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六百三十七章 疲兵戰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六百三十七章 疲兵戰術?字體大小: A+
     

    吳軍偏師這塊大板子高高舉起,怎麼看都象是準備要打長清,可是突然落下時,板子卻打到了濟南的屁股上!

    莫名其妙的捱了這一板後,最悲憤也最後悔的其實並不是極力主張補強長清守軍的清軍名將傅振邦,而是剛到山東上任還不到一個月的——巡撫寶鋆!以至於在收到了這一消息後,寶鋆氣得直接當場口中就噴出了白沫,捶胸頓足的懊惱大吼……

    “蒼天啊!大地啊!老夫是被豬油蒙了心啊,該聽維屏的時候聽了仲華,該聽仲華的時候,我怎麼又信了維屏?兩次賭對錯,老夫怎麼就全都賭錯了?!老天啊,你讓我那怕賭對一次,濟南的局面也至於到這一步啊!”

    也多虧了有心腹榮祿極力勸慰,還有山東布政使文謙和山東團練大臣杜喬羽(兩個字合在一起,讀qiáo)等山東文武幫忙勸說,後悔得腸子發綠的寶鋆纔沒有當場氣暈過去。而好不容易冷靜下來後,寶鋆當然是趕緊向衆人問道:“各位大人,吳賊奸詐,用計調開了傅提臺的麾下強兵,現在濟南城裏只有七千大清軍隊守衛,城外團練也只有四千多人可以動用,接下來該如何禦敵,各位大人可有什麼高招?”

    “只能是憑城堅守了。”團練大臣杜喬羽最先回答,又無比懊惱的說道:“只可惜前年駱撫臺拒絕了下官的提議,沒答應在濟南城外修築一道外城,補強防禦。不然的話,我們現在就有兩道城牆可守,繁華富庶的城下町也不至於直接暴露在吳賊刀下。”

    (PS:歷史上濟南外城圩子牆是在咸豐十年才由杜喬羽提議修築,因何時完工已不可考,故本書設定濟南外城不存在。但濟南外城是否存在並不影響情節,詳見下文。)

    “漢升兄,行了吧。”駱秉章留給寶鋆的幕僚長劉蓉開口,十分不滿的說道:“你提議修築那道外城,城牆只有四尺厚,僅容兩三人錯身而行,就算修築出來,又怎麼可能擋得住吳逆賊軍的洋槍洋炮?相反的,我們還得浪費大量兵力守衛你那道外城,給吳賊在外城大量殺傷我們大清將士的機會。”

    “起碼可以多擋住吳賊一段時間,怎麼都比讓主城直接受敵強。”杜喬羽馬上反擊——當初爲了修這道外城城牆,杜喬羽可就是和駱秉章的心腹劉蓉吵過架的。

    “行了,別爭了。”寶鋆痛苦的呻吟,恨恨說道:“如果有後悔藥可以吃的話,老夫當初就應該聽維屏的,把兵力集中在崮山驛抵擋吳賊,後來又該聽仲華,別管長清的死活,集中兵力守濟南。”

    杜喬羽和劉蓉終於閉上嘴巴,榮祿也這才說道:“撫臺大人,下官認爲應該立即疏散百姓,讓城外百姓趕緊帶着糧食細軟離開城外街道,不給吳賊劫糧自給的機會。”

    “對對,是應該這麼辦。”寶鋆趕緊點頭,又趕緊派歷城知縣朱鎔下去操辦此事,接着又向榮祿問道:“仲華,那接下來呢?”

    “調整城外團練的駐防,把團練一分爲二,把青壯多的一半團練收回城中參與守城,另一半叫他們去青龍山駐守。”

    旗人新星榮祿也的確有兩把刷子,馬上就拿定了運用地方團練的策略,然後又解釋道:“把一半的團練安置到青龍山,可以起到幾個作用,一是引誘吳賊分兵攻打,拔掉我們在城外這個釘子,青龍山那邊山高林密,地勢險峻,易守難攻,吳賊絕不可能輕易拿下,他們如果去打青龍山,青龍山那邊的團練就可以給我們爭取到應變時間。”

    “如果吳賊不去理會青龍山,那我們的青龍山團練就可以起到另外兩個作用,一是在吳賊攻城時牽制賊軍側翼,讓吳賊不敢全力攻城,二是在必要時出擊接應傅振邦將軍的軍隊,掩護傅提臺的麾下精銳返回濟南增援。”

    “對對對,是應該在青龍山留下一支軍隊牽制吳賊,方便接應維屏回援濟南。漢升,你是團練大臣,這事就交給你去辦。”寶鋆再次連連點頭,想都不想就採納了榮祿的提議,接着又趕緊問道:“仲華,那再接下來呢?”

