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三十七章 沉迷學習,無法自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三十七章 沉迷學習,無法自拔字體大小: A+
     

    唯一反射性的抱着墨御的肩膀,笑得眼睛都眯了起來。

    她最近也迷上了抱着墨御的脖子,靠在某人懷裏這個動作。

    墨御看着她如同小貓兒一般慵懶的神色,眼裏全是寵溺。

    流年經傳,她依舊還是在他懷裏。

    “小祖宗不是很厲害麼?來!給老公說一說,老公挺好奇你這腦袋瓜子一天想什麼”。

    抱着人坐在沙發上,這次改爲抱着唯一纖細的腰肢了。

    “人生和理想”唯一看着人非常認真的說道。

    “……”墨御看着唯一有些無語。

    “正事,明天我給你請假好不好”這倒是讓想起了唯一這檔子事情。

    唯一的事情他也有些瞭解,經常有事沒事逃課。

    目前爲止可能已經五天沒有去學校了。

    可是現在唯一有着傷,他也不忍心讓人回去讀書。

    他捨不得他的一一如此遭罪。

    “可不,已經請假很多天了,再不去看看班導,可能會直接殺上門來”說到這裏唯一也很無奈啊?

    不就是被縫了幾針麼,她是非常怕疼,可是最初的疼痛過去了也就這樣,就是不知道這老男人一天天的瞎擔心什麼?

    再說,她現在需要空間,這幾天和大墨魚在一起,她有些亂。

    她需要理一下自己的思緒,看看接下來該怎麼做。

    “你額頭還有傷”墨御看着那包裹着紗布的額頭,有些不放心。

    “那些可以不在乎,我沉迷學習,無法自拔”唯一露出自己的小白牙笑得燦爛。

    “噗,你呀,鬼精靈”墨御輕輕都捏了一下唯一的小鼻子。

    “嘿嘿嘿”唯一坐在她的腿上左右搖擺的笑着。

    墨御看着那笑得沒心沒肺的人搖了搖頭。

    晚飯依舊還是墨御在做,在他看來,只要有他在,能做他他儘量做完。

    讓他家小祖宗可以心安理得的坐着享受。

    唯一對此表示很滿意,這大墨御果然是一個居家的好男人。

    可是吃完飯以後唯一就有些糾結了,“老男人,牀是我一個人的,你找其他地方睡”。

    這同牀共枕她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昨晚在昏迷的情況下她並不知道。

    如今清醒着叫她和墨御睡在一起他還是有些爲難。

    她這方面還是沒有做好準備啊!

    她的所有神情墨御都看在眼裏,“好,換洗的衣服都在衣櫃裏,晚上比較涼,要蓋好被子麼?”。

    唯一不喜歡的,墨御覺得自己不會去做,他選擇尊重她。

    “還有……”墨御轉過身走進浴室。

    唯一看着就比較好奇了,說好的要出去,爲什麼要走進她的浴室。

    “過來”墨御在浴室裏喊道。

    “幹嘛”唯一有些變扭。

    可還是擡着腳步走過來,伸過頭看着裏面的人。

    “過來”墨御朝着人招了招手。

    唯一走上前,看着墨御,不明白他想要做什麼。

    “不是說要回自己的房間麼?現在這樣到底要幹嘛”。

    唯一看着人挑了挑眉,眼裏也有些防備。

    就怕這死男人會出爾反爾偷襲她。

    “唉,過來,我給你洗一下頭,要是你沐浴或者洗臉傷到自己的額頭怎麼辦”。

    就是怕小祖宗不知道輕重,讓自己傷的更嚴重。

    唯一聽到這話眼裏閃了閃,“不用,我有手有腳,不至於殘廢”。

    墨御看着人彆扭的小模樣,不管她的意願,拉過人。

    “我特別喜歡伺候我們小祖宗”墨御輕柔的放捧着唯一嬌小的臉龐。

    唯一看着人,眼裏情緒有些複雜。

    墨御笑了笑,眼裏有些鼓勵,他希望她向他走出這一步。

    習慣依靠他,習慣依賴他,習慣有他。

    唯一看了良久,最終還是妥協的低下頭,意思很明顯?。

    墨御這下更高興了,揉了揉她那一頭柔順的長髮。

    墨御一塊乾燥的毛巾捂在唯一的傷口之上,那樣便於水流下來不污染傷口。

    用溫熱水把唯一的頭髮打溼,再用洗髮露開始給她輕柔的洗。

    唯一感受到自己頭上的動作,嘴角翹起。

    雖然有時候也會笨拙的扯到頭髮,讓頭皮生疼。

    可是不知道爲什麼,唯一還會因爲他的動作很開心。

    在記憶裏,只有很小的時候,她的母親給她這樣洗過頭,可是,那些都太遙遠了。

    墨御用杯子裝滿熱水,給唯一把泡泡洗去,如此反覆的動作,直到最後墨御覺得滿意才停手。

    之後從旁邊在扯出另一塊毛巾,給唯一擦拭着溼漉漉的頭髮。

    唯一張開眼裏,被熱氣薰騰的臉頰有些緋紅,眼裏有些水汽,朦朦朧朧的。

    看到這裏墨御眼睛都看直了,忘記了手中的動作,嚥了一口唾沫,有些心猿意馬。

    緊接着遵從自己內心深處的想法,伸過頭去,唯一看着離自己越來越近的人。

    唯一低下頭,纖長濃密而捲翹的睫毛微微顫動,可是最終還是沒有拒絕。

    墨御看着唯一那張巴掌大的笑臉和那微微顫抖的睫毛,嘴角勾起。

    最終吻只是落在了唯一的嘴角邊,唯一突然身子有些緊繃。

    “放心吧?小祖宗,在你沒有同意之前我不會動你的”頂多討要一點利息。

    唯一擡起頭看着人,有些無語,剛剛她以爲他要親吻她,有些害羞。

    可是,想不到,這個人轉折這麼大,不過,也算正人君子了。

    “給我繼續擦頭髮”唯一看着墨御停留在自己頭上的大手沒有動作,開始催促人。

    墨御看着唯一眼裏的不滿,頓時有些無語。

    繼而開始手上的工作,給唯一擦的差不多以後收手。

    “先沐浴一下,出來我在給你把頭髮吹乾”因爲現在就吹乾的話唯一再回來洗澡就有些容易受涼。

    所以還是等她洗澡出來吧?墨御給唯一包好頭髮,自己走了出去。

    唯一看着那走遠的高大身影眼裏的情緒她自己都不明白,直到門關上,隔絕了她的視線。

    拿過墨御給自己準備好的浴巾和其他洗漱用品,看着浴缸裏某人已經準備好的水。

    唯一脫下衣服走了進去。

    直到洗好之後穿着衣服,站在鏡子前,唯一看着那可愛的龍貓睡衣?。

    這些都是墨御給她準備的。

    還有想起那些貼身衣物,一張臉像火燒了似的緋紅。

    “這死男人,怎麼就好意思準備這些東西,要不要他那張老臉”。

    唯一確實有些惱羞成怒,也不怪她害羞,自打記事以來,就沒有和誰這樣親密過。

    雖然有時候說話比較沒有底線,可是真要做起來,她也沒有那個膽子。

    ------題外話------

    寶貝們,文文明天就要PK了,希望大家多支持,一定不要養文,珊珊也會做一些活動,歡迎寶貝們來勾搭以及在評論區留下你的腳印,麼麼噠,愛你們。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