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木葉的白眼公主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忍界中闖名號從來不用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木葉的白眼公主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忍界中闖名號從來不用刀字體大小: A+
     

    回到家,雛田躺在木桶裏泡澡,將毛巾疊好蓋放在腦門上。

    沒辦法,腦闊疼。

    鳴人馬上就要離村了,佐助也跟了大蛇丸。

    而這一切,都是團藏的鍋。

    天下有鍋一石,團藏獨背八斗,時臣背一斗,從古至今共背一斗。

    無論是鳴人還是佐助,其實都有不得不離開木葉的理由。

    綱手在木葉的人氣雖然很高,但她終究纔剛回木葉,對木葉的掌控力還遠遠不及在下水道中苟了半輩子的團藏。

    鳴人如果繼續留在木葉,團藏雖然未必能得到鳴人,但私底下的小動作一定不斷。

    事實上,從佐助叛逃,再到團藏公然反對與砂隱村結爲同盟國這兩件事上,綱手就已經有些疲於應對了。

    戰爭纔剛剛結束,底層忍者對於砂隱村的仇恨不是那麼容易放下的。

    團藏在這個時候收買人心,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鳴人若是繼續留在木葉,他身爲九尾人柱力或許不會有什麼危險,可鳴人身邊的人呢?

    太多人因爲同伴的死亡而陷入黑暗了。

    長門、帶土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團藏一定會利用這一點的。

    例如:讓伊魯卡死在鳴人面前……

    而且鳴人還被曉組織盯上了,自來也在調查曉組織情報的同時,也必須儘可能的訓練鳴人,讓鳴人儘快的成長起來。

    對於團藏這個木葉鍋王,雛田不想做太多的評價。

    團藏其實和大多數野心家一樣,嘴上說着漂亮的話,背地裏卻做盡了骯髒的事。

    口口聲聲爲了木葉,九尾襲擊木葉時不作爲,木葉崩潰計劃時也不作爲,佩恩入侵時更是直接躲在地下,以一句‘必要的犧牲’解釋了一切。

    或許一開始的團藏不是這樣的。

    但是團藏陷入黑暗太久了,久到他的世界裏就只剩下了黑暗。

    團藏的本質其實是那種爲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

    爲了木葉,團藏的手段很骯髒;爲了火影之位,他的手段同樣也不乾淨。

    三代可以說是壓制了團藏一輩子。

    團藏當初唯一的機會,就是利用忍界三戰‘木葉損失過大’爲由對三代施壓,逼迫三代退下火影之位。

    可偏偏波風水門在這個時候冒了頭。

    九尾事件,原本是團藏打壓波風水門的絕佳機會,畢竟波風水門的妻子漩渦玖辛奈就是當時的九尾人柱力。

    可波風水門卻因爲封印九尾而戰死當場。

    既然人都已經死了,團藏也就沒有繼續打壓的必要了。

    可三代這個時候又站了出來,再次以‘三代火影’的身份主持木葉大局。

    三代壓了團藏一輩子,團藏也苟了半輩子。

    可一個人如果苟的太久,那就真有可能會變成狗。

    但是狗還懂得忠心護主呢。

    他團藏懂什麼?

    就會出賣村子的情報。

    雛田雖然不算政治小白,但也懶得管這些事情,日向家的大局還是交給日向日足去處理吧!

    只是團藏的存在始終讓雛田難以安心。

    綱手的手腕還是掰不過團藏的,畢竟我們不能要求一個賭徒可以在政治場上扳倒一個老陰比。

    況且這個賭徒還是逢賭必輸的那種。

    對於團藏這種常年呆在木葉下水道中的老鼠,最好的辦法其實就是人道毀滅。

    只是雛田身後還有一大家子人要管,總不能跑到根部門口,見人就扔一套王炸吧?

    要是雛田真這麼做了,那就只能叛逃了。

    所以團藏還是得交給佐助才行。

    團藏苟了半輩子,熬死了二代,熬死了三代,熬死的四代,這眼看着就要熬死五代了,纔剛剛當上代理火影,就被佐助半路KO了。

    雛田覺得這種死法很適合團藏。

    追逐了一輩子的夢想,眼看就快要實現了,結果自己卻先死了。

    不再想鳴人的事情,反正鳴人就要跟着自來也去各地的溫泉館泡澡了,兩三年之內是不會有什麼危險的。

    反倒是雛田自己……

    其實雛田心裏很清楚自己的價值,畢竟雛田是除了宇智波斑之外,第二個可以操縱九尾戰鬥的人。

    宇智波斑是憑着萬花筒的瞳力,而雛田卻是靠着賣萌萌翻了九尾。

    擁有這麼巨大的價值,雛田相信自己在木葉一定會十分安全。

    但怕就怕在團藏很想要得到雛田,在背地裏使一些陰詭的手段。

    例如拿家人來威脅之類的。

    “除非團藏離開木葉,不然真的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雛田唉聲嘆氣。

    人家都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可爲什麼到了木葉這裏,就完全不是這麼回事了呢?

    ‘嘩啦啦——’

    泡好了澡,雛田穿好衣服回到自己的房間,躺在牀上裝鹹魚。

    自從中忍考試之後,雛田幾乎是忙的腳不沾地。

    先去迎接綱手回村,然後又去追擊佐助,回來後又要護送我愛羅回村。

    現在總算是可以清閒下來了。

    想到晚上還有聚餐,雛田也不敢現在就睡。

    白色的眼珠子四處亂瞟,雛田終於發現了呆在角落裏,已經落滿了灰塵的鮫肌。

    “真是個小可憐。”

    “你的主人都快要把你給忘了!”

    當初把鮫肌搶到手,雛田也就是一時興起,直到把九尾給忽悠瘸了,雛田纔想起鮫肌真正的作用。

    鮫肌的能力雖然不錯,可是和雛田就不怎麼搭了。

    雛田現在的查克拉量還算夠用,開啓轉生眼後,還可以遠程抽取其他人的查克拉。

    鮫肌的能力對於雛田來說用處不大。

    總不能讓雛田拿着鮫肌到處去砍人吧?

    我大筒木雛田在忍界闖名號可是從來不用刀的。

    雛田從牀底下拖出來一個箱子,拿出一個稍微大一點的封印卷軸將鮫肌封印好。

    三年後有緣再見了。

    難得願意動彈了,雛田打算收拾一下自己的豬窩。

    雖然老媽經常會過來幫着收拾一下,可有時候房間真的亂的連雛田自己都快看不下去了。

    例如雛田腳下的這件衣服……

    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脫下來的,就一直呆在牀底下,拿起來一看,很明顯是小一號的。

    擡來一桶水,雛田拿起麻布開始收拾房間。

    直到晚上五點多……

    雛田滿臉震驚的看着眼前這一大袋垃圾。

    在自己這間不算太大的臥室裏,居然還隱藏着這麼多沒用的東西。

    這些年……我究竟是怎麼活下來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
    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