    “再接下來當然是全力準備守城了。”榮祿苦笑回答,又安慰道:“撫臺大人,不用急,濟南是千年名城,城高壕深,守城工事完善,糧草也十分的豐足,可以和吳賊長期抗衡,只要我們萬衆一心,齊力守城,長時間守住濟南絕對沒有多少問題。”

    寶鋆又一次點頭,神情卻並不是十分的自信。還好,劉蓉及時站了出來,向寶鋆拱手說道:“撫臺大人請放心,學生雖然從來沒有上過戰場殺敵,卻先隨曾國藩,後隨駱儒齋,經歷過無數陣仗,對於行軍佈陣、區劃防具和守城禦敵都十分熟悉。只要撫臺大人信得過學生,讓學生幫着調派兵力,安排具體的防禦詳細,那麼學生就敢保證,濟南城在大人你的手中就一定會變得固若金湯,讓吳逆賊軍無機可乘。”

    “那太好了。”寶鋆大喜,說道:“不過孟容先生你的話也有些過分,本官什麼時候信不過你了?本官如果信不過你,怎麼會讓你繼續統領撫臺衙門的幕府?就這麼辦,從現在開始,孟容先生你只要是覺得對的應該的,可以先斬後奏,先安排實行了再告訴老夫。”

    劉蓉趕緊道謝,心裏卻哼道:“信得過我?如果信得過我的話,守崮山驛的事,還有是不是應該分兵補強長清的事,你就問一下我的意見!”

    腹誹歸腹誹,但因爲拿着寶鋆俸祿銀子的緣故,還有極度不喜歡吳超越性格爲人的原因,真正意義上的湘軍老人劉蓉還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幫着榮祿一起給寶鋆出謀劃策,操辦各項具體防務,佈置守城兵力和安排預備隊,調運各種各樣的守城物資上城備戰,趕造簡單實用的守城器械,出榜安民鼓勵百姓參與守城,用自己的豐富軍事經驗幫助初上戰場的寶鋆和榮祿少走了無數彎路,也很快就把濟南城防佈置得井井有條,毫無遺漏。

    除此之外,和駱秉章一起收集研究過吳軍戰術習慣的劉蓉還因地制宜,早早就建議寶鋆派遣士兵用沙包土石堵死了最容易受敵的東門齊川門和南門歷山門,不給吳軍直接炸開城門進城的機會,又在北門會波門和西門濼源門內部準備了足夠的沙包,隨時可以徹底堵塞城門。同時爲了謹慎起見,劉蓉還又建議寶鋆派人在西北兩門的甕城之中埋設地雷,以此防範吳軍突破甕城外門,直接威脅到內門安全,給清軍士兵堵塞內門甬道爭取足夠時間。

    吳軍的攻城戰術只有一個讓劉蓉比較頭疼,就是直接在城牆上鑿洞埋藥引爆,因爲此前從來沒有親眼見過和親身體會過這種戰術的緣故,劉蓉是打破腦袋就想不明白吳軍怎麼能在短時間內在堅硬的城牆上,挖出大小足夠的爆洞,埋進動輒數百斤上千斤的火藥直接炸塌城牆?所以對此毫無經驗的劉蓉自然也就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和手段,有力的防範和剋制吳軍的這一戰術。

    還好,劉蓉還有個得力的幫手叫榮祿,在和榮祿討論到這件事時,榮祿沒盤算多久就說道:“對於吳賊這一手,我們只能是用火攻,讓城上的人加強防範,發現吳賊在城下挖牆,我們就馬上扔潑過火油的柴草和火藥燒,好在我們的火藥十分充足,濟南城裏又全都是老房子,實在不行我們還可以挖屋基老牆磚熬硝,硝粉直接裝進槍管裏是打不遠,可是用來引火也足夠了。”

