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十七章 不過小三上位而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十七章 不過小三上位而已字體大小: A+
     

    隨後用力的關上車門。

    “小心自己的手”墨御見她這麼不注意自己,不放心的開口。

    “捨不得你的車就直說,別顧忌我的手”唯一可不會領情。

    “我這是關心你”墨御覺得自己一個鐵血錚錚的男子漢,做事雷厲風行,在特種大隊甚至整個軍區,還不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就是特種大隊那些精英中的士兵,那個對他不是唯命是從。

    可就是眼前這個小丫頭,好說歹說,她就是不聽。

    可是即使不聽哪又怎麼樣,只能好好哄着。

    要不然以她小妻子這火爆的脾氣,做事可不會考慮後果的。

    “我長的像需要人關心的樣子”唯一看着窗外,嘴裏的語氣有些諷刺。

    墨御看着這樣的唯一,並沒有外面那些人所說的討厭,有的只是滿滿的心疼。

    他始終堅信那個拿着槍弱小卻堅毅的背影,那樣的人不是現在這個樣子的。

    他不知道他錯過了這些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令唯一變成這樣。

    可是,他的一一應該被善待的,想到這裏倒是讓墨御想到另一個人。

    看來有時間必須去見見了,他也想知道,這小丫頭的曾經。

    “看路,我臉上沒有字”唯一感受到那來自身邊的目光。

    “我喜歡看着你”墨御低沉醇厚的聲音裏滿是寵溺。

    唯一雙手抱臂,搓了搓,畫風轉變的太快,這催不及防的溫柔,讓她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以前也不是沒有人給她告白,可是都被她打跑了。

    即使她現在的臉上全是面目全非,可是爲了她身後的沈氏,也足夠他們前仆後繼的。

    “老男人,一把年齡了,能不能不要這麼噁心,我受不了”。

    可是墨御聽見唯一的話笑意僵在了臉上,甚至有些隱隱的發黑。

    他第一次和女的相處,第一次和一個女的說這麼多話,第一次想要去討好一個女的。

    第一次說甜言蜜語,可是,居然被對方如此嫌棄,讓他有些尷尬。

    “死丫頭”最終擡手輕輕的敲了唯一是頭。

    “頭可斷,頭飾不能亂”唯一在他的手離開後開始整理自己那蓬鬆的假髮。

    “呵呵”墨御的胸膛有些震顫,顯然在悶笑。

    而唯一看着窗外的街景,嘴角也忍不住有些勾起。

    只是兩人還沒有到御景園,在離御景園還有一小段距離的時候。

    “停車”唯一對着身邊的人說道。

    “爲什麼,不是還有一小段路麼”墨御皺起那英挺的劍眉,疑惑出聲。

    “你在這兒等我”說到這裏唯一似乎也是覺得自己有些過分,頭底下,不敢直視墨御。

    “好”墨御看着她現在的樣子,也不忍心讓她爲難。

    墨御忽略掉心裏的忽然升起來的失落,他知道現在唯一還沒有準備好接納他,所以他願意等。

    等他接受他,等着她帶着他走進她的世界。

    他們還有一輩子,他們的路還很長。

    而唯一聽見墨御這樣善解人意的話,心裏卻有些愧疚了。

    她平時臉皮是非常厚,但是那時對於朋友。

    對於自己這位剛閃婚的老公,她現在也不知道怎麼相處,她現在最想做的,就是守好自己的心,不讓它爲任何人動搖。

    墨御看着身邊沉默不語的小人兒,眼裏有着刻骨的柔情。

    墨御把車停好,唯一打開車門下了車,轉過頭看着那安靜的坐在車裏的人,有些尷尬。

    “我進去一會兒就出來”。

    “好,有什麼事就給我打電話”墨御看着唯一,想着她和自己父親的關係,還是有些不放心的說道。

    “嗯”唯一看了他一眼,轉身走了。

    墨御看着唯一那越走越遠的纖瘦的身影,眼裏有着掩飾不住的心疼。

    他的一一還是吃了很多苦啊?要是他在早一點出現,早一點將她庇護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他的一一一定不會是這樣。

    想到這裏墨御有些煩躁,拿出煙,摸出打火機點燃,深深的吸了一口。

    天知道他已經幾天沒有抽菸了,還不是顧及那小丫頭的身子,可是現在只有這樣才能緩解他心裏的沉悶和愧疚。

    當唯一出現在沈嚴他們面前時,他們一家人正在有說有笑的吃飯。

    唯一看着那和樂融融的一家人,特別是段映紅臉上那幸福的笑意。

    嚴重的刺激着她的神經,在想想她死不瞑目的母親,憤怒從心底升起。

    那個賤人她不配,那個賤人她不配,手指緊緊地捏起,直到掐進自己的肉裏。

    可是她卻感受不到任何疼痛。

    “呀,一一回來了,有沒有吃飯”段映紅眼見的看見了進門的唯一。

    立刻溫柔的走上前,慈愛的看着唯一,“一一,快些來和我們一起吃”。

    無視唯一眼底翻滾的仇恨,伸手準備去拉唯一。

    “你個小三別碰我,我噁心”唯一退後一步,看着人沒有好氣的說道。

    可是,聽到她的話,段映紅沒有生氣,垂下眼瞼,有些失落。

    “一一還是在怪阿姨麼,你母親她……你母親她”段映紅突然擡起頭無聲的說了幾個字。

    唯一看着她那一張一合的紅脣,眼睛睜大,“你個不要臉的賤人,你纔是賤人,你拿什麼和我母親比”。

    唯一大步走上前就是開始撕打,這個賤人居然說她母親賤。

    她段映紅就是一個小三上位,用着她母親的錢,住着她母親的房,睡着她母親的牀和她的男人。

    還有資格說她的母親,簡直就是無恥。

    “沈唯一,你到底想幹什麼,麻煩你安寧一下行不行”沈嚴走上前拉開兩人。

    “妹妹,在怎麼說母親也是你的長輩,你不喜歡也不能動手打人啊”沈無雙給自己的母親整理着儀容。

    看着段映紅手上那些細小的抓痕,沈無雙的眼裏全是責怪。

    “我沒事,一一隻是小打小鬧,你們不要責怪她了,她好不容易回一次家,大家好好相處”。

    段映紅沒有生氣,看着唯一的眼神就如同自己那犯了錯不懂事的孩子一樣。

    “你個賤人憑什麼,憑什麼,你們都滾,給我滾出去,這是我的家”唯一看着段映紅,情緒有些失控。

    這是她和她母親的家,不是他們的。

    “沈唯一,這是我們的家”可就是這麼一句話讓她冷靜下來。

    不過也徹底的把她打入冰窖,看着外面烈日炎炎,唯一卻覺得有些冷,也有些悲涼。

    “呵呵,哈哈哈哈”最後唯一直接大笑起來。

    “父親,這是我最後一次喊你,從此以後我也不會在踏進御景園,媽媽給的這些東西,我就當作喂狗了”。

    眼神掃過沈無雙和段映紅,“你們兩個最好安分一點”。

    說完轉身上了樓收拾自己的東西,她還記得有人在外面等她。

    而段映紅沒有什麼,沈無雙卻被唯一那冷厲的視線嚇得有些顫抖。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