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木葉的白眼公主 » 第三百一十章 給世界造成了重大破壞的熊孩子(三合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木葉的白眼公主 - 第三百一十章 給世界造成了重大破壞的熊孩子(三合一)字體大小: A+
     

    (今天只有一章了,不過是三章一起發,一共6000字,嘗試一下這種更新模式。)

    原本雛田還不想這麼快就和日向日足攤牌的,畢竟有些事情不好解釋。

    不過這世上總有些事是水到渠成發生的,當日向日足問起時,雛田忽然就不想繼續隱瞞了。

    “父親大人,你能理解這些嗎?”

    日向日足沉默無言,看着視野中蔚藍色的天空,內心的驚駭久久無法平息。

    雛田的話雖然讓他震驚,但還不至於無法理解。

    日向日足很快就冷靜了下來,幾十年的人生閱歷,甚至經歷過兩次忍界大戰,日向日足很容易就可以接受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可是一想到那個不確定的未來,日向日足心中忽然有些迷茫起來。

    人們站在高處,可以看到很遠很遠的地方。但如果站的位置不夠高,卻還想要眺望遠處的時候,自然就會看不清遠處的景緻、

    日向日足語氣複雜的問道:“雛田,你打算怎麼做?”

    雛田擺弄了一下頭髮,轉頭看了日向日足一眼。

    沒想到這個一直以來都鎮定自若的男人,竟然也有不確定是時候。

    “大筒木一族通過吸收神樹提升實力、延長壽命,我們想要了解宇宙,瞭解神樹,就一定要有大筒木一族的族人引領我們。”

    “在忍界傳說中,六道仙人打敗的那個怪物,其實就是他的母親大筒木輝夜。”

    “六道仙人以‘地爆天星’封印了輝夜,從而形成了今天的月亮……地爆天星就是曉首領使用的那一招。”

    日向日足眉頭緊鎖。

    “你想要放她出來?”

    如果大筒木輝夜真的是六道仙人打敗的那個怪物,那麼從忍界的傳說中判斷,她實在太過危險了。

    “恩!”

    雛田點頭道:“我是這麼想的!”

    “輝夜確實危險,但我也不是沒有準備……”

    雛田將輝夜的性格以及自己的計劃告知日向日足,日向日足聽過之後,內心也逐漸安定下來。

    鳴人、佐助、雛田三人可以合力封印輝夜。

    如果雛田的判斷沒錯的話,那麼輝夜的威脅也就不是那麼大了。

    雛田最後補充道:“雖然我不是很喜歡輝夜的爲人,但她是我所能想到唯一的領路人了。”

    其實我們可以開一個腦洞。

    輝夜以絕對的力量威懾世界,讓世界得到了和平。

    她雖然以活人制造白絕,但其實遠遠沒有‘十萬’那麼多。忍界四戰的十萬白絕,是用外道魔像中的尾獸查克拉,以及大和體內的柱間細胞克隆出來的實體分身。

    如果輝夜存活千年,那麼忍界就可以在她的威懾下和平千年,非自然的大量死亡事件,似乎就只有被她製造成白絕的那些人。

    然而六道仙人爲了‘世界和平’所創立的忍宗,卻讓忍者世界廝殺了千年,甚至就連幾歲的小孩子都要被派上戰場。

    腦洞結束。

    如果從雛田前世的價值觀來看,大筒木輝夜殺了人,犯了罪,那她就應該受到法律的制裁,這一點是無可厚非的。

    因爲生命是無法用價值來衡量的。

    但忍者世界的價值觀卻並不是這樣。

    在忍者世界,殺人是隨意的。

    哪一個忍者沒有殺過人?

    忍界每天都有忍者正在廝殺,讓忍界廝殺不斷的根本原因其實就是忍者本身。

    木葉的中忍考試,甚至允許考生在考試中殺人。唯一還算人性的一點,就是考官會在分出勝負的情況下,阻止殺人的事件發生。

    但在中忍考試中,誤殺是可以被原諒的。

    所以從忍者世界的價值觀來講,大筒木輝夜雖然在製造白絕,但她卻維護了世界的和平。

    甚至大筒木輝夜製造白絕的理由,也是爲了抵抗大筒木一族的叛軍。

    這就好像五大國的忍者彼此廝殺,卻將這種廝殺冠以‘和平和正義’作爲藉口一樣。

    大蛇丸用活人做實驗,他一生殺人無數……可就算如此,依然沒有法律可以制裁他。

    忍界四戰後,大蛇丸洗白了!

