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六百六十九章 僧王再出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六百六十九章 僧王再出馬字體大小: A+
     

    單方面建立滿州國誘使列強承認,給西方列強名正言順介入中國內戰製造藉口,增加吳軍光復東北的難度,也讓日薄西山的滿清朝廷增添一點苟延殘喘的希望,這樣的招數還真不是鬼子六想出來的。但幕後黑手也沒讓人意外——的確是沙俄駐華公使熱梅尼搞的鬼。

    帶着無盡的貪婪來到中國,熱梅尼其實有好幾套的行動方案,鼓動滿清朝廷獨立建國就是其中之一,但這個方案見效比較慢,其他的西方列強也有可能乘機插手,所以熱梅尼優先執行的是第一方案,極力勸說滿清朝廷直接邀請沙俄軍隊駐軍東北和蒙古,既冠冕堂皇的插手中國內戰,又可以乘機鯨吞東北和蒙古,繼而向中原伸出熊爪。

    很可惜,吳超越早就料定了熱梅尼會這麼做,早早就通過巧妙手段給滿清朝廷打了預防針,讓滿清朝廷死活不敢跳進熱梅尼的圈套。幾經努力都宣告無用後,熱梅尼也只好是改變策略,尋思用其他的辦法給沙俄製造插手東北和蒙古的藉口,也恰好就在這個時候,前往湖北談判的仁壽和李鴻藻已經帶着吳超越的答覆回到了瀋陽,還不小心走漏了風聲,讓滿清百官知道了慈安和慈禧有意承認吳超越稱帝的事,迅速在滿清朝廷內部引發了軒然大波。同樣聽到風聲的熱梅尼也沒遲疑,馬上就又找到了鬼子六,向鬼子六介紹獨立建國的種種好處,極力慫恿鬼子六立即着手實施此事,並承諾會在第一時間承認滿州國,還有幫忙勸說其他西方列強也承認滿州國,爲滿州國提供政治、軍事和外交方面的幫助。

    本來就有這個打算,又聽了熱梅尼列舉的各種好處,鬼子六當然是大爲心動,很快就悄悄找到了慈安和慈禧,向她們祕密奏報這件事,先在私下裏諮詢她們的意見。結果已經對中原徹底絕望的慈安和慈禧雖然也十分心動,可又害怕朝中衆臣不肯依從,便授意鬼子六祕密聯絡一幫子聽話的文武官員,借臣子的口提出這件事,以此試探百官態度,看看能不能直接把生米做成熟飯,先把分裂大旗打起來,然後乘機爭取列強支持。

    慈安、慈禧和鬼子六都嚴重低估了中國大一統思想的影響性,原本就對慈安和慈禧等人試圖讓野豬皮十世和吳超越並稱二帝萬分不滿,這會鬼子六又試圖分裂中國疆土讓滿清朝廷獨自建國,滿清朝廷裏馬上就是反對聲四起,不但數量衆多的漢人官員反對,還有許多的蒙古官員和一些滿人文武也是萬分不滿,全都一口咬定說自古帝王非四海一家不爲正統,偏安一隅是亡國昏君所爲,極力主張寧可與吳軍血戰到底,也絕不主動放棄對中原的統治權搞滿州小朝廷。

    而把反對聲音喊得最大最激烈的,竟然還是歷來就是和吳超越不共戴天的僧格林泌僧王爺!

    僧王爺還就是爲了這件事從蒙古來到瀋陽的,在熱河聽說滿清朝廷竟然有意承認吳超越稱帝,已經在科爾泌草原上重新拉起一支察哈爾騎兵的僧王爺馬上就是暴跳如雷,立即上書極力表示反對,而再聽說滿清朝廷裏竟然有人要搞滿州國,主動放棄對中原的合法統治,對滿清朝廷忠心耿耿的僧格林泌更是無法忍受,象徵性的上了一道請旨面聖述職的表疏後,很快就帶着一隊蒙古騎兵從熱河跑來瀋陽興師問罪,痛哭流涕的反對滿清朝廷主動放棄大清正統,賭咒發誓的表示那怕戰至最後一兵一卒,也要把山海關以南的土地從吳超越的魔爪中搶回來。得鬼子六授意主張建立滿州國的軍機大臣曹毓英不過是和僧王爺爭辯了幾句,還在金鑾殿上就直接捱了僧王爺的耳光!

    “狗孃養的!你曹毓英的祖宗是不是大清的人?你曹毓英全家世世代代吃的,是不是大清的俸祿?直隸山東,陝甘湖廣,兩江閩浙山西四川,兩廣河南江西和雲貴,是不是我們大清的土地?!你這個狗孃養的,竟然要把這麼大的萬里江山都讓給吳超越那個亂臣賊子!讓他在中原建國稱帝,你敗我們大清的江山,敗得倒是輕鬆自在啊!”

