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木葉的白眼公主 » 第四百三十四章 不想辜負他人的期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木葉的白眼公主 - 第四百三十四章 不想辜負他人的期盼字體大小: A+
     

    “父親大人,你不放心別人,別人也不放心我們呀!”

    雛田攤了攤手,語氣有些無奈的說道:“帶土那傢伙好像一直在針對我,都把佐助給搶走了!”

    想了想,雛田又補充說道:“其實黑絕還是比較好說話的,就目前來說,我和黑絕的利益一致。至少在大筒木輝夜復活之前,我們日向家和黑絕不會有什麼衝突。”

    “不過防人之心不可無,黑絕之前也耍過手段,但也沒什麼影響。”

    黑絕沒什麼力量,除非利用曉組織和帶土,否則黑絕的任何計謀對雛田都沒有用。

    然而以雛田現在的實力,即便是曉組織所有成員一起上,也拿雛田無可奈何。

    除非黑絕想要和雛田徹底撕破臉皮,否則他只能選擇與雛田合作。

    畢竟事關大筒木輝夜的復活,黑絕不會在這種事情上做出愚蠢的決策,黑絕可是個千年老狐狸。

    反而是宇智波帶土有些麻煩!

    帶土現在已經有了‘龍傲天’的心性,或許是扮演宇智波斑扮演的久了,性格也有些偏向宇智波·傲天·斑了。

    然而帶土再學習宇智波斑性格的同時,又有一些黑絕的詭詐心態。

    總之帶土是一個比較麻煩的人。

    尤其是現在,雛田和帶土已經算是合作者了,可一想到原著中帶土在五影會談上自稱‘宇智波斑’,當衆宣佈月之眼計劃,還直接發表了宣戰佈告,雛田就氣的牙根癢癢。

    你說你都苟了半輩子了,繼續苟下去不行麼?非得裝個逼心裏才舒服?

    (帶土:做人不裝逼,和鹹魚有什麼區別?)

    帶土要是不那麼囂張,而是繼續在暗中挑撥五大忍村的矛盾,五大忍村能聯手就怪了。

    日向日足微微點頭。

    在曉組織幕後的幾個勢力中,雛田與黑絕目的一致,而帶土僅僅只是黑絕的一枚棋子。

    可帶土的重要性又不言而喻,只有自稱‘宇智波斑’的帶土才能控制曉組織,黑絕和雛田都無法做到這一點。

    “這些事你看着辦吧!”

    日向日足看着雛田,語氣欣慰道:“你也十四歲了,也該學着獨立處理複雜的人際關係了。”

    “好叭!”

    雛田毫無誠意的應了一聲。

    ……

    平靜的日子匆匆而過,木葉內部也一直維持表面上的和平。綱手獨攬村中大權,除非遇到大事,否則日向日足和奈良鹿久兩位火影顧問幾乎從不過問村子的事情。

    不過奈良鹿久作爲木葉少數的高智商人才,偶爾也會被綱手叫去商議事情。

    從這點來看,所有掌權者的心態其實都一個樣。

    就拿雛田前世古代的皇帝來說,他們心裏其實都很清楚,早晚有一天他們要將皇帝之位傳給太子,但他們卻絕對不會容忍太子通過武力奪取皇位。

    與此同時,皇帝也不會重用‘功高蓋主’的臣子。

    如今的雛田實力遠遠超越綱手,在某種意義上其實已經功高蓋主了。哪怕綱手心性豁達,並不會因此而嫉妒雛田,可綱手依舊要爲村子考慮。

    第六代火影一定是綱手親自選定,並且親自將火影之位移交到下一任火影手上,而不是任何人通過武力取得火影之位。

    不過村子高層的矛盾,永遠都不會影響到底層的忍者和村民。

    對於如今的木葉來說,最大的事情莫過於即將舉辦的多國聯合中忍考試了。

    木葉大街,雛田和鹿丸並排朝着火影樓的方向走去。路過訓練場時,雛田就看到不少下忍小隊正在熱火朝天的訓練着。

    “看到他們,就不禁想起兩年前的我們。”

    鹿丸有些感慨道:“雖然事後想想,當初的我們或許有些幼稚,但那時的我可是將中忍考試當成終身大事呢!”

    “你?”

    雛田瞥了鹿丸一眼,面露不屑道:“要說井野我還相信,可你一條莫得理想的鹹魚,也會覺得中忍考試重要嗎?”

    “你不懂!”

    鹿丸撇撇嘴,哀嘆道:“你的實力那麼強,自然就覺得中忍考試很輕鬆,也沒什麼壓力。而我雖然懶得參加考試,可既然已經參加了,父母、阿斯瑪、丁次、井野這些人的期望,都會成爲我的壓力。”

    “我也不想辜負大家的期盼啊!”

    雛田:“……”

    的確,學渣最大的痛苦其實並非是學習不好,而是來自家庭、老師、同學方方面面的壓力。

    既然是同學,就一定會有對比。

    親友們對我們的期盼,往往纔是最大的壓力。

    其實雛田現在也能感受到這種壓力,尤其是當日向日足選擇帶領日向一族脫離木葉的時候,情感就成了雛田的壓力。

    不想辜負他人的期盼……

    不過在這件事上,日向日足也曾寬慰過雛田。

    這種壓力雖然不是動力,但卻能證明雛田還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若是雛田可以毫無心理負擔的脫離木葉,日向日足反而會恐懼雛田。

    有人說,神其實就是實力強大的人。

    可雛田卻並不這麼認爲。

    人和神都可以變得強大,而兩者的區別在於,人還有感情,而神沒有。

    “那現在呢?”

    雛田四下看了幾眼,隨即悄悄對鹿丸說道:“說起來,當初寧次第二次參加中忍考試的時候,我還想申請當考官爲難一下他呢。”

    說到這裏,雛田也是有些失望。

    “只是當時被事情給耽擱了,錯失了這個機會!”

    “好在還有花火!”

    雛田又興致勃勃的說道:“等到花火參加中忍考試的時候,我一定要當主考官,讓花火感受一下什麼叫做絕望!”

    鹿丸:幸虧我沒有一個哥哥……

    “過幾天我們就要出發前往砂隱村了,雛田,你也要早做準備才行……”

    鹿丸雙手抱在腦後,眼神看向空中,語氣也有些莫名其妙。

    距離中忍考試還有十多天,綱手雖然以‘防備雲隱村的陰謀’爲由,讓雛田和鹿丸先行前往砂隱村。可以鹿丸的聰明自然也能感覺到,村子似乎是有意調走雛田。

    “知道啦!”

    雛田倒是沒什麼感覺,以老爸日向日足的實力和精明,就算雛田不在村裏,他也足以守護家族了。

    說話間,雛田和鹿丸已經走到了火影樓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影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
    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