    如果以忍者世界的價值觀去衡量輝夜的話,她所做的事情和五大國又有什麼區別呢?

    五大國每天殺人,卻只能維護本國的和平。而輝夜殺人,她卻可以維護世界的和平。

    只是輝夜沒有爲自己的行爲找一個合理的藉口罷了。

    然而相比之下,六道仙人建立忍宗的目的雖是好意,但忍宗卻讓這個世界廝殺了千年。

    這是六道仙人因爲無知所犯下的罪行。

    所以雛田雖然不喜歡輝夜的爲人,但在習慣了忍者世界的價值觀後,雛田同樣很討厭六道仙人。

    因爲六道仙人無知的低估了人性中的惡。

    六道仙人就像一個給世界造成了重大破壞的熊孩子一樣,我們無法指責他,因爲他無知,因爲他的本意是好的。

    但是現在卻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擺在日向日足面前。

    世界。

    日向日足和雛田不一樣,雛田並非這個世界的人,所以即使雛田對日向家、對木葉有着足夠的羈絆,但這些羈絆還不至於牽制雛田,讓雛田爲感情所累。

    所以雛田可以毫無心理負擔的說,等鳴人、綱手他們和三聖地的關係不存在了,就返回忍界收割三聖地,奪取自然能量。

    雛田對家族、對村子的羈絆,其實就只有幾個人而已。

    但日向日足是這個世界的人,他沒經歷過其他的世界。所以他的羈絆不僅僅是日向家而言,日向日足對木葉,甚至對忍界都有一種難以割捨的羈絆。

    並非人人都是大蛇丸。

    拋棄世界是一種難以言喻的孤獨和迷茫,就好像雛田剛剛穿越時的不適一樣。

    只要忍者世界沒有了雛田熟悉的人,雛田就可以毫無心理負擔的在這個世界搞綠化。

    但如果回到前世的地球,即使地球上已經沒有了雛田熟悉的親人、朋友,雛田也不會在地球上種樹。

    許久之後,日向日足輕嘆一聲,默然道:“雛田,我不會阻止你追尋夢想……但如果你要傷害這個世界的話,即使拼上性命我也會阻止你。”

    雛田輕笑一聲,緩緩道:“事實證明,神樹並不會傷害這個世界,三聖地也無法代表這個世界。”

    “將查克拉真理廣佈世界,建立忍宗教義的是六道仙人……三聖地的那些動物們,和我們才真正不是一個物種。”

    “所以三聖地隱瞞了仙術,並且限制忍者學習仙術。”

    緩緩起身,雛田繼續說道:“不過大筒木一族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他們同樣也很貪婪。”

    “但也正因如此,我纔會有帶着日向家進入宇宙的想法。”

    日向日足淡然道:“自私是人類的天性,日向家也是如此。”

    雛田不置可否道:“所以我纔會做出這個自私的決定。”

    “父親大人,你的決定呢?”

    雛田轉頭看向日向日足,輕聲道:“我能理解你的矛盾,因爲我曾經也有過這樣的矛盾……”

    “我們雖然會拋棄一些東西,但也會因此得到一些東西……就看這兩者之間,哪一個在你心中的比重更大了。”

    日向日足凝望雛田的雙眸,純白色的瞳孔中,已經沒有了少時的調皮。

    “你長大了,雛田……”

    日向日足有些欣慰,但更多的還是複雜。

    雛田能去思考這些問題,是日向日足一直以來所期盼的事情,他一直都在期盼着雛田能夠長大。

    可是當雛田真的長大了,日向日足卻忽然有了一種難以言說的複雜情緒。

    當孩子逐漸長大,就代表他們將要離開父母,開始一段獨立的生活了。

    雛田有了自己的夢想和追求,翅膀逐漸成熟的雛田,想要離開溫暖的鳥巢,渴望自由自在的天空。

    可是日向日足卻並非遨遊九天的雄鷹。

    身爲日向家的族長,他有着太多的重擔和責任,他所要考慮的不僅僅是日向一族的榮耀,更要讓日向一族長久的存在下去。

    “宗家與分家的制度,是爲了更好的保護日向家……”

