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六百二十七章 敵料機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六百二十七章 敵料機先字體大小: A+
     

    除了的確有些輕敵託大外,吳軍老將胡懷昭只帶着二十來天的糧草就北上來打泰安城,還有一個關鍵原因是——籌集不到足夠的糧食。

    前文說過,野豬皮九世咸豐五年時,黃河曾經發生過決口改道,其中受災最嚴重的就是山東,不但運河報廢,還引發了一系列的各種自然災害,先是洪災,接着因爲黃河水形成了大面積的河灘與窪地,十分有利於蝗蟲的繁殖,造成蝗災屢起;再接着黃河洪水又嚴重破壞了山東的天然水系和灌溉系統,造成了水系紊亂,河湖淤淺,嚴重削弱了天然河湖的的容泄能力和灌溉能力,老天爺稍微少下點雨就馬上是旱災。

    非旱即澇,蝗蟲又時不時跑出來搗亂,自打明朝時就已經糧食無法自給的山東境內,糧荒有多嚴重自然可以想象。而更糟糕的是,兗州一帶又一直是清軍和太平軍拉鋸爭奪的戰場,太平軍內戰爆發後,楊元清又和吉文元在這裏多次大打出手,戰火塗炭,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吳軍再想在兗州境內搜刮糧草當然是難如登天,再加上兗州城裏也必須留下一批糧草預防萬一,所以吳軍不管怎麼的精打細算和刮地三尺,也只能帶着二十來天的糧草北上來攻取泰安。

    也還好,兗州距離泰安路途並不算太遠,即便以正常速度攜帶重型武器北上也就走過三天時間,同時因爲泰安是山東戰場上僅次於濟南的第二重鎮,清軍在城中囤積了大量的糧草和彈藥,所以吳軍只要能夠搶在糧草用完之前拿下泰安,繳獲清軍的庫存,那吳軍倒也用不着擔心有斷糧的危險,順利的話,說不定還可以靠着清軍留下來的糧食繼續北上,攻打長清和濟南。——這也是促使吳軍老將胡懷昭做出繼續北上決定的關鍵原因之一。

    還是在帶着軍隊北上來到了泰安城下後,親眼看到了清軍在泰安的佈防情況後,胡懷昭才發現自己想得太簡單了,發現吳軍想要拿下泰安,絕不比吳軍當初想要靠正面強攻拿下南京輕鬆多少,甚至還有可能更難。——不過這也毫不奇怪,泰安和濟南共擁泰山天險,吳軍或者太平軍想要北上攻打濟南,或者東進攻取青萊等地,都必須要拿下泰安打開北上道路,或者保護側翼糧道,滿清戰略大師駱秉章自然對泰安無比重視。

    “操他孃的,亂黨是不是瘋了?光是護城壕溝就挖了三道,每一道都是深寬兩丈有羊馬牆保護;又建了四座出城,每座出城都是磚包夯土,高兩丈半寬一丈,還有炮臺和壕溝,這仗怎麼打?別說二十天了,就是給我兩個月時間,我也未必有把握拿得下來啊?”

    叫苦不迭也已經晚了,軍隊已經到了泰安了,直接退兵回去不但讓人恥笑,對軍心士氣的影響也肯定很大,所以胡懷昭也沒有多餘選擇,只能是硬着頭皮在泮水南岸暫時駐步,就地召開軍事會議,討論攻取泰安的具體戰術。

    當然了,吳軍也不能說是完全沒有機會,因爲駱秉章突然病故的緣故,無人調度指揮,駐守濟南的山東清軍主力也就沒能早早就派來援軍助戰,泰安城裏只有三千來人的清軍守衛,助防的山東團練也只有三千出頭,兵力不算特別雄厚,裝備也趕不上駱秉章直屬的山東新軍。而收編了楊元清和楊輔清的兩股降兵之後,胡懷昭帶來泰安戰場的吳軍兵力則已經達到了一萬三千之衆,其中有四千人還是戰鬥力靠得住的吳軍老部隊,另有兩千人是吳軍在南京收編的太平軍降卒,已經通過實戰考驗證明靠得住,兵力和裝備都佔優勢。

    也正因爲擁有這樣的優勢,成家夔和周安宇等將便一致建議正面強攻,先拿下清軍在城外的四座營壘,然後再攻打泰安主城,以吳軍拿手的爆破戰術破城。反倒是投降吳軍沒有幾天時間的楊元清表示反對,說道:“胡將軍,不是末將危言聳聽,泰安的出城只會比你們想象的更難打。聽兗州那邊的老人說,當初石達開帶着幾萬軍隊圍攻泰安的時候,就曾經打過這四座出城,雖然先後攻下了其中的三座,但平均每拿下一座出城,連死帶傷都在千人以上。我們現在的兵力比不上當初的石達開,如果想他一樣蠻打的話,恐怕光是拿下這四座出城,就得死傷慘重,元氣大傷。”

