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木葉的白眼公主 » 第四百零五章 吃飯,天經地義的罪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木葉的白眼公主 - 第四百零五章 吃飯,天經地義的罪惡字體大小: A+
     

    掛斷了和大蛇丸的通訊,雖已是深夜,但雛田卻沒有半點睡意。

    在三聖地中,溼骨林一脈勢單力孤,所有的小蛞蝓都是蛞蝓仙人的分身。妙木山的蛤蟆看上去也是與世無爭,除了給自來也提供了預言之子的情報以外,基本不怎麼幹涉忍界的事情。

    而龍地洞卻是極具侵略性,去龍地洞修煉仙術的人一旦失敗,都會成爲他們的食物。

    單單是萬蛇每一次被通靈出來,也會要求大蛇丸爲他提供祭品。

    自然界的食物鏈法則雖然是高等生物吃低等生物,只是雛田作爲人類,心裏多少還是有些不舒服。

    人活着就一定要吃,而‘吃’本身就是一種殺戮。

    在雛田的前世就有很多人提倡‘人類要愛護動物’這樣的宣言,可是豬、牛、羊、雞、鴨、鵝這些動物卻始終出現人類的餐桌上,從來沒有人爲他們喊過一句冤。

    貓狗作爲寵物而被人類愛護,那是因爲人類孤單的心靈需要填充,人類需要陪伴,所以纔出現了‘寵物’這個名詞。

    就雛田所知,在前世的古代,牛是禁止宰殺的,在某些朝代宰殺耕牛還會觸犯法律,甚至要賠上性命。

    人類的天性便是如此。

    需要牛來耕地的時候,禁止殺牛會被寫進法律。

    可當人類不需要牛的時候,牛便被人類成羣的飼養,成羣的宰殺,然後經過廚師的加工,擺在餐桌上供大家使用。

    對於人類來說,一件事物重要與否其實就只有‘需要’與‘不需要’兩種關係。

    需要的時候視若珍寶,不需要的時候棄如敝履。

    寵物、保護動物、珍稀動物,是因爲需要才顯得珍貴。而那些不被需要的動物,根本就不會有人關心它們的死活。

    雛田心裏清楚,龍地洞的蛇作爲不同於人類的其他物種,在它們看來‘吃人’其實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

    只是雛田作爲人類,卻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

    妙木山的蛤蟆還吃蟲子呢,如果蟲子擁有人類一樣的智慧,你看它們會不會仇視蛤蟆?

    ‘吃’是罪惡的,但又是天經地義的……因爲不吃飯就一定會死。

    之前面對浦式的時候,雛田就非常牴觸將他轉化成查克拉果實吃掉,可能是因爲浦式的外表與人類相似吧!

    這一次面對龍地洞,哪怕雛田明知道它們的智慧不下於人類,但心裏卻絲毫沒有牴觸感。

    雛田之所以睡不着覺,也正是因爲這件事。

    雛田在反思,自己之前面對浦式時的心理狀態,是不是有些虛僞了。

    平心而論,浦式作爲外星人,與忍者世界的人類完全是兩種生物。甚至在浦式看來,他還未必認爲自己是‘人’。

    穿越到忍者世界後,雛田就從來沒有避諱過‘殺人’這件事。

    成爲忍者就必然要殺人。

    雛田曾經覺得殺人與吃人不一樣,雛田可以毫無心理負擔的吃天下所有的動物,但卻唯獨不能接受自己吃人。

    雛田前世特別喜歡吃炸雞,可一想到養雞場裏幾萬只雞,它們從出生開始就註定會被人吃。人類將它們從蛋殼中孵化出來,然後飼養長大,最後擺在餐桌上。

    可心裏難受歸難受,難道雛田從此就不吃飯了嗎?

    在雛田的前世,或許是因爲生活太好了吧,總有些人會覺得宰殺動物非常殘忍,可是他們吃起肉來卻比誰都香。

    “蛇叔……”

    雛田又一次聯繫上了大蛇丸。

    大蛇丸:“……”

    “有一個很嚴肅的問題想要請教,是關於生命的……”

    雛田開門見山,語氣也不似以往那般玩笑,而是認真嚴肅的詢問道:“你說這世間萬物算什麼?人類又算什麼?”

    “你做人體實驗殺了那麼多的人,忍界大戰,每個忍者都殺過人,被木葉稱之爲英雄的四代目,更是殺了不知道多少人。”

    “難道僅僅只是因爲殺人的意義不同,殺人的出發點不同,有些人就可以大家被原諒,甚至被稱讚爲英雄,而有些人就要被打上‘邪惡’的標籤嗎?”

    大蛇丸難得提起了興趣,比起和雛田聊八卦,大蛇丸更喜歡探討人生哲學,尤其是生命的意義。

    “呵呵呵呵……”

    大蛇丸沙啞的笑聲有些陰森,語氣玩味道:“我果然沒有看錯你,日向雛田……你和那些人是不同的。”

    雛田再次請教道:“蛇叔,你對這些事是怎麼看的?”

    雛田確實有些迷茫,雖然當上忍者後雛田也殺過很多人,事後也沒放在心上。可每次回想起這些事情,內心多少都會有些迷茫。

    大蛇丸一雙蛇瞳中精光閃爍,語氣陰沉道:“生命本身並沒什麼價值,但人只要還活着,就一定會找到有趣的事情,並且將之稱爲理想而奮鬥終生。”

    “你之所以會有這些困擾,是因爲你的思想還被規則束縛着,那些創造規則的人用規則來約束你,來達到他們想要達到的目的。”

    雛田反駁道:“可這世上若是沒有規則,那豈不是亂套了嗎?”

    大蛇丸冷笑一聲,語氣不屑,甚至有些嘲諷道:“對於我們這種人來說,天下太平與天下大亂又有什麼區別呢?”

    “火影要保護木葉,保護火之國,那是因爲火影享受到了權利,所以纔要承擔起‘保護’的責任。”

    “而‘責任’這種東西,本身就是別人強加給你的!”

    說到這裏,大蛇丸語氣微冷,似乎想到了什麼不開心的事情。

    “日向家的大小姐……”

    “享受了日向家大小姐的地位,所以你纔會有保護日向家的心。或許是羈絆,又或許是不想失去日向家繼承人的特權……”

    “你覺得保護日向家是你的責任,但是對於團藏來說,或許掌控、甚至毀滅日向家纔是他的責任。”

    “被責任和規則所束縛的你……真的有勇氣擺脫這些嗎?”

    雛田聞言沉默良久,大蛇丸的話看似離經叛道,但卻也有一定的道理。

    只要不被規則束縛,不被責任束縛,天下大亂和天下太平其實根本沒區別。

    我還是我,這就夠了。

    可人類是羣居動物,孤單的內心需要填充之物。一個人,纔是這天底下最可怕的事情。

    雛田好奇的問道:“蛇叔,你孤單嗎?”

    “孤單……或許吧!”

    月色下,大蛇丸安靜的站在樹林中,四周陰暗如同鬼蜮,皎潔的月色映在大蛇丸身上,彷彿與整個世界站在了對立面。

    人與世界之間,是一道巨大的鴻溝。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
    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