    瘋狂怒罵咆哮着,僧王爺還要繼續追打臉都已經被抽腫了的曹毓英,被百官死死拉住後,僧王爺又紅着眼睛咆哮道:“東太后!西太后!不能把中原讓給吳超越那個逆賊,寧可死都不能讓!中原是我們大清的,永遠都是我們大清的!放棄大清正統搞滿州國,是把中原讓給吳超越那個逆賊!奴才絕不答應!奴才寧死也絕不答應!”

    知道僧王爺頑固不化的狗熊脾氣,慈安和慈禧都沒敢吭聲,首倡此舉的鬼子六更是連大氣都不敢喘,還好,有金鑾殿上的其他文武百官苦苦相勸,大學士李鴻藻還拉着僧王爺說道:“僧王爺,請冷靜,冷靜,這只是一個提議,兩位聖母皇太后都沒這個意思,朝廷裏的許多大清忠臣也都極力反對這件事,甚至就連吳超越那個亂臣賊子,也公開表示絕不會裂土稱王,發誓絕不會稱帝自立。”

    “少在本王面前提起那個逆賊,聽到他的名字本王就噁心!”僧王爺粗暴的推開李鴻藻,怒道:“那個逆賊不想稱帝自立?這話騙三歲小孩還差不多!”

    “僧王爺,千真萬確是這樣。”仁壽給李鴻藻幫腔,說道:“吳超越那個逆賊雖然可恨,也野心勃勃悖逆犯上,有不臣之心,可是他真的沒有稱帝的打算,至今還在遙尊我們皇上爲中華正統,打的也依然還是大清旗號,以大清臣子自居。這次本王和蘭蓀去湖北吳超越那個逆賊見面,他還親口對我們說,大清的疆土江山,絕不容許分裂。”

    “睿親王,你就少幫那個亂臣賊子說話了。”僧王爺沒好氣的說道:“他到現在不肯稱帝,還不是因爲蒙古和東北還在我們大清朝廷治下,他稱帝名不正言不順?”

    “僧王爺,就算是這樣,可吳超越那個逆賊的心思和你一樣啊,都是非四海一家不爲正統,既然這樣,你還有什麼可擔心的?”仁壽又勸道:“只要吳超越逆賊一天不稱帝,一天奉我們大清爲正統,中原的土地就一天還是我們大清的土地,我們只要有機會,就馬上可以名正言順的拿回來。既然就連吳超越那樣亂臣賊子都不想分裂我們大清,你還擔心其他的大清忠臣會做出這樣的事?”

    仁壽的話多少讓僧王爺恢復了一些冷靜,也讓僧王爺忍不住又遙指着躲到遠處的曹毓英大罵,“姓曹的,在大清一統的大是大非問題上,你比吳超越那個逆賊都不如!”

    曹毓英捂着臉不敢吭聲,慈禧也這才乘機開口,一再聲稱滿清朝廷絕不會放棄中華正統,承諾絕不會搞滿州國分裂中國疆土,好說歹說,這才總算是讓僧王爺暫時冷靜下來。然而被迫做出這個承諾的之後,慈禧又悄悄的和慈安、鬼子六交換了一個眼色,全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焦慮與擔憂,知道要想裂土建國,光是內部的反對聲音都難以壓制。

    即便如此,僧王爺依然不肯罷休,又逼着慈安和慈禧給鬼子六和曹毓英等分裂派降罪,慈安和慈禧無奈,也只好給了鬼子六和曹毓英等人降職罰俸的處分,好不容易纔讓僧王爺安靜下來。然而事還沒完,事情僅過去一天,打聽到消息的沙俄公使熱梅尼竟然主動登門拜訪僧王爺,試圖象勸說鬼子六一樣勸說僧王爺接受滿州國,爭取讓手握兵權又在蒙古有着巨大影響力的僧王爺改變初衷,轉爲支持分裂中國。

    很可惜,雖說剛開始因爲不知道熱梅尼的真正來歷,爲了從俄國人手裏盡多的搞到武器武裝自己的察哈爾騎兵,極度排外的僧王爺破天荒的對外國公使笑臉相迎,可是當熱梅尼說明白來意之後,僧王爺卻又馬上變了臉色,拍着桌子吼道:“免談!本王生是大清的人,死是大清的鬼!絕不會當什麼滿州國的臣子,更不容許分裂大清江山!”

