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三十二章 老牛吃嫩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三十二章 老牛吃嫩草字體大小: A+
     

    元秋晴聽到這裏無語的抽了抽嘴角,墨家的人果然都有遺傳啊!

    深情與固執,愛對了人便可,要是愛錯了人,可能最後兩個人都是遍體鱗傷啊?

    她兒子的性格她這個做媽的還是清楚知道的。

    “沈家那丫頭,可是有些鬧騰啊!想不到御兒喜歡那樣的”墨君說起來還是覺得有些好笑。

    單身了三十多年,最後心卻丟在一個小丫頭身上。

    “那丫頭……”說起來元秋晴還是有些糾結,不知道該怎麼樣形容對於唯一的印象。

    “不過,反正一句話,只要墨御娶的是一個女的,我都沒有意見”。

    墨御要是在這樣單身下去,元秋晴可能真的要懷疑他哪方面的取向問題了。

    畢竟正常男人那個不是喜歡軟玉溫香在懷。

    就是當年的墨君,在墨御這個年齡都已經有妻有子了。

    “……”這話墨君覺得自己沒有辦法接,摸了摸鼻子,拿着一邊的晚報開始看起來。

    雖然他離退休還有一些日子,但是現在他處於A市書記的位置,該注意的還是得注意啊?

    而元秋晴沒有再說話,拿起茶杯開始享受這安寧的時光。

    另一邊,寬大豪華的別墅內,男子看着自己突然黑屏的電腦,眼裏全是興趣。

    “墨御,你也有在乎的東西麼?可是,你在乎的東西都應該不能存在啊!呵呵”。

    “喜歡沈氏大小姐麼?就讓我看看她有什麼本事,能讓你這個特種大隊不近人情的獵豹溫柔以待,呵呵,真是有趣”男子的聲音低沉而磁性,聲音輕的如同喃喃自語。

    只是映照在電腦裏那張妖媚的臉和桃花眼裏的陰寒讓人不寒而慄。

    唯一再一次醒過來,聞着空氣裏的香味,嘴角勾起笑意。

    這老男人還是挺居家的。

    聞着飯菜的香味,唯一覺得自己更餓了,穿好外衣,下了牀走了出去。

    客廳裏靜悄悄的,只有廚房裏的油煙機不停地響着。

    唯一穿着寬大的拖鞋,朝着廚房走去。

    才走到廚房門口,墨御頭也沒有回,“快去客廳坐的,這裏油煙味特別大”。

    要是她身體好的時候他不介意兩個人一起做菜,因爲那是一種情趣。

    可是現在唯一的身體受傷,他是恨不得捧在手心裏。

    唯一沒有聽從他的話,而是固執的來到墨御身邊。

    看着自己身邊認真做菜的人,讓唯一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一幕。

    那個時候她的母親還在,沈嚴總是變着法的哄着她的母親,而她母親總是無奈的笑着。

    而沈嚴也特別喜歡拉着自己的母親一起到廚房做菜,即使母親並沒有親自動手。

    可是每當唯一從後面看着兩人溫馨相處的時候,總覺得身體特別暖。

    而現在,這是場景轉換到自己身上了。

    同樣是廚房,卻早已物是人非。

    “都說叫你不要來,爲什麼不聽話”墨御把菜盛在盤子裏,關上煤氣。

    轉過身脫下圍裙,看着某小祖宗有些無奈。

    “怎麼啦?我們一一哪裏不舒服”墨御底下身子,雙手捧着唯一的臉,自己的臉也貼的非常近。

    看着唯一那濃密纖長的睫毛不停地顫動,墨御小心翼翼地看着人。

    不知道爲什麼,這一刻突然覺得她的小祖宗有些傷感。

    一把把人摟在懷裏“我們小祖宗怎麼了,心情不好麼,說出來讓老公聽一聽”。

    唯一靠在他強健胸膛,聽着強而有力的心跳聲,沒有掙扎和反駁。

    可是就是這樣的唯一才讓墨御有些擔憂。

    這小祖宗平時總是特別沒心沒肺的鬧騰啊!

    拉開兩人的距離,看着低眉順眼的唯一。

    “誰?小祖宗,你倒是告訴我,那個惹你不高興了”說到這裏墨御全身的氣壓已經開始降低。

    腦子裏快速的轉動,唯一纔剛剛醒,不可能知道照片的事情。

    那麼就是因爲其他事情,可是這小丫頭閉着嘴巴就是不說,急的他。

    不過,這要是讓特種大隊那些人知道指不定仰天長嘯。

    你特麼特種大隊裏精英中的精英,男人中的男人,你特麼會怕。

    面對幾十號犯罪分子也是面不改色的好嘛?

    “小丫頭,小祖宗,你倒是說話呀!”墨御是真的急了。

    唯一眨了眨眼睛,沒有說話。

    墨御一把抱起人,將唯一的腿擱置在自己的腰間。

    “來,叔叔抱,告訴叔叔那個欺負我們小祖宗了”墨御看着低着頭就是不說話的人真的又急又氣啊!

    可是原本低着頭的唯一聽見那句叔叔,原本有些低沉的心情沒有了,滿臉黑線。

    擡起頭雙手一把掐住墨御的脖子,“你特麼扮叔叔扮上癮了,闊怕的大叔”。

    墨御看着一瞬間恢復生機的人黝黑英俊的臉上全是柔和。

    抱着某人的翹臀,就怕某人掉下去。

    “是誰說我是他叔叔的”墨御看着人面無表情的說道。

    “……”唯一這下臉上就有些糾結了,雖然話是她說的。

    “你本來就是大叔,難道我說錯了”唯一看着墨御笑嘻嘻的說道。

    “大叔是吧?聽說大叔和蘿莉很配”墨御緊緊的抱着人。

    唯一聽見這句話有些惱羞成怒的同時卻覺得屁股疼。

    某人確定這不是公報私仇。

    唯一露出牙齒,頭伸過去,看着某人那有點漆黑有點冷硬的臉龐,討好的蹭了蹭。

    其實就是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做出如此矯情的動作?。

    WWW ¤ttKan ¤¢ o

    可是她卻真真實實的做了。

    墨御看着那厚着臉皮討好自己的人,心裏頓時舒服了。

    放鬆抱緊唯一的身子。

    “俗話說,老牛吃嫩草,卻吃越防老,嘻嘻嘻”可是唯一後面有一句沒有說。

    嫩草吃老牛,一去不回頭,可是這種話說出來不是打自己臉麼。

    “乖”墨御就着這個姿勢低下頭在唯一白嫩的臉頰上啜了一口。

    唯一卻被他那剛剛長起來的鬍渣刺的有些疼。

    “去把鬍子剃了,扎人”唯一捂着臉有些小幽怨。

    “呵呵呵”墨御開始悶笑。

    “吃了飯老公帶你出去採購東西好不好”墨御低下頭問着唯一。

    吃好飯已經差不多下午了,太陽也沒有那麼熱辣了,可以帶着唯一出去散步。

    他還從來沒有和那個吃完飯後散步的,部隊裏永遠都是緊急集合。

    而且聽說那些小情侶都喜歡陪着自己的女朋友逛街,購物,看電影。

    他想這些他都要和唯一一起做完。

    ------題外話------

    寶寶們,新年快樂,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