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六百一十五章 天國罪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六百一十五章 天國罪人字體大小: A+
     

    “轟隆隆隆隆!!”

    在距離不遠處爆發的巨響幾乎直接震破了李秀成的耳膜,讓李秀成雙耳暫時失聰,在一段時間內再也聽不到任何的聲音,地面的顫抖更是晃得李秀成一個趔趄,幾乎當場摔倒。然而李秀成卻不理不問,一把扶住了身邊的親兵,努力睜大眼睛只是去看火光沖天的爆炸現場,心裏不斷吼叫,“炸開!一定要炸開缺口!缺口越大越好!”

    “炸開了!城牆炸開了!”

    太平軍所信仰的皇上帝始終還是沒有拋棄他忠實的信徒,塵煙瀰漫中,隨着煙塵的逐漸散去,李秀成終於狂喜萬分的看到,高大雄偉的南京內城城牆果然被炸出了一個缺口,還是一個寬度不低於十丈的巨大缺口!既讓城外的吳軍難以封堵,又十分有利於太平軍集羣迅速出城!

    “衝!衝出去!填平護城河,打開出城路,殺出一條生路!”

    狂喜之下,李秀成也不顧自己的雙耳已經暫時聽不到任何聲音,大吼大叫着只是催促太平軍將士上前,用雜物填塞填平護城河流。結果李秀成又馬上發現自己純粹是在浪費力氣,纔剛看到城牆露出缺口,還沒等塵埃落定,負責填塞護城河的太平軍將士就已經扛着草包沙袋衝了出去,而因爲內城裏的草包沙袋數量不足的緣故,接下來扛着麻袋衝鋒的太平軍將士,麻袋裏裝着的還全是寶貴的糧食!

    與此同時,蔡元隆和黃金愛二將也按照李秀成的事前要求,各自親自領軍發起衝鋒,衝向被吳軍火力封鎖的朝陽門和洪武門的過河石橋,強行牽制吳軍的作戰力量,也全力爭取再打開一兩條出城道路!

    “中計了!長毛另外炸開了一個缺口!”

    吳軍馮三保兵團這邊是確確實實沒有想到太平軍會來這麼一手,竟然會在城牆上另外炸出一條出城道路,措手不及之下,馮三保根本來不及調動炮隊去封鎖城牆缺口,只能是衝着旁邊的吳大賽大吼道:“大賽,帶鎮南王的親兵營上去!給我爭取時間!能不能把長毛堵死在城裏,就看你的了!”

    情況緊急,一向憊懶油滑的吳大賽破天荒的沒有說多餘廢話,把手一揮,領上四百多名吳超越的親兵就衝向了城牆缺口,途中吳大賽還不斷大吼,“快!快!檢查子彈手雷!檢查水葫蘆!援軍沒到之前,誰也不許喝水!留着水澆槍管!快!快!”

    爭分奪秒的速度比拼大賽由此展開,吳大賽率領的吳軍將士個個腳步如飛,抱着亨利連珠槍快步衝向城牆缺口;太平軍方面則是個個手腳如電,爭分奪秒的把沙包糧袋搬運出城,拋進又寬又深的護城河搶填道路,又有許多的太平軍將士就地取材,把爆炸後留下的牆磚土塊推進護城河,還有一些太平軍將士把糧袋已經搬空的糧車擡上缺口頂端,硬推進水填河造路。雙方都是爭分奪秒,雙方都是不敢有半點的鬆慢懈怠,喊叫着只是以最快的速度奔跑前進,執行各自所承擔的任務。

    還好,託了太平軍自己此前把護城河挖得又寬又深的福,在太平軍還沒來得及把護城河填平之前,吳超越的親兵營總算還是搶先衝到護城河的對岸,然而即便如此,那怕是訓練嚴格有素如吳超越的直屬親兵營,仍然還是在狂奔中掉隊無數,隊形徹底混亂,只有不到三百人跟着吳大賽衝到阻擊陣地上。