    聽說過僧王爺的狗熊脾氣,即便是熱梅尼也不敢一味硬頂,只是笑嘻嘻的說道:“僧王爺,如果你不喜歡滿州國這個名字,那也可以繼續沿用大清的國號啊?只要你們大清發表公告,劃分疆土定立國都,宣佈成立新的政權,我們大沙皇俄國就馬上可以……。”

    “那還不是分裂我們大清?!”僧王爺咆哮着打斷熱梅尼,再次拍桌子吼道:“我大清和吳超越逆賊誓不兩立!他的湖北小朝廷,我們大清絕不承認,所有的中國土地都是我們大清的!天無二日,民無二主,大清的土地上,絕不允許出現第二個皇帝!”

    碰上僧王爺這樣的楞人,熱梅尼就是有再多的花言巧語也起不了作用了,無奈之下,熱梅尼只好是威脅道:“僧王爺,你如果繼續這麼頑固下去,那麼到了吳超越出兵東北和蒙古的時候,我們大俄羅斯帝國想要幫助你們,可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吳超越那個逆賊如果敢來,本王就和他血戰到底!”僧王爺最不怕的就是被列強威脅,咆哮道:“至於你們,願幫就幫,不願幫就算!當年我們大清八旗和蒙古八旗入關,平定萬里河山,也沒需要什麼外人幫忙!”

    碰了一鼻子灰,熱梅尼只能是氣呼呼的走了,臨走的時候,熱梅尼還拋下了這麼一句話,“僧,你會後悔!等吳超越拿下了蒙古和東北以後,你就等着他當中國皇帝,滅掉你們的大清朝廷吧!”

    “那也比分裂我們大清強!”僧王爺說了一句氣話,道:“吳超越好歹還是我們大清的人,他當上皇帝,也總比被你們洋鬼子分裂我們大清強!”

    只是一句氣話,可僧王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句氣話卻很快給他招來了滔天大禍。幾天之後,正當僧王爺準備返回熱河繼續統兵的時候,鬼子六的死黨御史董元醇突然上表,把他這句氣話直接捅到了金鑾殿上,並以此彈劾僧王爺妖言惑衆,動搖人心,請求慈安和慈禧下旨查辦。慈安和慈禧也立即召見僧王爺,要求僧王爺對這件事做出解釋。

    確實嘴賤說過這句氣話,又見董元醇在摺子上說這句話直接來自沙俄公使館的翻譯告密,無法抵賴的僧王爺也只好乖乖的低頭認罪,慈安和慈禧則聯手把僧王爺訓斥了一頓,要僧王爺回去等候發落,準備過幾天再正式處罰出言不祥的僧王爺。僧王爺無奈,只好改變行程,繼續留在瀋陽等着處理。

    僧王爺很快就隱約猜到了慈安和慈禧沒有急着發落自己的原因,在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裏,鬼子六的五哥惇王爺和七弟醇王爺先後打着探望慰問的旗號登門,都是拐彎抹角的勸說僧王爺不要一味的頑固不化,想方設法的列舉分裂建國的各種好處,還說什麼先分裂騙得洋人支持,然後再想辦法收復失土,重建大清,極力慫恿僧王爺改弦易轍,主動上表請求建立滿州國。

    在政壇上廝混了這麼多年,僧王爺當然懷疑這些是出自慈安、慈禧和鬼子六的建議,也一度有些動搖,想要順從主子的意思換取榮華富貴和免罪脫身,然而每當想到放棄大清正統後的天下恥笑,還有明白沙俄極力分裂中國是不懷好意,僧王爺卻又咬緊了牙,慷慨表示寧可獲罪也絕不低頭!

    順便交代一下,提醒防範俄國人乘機吞併東北和蒙古的書信,吳超越也給僧王爺寫了一封,因爲書信中還有勸說僧王爺投降的言語,僧王爺雖然在第一時間把書信送到了瀋陽表明忠心,然而吳超越的話卻深深的銘刻到了僧王爺心頭,讓極度排外的僧王爺始終對沙俄保持戒心。所以即便不懂現在的國際規則,可光憑沙俄公使熱梅尼在滿蒙獨立這件事中上躥下跳拼命煽風點火這點,僧王爺也知道沙俄方面是肯定不懷好意,真正目的就是爲了乘機吞併東北和蒙古!

    言歸正傳,絲毫不肯讓步的與分裂派僵持了一段時間後,一天下午,慈安和慈禧突然下詔宣召僧王爺立即入宮覲見。因爲事發突然,僧王爺還道是慈安、慈禧和鬼子六等分裂派準備與自己攤牌,這次進宮怕是凶多吉少,但是對滿清朝廷忠貞不二的僧王爺仍然還是毫不猶豫的接過了詔書,昂着腦袋隨宣旨太監進了宮,還早早就做好了和分裂派以死抗爭的心理準備。

    事實證明僧王爺這次是誤會了慈安、慈禧和鬼子六,雖說這幾個分裂派頭頭都在宮裏等着和僧王爺見面,可是見面之後,慈安卻急匆匆的說道:“僧愛卿,不好了,吳超越那個逆賊出兵向我們來了!”

