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六百四十一章 謝罪之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六百四十一章 謝罪之禮字體大小: A+
     

    冰雪消融,春暖花開,風和日麗的日子裏,原本就十分繁華熱鬧的武漢漢陽門碼頭更是熱鬧非凡,東來西往的民船商船把碼頭擁擠得水泄不通,岸上人羣也是密密麻麻,拉縴的喊着勞動號子,做小買賣的大聲吆喝招攬顧客,搬運貨物的工人忙上忙下,不斷把船板跳板踩得吱吱作響,還有趕車的、賣茶的、算命的和賣吃食的,種種不一而足,熱鬧繁華遠超戰亂之前。

    可也有人對這樣的景象嗤之以鼻,一條正在排隊等着進港的客船甲板上,一個七八歲大的乾瘦男孩就十分不屑漢陽門碼頭的繁華富庶,還用字正腔圓的官話,衝一個身材高挑的美貌少婦說道:“娘,這個碼頭好小,還又小又擠,要換成上海的碼頭,我們早就可以上岸了,爹怎麼會住在這種地方?”

    “這得去問你爹。”美少婦慈愛的拍拍兒子腦袋,說道:“快了,就快輪到我們上岸了。”

    “小孩子年紀不大,口氣倒大。”旁邊一條船上突然傳來聲音,用同樣嫺熟官話笑道:“還去過上海,小小年紀就走南闖北,真看不出來。告訴叔叔,你叫什麼名字?今年多大了?”

    美貌少婦與乾瘦男孩一起扭頭看去,卻見說話的是一個三十來歲的成年男子,穿着打扮甚是奢華,五官也還算端正,可笑容卻帶着淫褻的味道,眼睛還不斷在美貌少婦的高聳胸脯和修長雙腿上打轉。美貌少婦見了心裏有氣,先是制止住兒子與他說話,然後板着臉說道:“這位先生,我們素不相識,請你放莊重點。”

    “這不就認識了嗎?”那華服男子顯然是個花叢老手,馬上就打蛇隨杆上,笑着問道:“這位夫人,怎麼稱呼?來武昌城做什麼?聽你剛纔的口氣,好象你的相公就是這武昌城裏,是幹什麼的?”

    美貌少婦板着臉不說話,那華服男子卻是喋喋不休,又笑道:“這位夫人,我可是一片好意,知道我是什麼人嗎?或許我一句話,就可以讓你的相公升官或者發財噢?”

    “你是什麼人?”美貌少婦終於來了一點興趣,很是好奇的反問道。

    那華服男子笑笑,向侍侯在旁的隨從努努嘴,隨從會意,馬上咳嗽了兩聲清清嗓子,然後擡起胸膛大聲說道:“聽好了,這位公子,就是閩浙總督耆齡耆制臺的大公子,祿葛祿公子,滿州正黃旗,伊爾根覺羅氏!”

    被那位華服男子祿葛料中,聽到他隨從的話,那容貌秀麗動人的少婦果然張大了櫻桃小口,無比震驚的說道:“閩浙總督?你是閩浙總督的大公子?!”

    “怎麼樣?夫人,現在相信我沒騙你了吧?”祿葛邪邪笑道:“我隨便一句話,就可以讓你的相公升官發財。”

    “可你怎麼敢來這裏?”美貌少婦答非所問,脫口問道:“你是亂黨閩浙總督的大公子,怎麼敢來討逆軍的地盤?還是直接來武昌?”

    “咦,這小美人還挺懂的嘛?”

    祿葛也有些詫異,可是考慮到這個美貌少婦很可能是吳軍官員的家眷,還有她乘座的船隻也頗爲華麗,來歷肯定不一般,祿葛還是沒有覺得太過奇怪,只是微笑說道:“這位夫人好見識,不錯,按理來說我是不應該來這裏,可是沒辦法,我父親收集了各種證據之後,終於發現我們大清鎮南王吳王爺的討逆檄文毫無虛言,京城亂黨確實罪不容誅,毅然決定懸崖勒馬,棄暗投明,所以纔派我做代表來武昌拜見鎮南王,商討率領閩浙兩省加入鎮南王麾下的大事。”

    祿葛雖然說得冠冕堂皇,可是那美貌少婦卻差點沒笑出聲音,心道:“懸崖勒馬?棄暗投明?率領閩浙兩省加入鎮南王麾下?如果不是曹炎忠的前鋒都已經打進福建了,你們能想起懸崖勒馬,棄暗投明?”