    事情到了這一步,吳大賽當然也來不及去理會那些掉隊的部下,大吼一聲帶頭爬下,然後擡起亨利連珠槍就對着護城河對面的敵人開槍,其他的吳軍將士紛紛效仿,全都以最不容易中彈的爬姿開槍射擊,拼命射殺正在填塞護城河的太平軍將士,近三百支最大裝彈可達十六發的亨利連珠槍火力兇猛,立即在陣地上交織起密集彈雨,把護城河對面的敵人打得是人仰馬翻,慘叫不斷。

    一支亨利連珠槍在野戰中通常可以起到一個十人隊的火力效果,近三百支亨利連珠槍就是將近三千人的火力密度,吳軍的攻勢不可謂不兇猛,被吳軍火力覆蓋的城牆缺口處也是慘叫不絕,片刻之間就不知道有多少人飲恨在了吳軍的槍口之下。

    然而即便如此,吳軍的兇猛火力卻依然還是沒能擋住太平軍前仆後繼的頑強決心,前面的太平軍士兵倒地,後面的士兵馬上跟上,倒地未死的太平軍士兵推着各種雜物繼續前進,中彈犧牲的太平軍將士則被同伴直接推進護城河中,以屍體填塞護城河,還有許多的太平軍重傷員也被同伴毫不猶豫的推落下水,護城河裏的堆積物也因此依然在不斷的升高增多,逐漸堆積起過河橋樑的雛形。

    這時候,亨利連珠槍的一大弱點也逐漸暴露,在高頻率的連速發射之後,吳軍將士手裏的亨利連珠槍槍管逐漸發燙發紅,再也無法裝填子彈,好在吳大賽十分清楚亨利連珠槍的這個缺點,早早就讓部下準備好了水葫蘆澆水降溫,以犧牲槍管的射擊壽命爲代價繼續保持高射速,同時後面掉隊的吳超越親兵也逐漸趕到了現場助戰,所以吳軍的火力密度下降得還不算多,仍然還能有效封堵城牆缺口,逼着太平軍繼續以無數人命爲代價才能上前填河,短時間內還支撐得住。

    與此同時,洪武門和朝陽門兩個戰場的戰鬥也進入了白熱化,儘管率軍衝鋒的黃金愛在出城不久後就中彈犧牲,然而太平軍仍然還在衝鋒不止,並靠着不計死傷的蠻橫決心,掩護許多太平軍士兵衝過了護城河橋樑,踏足到了護城河對岸,蔡元隆這邊的情況也是相差不大,所以馮三保也說什麼都不敢抽調洪武門和朝陽門兩個戰場上的軍隊增援吳大賽,只能是手裏最後三個營的預備隊派向城牆缺口,帶着擲彈筒、劈山炮等相對輕便的遠射武器過來給吳大賽幫忙。

    馮三保最後的三個營預備隊趕到缺口戰場時,吳大賽這邊都有人開始用尿給槍管降溫了,更有不知多少士兵被滾燙的槍管燙傷了雙手,而太平軍那邊則已經可以淌着齊腰深的河水,衝到距離護城河對岸不到兩丈的位置了。見此情景,帶隊的吳軍大將丁寶楨連隊形都來不及整理,馬上就大喊道:“開炮!開槍!先壓制住長毛,然後再整隊!”

    滿裝鐵角鵝卵石的劈山炮稍做調整,馬上就對着太平軍炸出的城牆缺口開炮,在馮三保兵團中數量不多的擲彈筒也不再吝嗇彈藥,全力以最快射速向城牆缺口拋射炮彈,更多的吳軍士兵則是頂着太平軍從城牆頂端打出的密集子彈,以站姿蹲姿開槍射擊,裝藥填彈,已經明顯稀疏下來的吳軍火力再度增強,終於還是頂住了太平軍這波玩命衝鋒。

    然而危險還沒有過去,兵力雄厚的太平軍仍然還在源源不絕的涌出缺口,嚎叫着踏着滿地的死屍鮮血衝向護城河,把越來越多的同伴屍體拋進水裏填河造路,吳大賽和丁寶楨的壓力依然比泰山還重,傷亡也同樣不小,同時彈藥的消耗更是巨大,許多吳超越的親兵都已經在大喊,“我快沒子彈了!誰有子彈?快給我!給我!”

