要不然快要遲到了”墨御拿着唯一丟過來的枕頭有些無語。

    比起唯一,墨御真的覺得部隊那些新兵蛋子真是太聽話了。

    “我不要上課,給我請假”唯一不假思索的說的。

    墨御看着人,也知道可能還處於迷迷糊糊的狀態。

    不然不會說出這樣的話,可是他一定不知道,唯一逃課最多的原因,從來都是起不來。

    墨御放下枕頭,轉過身,去浴室裏打了熱水,擰好溼熱的毛巾開始給唯一擦拭着臉頰。

    儘管唯一有時候不相信,可是墨御真如當初所說,寵她愛她護她,把她當作女兒一樣。

    最後墨御彎下高大的身子抱起還在蜷縮在被子裏的某人。

    “以後要好好聽話,上課什麼的儘量不要遲到,睡覺無所謂,但是要把自己的胃養好”。

    他在就無所謂,唯一的一切外在物質他都可以做到。

    她就怕他會部隊裏,這小祖宗委屈自己。

    唯一乖巧的依偎在墨御的懷裏,即使意識已經清醒,還是不願意睜開眼睛。

    把人抱到浴室,放了下來,讓唯一靠在自己懷裏。

    把唯一的杯子裏放好水,擠好牙膏。

    “要我給你漱牙齒麼”把水端到唯一面前。

    唯一睜開眼睛,看着鏡子裏舉止親密的兩個人,和墨御眼底調侃的笑意。

    看着自己亂糟糟的頭髮,和端到自己眼前的漱口水。

    “勞資又不是殘廢,還需要你動手,你趕緊出去”說完快速的接過墨御手裏的東西,開始趕人。

    自己的臉一看就是清洗過的,而這人居然在她還在睡覺的時候就給她做好了這些。

    感動是有那麼一點點的,但是更多的是害羞。

    “那你快點,我在餐廳等你”說完走了出去關上門。

    唯一看着人出去了之後開始洗漱,在之後,開始了化妝。

    她還是不喜歡把自己的真實面目暴露在人前,那樣可以減少很多麻煩。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