    日向日足沉聲說道:“家族的發展需要穩定,我無法爲了那種不確定的未來,就輕易做出一個不負責任的決定……即使那很誘人。”

    “宇智波的族人在決定政變時,他們同樣很有信心,然而事實卻證明了他們只是妄自尊大。”

    轉頭看向雛田,日向日足繼續說道:“作爲父親,我對自己的女兒很有信心,我可以支持你追求自己想要的未來。”

    “但是作爲族長,我必須要對這個家族負起責任,我不可能將家族帶向一個不確定的未來之中。”

    雛田所描繪的未來是一個很誘人的畫面,拋開對忍者世界的不捨,日向日足同樣也向往着有一天日向一族可以統治宇宙。

    但是想要做到這一點,要遠比宇智波的政變更加困難。

    雛田微微點頭。

    “我能理解的!”

    情感是一種很偉大的力量,我們可以用自己的生命去冒險,但卻不想因此牽連到家人和朋友。

    日向日足望着遠處,眼中閃過一絲掙扎。

    “我會與家族的長老們商議,在宗家與分家之外,再單獨設立一支……既然你說大筒木一族有本家、宗家、分家之別,那麼這一支就是日向本家了。”

    “雛田,本家這一支將由你帶領,爲日向家創造一個不一樣的未來。”

    “恩!”

    雛田用力點頭。

    能做到如此地步,已經是日向日足的極限了。

    日向日足不是沒被雛田的理想所吸引,但是他還有更多的羈絆。爲了日向家的延續,他只能做出這樣的決定。

    “我先回去了!”

    日向日足淡淡說了一句,轉身離開了火影巖。

    他需要找一處安靜的地方好好的思考一下,日向家的未來究竟要如何發展。

    在提出‘本家’這個概念之前,日向日足想的是讓宗家與分家在木葉生根發芽。

    可是當日向日足想到家族究竟要如何在木葉發展時,雛田所描述的東西又縈繞在他的腦海之中揮之不去。

    走出去的人就很難再走回來。

    不是因爲他們對故鄉沒有感情,而是因爲他們見到了更廣闊的世界。

    如果讓現在的雛田回到地球做一個普通人,雛田肯定是不願意的。

    若是未來有一日,雛田在茫茫宇宙中找到了地球,或許會回去小住幾日,體驗一下地球人的平靜生活。

    但是雛田終將離開。

    雛田目送日向日足的身影漸漸消失,心裏也有些不是滋味。

    十三年了,雖然此刻的‘再見’只是提前很多年說的‘再見’,但離別之日終將到來。

    吃光了美食,雛田也離開了火影巖。

    作爲樂趣,雛田以前經常以‘火影’的身份站在這裏俯視木葉,可是如今卻再也沒了興趣。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長大吧!

    回到日向宅,雛田繼續研究封印術和傀儡術,努力提升自己的能力,爲自己的夢想打牢根基。

    木葉的生活平靜而又溫馨。

    小院中,雛田將‘二十神空擊’的使用技巧傳給了花火。

    看着花火在小院中努力修煉,汗水已經浸溼了衣衫,雛田忽然感觸良多。

    曾經的雛田雖然清楚花火這麼努力的修煉,就是爲了保護日向家,保護木葉。

    但以前的雛田是不理解這些的。

    夢想這種東西,曾經離雛田的生活太過遙遠了。

    可是當雛田真正有了想要追求的夢想時,才明白努力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恩?”

    自然感知中,絕的身影忽然出現了片刻,而後又消失不見。

    “花火,姐姐還有事,你自己先修煉一會。等姐姐回來後,要檢查你的修煉進度哦!”

    “是!”

    花火乖乖站好,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看着雛田,直到雛田離開後,纔開始繼續修煉。

    來到木葉後山,雛田在第一次與絕見面的地方靜靜等待。

    絕從一根樹幹上鑽出了半個身子。

    “呦哦——”

    白絕拉長語調,語氣歡快的說道:“你猜忍界最近發生了什麼大事?這可是一個超級大祕密哦!”

