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木葉的白眼公主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從今天開始,我就不是忍者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木葉的白眼公主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從今天開始,我就不是忍者了字體大小: A+
     

    風之國。

    地處荒漠,土地貧瘠,人們的生存環境極爲嚴苛。

    與木葉的火之意志一樣,砂隱村也有自己的獨特意志。

    沙塵飛舞的惡劣環境,在歷代風影的引導下,化爲了培育忍者的精神糧食。

    砂隱村的忍者擁有着頑強不屈的意志,在過去與木葉的戰爭中,給木葉造成了極大的困擾。

    在忍界的歷史上,砂隱村也曾強大一時。

    然而數次忍界大戰下來,砂隱村接連戰敗,村中精英折損無數。

    忍界三戰結束後,風之國大名裁剪經費,砂隱村只好培育少量的精英忍者,村子的實力更是進一步倒退。

    這也是砂隱村參與木葉崩潰計劃的主要原因。

    在雛田的印象中,砂隱村的忍者好像都挺彪悍的。

    我愛羅、堪九郎、馬基這些人的殺氣一個比一個陰冷,眼神更是一個比一個兇狠。

    就連手鞠的性格也和木葉的軟妹子不同,頗有幾分女漢子的風采。

    從木葉到砂隱村的這一路上,尤其是進入沙漠以後,雛田更是感受到了這裏與火之國截然不同的風土人情。

    進入風之國國境後,雛田也收回了自己的愛車,帶着風神和雷神,跟在卡卡西的身邊,邁着兩條小短腿在沙漠里長途跋涉。

    在風之國邊境的時候,雛田還遇到了在邊境巡邏的沙忍小隊。

    不過他們可沒有絲毫想要護送雛田四人前往砂隱村的想法,派出忍鷹通報砂隱村後,沙忍們就放雛田四人入境了。

    前往砂隱村的這一路上,雛田都能感受到來自砂隱的監視。

    或許他們就是在等雛田幾人出醜,最好就是和風之國的平民發生衝突,然後再跳出來解決事端。

    而且在解決事端的過程中,沙忍們或許還會偏向木葉,然後在言語之中‘不小心’透漏雛田四人是木葉的使者,以此來激起風之國平民對木葉的仇恨之心。

    雛田不得不以最大的惡意揣摩砂隱村的用心。

    “好熱啊!”

    雛田拿出手絹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小手來回扇動。

    天上的大太陽簡直就是專門過來和雛田做對的,不管雛田怎麼走,太陽好像始終都懸掛在雛田的頭頂上。

    “風之國果然貧瘠啊!”

    雛田感嘆道:“怪不得他們要入侵木葉呢!”

    好像每一次忍界大戰的開端,都是砂隱村首先攻打木葉,然後巖隱村也會參與進來。

    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誰讓風之國和土之國最窮呢。

    卡卡西提醒道:“雛田,你這種心態可不利於接下來的任務。”

    雛田好奇的看向卡卡西,疑問道:“卡卡西老師,難道你從來都不敵視砂隱村嗎?”

    說起來,前世看火影原著的時候,雛田對砂隱村還是挺有好感的。

    尤其是我愛羅當上風影之後,再加上後來又冒出一個赤砂之蠍,雛田甚至還有一種砂隱村也挺不錯的感覺。

    不過自從雛田親身經歷了木葉崩潰計劃,雛田對砂隱村就再無一丁點的好感了。

    這可能就是立場的問題了。

    卡卡西沉默了下。

    要說對外村的仇恨,卡卡西當然也有。

    宇智波帶土死於巖隱村之手,野原琳死於霧隱。他的父親木葉白牙,老師波風水門,也都因爲各種各樣的原因英年早逝。

    這可能就是忍者的宿命吧!

    頹廢的這些年,即使卡卡西心裏仍然記掛着這些事,但也已經漸漸變得淡然了。

    或者說是麻木了。

    逝者已矣,但活着的人仍然要堅強的生活下去。

    卡卡西反問道:“我聽自來也大人說起過你和九尾的事情,你又是因爲什麼原因才原諒了九尾呢?”

    “是因爲沒有親身經歷過嗎?”

    雛田詫異道:“好色仙人連這件事也告訴你了?”

    卡卡西解釋道:“恩!雖然和你的瞳術不一樣,但是曾經有人利用過寫輪眼操縱九尾。”

    “說到九尾……”

    雛田撓撓頭,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解釋。

    雖然從小就聽人說過十二年前九尾襲擊木葉的故事,可雛田畢竟沒有親身經歷過那段黑暗,又有着前世的思維代入,所以雛田對於九尾並沒有太大的惡感。

    可是木葉和沙隱之間又有些不一樣。

    如今的忍界,可以說是黑絕一手促成的。

    忍者們想要和平,但又不得不去戰爭。

    在這種極爲矛盾的思想中,黑絕會引導一些忍者墮入黑暗。

    雛田如今對這個世界也有了切身的感受。

    就連卡卡西這位曾經的天才忍者,如今也已經變得麻木了。

    在沒有遇到鳴人之前,或許卡卡西的想法就是混吃等死,做一個忍者應該做的事情。

    等到有一天再也幹不動了,就從忍者的崗位上退下來,然後在村子裏安度晚年。

    雛田有時候其實挺心疼卡卡西的。

    忍者世界的殘酷,折磨着所有的忍者。

    雛田擡頭看向卡卡西,柔柔笑道:“現在的卡卡西老師和最初見到的你,好像有些不一樣了呢。”

    卡卡西翻了翻死魚眼,有氣無力的說道:“或許是因爲看到了一點希望吧!”

    阿修羅的查克拉果然已經開始影響着鳴人身邊的每一個人了。

    在這個充滿了仇恨與殺戮的世界,在這個完全看不到未來與希望的世界,鳴人的出現,就像是黑暗中唯一的光明。

    所以大家都願意相信鳴人,同時也在期待着他的成長。

    “有些事……其實我的心裏很清楚,可是真正想要做到,又感覺很難。”

    雛田有些喪氣。

    對砂隱村的惡感一旦建立起來,再想改變就真的很難了。

    就連雛田這種擁有上帝視角的人,在親身代入木葉的立場後,也難免對砂隱村存在敵視。

    更別說是那些土生土長的忍者了。

    卡卡西淡淡道:“走吧!到了前面那片綠洲,我們就休息一會。”

    側頭看向雛田,卡卡西輕笑道:“雛田,你也別想太多了。”

    “忍者世界的格局存在已久,想要改變這個世界並非一朝一夕。即使你能做到放下仇恨,別人也不一定可以做到。”

    “但如果忍界的和平能夠一直持續下去,或許到了你們的下一代,村子與村子之間就不會有那麼多的仇恨了吧!”

    雛田微微搖頭,聲音輕緩的說道:“我只是在想……”

    說到後面,雛田的聲音已經幾不可聞。

    越是瞭解忍者,雛田就越是能夠感受到忍者的悲哀。

    所以爲了避免自己重複忍者的悲哀,雛田決定以後不再以‘忍者’的身份自居了。

    我,大筒木雛田……是一個修行者!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