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二十章 誰敢打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二十章 誰敢打你字體大小: A+
     

    可是接過唯一手中的箱子,看着那白嫩的手臂上明顯的抓痕。

    眼裏開始醞釀着風暴,“誰幹的,爲什麼打你,走,我們進去,我到要看看誰敢欺負我墨御的妻子”。

    墨御轉身把唯一的箱子小心的放進後座,關上車門,拉着唯一就準備往御景園裏面走。

    “大叔,我沒有事情,那是我收拾東西不小心刮傷的”唯一緊緊的拉着墨御的手臂。

    死活不肯讓他走進去,一是因爲她結婚的事情不想讓那些人知道,二就是事情一碼歸一碼。

    她沈無雙活得光明磊落,不屑用這種手段讓墨御給自己報仇。

    “真的是自己收拾東西刮傷的麼”墨御不似平時對於唯一的溫柔寵溺,反而眼神深邃,裏面有着暴怒。

    他墨御的女人何時別人能欺負了,更何況還是自己盼了多少年的小心肝。

    自己都得伏小做低,那些人憑什麼打她。

    唯一看着他的樣子縮了縮肩膀,有些害怕。

    可心裏更多的是高興,至少有一個人這麼擔心着自己:。

    “是我先動的手”唯一拉着他的大手,細聲的說着。

    “可是她們也不應該反過來打你啊,你年齡小,他們也年齡小麼?”墨御聽見她的話,立刻反駁。

    他的小妻子這麼白皙細膩的,前天沈嚴的一巴掌讓她的臉到現在都還沒有消腫。

    想到這裏,墨御更加憤怒了,那個沈嚴,簡直妄爲父親。

    讓小三進門也就算了,還讓她欺負他的一一,簡直不可原諒。

    看來回去得給家裏打一個招呼了,隨時好好關照沈氏啊。

    可是現在唯一還不知道,就是她手上的那道抓痕,讓沈氏未來的幾個月內生活在水深火熱中。

    並且還找不到原因。

    而現在唯一聽見墨御這句話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可就是說不上來。

    “好了,今天的事情就到此爲止了”唯一話是這樣說。

    可是墨御還是沒有打算就這樣罷手。

    唯一見此,眉頭皺起,“大叔,我肚子餓”。

    墨御聽見自己妻子那有些委屈的小表情,無奈的嘆氣。

    他這樣到底是爲了誰啊,可是對方還是千方百計的不領情。

    “你這沒有良心的小丫頭”伸手去揉了揉唯一那非主流的頭髮。

    “快開車,別動我頭髮,小心我翻臉”唯一秒變潑婦。

    “好,讓人不省心的小丫頭”墨御攬過唯一的肩膀,兩人往車裏走。

    “你這是對我個子的歧視”唯一看着自己身邊高大的男人,而自己纔到他的肩膀。

    看着這樣的搭配,唯一表示有些不服氣。

    “你這丫頭,別鬧”墨御還是寵溺的揉了揉她的頭。

    “叫你不要動我頭”。

    “小丫頭這麼愛護自己的頭髮”。

    “一千大洋啊”。

    “我的卡隨便刷”。

    “你個窮鬼”。

    “呵呵”。

    兩人的聲音隨着車子的離開漸行漸遠,而御景園的門口。

    躲在門邊的沈無雙終於出來。

    剛剛她打扮好正準備車門,哪裏知道會看見這樣的場面。

    那姿勢有些親密的兩個人,在聽着他們的對話,難免不會讓人有想法。

    眼裏頓時有些深沉,不過,隨即勾起笑意,眼裏有着算計。

    看着手機裏剛剛拍下來的照片,那張恰巧是墨御表情溫柔的給唯一揉頭髮,而唯一有些小生氣的畫面。

    沈唯一,你就差一張緋聞照了,我期待你看見這張照片的表情。

    拿起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嘴角的笑意忍不住。

    而墨御這邊,回到小區樓下正準備下車的人卻突然被攔住了。

    “墨御,勞資欠你的是不是,自己手機關機了一了百了,你家那幾位活祖宗從昨天一直打到現在的電話,幾百通了”。

    南宮錦的神情不似上一次看見的精神煥發,反而有些憔悴。

    不過這也難怪,白天累死累活的,晚上還要不得安寧,也真是難爲他了?。

    打開車門,墨御沒有理他,走到另一邊替唯一打開車門。

    唯一走了下來。

    而南宮錦看見唯一眼神有些詭異,在看看墨御。

    眼神不斷的在兩人之間徘徊,就想看出什麼貓膩?。

    “再看挖了你的眼珠子,你這樣色迷迷的,會嚇着我家一一的”墨御一隻手抱着箱子,一隻手把唯一攬進懷裏保護起來。

    “色迷迷?你家一一?”南宮錦看着唯一那身非主流的打扮還有那濃妝豔抹的臉。

    頓時打了一個寒禁,這墨御口味特別有就算了,居然會覺得別人也會和他一樣不正常。

    簡直有病,可是這句話他可不敢說,墨御那樣的黑心肝可不會對他憐香惜玉。

    不過他還是會聽重點的,“邢雲說的是真的,你真的結婚了”。

    墨御看着自己好友那驚訝的表情,有些嫌棄。

    他已經快要三十二了,在不結婚,可能別人都會認爲他有問題了。

    “你覺得呢?”墨御把問題拋給他。

    “我怎麼知道”一向自認爲聰明的南宮覺得自己有些看不透墨御了。

    看着他懷裏小鳥依人的唯一,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墨御會選擇這樣的人。

    初次見面墨御那樣反常他都是以爲他是部隊呆久了,腦子有些轉不過彎來。

    可是沒有想到,他居然是玩真的。

    墨家在A市的地位可以說舉足輕重的,跺一跺腳A市都要抖三抖的。

    就是他們南宮家也得讓三分。

    可就是這樣的人,選擇的妻子不是那些名門之後,而是沈家這一朵奇葩花。

    墨家未來的少夫人,也就是墨家未來的主母,墨御常年在部隊,墨氏公司勢必會交給她打理。

    也不知道這小丫頭能不能力排衆難,穩坐寶座了。

    想到這裏南宮突然有些興奮了,撇開其他的不談,他還是挺喜歡這小丫頭愛鬧騰的樣子。

    A市啊,未來的幾年甚至是十幾年,有些東西很難說。

    唯一看着南宮錦一會兒愁眉苦臉,一會兒又興奮的,有些無語。

    “大叔,這人神經病吧”唯一的語氣有些嫌棄。

    “他一直有病”墨御可不管被說的那位是不是自己的好友,附和着自己的嬌妻。

    “年齡大了,什麼病都來了”。

    “沒事多去相親”。

    “這樣不好”。

    唯一看着南宮錦,溫柔的說着,可每說一句,南宮錦就覺得有些內傷。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