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三十六章 男人本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三十六章 男人本色字體大小: A+
     

    這麼多年她和她母親處心積慮就是想從自己手裏奪回沈氏的股份。

    而他的父親明明知道,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她受哪些迫害。

    有時候涼薄的不只是別人,親人有時候會更加殘忍。

    可是,她就是不讓她們如願,沈氏的股份想從她手中奪走,無異於癡人說夢。

    沈無雙看着遠走的沈唯一,眼裏有些陰狠,她最恨沈唯一這小賤人。

    什麼都要和她爭,她不會讓她好過點,絕對不會讓她好過點。

    身後的餘藺掏出銀行卡結帳,拉着人朝着超市的出口去。

    一路上沈無雙沉默寡言的不說話。

    “好了,那個潑婦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要和她一般見識了”?餘藺安慰着佳人。

    畢竟是自己喜歡的人,看着她如此委屈自己心裏也不好過。

    沈無雙擡起頭,眼裏有着淚花閃爍,“餘藺哥哥,你說爲什麼妹妹就要這樣呢?這樣和父親過不去,大家都是一家人啊”。

    餘藺看着她楚楚可憐的模樣,把人抱在懷裏。

    “好了,那個人我們以後慢慢的收拾,你看看她就是喜歡自甘墮落,找什麼不好,找一個即沒有家世也沒有錢的老男人”。

    畢竟結帳的錢都是唯一掏的,也難怪餘藺這樣想了。

    “妹妹年齡還小,我這個做姐姐怎麼能就這樣看着她犯錯而不阻止呢?”沈無雙靠在餘藺懷裏,話裏全是對於唯一的擔憂。

    “好了好了,我知道我們無雙善良,但是沈唯一那種狼心狗肺的人是不會理解的,那種人的事情以後我們都少插手”。

    餘藺對於唯一的印象向來是極差的,因爲無論什麼時候,那個人總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他和她的婚禮,要不是她先出手傷人,讓他餘家下不了臺,他父母都不可能這樣爽快的答應毀掉這門婚事。

    “可是……”沈無雙秀眉皺起本來還想再替唯一說什麼。

    “不要再提她,那樣的人讓她自生自滅吧”。

    “再說……”餘藺一反常態,擁抱住人,伸過頭去,快速的舔舐了一下沈無雙圓潤的耳垂。

    “這麼久沒有做了,你就不想我麼”聲音裏邀請的意思很明顯。

    沈無雙聽見這話臉頰爆紅,用小手捶打了一下餘藺的胸膛。

    “你壞……”其實並沒有用多大的力氣,餘藺瞬間明白她的態度。

    擁着人高興的朝着唯一他們的反方向而去。

    而唯一和墨御這邊,唯一一路上沒有說話。

    墨御看着沉默的小人兒,一隻手提菜一隻手擁護着人在自己的臂彎。

    “小祖宗怎麼了,有什麼不高興的事情說出來,那樣會高興很多”。

    看着唯一明明生着病卻還心裏難受臉上可憐兮兮的人。

    這副樣子讓墨御看得只想擁盡懷裏好好呵護和嬌寵。

    唯一感受着旁邊人那強而有力的心跳,把所有的重量都壓在墨御身上。

    在這個人身邊,總是非常有安全感,這個安心的感覺,從來沒有人給過她。

    儘管這個人有時候她看不明白,也許他沒有傲人的家世和地位。

    卻能在她失落的時候給她一個安心的港灣。

    這種感覺,很舒服,她以前並沒有體驗過,很多時候都是她一個人獨自消化。

    “沈嚴根本不關心我,沈無雙根本在騙人”。

    “她總是用我母親刺激我,我母親很好,好到自己的丈夫出軌以後也能安然的離婚,直到最後死不瞑目”。

    唯一開始斷斷續續的給墨御解釋着,她不想身邊的人誤會她。

    儘管有時候她可能詞語有些粗俗,情緒過於激動。

    但是那些都是屬於她的不甘心和怨恨。

    “呵呵呵”墨御低聲笑了起了。

    “小祖宗這是再給我解釋麼”墨御的聲音裏全是笑意。

    這小祖宗難得有這樣心平氣和的安靜下來兩個人好好聊聊。

    “小祖宗在潑辣的樣子我都看過”墨御看着唯一臉上的笑意抑制不住。

    聽到這裏唯一什麼憂傷的心情都沒有了,滿臉黑線。

    她就不應該自作多情給他解釋什麼。

    可不就是麼,第一次見面不就是她拿着菸灰缸打人。

    “你憋說話”唯一退出他的懷抱,抱着雙臂看着人。

    “你特麼這是嫌棄我粗俗,嫌棄我不溫柔是不是,你果然是喜歡那種胸大,屁股翹,腰細,說話嗲聲嗲氣的女人”。

    唯一看着人嘴裏不停地說着,可是她每說一句話。

    墨御的臉色就越黑,一把抓過人。

    “勞資這輩子就喜歡你這麼一棵豆芽菜”墨御絕對是咬牙切齒的。

    “別害羞,男人本色,理解,理解”唯一偏過身子,站在一邊。

    “你理解什麼?”墨御覺得自己有些忍不住想揍人了。

    “男人嘛?也就那樣”說完唯一眼睛若有思我的瞟過墨御的某處。

    墨御拉過唯一,朝着自己的住所而去,街上那麼多人,這小祖宗還是個不喜歡分場合的。

    回去關上門他們在好好商量男人這個問題。

    剛剛明明本來怕她說下去只會令她更傷心,纔好心岔開話題。

    哪知道這小祖宗說話這麼限制級,簡直沒臉沒皮。

    唯一看着人氣匆匆往家裏趕到人,嘴角翹起一個弧度。

    她又不是笨蛋,自然知道墨御的用意。

    可是,她就是喜歡惡趣味的逗弄他,這個在部隊的老男人算起來還是比較純情的。

    外面那些人,嘖嘖嘖,比較會玩。

    可是當後來唯一想起現在這些話,無比的想咬掉自己的舌頭。

    特麼哪裏是純情,簡直就是禽獸一個,一天就知道沒完沒了的耕耘。

    只要一出任務回來,最多的地方就是拉她在牀上好好的討論人生和交流。

    而現在,唯一對於墨御的印象還是比較好的。

    兩人一路快步的走回家,鑰匙打開門後,墨御反手鎖上。

    放下手中的東西,將人抵在玄關處。

    唯一雙手抱胸,警惕的看着人。

    “你想幹什麼,我告訴你,我不幹”唯一靈動的大眼睛裏全是防備。

    “我們小祖宗不是很厲害麼,怎麼不給我這個老公普及一下,畢竟在部隊很多事情都不懂啊”。

    墨御看着自己懷裏的人,一把摟起來,托住翹臀,抱着往沙發走起。

    他特別喜歡這樣抱着唯一,滿滿的享受唯一身體柔軟的同時,兩人面對面的也很親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