    盤算了一下發現也只有這個辦法,劉蓉便點了點頭,說道:“也只能是這樣了,好在濟南城牆我們今年才修補過,吳賊想要直接挖出一個可以炸倒城牆的大洞,也不是那麼容易。”

    忙碌準備間,吳軍偏師的前隊和主力也已經先後趕到了濟南城下,結果讓老軍務劉蓉十分詫異的是,吳軍放着地勢開闊又民房百姓衆多的濟南南郊不去搭理,竟然把營地選擇在了濟南的西門濼源門外,還是在濼源門西北面的五龍潭和趵突泉之間立營,並立即在那個位置的城牆近處加固地面,修築防炮工事,象是要在那個位置建立火炮陣地,直接轟擊濟南城。

    “吳賊怎麼選擇在趵突泉和五龍潭之間立營?還在那裏修築擋炮土牆?他們打算從那個位置直接發起攻城?”第一次上陣的榮祿也看出不對,驚訝說道:“可那裏地勢不夠開闊,難以展開兵力啊?還有,那裏的護城河比較寬,又有五龍潭和趵突泉攔路,吳逆賊軍的進兵路線寬度不夠,只會讓他們攻城時束手縛腳啊?”

    “難道說,吳賊又想玩聲東擊西?佯攻濼源門北岸,吸引我們的注意力,乘機又偷襲我們的城門?”

    驚詫之下,榮祿和劉蓉還一度都生出這樣的懷疑,不過爲了謹慎起見,榮祿和劉蓉還是馬上就建議寶鋆補強那裏的防禦,除了補強守軍兵力之外,又匆匆給那個城段增設了十門遠程重炮,架在城上正對吳軍大營,時刻防範吳軍出兵來攻。

    …………

    看看吳軍這邊的反應,雖然是在城下遠處,然而清軍搬運大炮上城,部署到自軍準備發起進攻的牆段,這麼大的動靜仍然還是無法瞞過吳軍斥候的眼睛。然而消息報告到了正在與何慶涵制定攻城戰術的吳軍偏師主將胡懷昭面前後,戰場老麻雀胡懷昭卻是不懼反喜,還哈哈大笑道:“搬運大炮上城?搬運大炮上城?寶鋆老兒,你真的嫌幫我的忙還不夠多,還要再給我幫一個大忙啊!”

    大笑之後,胡懷昭當場決定收下濟南清軍拱手送來的這份厚禮,馬上派人傳來了兩個新兵營的營官,讓他們各自率領幾乎全部由新降士卒組成的本部營隊立即着手準備夜戰和一些必須之物,只等天色全黑後就輪流依計行事。

    冬季晝段,還沒等吳軍的營地防禦工事建立完畢,濟南一帶的天色就已經全黑,覺得吳軍遠來疲憊,不可能連夜發起攻城,濟南城裏沒有當值的清軍將士也安心的逐漸進入了夢鄉。然而到了二更將至時,濼源門北城段的清軍卻突然聽到遠處傳來了密集槍聲,還有銅鑼聲和吶喊聲,值守這段城牆的清軍副將衲蘇肯趕緊一躍而起,舉起望遠鏡細看,卻見遠處的曠野中火把寥寥,隱隱可以看到許多人影,衲蘇肯也沒敢猶豫,馬上就吼道:“賊軍來了,鳴鑼報警,火炮準備!”

    報警銅鑼敲響之後,這個城段的清軍立即進入了戒備狀態,十門遠程大炮和射程不遠的劈山炮也紛紛裝藥填彈,安裝引信,之前曾經有火把晃動的那個方向則很快再次出現火把,再次讓清軍看到了吳軍士兵的密集人影。衲蘇肯也不遲疑,又大吼道:“瞄準吳賊隊列,開炮!”