    不屑歸不屑,考慮到閩浙總督這樣的封疆大吏主動請降畢竟是一件好事,同時還把寶貝兒子送來做人質也是誠意十足,美貌少婦還是沒有流露出來,只是點了點頭,說道:“原來是這樣,耆制臺迷途知返,確實難得。”

    “口氣不小。”祿葛心中有些不悅,也益發堅定了要征服這個美貌少婦的念頭,又微笑說道:“這位夫人,現在我已經回答你的問題了,你也該回答我的問題了吧?你的相公,仕途是否如意?要不要我替他在鎮南王面前美言幾句?鎮南王事務繁忙,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隨隨便便見到的。”

    說到這,祿葛還又挺了挺胸膛,十分自豪的說道:“但是本公子不同,一會鎮南王一定會親自接見我。”

    “不必了。”

    美貌少婦不想和祿葛糾纏,輕描淡寫的拒絕了一句,然後拉上了兒子就進了船艙,留下祿葛在自己座船甲板上發楞,全沒想到會被拒絕得這麼幹脆。旁邊的隨從則湊了上來,低聲說道:“大公子,收斂點吧,這裏不是福州,我們又是來談判請降的,不能再想在福州一樣,由着你的性子胡來了。”

    “放屁!爺我要定這個小美人了!”祿葛有些來火,惡狠狠的向隨從吩咐道:“去見帶我們來武昌的討逆軍丘大人,叫他替我打聽這個小美人的來歷身份,她男人是幹什麼的!我就不信了,給她男的升官發財,也換不來這個小美人的一個晚上!”

    隨從無奈,也只好按照要求去見護送祿葛來武昌的吳軍官員,請求吳軍官員幫忙打聽鄰船美女的來歷身份,祿葛則戀戀不捨的又看了看那美貌少婦所在的船艙,心癢異常,無比惋惜這裏不是福州,沒辦法直接派人把那美貌少婦搶走。

    也是湊巧,那美貌少婦和祿葛的座船竟然是同時被縴夫拉進碼頭,還幾乎是同時登上碼頭,雖說祿葛馬上發現那美貌少婦也帶有許多孔武有力的隨從,卻依然不肯罷休,又衝着那美貌少婦色眯眯的打量了幾眼,還無比輕薄的吹了一聲口哨。結果那美貌少婦的隨從見了馬上大怒,挽起袖子就想動手,美貌少婦卻攔住了他們,說道:“別惹事,他的身份特殊。”

    誤解了美貌少婦的話中含義,祿葛頓時大喜過望,還道那美貌少婦是在懼怕他的特殊身份,目光也頓時變得更加肆無忌憚。那少婦則強忍怒氣,拉上兒子大步就往岸上走,祿葛淫笑,趕緊又請隨行的吳軍官員派人跟蹤那美貌少婦不提。

    或許祿葛與那美貌少婦還真是有些緣分,當他乘車一路趕到吳超越的鎮南王府門前時,除了看到一眼望不到頭的轎子馬車外,又正好看到那美貌少婦也在走下馬車,祿葛一時沒控制住,脫口就笑道:“這位夫人,我們太有緣了,又見面了。”

    聽到這輕蔑的話語,美貌少婦脾氣再好也有些忍不住了,頓時拉下了臉,她的乾瘦兒子也是大怒,跳出來攥起了小拳頭,憤怒說道:“不許欺負我娘,否則我揍你!”

    祿葛大笑,正想再說輕薄話佔幾句便宜時,不料鎮南王府的臺階上卻有人大喝道:“大膽,什麼人敢在鎮南王府前喧鬧?”

    自古就是閻王好過,小鬼難纏,雖說護送祿葛的吳軍官員已經是一個正六品,可是在和吳超越門前的一個普通門子說話時,照樣得點頭哈腰,滿臉堆笑,可惜那門子卻依然是鼻孔朝天,那怕是知道了祿葛的來歷身份也不肯馬上通傳,只是大模大樣的吩咐道:“侯着吧,一會等鎮南王見完了客人,再給你們通報。”

    護送官員趕緊點頭哈腰的答應,祿葛卻是心中有氣,有些憤怒的說道:“鎮南王府就是這麼對待主動來請降的使者?我們閩浙總督府好心好意的主動來請求談判投降,你們鎮南王府就這麼對我們?”

