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二十九章 他和她的曾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二十九章 他和她的曾經字體大小: A+
     

    墨御打完電話就走出書房,他始終不放心唯一的那個朋友,看起來太不靠譜了。

    可是走進來,看着唯一喜笑顏開的模樣,墨御就不舒服了。

    這小祖宗什麼時候對他這樣和顏悅色過,那一次對他不是橫眉豎眼的。

    想到這裏,墨御頓時有些不平衡了。

    坐到唯一的身邊,“什麼事這麼高興”?墨御看着唯一臉上有着溫和,眼裏也有着淡淡的溫柔。

    “呵呵,就是學校裏最近發生的比較好玩的事情”唯一看着墨御露出她那潔白的牙齒?。

    而墨御看着唯一這樣明媚的笑容和她臉頰兩邊醉人的酒窩,不禁有些晃花眼。

    心裏有着一絲蠢蠢欲動,可卻被壓制住了。

    “什麼好玩的事情”墨御抓過唯一冰冷的小手,捂在自己的手裏。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唯一本來就體溫偏低還是因爲昨天的失血過多?。

    在這樣的炎炎夏日下,居然還是如此沒有溫度?。

    唯一看着白薔薇,在看着拉着自己的大手。

    開始不明顯的小弧度掙扎,她這是對着好朋友都在表明要隱婚。

    這貨是不是存心坑她。

    墨御無視唯一的根本稱不上用力的掙扎,依舊我行我素的握着。

    他就沒有想過要和唯一的婚姻處於不見光的?。

    相反,他特別樂意別人知道唯一是他老婆?。

    是他墨御的老婆,是墨家的少婦人。

    “你特麼這是怕別人不知道我結婚是不是”唯一用這口型無聲的給某人說這。

    看到這裏,墨御有些樂呵了,“一一想多了,你身子本來就弱,叔叔是無時無刻不在擔心你”。

    唯一笑得露出牙齒,小手卻不老實的掙脫,一把掐在某人的腰間。

    墨御的臉色雖然沒有什麼變化,可是身子卻繃的緊緊地。

    “叔叔?你操心了,我現在這樣是那個殺千刀的害的,既然這樣,我現在就要好好折騰”。

    唯一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某人眼裏那有些小痛苦的神色,心裏頓時滿意了。

    放開自己的手,輕哼了一聲。

    “對了,薔薇,我受傷的事情不要告訴寄語和初夏,還有悠悠”唯一看着白薔薇囑咐道。

    她那三個朋友和這個可不一樣,至少沒有這個二。

    要是來了,她結婚的時候就瞞不住了。

    “爲什麼不告訴她們,你幾天沒有上課了,她們可擔心你了”說道這裏白薔薇就有些不解了。

    大家都是朋友,她真的想不通了。

    “你就不會用一下自己的腦子,多一個人擔心有什麼好處,她們兩人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理解,一點點小事都能捅破天似的”。

    其實唯一也知道,她們都是因爲太擔心她了。

    “對呀,她們三人呀這幾天還把你的衣服和被套都洗了,就怕你有潔癖回去後住不習慣”。

    說到這裏白薔薇就有些不舒服了,那兩人簡直就是厚此薄彼啊?

    “呵呵”唯一想到自己那三個朋友,臉上全是明媚的笑意。

    那些人,從來都很好。

    唯一身邊的墨御看着唯一臉上這樣的笑容,輪廓都變得柔和。

    抽出攬着唯一的手指,出去拿水果刀削梨子。

    他知道唯一鍾愛的東西,就比如水果,她就只愛梨子。

    “一一呀,你真幸福,她們連襪子都不給我洗,想到這裏我就好失落”白薔薇還一臉沮喪的模樣。

    “額,我覺得她們三人沒有把襪子給你喂到嘴裏就已經很仁慈了”。

    那三人算起來還是比較強悍的。

    “只有你這個資本家纔會那麼無恥”白薔薇想起這個梗就有些不爽了。

    “嘻嘻嘻”唯一卻是忍不住的笑。

    而在客廳看着墨御削梨的邢雲,總覺得自己最近受的驚嚇有點多。

    “御,你這樣我還不習慣”邢雲坐在一邊,翹着腿,拿出打火機準備抽菸。

    “不準抽”墨御仔細的看着手裏的梨子,頭也沒有擡。

    可是邢雲感受到空氣裏那漸漸升起的低氣壓,默默地收回手機。

    “小丫頭生病,聞不得煙味”墨御淡淡的說着。

    這些關乎小丫頭的東西,他都得注意,就是他自己?,也不能犯。

    平時在部隊煙癮也挺大的,可是自從休假遇見唯一以來,他都很少抽菸煙。

    他自己無所謂,可是二手菸對於小丫頭不好。

    “你這是娶老婆還是養女兒,我就不知道,A市那些名門淑媛隨便拉一個出來,哪一個不比這沈唯一差”。

    唯一是有一副姣好的面容沒有錯,可是作爲墨家少夫人,邢雲和南宮錦的想法很相似。

    都是覺得唯一年齡太小,還達不到獨當一面的地步。

    再說A市有些世家和墨氏那些元老,都有些蠢蠢欲動了,現在變得有些不安分了。

    唯一那樣的人,他並不看好。

    就是他顯然忘記了,有時候年齡並不代表實力,這也是後來的唯一親自見證給他看的。

    “有時候我都不明白,你對於這小丫頭莫名其妙的好感是哪裏來的,你常年在部隊,你有什麼把握,覺得她會等你”。

    “她還年輕,她有的是時間,但是墨御,你沒有時間了,你等不起了,墨家等不起了,伯父伯母已經老了,子芩不喜歡從商,他早有隱退的心思”。

    “那麼接下來墨氏想必會由你或着你的夫人繼承,你覺得沈唯一她可以做到嗎?”。

    唉,說到這裏他也很無奈啊?他們這些世族子弟遠遠沒有表面看到的這麼光鮮亮麗。

    “她可以”墨御擡起頭,看着邢雲,眼裏是從所未有的認真。

    聽着房間裏不時傳出來的笑音,墨御的眼裏有着溫柔和寵溺。

    “邢雲,你不會知道那個陽光明媚下穿着旗袍笑容清澈的的小仙女兒,你也不會知道那個冷雨夜裏拿着槍義無反顧的堅定背影,所以你在懷疑”。

    墨御看着遠方喃喃的說道,臉上全是寵溺和回憶。

    邢雲聽到這裏眼睛微微眯起,看來果然猜測的沒有錯。

    “你們以前見過”。

    “呵呵”墨御低聲笑道,沒有打算說出來。

    因爲那時屬於他和她的回憶,即使她並不記得。

    “王家那一邊給我盯得緊一點,還有哪些不安分想打墨氏注意的人”。

    “哥哥哪裏我會處理的,平時我要是不在,多找人給我看着你嫂子”。

    “我可以不怕任何人,可以不怕任何東西,可是我不能承受再一次失去,懂麼?”。

    邢雲看着墨御眼裏幽深暗沉的神色,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他從來沒有見過墨御這樣堅持過什麼,除了當年的參軍。

    ------題外話------

    子芩已經出場,我們悠悠也不遠了,嘿嘿嘿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