    雛田聞言一愣:“恩?”

    “閉嘴,白絕!”

    黑絕沉聲道:“雛田,我這一次找你,有一件很重要的事需要你幫忙。”

    “什麼事?”

    剛回了黑絕的話,雛田又忍不住好奇的追問道:“忍界最近有什麼大事發生嗎?”

    黑絕道:“估計木葉很快就會收到情報了,是關於四代雷影和大蛇丸的。”

    雛田好奇道:“他們兩個打起來了?結果呢?”

    黑絕解釋道:“四代雷影性格暴躁,他一聽說自己的父親被大蛇丸玩弄,立刻便揚言幹掉大蛇丸。”

    “雷影前幾天好像已經說服了雲隱村高層,忽然帶領大量的雲忍離開雲隱村,在全忍界尋找大蛇丸的行蹤。”

    雛田:“……”

    “如果雷影出手的話,土影也不會無動於衷吧?”

    雛田忽然有些擔心起來。

    黑絕詫異道:“土影怎麼可能和雷影聯手行動,既然雷影已經出手,土影自然樂得坐山觀虎鬥。”

    “好吧!”

    雛田無奈的聳了聳肩,確實不能以四戰後的眼光看待雷影和土影的關係。

    “不過這件事和木葉的關係不大。”

    “黑絕,你有什麼事?”

    黑絕沉聲道:“是關於屍鬼封盡的!”

    “想要解開屍鬼封盡,就必須要拿到漩渦一族的死神面具,而漩渦一族的納面堂在木葉的某處,我暫時還沒找到相關情報。”

    雛田隨口道:“你說納面堂啊!”

    “漩渦一族的納面堂在村子的西北方向,那裏平時沒什麼守衛,以往也不會有人在意這些面具。”

    “不過最近一段時間,總有根部的忍者在那裏巡視。”

    黑絕點頭道:“看來就是那裏沒錯了!”

    漩渦一族的納面堂在木葉並不是什麼重要的建築,最多就是緬懷一下木葉曾經的盟友漩渦一族。

    白絕道:“如果不是重要地點,以我和帶土的能力,都能輕易拿到死神面具。”

    黑絕冷靜分析道:“但是大蛇丸已經加入曉組織了!”

    “團藏心思縝密,失去雙手的大蛇丸或許沒有能力拿到死神面具,但卻不代表曉組織做不到。”

    雛田深以爲然的點了點頭。

    團藏不可能考慮不到曉組織,團藏或許已經猜到木葉圍剿大蛇丸的計劃,就是曉組織一手策劃的。

    或許團藏暫時還想不通曉組織邀請大蛇丸的目的,但曉組織對大蛇丸既然有所需求,大蛇丸也一定會趁機提出條件。

    “如果死神面具被轉移的話,那的確比較麻煩。”

    雛田皺眉道:“一會我用白眼探查一遍,根部的基地也不大,想找的話很容易就能找到。”

    “還有一件事……”

    黑絕看着雛田說道:“我已經與大蛇丸展開了合作,並且要來了君麻呂的相關資料……不過考慮到你的身份必須保密,暫時也沒有吸收查克拉的能力,就沒說復活君麻呂的事情。”

    雛田摸了摸眼睛,輕聲道:“應該很快就可以了。”

    自從吸收了浦式的力量後,雛田血脈覺醒的速度越來越快了。

    白眼的瞳力也越來越強大,雛田有時候甚至可以清晰的感覺到,有一種神奇的能量正在流入自己的雙眼。

    黑絕將君麻呂的資料交給雛田,雛田隨手翻看幾眼。

    除了君麻呂的身體資料以外,還有君麻呂的忍術資料。資料的內容很詳細,看來大蛇丸應該沒有在這件事上偷奸耍滑。

    “絕,我最近正在研究傀儡術,如果有時間的話,你幫我調查一下赤砂之蠍祕密基地的位置。”

    黑絕點頭‘恩’了一聲,隨即說道:“雛田,事不宜遲,我們立刻行動吧!”

    “好!”

    “白眼!”