    鎮南王府的門子笑笑,說道:“祿公子,按道理來說,我們是不應該慢待你,可你實在是來晚了一步,你可能不知道,就在剛纔,兩廣總督勞崇光勞制臺的大公子,來了這裏遞牌子求見,我們鎮南王親自出門迎接,把他請進去了。所以按照先來後到的順序,你必須得等着。”

    “兩廣總督勞崇光的大公子?!”祿葛的臉色頓時有些白了,脫口問道:“勞崇光的大公子,來這裏做什麼?”

    “還能做什麼?當然是和祿公子你一樣的目的。”那門子得意的笑,又說道:“要不,祿公子你如果一定要急着進去的話,小的也有個辦法,小的替你去給閻大人通傳,請閻大人出來接見你,只是這禮儀嘛,肯定就不夠隆重了。”

    祿葛臉色更是大變,萬沒想到兩廣總督勞崇光能夠見風使舵到這個地步,沒等吳軍打進兩廣就派兒子來請求投降,同時祿葛也萬分猶豫,既不願在這裏長時間等候,又不想只是讓閻敬銘這個級別的吳軍官員出面接見自己,丟了自己閩浙總督老爸的威風。

    結果就在這個時候,之前那個美貌少婦突然走了上來,隨口向門子說道:“有勞,進去對吳超越說一聲,就說他忙可以不必親自出來,另外派個人來迎接我們就行了。”

    “大膽!敢直接叫我們鎮南王王爺的名諱?還敢用這樣的口氣命令我們鎮南王爺?”

    吳府門子頓時勃然大怒了,祿葛也無比傻眼看向那美貌少婦,心裏還有些懷疑這個女人是不是腦袋有毛病,敢在鎮南王府門前這麼放肆。而那美貌少婦卻是毫無懼色,還微微一笑,說道:“他是我相公,我是你們鎮南王的側王妃,爲什麼不能直接叫他的名字?”

    吳府門子和祿葛一起張大嘴巴,然後那門子又馬上回過神來,咆哮道:“大膽刁婦,我們鎮南王的王妃全都在王府裏,你竟然還敢冒充?”

    “他的幾個王妃是都在這裏面,可我是他在上海那個王妃。”那美貌少婦輕輕一笑,又一指自己的兒子,道:“還有,他就是你們的鎮南王世子,吳念越。”

    吳府門子再次傻眼了,無比艱難的低頭卻看那美貌少婦身邊的乾瘦男孩模樣,只看得一眼,發現那乾瘦男孩與某人長得完全是一模一樣,那門子馬上就撲通一聲雙膝跪下,砰砰砰的連連磕頭,連聲說道:“小的許八,見過王妃,見過鎮南王世子,王妃金安,世子爺金安,王妃千歲,世子爺千歲千歲千千歲。”

    沒等曾經連吳曉屏都呵斥過吳府門子許八磕完頭,旁邊的吳府衛士早就已經跪滿了一地,正在門房裏等候召見的吳軍文武聽到消息,也是連滾帶爬的衝出來,爭先恐後的向周秀英和吳念越雙膝跪下,七嘴八舌的自報身份大聲請安,拼命爭取讓吳念越對自己留下印象——原因嘛,當然是距離一統江山只差最後一步的鎮南王吳超越,到目前爲止只有吳念越這麼一個兒子。

    在場的人只有一個人沒跪下,就是祿葛祿大公子,但原因並不是祿大公子不想跪,而是祿大公子已經站不起來了——直接癱在了周秀英和吳念越的面前,口中嗬嗬着半天發不出一點象樣的聲音,看向周秀英的目光中也不沒有了半點的淫褻,還盡是恐懼與乞求,可憐與無助。

    知道祿葛想說什麼,周秀英主動開口,說道:“放心,我不會放在心上的,你是代表你的父親主動來請求投降,等於就是直接挽救千千萬萬條人命,就憑這一點,我就不會和你計較。”

    聽到這話,祿葛終於恢復了一些力氣和精神,趕緊爬了跪下,向周秀英和吳念越磕頭說道:“多謝王妃不殺之恩,多謝鎮南王世子不殺之恩,請王妃和世子放心,罪人一定會把今天的事向家父如實相告,讓他知道王妃的寬宏大度,請他立即帶着閩浙兩省和臺灣島的軍民士紳向鎮南王大軍投降,以謝罪人今日之罪。”



    上一頁 ←    → 下一頁

    屠神之路無敵升級系統狂神進化快穿炮灰女配這裡有妖氣
    瘋狂升級系統我們是兄弟少年歌行穿越農女之楊柳兒腹黑總裁心尖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