    “下官也覺得不能直接蠻幹,只能智取。”此前出盡了風頭的何慶涵也站了出來反對,說道:“以我軍之強,正面強攻拿下泰安亂黨的四座出城是有把握,但誰也不敢保證我們要花多少時間才能拿下這四座出城,如果耗時漫長,我們的糧草就危險了。所以下官認爲,要想拿下泰安只能是出奇制勝,絕不能全靠蠻力進攻,給亂黨把我們拖進消耗戰的機會。”

    “那如何出奇制勝?伯源先生可有妙策?”老丘八胡懷昭文縐縐的問,還尊稱了何慶涵的表字。

    “關於這點,只能是請胡將軍你們自己想辦法。”何慶涵苦笑說道:“下官沒有什麼戰場經驗,不敢紙上談兵,貽誤我軍大事。”

    胡懷昭點點頭,然後才向麾下衆將吩咐道:“都給我動腦筋,看有什麼辦法出奇制勝,殺亂黨一個措手不及,儘快拿下泰安?”

    並不是所有人都象吳超越和趙烈文那樣天生就是滿肚子壞水,缺德主意餿點子張口就來,所以吳軍衆將在絞盡腦汁的盤算間,也就各種不靠譜的辦法滿天飛了,有人建議讓楊元清或者楊友清去行詐降計,騙清軍出擊接應;有人建議詐敗誘敵,引敵人出城追擊;還有人建議讓一支奇兵假扮成清軍援軍,在黑夜中去騙開城門偷襲。然而胡懷昭細一盤算後卻發現每一條都不靠譜,每一條都毫無把握,自然也就全都搖頭拒絕。

    最後,還是地位不及成家燮和周安宇的常亮在絞盡腦汁後,提出了一個相對靠譜的建議,說道:“胡大哥,按常理來說,我們是應該先拿下四座出城,然後再攻打泰安主城,但我們如果反過來直接先打泰安主城,然後再考慮去攻打四座出城,應該肯定能殺亂黨一個措手不及。如果成功,我們不但糧草問題可以馬上解決,再想拿下四座出城,也等於是易如反掌。”

    “辦法倒是一個辦法,可如果不先拿下四座出城,我們的進兵道路就會被出城的亂黨火力覆蓋,仗還怎麼打?城還怎麼攻?”胡懷昭盤算着問道。

    “在晚上偷襲如何?”成家燮趕緊開口,說道:“在晚上悄悄出兵,先派小部隊摸到泰安城下,用炸藥炸開城門或者炸倒城牆,然後大部隊衝上去直接攻城,拼着多死點人,只要能拿下泰安城就行。”

    “放屁!”胡懷昭沒好氣的說道:“亂黨在城外有三道壕溝,我們的小股部隊那有那麼容易直接摸到泰安城下炸城?”

    “我們可以先填平壕溝……。”成家燮話還沒說完就自己打了嘴巴,說道:“糊塗了,想填平壕溝,又得先壓制出城裏的亂黨守軍,甚至還得先拿下出城,這個辦法不行。”

    胡懷昭冷哼表示成家燮還算有點自知之明的時候,那邊周安宇卻突然心中一動,忙說道:“胡大哥,直接偷襲泰安的南門如何?亂黨的四座出城,兩座在東門外,剩下兩座在北門和西門外,南門這邊因爲有泮河保護,妖兵沒築出城,現在是秋末冬初,河水比較淺,我們完全有可能搶搭浮橋偷渡泮河,直接攻打泰安的南門。”

    胡懷昭不說話了,只是直接跳了起來,衝到自軍新趕製的地圖沙盤前查看地形,研究了半晌之後,胡懷昭用力點了點頭,說道:“是個辦法,值得一試。”

    “胡大哥,那我們趕緊帶軍隊過去,在泰安南門外立營,佈置準備攻城。”周安宇忙建議道。

    “豬腦袋啊?剛聰明點怎麼又犯傻了?”胡懷昭怒斥道:“直接在泰安南門外立營,不是等於直接告訴亂黨我們要對南門下手了?到時候亂黨只要把城門一堵,城上多派軍隊駐守,我們哭都沒地方哭去!”

    周安宇傻笑,忙問道:“那怎麼辦?”