    危急時刻,丁寶楨的過人急智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察覺到自軍危機,丁寶楨突然靈機一動,火速組織了一些敢死隊員,以兩人爲一組攜帶炸藥包上前,在至近距離向敵人投擲炸藥包殺敵。結果這一招使出之後,當十幾個炸藥包先後砸到了護城河中的淺水處後,不但太平軍士兵死傷猛增,太平軍將士嚴重不夠堅固的過河橋樑也坍塌了許多,讓許多太平軍不計死傷的努力變成了無用功。

    吳軍敢死隊的努力還是沒能打退太平軍的瘋狂進攻,爲了能殺出一條血路逃出生天,一向自私自利的洪大教主終於還是破天荒的大方了一把,在李秀成所部太平軍傷亡慘重的情況下,主動派遣秦日綱率領幾千南京太平軍加入了戰鬥,而當這支裝備精良的太平軍也發起了突圍衝鋒後,擲彈筒炮彈已經徹底打光了的吳軍也沒了辦法再有力遏制阻攔,只能是冒着生命危險輪流上前投擲手雷,壓制太平軍的集羣衝鋒,以命還命拼死封堵太平軍的衝鋒。

    馮三保不知何時在帶着自己最後的親兵營衝到了城牆缺口處,好歹又幫吳大賽和丁寶楨頂住了一段時間,可太平軍的進攻依然還在持續。又過片刻後,一個營的吳軍騎兵匆匆帶着一些武器彈藥從聚寶門趕來了馮三保增援,然而還是杯水車薪,同樣擋住太平軍反覆發起的如潮攻勢,太平軍將士的屍體已經堆起了一條直抵護城河對岸的通道,許多太平軍士得以踏屍過河,衝到吳軍陣地近前大打肉搏戰。

    “真的擋不住了嗎?”

    馮三保和丁寶楨等人徹底陷入絕望的時候,奇蹟終於出現,南京內城唯一通向外城的西華門突然傳來了一聲巨響,擁擠在城牆缺口附近太平軍也很快爲之大亂,到處都是妖兵已經殺進內城的呼喊聲,原來是吳軍重將曹炎忠發現馮三保這邊壓力巨大,果斷調整了進攻方向猛攻西華門,乘着太平軍把主要力量用於突圍戰的機會,以達納炸藥直接炸開了西華門,吳軍將士蜂擁入城,往太平軍的背後狠狠捅上了一刀。

    仗打到了這一步,受命指揮突圍戰的李秀成也沒有任何選擇,只能是逼着軍隊繼續向缺口突圍,想先讓軍隊儘量衝過護城河,然後再零散突圍。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意外消息卻突然傳到了李秀成的面前——洪秀全洪大教主也不知道是吃錯了什麼藥,竟然帶着他的八十幾個王娘和幾百輛滿載黃金珠寶的馬車逃進了南京內城裏的明代宮城,蒙時雍所率領的南京太平軍也跟着進了明代宮城,搶佔宮城的要害似乎準備堅守。

    “這都什麼時候了?還要進去守宮城?那座宮城纔多大點地方?退進去了不是給妖兵拿妖火快炮轟是什麼?!”