    “吳超越逆賊出兵了?”僧王爺一楞,驚訝說道:“怎麼可能?現在是秋季,這個季節出兵對吳超越逆賊不利啊?他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出兵東北?”

    “賊軍真的來了。”慈安說道:“那個逆賊聽說朝廷裏有人上書,建議我們大清朝廷在關外建立滿州國,就打着反對分裂大清和誅殺朝中奸臣的旗號出了兵,京城的吳逆賊軍江忠濟部,已經直接打進了我們大清的永平府。”

    “反對分裂大清?”僧王爺又是一楞,然後忍不住冒出了一句話,說道:“所以奴才堅決反對分裂大清,只是有人不聽,非要把吳超越逆賊逼得馬上出兵問罪。”

    僧王爺語氣裏的幸災樂禍誰都聽得出來,但慈安和慈禧全都裝成沒有聽出來,慈安只是繼續說道:“僧愛卿,現在朝廷裏軍務方面最靠得住的人就是你了,這事你看該怎麼辦?”

    “只有是憑城死守一個辦法。”僧王爺想都不想就答道:“讓載齡和王佔魁堅守山海關,也給永平府那邊去道命令,讓知府延福和總兵官金太文全力堅守永平府,以堅城深壕抵禦賊兵進攻,把時間拖到冬季,這樣戰場的情況就肯定會變得對我們有利了。”

    “但一味堅守也不是辦法。”慈安又說道:“載齡雖是宗室,但他沒有戰場經驗,而且山海關和永平那邊的兵力有些單薄,需要補充。僧愛卿,哀家和西太后,想讓你從熱河抽調一些察哈爾騎兵,由你親自率領,到山海關去幫忙與吳賊作戰,你的意思如何?”

    “讓奴才現在就去增援山海關?”僧王爺有些驚訝,說道:“兩位太后,非是奴才推託畏戰,是山海關那一帶的地形不夠開闊,不利於奴才的騎兵作戰啊?”

    “僧王爺,本王雖然不是很懂打仗,但也知道糧道的重要性。”鬼子六開口,十分誠懇的說道:“山海關那一帶的地形是不夠開闊,但永平府那一帶都是平原,王爺你帶着察哈爾鐵騎去那一帶作戰,正好可以不斷襲擾吳賊糧道,爲我們的正面戰場分擔壓力啊。”

    僧王爺抿了抿嘴不敢吭聲,因爲僧王爺很清楚吳軍出兵山海關,絕對不會不考慮到蒙古騎兵對糧道的威脅,不是走安全的海路運糧,就肯定是帶得有騎兵參戰,自己帶着騎兵去和吳軍騎兵硬碰硬,說不定就是給吳軍騎兵用左輪槍乘機幹掉自己騎兵的機會。——和吳軍將士打了那麼多年的交道,無數血的教訓已經讓僧王爺明白了現代戰爭已經和以前上馬提刀砍人完全不同,用自己新組建的察哈爾騎兵和裝備精良又實戰經驗豐富的吳軍騎兵正面硬碰硬,是拿蒙古獨婚子的性命開玩笑。

    “僧愛卿,國難將至,難道你就不肯爲朝廷分憂嗎?”慈禧的聲音有些哽咽,說道:“大清朝廷裏,可就只剩下你一位沙場老將了,你如果不敢去,朝廷裏還有那位愛卿敢帶着軍隊去增援山海關?”

    被慈禧哭得有些心軟,又的確有些擔心從沒上過戰場的載齡不是吳軍對手,僧王爺咬了咬牙,還是點了點頭,抱拳說道:“奴才遵旨,奴才這就馬上回熱河,帶着察哈爾騎兵南下增援山海關。”

    “既如此,那就有勞僧愛卿了。”

    慈安大喜,趕緊把差使交託給僧王爺,好言安慰的同時,慈安又悄悄和慈禧、鬼子六交換了幾個眼色,期間慈安和慈禧的目光中都有異樣的光芒閃爍,鬼子六的嘴角邊,則出現了些微神祕的獰笑。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不朽神途農女有田:娘子,很彪悍英雄聯盟之從小兵開始凌天戰尊超級黑卡
    鄉野誘惑無敵葯尊激情燃燒的歲月驚世毒妃:輕狂大小姐三國之最強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