    “馬上渡河,在泮河北岸的泰安東門外立營,裝出要強攻東門的樣子。”到底是吳軍老人被吳超越帶壞得厲害,胡懷昭想都不想就說道:“按常例搭建浮橋,不能讓亂黨懷疑我們想隨時過河。”

    周安宇和成家燮等將應諾,趕緊指揮軍隊着手實施搶渡登陸,以便搭建浮橋過河,接着胡懷昭安排了經驗豐富的斥候暗中偵察泰安南門外的水文情況後,又突然靈機一動,招手把楊友清叫到了面前,低聲說道:“楊將軍,一會我會安排軍法隊到你的軍隊裏巡視,還要故意抓幾個觸犯軍法的倒黴蛋出來收拾,到時候你可別介意,我是要故意讓長毛那邊覺得我脾氣暴躁,有勇無謀,這樣我們突然發起偷襲,得手的把握才更大一些。”

    楊友清一聽點頭,馬上拍着胸口說道:“胡將軍放心,我會在私下裏悄悄安撫好那幾個倒黴蛋的。如果有需要,你把我揪出去行軍法用苦肉計都行。”

    “那就先謝了,如果真有必要,或許是要委屈一下你。”

    胡懷昭的回答讓楊友清後悔得幾乎想抽自己的嘴巴,也讓楊友清忍不住悄悄禱告,“天父保佑,千萬只是讓我的部下倒黴就行,千萬別讓我吃皮肉之苦啊。”

    就這樣,吳軍的聲東擊南之計就這麼有條不紊的展開了,結果因爲泰安清軍十分清楚自軍在野戰中幹不過吳軍的緣故,吳軍沒費多少手腳就突破了太平軍的泮水防線,搭建起了四道浮橋讓軍隊過河立營。而在立營的同時,吳軍的軍法隊也十分順利的從楊友清的軍隊裏揪出了幾個不小心觸犯的軍法的倒黴蛋,把他們押到了開闊處當衆毒打,用馬鞭把幾個倒黴蛋抽得是哭喊震天,皮開肉綻,也很快就引起了清軍斥候的注意,連同吳軍營地的情況一起呈報到了上司面前。

    很可惜,胡懷昭的小花招並沒有收到他所需要的效果,相反的,泰安的清軍主帥、已經算是勝經百戰的山東按察使劉瀛階,還馬上懷疑胡懷昭是個扮豬吃老虎的狠角色,故意鞭打太平軍降卒是苦肉計想騙自己上當。同時對於胡懷昭來說更遺憾的是,吳軍主力雖然已經渡過泮河立營在泰安東門外,劉瀛階卻依然不肯放鬆對南門的警惕,還特意提醒統兵的副手百勝道:“百提臺,雖然和我們預料的一樣,吳逆賊軍果然離營在了泰安東門,但還是得防着他們象石達開那個大長毛一樣,突然出兵偷襲南門,殺我們一個措手不及。”

    “劉臬臺放心,早就安排好了。”百勝自信的回答道:“一個營的將士駐守南門城頭,一到晚上就放暗哨下城值守,吳逆賊軍要是敢來偷襲南門,保管叫他們象長毛一樣碰個頭破血流。”

    “多備沙包,預防萬一。”劉瀛階還是不肯放心,又說道:“駱撫臺生前曾經有書信提醒,說吳賊最拿手的攻城戰術是直接炸開城門攻城,就連我們大清的京城都是這樣被吳逆賊軍攻破的,我們千萬不能重蹈京城的覆轍。”

    百勝答應,又說道:“劉臬臺,預防萬一,乾脆提前把南門堵了算了,雖然這麼做我們取水要麻煩一些,但是勝在安全,最起碼不用擔心吳逆賊軍突然炸開了南門,殺我們一個措手不及。”

    考慮到秋冬之際河水減少,還有泮河的淤塞情況比較嚴重,吳軍偷渡泮河奇襲南門比當初石達開偷襲南門更加容易,劉瀛階只盤算了不到一分鐘就點了點頭,說道:“好吧,暫時先把南門堵上,這樣取水雖然麻煩些,但只是日常飲用的話,光憑城裏的水井也還夠用,等熬到了吳逆賊軍退兵再重新打開。”

    就這樣,在汲取經驗和教訓之後,越來越聰明的清軍方面提前做好了預防萬一的準備,早早就用土石沙包唯一有可能遭到吳軍直接偷襲的泰安南門。而吳軍方面對此卻是一無所知,別說是知道泰安清軍提前堵塞了城門了,甚至就連泰安清軍每天晚上都要放暗哨下城去值守南門城外都不知道,傻乎乎的只是悶頭執行幾個臭皮匠聯手擬劃出來的聲東擊南之計。結果……

    結果到了第二天晚上的深夜時分,吳軍胡懷昭兵團理所當然的捱了一頓飽揍,吃到了從南京出發後的第一個敗仗。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桃運雙修末日樂園蓋世雙諧絕世狂仙
    生活系男神合體雙修怪談專賣店劍道通神最強神話帝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