    李秀成就象發瘋的獅子一樣怒吼,沒有來不及移交軍隊指揮權就直接衝進了明代宮城尋找洪秀全,可是在年久失修的洪武朝金鑾殿上找到洪秀全時,李秀成還沒來得及發泄憤怒情緒就先呆住——陳舊的金鑾殿上,四名洪秀全的衛士緊緊按住了楊秀清的雙手雙腳,兩個衛士則一起拿着一段明黃色綢緞,正在楊秀清的脖子上奮力的絞勒,把楊秀清勒雙眼翻白,舌頭長伸!

    “你們幹什麼?!”已經累得不成人形的李秀成大驚喊叫,“東王九千歲做了什麼事?你們爲什麼要這樣對他?!”

    “你不要管,這是他罪有應得。”坐在一個明黃蒲團上的洪秀全雙眼盡是血絲,惡狠狠說道:“都是因爲這個叛徒和超越小妖結盟,養大養肥了吳超越那個妖賊,所以我們纔有今天,朕纔會被逼到這個地步!”

    “東王和超越小妖結盟,是爲了討伐清妖和驅逐韃虜的漢人大計,他沒有做錯!”李秀成大吼,上前去扳一個持綢衛士的手腕,喝道:“放開!東王罪不該死!”

    “把李秀成給朕拉開!”洪秀全惡狠狠下令,又衝那幾個行刑衛士喝道:“繼續!當着朕的面,把楊秀清這個逆賊給朕勒死!”

    畏懼李秀成的威望,在場的衛士誰也不敢上前去拉李秀成,然而李秀成的威望卻還是和洪秀全的殘暴有一定差距,當洪秀全再次開口怒喝下令後,幾個衛士還是一邊說着抱歉的話,一邊強行把李秀成從楊秀清的身邊拉開,那倆個負責行刑的衛士則加緊動手,把楊秀清勒得雙眼凸出,全身抽搐不休,李秀成掙扎着大吼大叫,卻還是沒能攔住洪秀全的衛士把楊秀清活生生勒死。片刻之後,爲反清事業做出了偉大貢獻的楊秀清腦袋終於還是突然一歪,永遠的告別了這個世界,也至死都沒能閉上眼睛。

    “東王……。”

    儘管心裏深恨楊秀清之前故意搗亂,挑撥離間洪秀全與自己的君臣關係,然而親眼看到楊秀清慘死在自己面前後,曾經在楊秀清帳下效力多年的李秀成還是流下了眼淚,哭出了聲音。那邊洪大教主則是恨恨衝楊秀清的屍身吐了一口濃痰,喝道:“拖出去,隨便找一個地方埋了!在他墳上插塊木牌,木牌上給朕寫上‘天國罪人’四個字!”

    衛士領命,拖着楊秀清逐漸變冷的屍體出去了,洪秀全也這才轉向李秀成,喝道:“仗打得這麼厲害,你不帶着軍隊殺妖兵,來這裏幹什麼?”

    淚眼朦朧的看了一眼楊秀清屍身離開的方向,李秀成這才答道:“臣下是來請教,我們突圍馬上就要成功了,天王萬歲你爲什麼要突然進到這座前明宮城?還把天京的軍隊也帶了進來?”

    “朕不想走了,朕要留在天京城裏。”洪秀全的回答讓李秀成萬分意外,接着洪秀全又說道:“天京是朕的家,朕死也要死在這裏。”

    一度驚愕的李秀成回過神來,還道洪秀全是對突圍戰已經絕望,忙拱手說道:“天王萬歲不必灰心,我們的將士已經填平了一段護城河,還有許多的將士已經衝過了河去,現在天王萬歲你只要讓蒙掌率帶着軍隊突圍,憑天京軍隊的體力優勢,一定能衝過河去!”

    “衝過去了又能怎麼樣?”洪秀全神情沮喪,有氣無力的說道:“衝過去了,超越小妖和妖兵會放過朕嗎?從天京到蘇州幾百裏,朕逃得過妖兵的追殺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林紀元數風流人物美漫生存指南全能運動員極品美女愛上我
    神門超神建模師逆天武神武神空間星辰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