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木葉的白眼公主 » 第三百二十九章 所謂的負罪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木葉的白眼公主 - 第三百二十九章 所謂的負罪感字體大小: A+
     

    雛田可以理解黑絕的想法。

    按照忍界目前的局勢判斷,即便沒有曉組織暗中策劃陰謀,忍界四戰終究也會爆發。

    木葉崩潰計劃就是引子,很多忍村已經不滿於現狀了,雲隱村和巖隱村更是一直在擴充軍事力量,準備隨時挑起戰爭。

    哪怕是在原著中,若非我愛羅繼任了五代風影之位,若非霧隱村深受曉組織帶來的痛苦,只怕忍界也不會相安無事。

    如今的忍界因爲雛田的小翅膀不斷扇動,導致木葉鋒芒太盛,被各忍界大忍村針對。

    可霧隱村只要站在木葉這邊,砂隱村就不會改變立場。

    相比於戰爭帶來的利益,砂隱村需要的其實是和平發展,至少也要先恢復村子的力量。

    在三比二的巨大威懾下,忍界會繼續平衡下去。

    然而對於雛田和黑絕來說,忍界越是混亂,曉組織隱藏的也就越深,復活輝夜的計劃也可以更加順利。

    這是黑絕拿來說服雛田的理由。

    既然戰爭已經無法避免了,那麼何不將戰爭引向對自己更爲有利的方向呢?

    雛田也在認真思考這個問題。

    或許是因爲前世看過《火影忍者》原著的關係,很多時候雛田都有一種‘五大忍村是一家’的想法。

    五大忍村聯手對抗曉組織,纔是雛田一直以來的想法。

    這種想法似乎是順理成章的,但是仔細想想又毫無邏輯可言。

    雛田站在木葉忍者的立場,如果只算仇恨的話,其實五大忍村之間,木葉與曉組織之間,都可謂是仇深似海。

    如果站在日向家的立場,霧隱村的那隻白眼,以及曾經意圖盜取白眼的雲隱村,都可以算是雛田的敵人。

    但事情不是這麼算的。

    雛田不想用前世的三觀來解讀忍者世界的事情。

    如果用前世的三觀來講,世界和平纔是皆大歡喜,任何妄圖破壞世界和平的人都應該拉出去槍斃五分鐘。

    所以雛田只能遵從自己的內心,問問自己到底想要站在哪一方的立場。

    原著中鳴人所創造的那個和平世界是否真的那麼重要?

    好像不是的!

    很多時候我們出於善意所做的事情,其實未必就是正確的。

    就好像六道仙人創立的忍宗,哪怕沒有黑絕從中挑撥,人心底的黑暗也終將滋生。

    人的慾望是無法被填滿的,只要慾望還在,人與人之間就會產生矛盾,從而引發戰爭。

    雛田不會像鳴人那麼天真。

    鳴人創造的和平世界其實是建立在他強大實力之下的,一旦那個世界沒有了鳴人,五大忍村終究還會發生矛盾。

    這是出於理智的判斷。

    所謂‘世界核平’。

    在和平這個觀點上,雛田其實更推崇長門的理念。只有在絕對力量的威懾下,世界才能真正和平。

    “我明白了!”

    雛田不再遲疑。

    念頭通達了,做出抉擇也就沒那麼困難了。

    之前與黑絕聯手,雛田雖然知道忍界四戰終會爆發,但雛田卻一直以‘原著劇情’自欺欺人,表示一切都不是自己的錯。

    而雛田這一次所做的決斷,卻是真真正正發自內心的。

    只要大筒木輝夜放棄‘無限月讀’計劃,那麼她就可以被複活。

    就算大筒木輝夜曾經犯了罪,可是被關押千年,現在也應該刑滿釋放了。

    九隻尾獸本來就是大筒木輝夜的,將尾獸們收回來也是順理成章,反而是五大忍村將原本不輸於他們的東西視爲己有。

    當然,雛田也不會爲了復活大筒木輝夜,就隨隨便便挑撥戰爭。

    雛田轉頭看向絕,表情嚴肅的說道:“我不會主動挑起戰爭,我和你不一樣,我有自己必須堅守的底線。”

    “但與之前不同的是,我認爲我們所做的事情雖然稱不上正義,但也絕非邪惡!”

    緩緩起身,雛田目光看着遠處。

    “我是木葉忍者,因此在這次事件上,我會完全站在木葉忍者的立場。”

    “至於我們的計劃……你也完全不必擔心,我的力量可以做到!”

    黑絕對此不置可否,語氣平靜道:“我們的目標雖然一致,但我們只是合作者,而非上下級的所屬關係。”

    “我可以理解你,但你同樣也無法阻止我!”

    雛田沉默了片刻,隨即緩緩說道:“……一切都順其自然吧!”

    黑絕看了雛田一眼,緩緩沉入地下。

    今天的談話,雛田會當做完全不知情,雛田接下來也會按照木葉的意志,全力阻止這場戰爭爆發。

    黑絕有一句話說的很對,忍界四戰終將爆發,不是五村內鬥,就是五村聯手對抗曉組織。

    然而對於雛田來說,這兩場戰爭的意義是不一樣的。。

    雛田作爲大筒木輝夜的後裔,黑絕作爲大筒木輝夜的意志,收回自己家的尾獸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在這一點上,五大忍村纔是強盜。

    如果雛田和黑絕因爲‘尾獸歸屬權的問題’與五大忍村發生了大戰,那麼五大忍村纔是反派,雛田與黑絕只是拿回本來就屬於自己的東西而已。

    五大忍村霸佔尾獸,只是爲了確保他們的利益罷了。

    尾獸從來都不屬於他們。

    只要五大忍村願意乖乖放棄尾獸,稍微妥協一下,忍界四戰就可以避免。

    所以在尾獸歸屬權的問題上,雛田可以給五大忍村貼上強盜的標籤。

    而在這次的事件上,雛田會順其自然,努力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承擔起一名木葉忍者應該承擔的責任。

    但如果雲隱村和巖隱村一定要掀起戰爭,雛田也會以木葉忍者的身份對抗他們。

    “那……就這樣吧!”

    雛田揉了揉臉,讓自己的心情能夠好一點。

    做忍界幕後大BOSS的刺激感過去之後,一種負罪感就緊隨而來。

    兩世爲人,雛田還是第一次幹這麼大的事。

    雛田給自己的解釋雖然有些自欺欺人的嫌疑,但雛田是真的從心裏認爲,五大忍村應該歸還尾獸。

    只是長久以來的霸主地位,讓五大忍村產生了一種莫名其妙的優越感,認爲自己就是世界的主角和中心。

    但如果忍界四戰因爲尾獸歸屬權的問題,爆發在五大忍村與黑絕之間的話,那麼五大忍村纔是真正的反派。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
    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