    就木葉這麼大的位置,雛田開啓白眼後,幾乎可以看到全村所有的角落。

    根部的基地對於雛田來說從來都不是祕密,即使那裏有着防感知型的結界,也就只能稍微降低一些雛田的視覺清晰度而已。

    “找到了!”

    雛田嘴角微挑,輕笑道:“團藏果然早有防備,他在自己身邊藏了一個死神面具,不過那個面具是假的。而真正的死神面具,戴在一名根部忍者的臉上。”

    早在決定聯合大蛇丸的時候,雛田就已經用白眼看過納面堂中的死神面具了。

    作爲擁有特殊能力的忍具,死神面具自然會有其特殊的查克拉反應。

    “將面具待在根部忍者的臉上……哼!果然是團藏的作風。”

    黑絕猜測道:“團藏身邊的守衛力量應該很鬆懈吧!”

    雛田點頭道:“不錯!團藏身邊基本沒什麼守衛。”

    黑絕語氣低沉道:“納面堂中的面具是假的,一般人自然就會認爲團藏身邊的面具纔是真的。如果我們拿到了那個面具,大蛇丸使用屍鬼封盡時,就不得不將自己的靈魂交給死神。”

    “大蛇丸明知必死,再想到曉的失敗,或許還會在臨死之前拉上一個人陪葬……”

    雛田聽的連連點頭。

    團藏這個計劃確實不錯,如果帶土或者絕真的拿到了假的死神面具,大蛇丸就必死無疑了。

    黑絕繼續道:“死神面具的事情交給我們……”

    目光轉向雛田。

    “雖說繼續潛伏木葉對我們來說已經沒什麼利益了,但這是你自己的決定……”

    雛田知道黑絕的意思,語氣鄭重道:“我已經下定決心了。”

    “那麼再見了!”

    說完,黑絕緩緩沉入地下消失。

    “呼——”

    輕呼一口氣,雛田反身朝着村子走去。

    大蛇丸的加入,代表一切計劃都已經走入了正軌。接下來只需安心等待曉組織收集尾獸,然後收割曉組織的成果就可以了。

    回到日向宅,雛田偷偷摸摸的繞回到自己的小院。

    看到小院中努力修行的花火,雛田忽然從角落裏竄出來,如同餓虎撲食般撲向了措手不及的花火。

    “姐姐,別鬧了!”

    花火滿臉無奈。

    白眼的存在讓捉迷藏都沒有了樂趣。

    見自己沒有嚇到花火,雛田惱羞成怒的將罪惡的雙手伸向了花火的腋下……

    “哈哈哈哈……姐姐別鬧了……饒命啊……”

    和花火瘋鬧了一會,雛田心滿意足的爬起來,哼哼道:“小丫頭,修煉的怎麼樣了?”

    花火紅着臉說道:“姐姐,我已經可以凝聚出經脈了呢!”

    “很棒哦!”

    雛田拍了拍花火的小腦袋,誇獎道:“繼續加油!”

    “等你習慣了二十神空擊的狀態,就可以通過二十神空擊使用空掌和破山擊了。”

    花火連連點頭,伸出右手迅速凝聚出查克拉拳頭,在白眼的視覺中,查克拉拳頭中的經脈和穴道都清晰可見。

    “姐姐你看!”

    “雖然還做不到像姐姐那樣,不過我用這一招,一拳就打到了木葉丸呢!”

    雛田好奇道:“花火,你打木葉丸做什麼?”

    花火叉着腰,滿是抱怨的說道:“誰讓他總是使用一些奇奇怪怪的忍術,就連老師也說過他好幾次了。”

    “那確實該揍!”

    雛田深以爲然的說道:“花火,姐姐再教你一招忍術,這一招叫做‘柔拳法——腎擊’。以後你看木葉丸不爽的話,就用這一招教訓他。”

    花火用懵懂的眼神看着雛田,好奇道:“姐姐,這一招很厲害嗎?”

    雛田蠱惑道:“花火啊!等你用這一招打敗了木葉丸,保管就連你們的老師都會害怕你。”

    “真的嗎?”

    花火聞言興奮道:“姐姐快點教我!”



    上一頁 ←    → 下一頁

    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
    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