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木葉的白眼公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陷入糾結的雛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木葉的白眼公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陷入糾結的雛田字體大小: A+
     

    踏着月光,獨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對於佐助的離開,雛田雖然有些失落,但卻並沒有太多的傷感。

    在佐助強大以前,他跟着大蛇丸纔是最安全的,因爲大蛇丸會用盡全力培養佐助。

    而佐助的瞳力,或者說是佐助體內的因陀羅查克拉,也足以壓制大蛇丸的轉生術了。

    因陀羅:我的轉世身也是你區區一條小蛇能夠覬覦的?

    所以佐助跟隨大蛇丸,危險性其實並不大。

    但如果佐助繼續留在木葉,哪怕三代還活着,也未必能保的下佐助。

    千手柱間和宇智波斑稱霸忍界的時候,三代和團藏的年紀還不大,對他們的瞭解應該也不多。

    但只要見識過九尾的力量,就應該能夠明白這兩人的力量究竟有多麼浩瀚。

    初代隨手就可以壓制九尾,宇智波斑更是將九尾當成寵物。

    團藏已經擁有萬花筒了,雖說柱間細胞可以避免萬花筒的缺陷,可團藏卻未必不知道萬花筒的侷限性。

    永恆的萬花筒……對於團藏和三代來說,或許根本就不是祕密。

    哪怕他們不知道,但這麼多年下來,多少也會有一些猜測。

    一旦佐助開始成長,一旦佐助有了開眼的預兆,或許就是佐助的死期。

    三代和團藏是瞭解宇智波鼬的,鼬最終一定會選擇成全佐助。

    但這纔是最糟糕的。

    佐助是個復仇者,然而木葉纔是導致宇智波滅族的罪魁禍首。

    爲了牽制宇智波鼬,三代和團藏可以容忍一個弱小的佐助,但卻絕對無法容忍一個成長起來的佐助。

    “唉!佐助要走了,鳴人也要走了。”

    雛田唉聲嘆氣,這麼一來,第七班就只剩下自己和卡卡西兩個人了。

    “算了,以後還是對卡卡西好一點吧!”

    雛田決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等綱手將卡卡西打成了重傷,自己就去醫院探望他一下好了。

    今晚的月亮好暗呢,就只有彎彎的一點點……

    回到日向宅,雛田洗了個澡,回到自己的房間,花火果然已經躺在牀上呼呼大睡了。

    每次雛田外出歸來,花火這丫頭總要跑到雛田的房間裏,等着和雛田一起睡。

    可雛田回來的晚,花火等着等着,就自己先睡着了。

    雛田給花火蓋好被子,躺到牀上抱着花火沉沉睡去。

    說實話,這一晚,雛田睡的並不好。

    佐助叛逃了,村子總要下令追擊吧?

    雛田想着原著的事,總覺得綱手一定會派幾個下忍去追擊佐助。

    目前村子裏閒着無事的,也就雛田這麼幾個人了。

    可雛田一覺睡到早上八點多,連花火都去上學了,村子裏竟然一點動靜都沒有。

    奇了怪了,一個大活人就這麼憑空消失了,堂堂忍界第一大忍村,竟然連點反應都沒有……

    實際上,此刻綱手連繼任火影的典禮都還沒舉辦呢,昨晚又宿醉一宿,到昨晚爲止,綱手都還沒正式接手火影的工作。

    剛剛經歷了戰亂,整個木葉都在忙碌。

    村子的防禦系統雖然強大,可團藏卻給大蛇丸開了一個後門,讓大蛇丸的人可以自由出入木葉,將佐助帶走。

    團藏到底是怎麼想的,恐怕除了他自己之外,就不會有人知道了吧!

    其實雛田倒是有一種猜測。

    團藏已經老了,哪怕他得到了永恆的萬花筒,其實也改變不了什麼。

    畢竟團藏已經融合了柱間細胞,也得到了止水之眼。

    所以團藏想要殺死佐助。

    只是三代已死,綱手與自來也迴歸,團藏雖然可以憑藉‘長輩’的身份壓制綱手和自來也,但也不可能在兩人的眼皮子低下,無聲無息的幹掉佐助。

    所以讓佐助投奔大蛇丸,讓佐助成爲叛忍,團藏就可以毫無顧忌的殺死佐助了。

    至於木葉的反應……

    原著中木葉發現佐助叛逃,是因爲小櫻的情報。

    可現在……村子裏唯二知道佐助已經叛逃的人,此刻還鹹魚般的躺在牀上,糾結着‘自己到底是應該起牀,還是應該繼續睡覺’的重要問題。

    好糾結啊……

    雛田痛苦的抓了抓頭髮,將原本柔順的頭髮弄成了稻草一般狼狽。

    好想睡覺,可是又擔心村子發現佐助叛逃,派自己去追擊佐助。

    雛田總覺得君麻呂和大筒木輝夜之間,或許也有些關聯。

    畢竟大筒木輝夜在漫畫中曾經施展過‘共殺灰骨’這種血繼網羅。

    屍骨脈,或許也傳自大筒木一族。

    所以雛田對君麻呂很感興趣。

    好想去追擊佐助,好想和君麻呂交手啊!

    可是村子的反應爲什麼會這麼慢呢?

    而雛田雖然已經知道佐助叛逃了,可是雛田又不能對外亂說。

    “好難受啊!”

    ……

    “這裏沒有,這裏也沒有……佐助到底去哪了?”

    一大清早,鳴人就來到和佐助約定好的地方,準備和佐助一起修煉。

    只是鳴人等了好久,也不見佐助的身影。

    “莫非佐助也和卡卡西老師一樣……迷失在了人生的道路上?”

    鳴人先去了一趟佐助的家裏,然後又去了幾處佐助常去的地方,卻始終找不到佐助身影。

    “真是奇怪,佐助到底去了哪裏啊?”

    以鳴人的單純,以及他對佐助的感情,他是絕對不可能聯想到佐助已經叛逃了的。

    既然找不到佐助,鳴人只好自己一個人去修行了……

    雛田呈大字型躺在牀上,雙目空洞,兩眼無神。

    從早上八點多,一直糾結到中午十一點,眼看就要吃午飯了,雛田終於從牀上爬了起來。

    雛田現在只想仰天大喊一聲:“佐助叛逃了。”

    然後帶着人一起去追擊佐助。

    看看能不能從君麻呂的身上弄點小祕密出來。

    可是……這種事不能說啊!

    木葉到底在搞什麼鬼?一個大活人憑空消失,竟然沒有一個人察覺。

    而且現在已經接近中午十二點,估計佐助早就跑的沒影了。就算想去追擊佐助,現在也已經來不及了吧!

    “我可真蠢啊!”

    連同午飯和早飯一起,雛田美美的飽餐一頓,總算感覺整個人活了過來。

    卡卡西和上忍們一起去執行任務了,雛田昨天才剛回村,今天也沒有任務,倒是可以在家裏好好的宅一天。

    “說起來,中忍已經有資格單獨帶隊執行任務了吧!”

    “我要不要帶上鳴人一起,去接幾個任務玩玩呢?”

    雛田:“……”

    算了,還是在家裏宅着更舒服一點!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