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三十五章 超薄?零距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三十五章 超薄?零距離字體大小: A+
     

    難道她昏迷時發生了什麼嗎?

    “要管我,你算老幾,自己都管不住”唯一看着沈無雙,眼神再次徘徊在餘藺身上。

    走上前,看着沈無雙,“嘖嘖嘖,真是會玩啊”。

    唯一從沈無雙的購物車裏拿出一盒東西。

    看着沈無雙的眼神似笑非笑的,“超薄?讓愛更自由?聽說吹氣球很好玩,就是不知道沈小姐是不是非常精通”。

    而沈無雙看着唯一手裏的東西,臉色突然爆紅,看着餘藺有些不知所措。

    餘藺看着唯一的臉色就有些黑了,可比他黑的還有另外一個人。

    墨御上前拿過唯一手裏的東西丟回沈無雙的購物車。

    “你特麼在給老子玩這些試一試”墨御看着唯一拿着那盒東西簡直有些不能忍。

    這小祖宗也是厲害了,連避孕套都不放過,簡直想上天。

    還裝作很有經驗的樣子,能不氣人麼。

    “我這不是感興趣麼”唯一看着人漆黑的臉色聲音說的有些低。

    這還是這個老男人第一次對着她說話這麼大聲。

    想起來之後小脾氣也上來了。

    “你這是吼我”唯一擡起頭看着身邊的墨御,挑了挑眉。

    “乖,我們先付賬好不好”墨御看着唯一的臉色有些不好適時的住口。

    在這小祖宗的心理,從來都是不顧及場合的。

    “哼”唯一抽出自己的卡,看着自己前面排隊的人有些煩躁。

    wωω▪ TTkan▪ c o

    而跟在沈無雙旁邊的餘藺眼神就沒有從唯一的臉上挪開過。

    墨御轉過頭,看着餘藺,深邃的眼裏寒光閃過,直射餘藺。

    餘藺見此不由一驚,身子猛然繃緊。

    不過看着兩人,再看看那結帳的人是唯一時,眼裏有着對墨御的鄙夷。

    一個男人居然靠一個女人養活,是夠有些讓人看不起的。

    而他的目光直接被兩人無視。

    不知道爲什麼,現在的餘藺看着唯一那張清純絕美的臉,心裏總是有些抓心肝般的難受。

    而待目光落在墨御身上時,就有些變得複雜了。

    看着唯一殷勤的給某人結帳,他居然會有些嫉恨。

    原本站在唯一身邊的人應該是他纔對,可是現在…可是現在……。

    想到此餘藺猛然搖了搖頭,他這是怎麼了,他愛的該是溫婉善良的沈無雙纔對。

    絕對不是那個潑辣到連男人都自愧不如的沈唯一。

    想到這裏才平復下心裏有些激動的情緒。

    餘藺的一切沈無雙都看着眼裏,手指緊緊地捏起,臉上雖然沒有什麼表情。

    可是心裏的暗涌就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看着身邊的餘藺沈無雙也一閃而逝的鄙視,看來男人不過如此,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

    看着美麗的女人就抑制不住自己的下半身。

    她當初和餘藺在一起並不是因爲她多愛他,只是因爲他是唯一的未婚夫而已。

    而她會向所有人證明,她比沈唯一這個堂堂沈家大小姐優秀很多。

    所以她搶走了餘藺,而餘藺這個蠢貨,不過就是睡了一夜而已,就真的開始欲罷不能了。

    “妹妹,爸爸和媽媽都很擔心你,你要不要回去看一下爸爸”沈無雙看着那無動於衷的人計從心來。

    沈唯一最恨的可能就是自己的母親,最在乎的就是她自己的母親。

    唯一聽到這裏臉上冷笑升起,“只要你那個賤人媽離開沈家,我就回去,連着你一起滾,看見你就覺得反胃和噁心”。

    她恨段映紅絕對不是因爲她害死自己母親,因爲那是其次的。

    那個小三給了她太多痛不欲生的曾經,痛的她想拿刀砍了那個賤人。

    可是後來她並沒有那麼做,她想看到那個賤人爬到最高處,然後她在把她拉下雲端。

    唯一眼裏冷光不停地閃過,墨御見此也緊緊地抿起薄脣。

    把人拉到自己身邊,旁若無人的拉到自己懷裏。

    唯一擡起頭看着人,眼神已經恢復之前的不羈。

    沈無雙看着墨御心裏也忍不住思量起來,說實話這個人的身份還是很神祕的。

    就是昨天的照片,明明今天應該是華雲傳媒的頭條。

    可是華雲傳媒居然在突然之間主機被黑,所有電腦系統癱瘓。

    沈唯一有多少本事她還是理解的,斷然不可能手伸的這麼長。

    而可能幫助她的,她那幾個朋友不可能做到,那麼,眼前的男人還是令人有些質疑的。

    墨御任由沈無雙打量,不要以爲他不知道她想的什麼。

    陷害他的一一,他也會讓他好好的體驗一把的。

    “妹妹,姐姐……”可是話還沒有說完便已經被打斷。

    “沈小姐不去春宵一刻值千金,在這裏關心我這個外人幹嘛,這閒的蛋碎可不是你的作風”。

    說完唯一拉着墨御轉身走了。

    “妹妹,父親很想你”。

    聽到這句話唯一的身子停頓了一下,轉過頭,眼裏毫無任何感情。

    “沈氏已經沒有了大小姐,而我沈唯一已經沒有父親”那樣的父親她不再需要。

    那個小時候總是抱着她,關心她,寵溺的父親已經不在了。

    留下來的不過是一個爲權利不折手段的人。

    沈無雙看着眼裏毫無波瀾的人,手指捏起。

    “那是我們的父親,妹妹,不要任性了”可是沈無雙還是不死心。

    她就是喜歡把沈唯一那傷痕累累的心一次又一次的踐踏。

    沈唯一變成這樣,不要以爲她不知道,不過是因爲得不到關愛而去四處惹禍。

    以此來吸引沈嚴的目光,可是卻適得其反的把人越推越遠。

    “你不要裝了,白蓮花,要滾就帶着你那個小三媽趕緊滾,你們滾了我就回去”。

    “和你們生活在一個屋檐下,我感覺空氣都是污濁的,不要再禍害我了”。

    說完拉着墨御頭也不回的走了,和沈無雙鬥了這麼多年,怎麼可能不知道她那心胸狹窄的性格。

    一定要刺激她,讓她成爲衆矢之的,衆人唾罵,衆人嫌棄,最好被沈嚴掃地出門。

    那樣,可能她心裏就舒服了。

    可是她從來沒有想過,有些人生來就是尊貴的。

    那有些人就是喜歡自甘墮落。

    她也不想一想,她作爲沈氏股份的持有者,沈嚴這麼可能會讓她在衆人面前難堪,那也是打自己的臉不是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