    轟隆!轟隆!十門能夠打到那個位置的清軍重炮先後開火,轟出十發炮彈猛轟吳軍人影位置所在,那個位置也馬上就傳來了炮彈落地的彈跳聲音。但是很可惜,吳軍的幾支火把卻先後的迅速消失,讓衲蘇肯等清軍將士無法看清楚炮擊效果,

    曾經在膠東魯南一帶與太平軍、捻軍多次交手,衲蘇肯的戰場經驗也十分豐富,不敢過於的浪費彈藥,僅僅只是讓炮兵又打出了一輪炮彈就停止射擊,然後繼續等待吳軍做出其他的反應,但是很可惜,足足等了半個小時,吳軍都不再有任何的動靜。相反倒是寶鋆派人來問情況,衲蘇肯如實介紹,接着寶鋆的使者前腳剛走,城下又突然出現了幾盞紅色燈籠快速疾馳,又讓衲蘇肯和城上清軍隱約看到了一些吳軍士兵的人影,衲蘇肯趕緊喝令開炮,十門早早就裝好了彈藥的清軍火炮趕緊一起開火,再次轟擊發現吳軍的位置。

    接下來的一個多小時裏,吳軍的火把燈籠等照明物先後又出現了三次,分別在兩個不同位置暴露了吳軍的陣地所在,清軍每一次都是開炮轟擊,卻始終沒有等到吳軍真正發起進攻。最後,還是在劉蓉和榮祿一起來到這個位置現場瞭解情況後,對這些年戰史十分熟悉的劉蓉才醒悟過來,說道:“會不會是稻草人?長毛當初打江寧的時候,曾經在朝陽門外的獅子山上樹立假人,誘騙大清軍隊開炮,騙得當時的江寧將軍祥厚浪費了無數火藥。”

    “稻草人?”衲蘇肯驚訝說道:“不可能啊?那些吳逆賊兵,出現位置不同啊……。”

    話還沒說完,衲蘇肯就自己賞了自己一個嘴巴,懊惱道:“豬!我是豬!稻草人不會長腳,但吳逆賊兵有腳,把火把燈籠一滅,把輕飄飄的稻草人一搬就可以建立新的假陣地了。”

    “看來吳賊是想玩疲兵戰術啊。”榮祿得出正確結論,說道:“用假陣地騙我們開炮,既可以浪費我們的彈藥,又可以消耗我們守軍的體力和士氣,還可以十假之中突來一真,殺我們一個措手不及。”

    “吳逆賊軍能夠橫掃天下,所向披靡,不是沒有原因啊。”劉蓉感嘆了一句,然後才苦笑說道:“除非我們冒險出城野戰,否則吳賊這個疲兵戰術我們就只能挨着。還好,吳賊的糧草問題是他們的致命傷,我們只要輪換得當,及時讓守城軍隊輪流休息,熬過這一關也不是太難。”

    被劉蓉料中,是夜,兩個營的吳軍新兵輪流上陣,或是用稻草假人,或是以小股上前,或是鼓譟吶喊,敲鑼打鼓,跑到護城河邊上開槍襲擾,想盡各種辦法驚擾城上清軍,不給城上清軍安心休息的機會,還多次逼得清軍開炮轟擊,壓制吳軍佯兵的猖獗勢頭。

    不過也還好,吳軍重點襲擾這個牆段不算太寬,清軍方面又有地利在手,只用半個營睜大了眼睛監視城下就可以防範萬一,剩下半個營照樣可以安心休息。而堅持到了天色微明的時候,同樣疲憊不堪的兩個營吳軍新兵也只能是結束佯攻,乖乖滾回營地睡覺,清軍雖然十分的痛苦煎熬,卻也安然度過了吳軍兵臨城下後的第一夜。

    “狗日的吳賊,缺德短命,等你們攻城的時候,看老子們在城牆上怎麼收拾你們!”

    看到吳軍佯兵灰溜溜撤去的背影,飽受疲憊折磨的清軍將士紛紛破口大罵,無一不把吳軍故意折磨人的缺德戰術痛恨進了骨子裏,可這些清軍將領士卒誰也無法知道,也誰也無法用肉眼看到的是,他們腳下的城牆深處,已經悄悄的發生了一些細微的變化。而造成這一變化的,就是他們特意從城裏辛辛苦苦拉來壓制吳軍進攻的十門俄式重炮……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虐渣指導手冊光腦武尊我全家都是穿來的隱婚神秘影帝︰嬌妻,玩屠神之路
    無敵升級系統狂神進化快穿炮灰女配這裡有妖氣瘋狂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