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六百一十四章 困獸之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六百一十四章 困獸之鬥字體大小: A+
     

    衝鋒還在繼續,在蔡元隆和黃金愛的逼迫下,苦逼的太平軍士卒以兩司馬爲單位,一波接着一波的衝向過河石橋,以生命和鮮血去爭取突破護城河與吳軍打近戰的機會,然而吳軍的火力卻如同狂風暴雨一般的密集,將一羣羣一個個妄圖過河的太平軍打翻打倒,幾乎不給太平軍任何平安過河的機會,偶有漏網之魚僥倖衝過石橋,也很快就被負責補漏的吳軍狙擊手打倒,還沒能衝到吳軍阻擊陣地的邊緣就已經橫屍當場。

    在地形複雜的城內戰場上,吳軍的主戰步槍擊針槍因爲沒有膛線,射擊精度不及米尼槍,打巷戰的確不如米尼槍好使。然而在一覽無餘的開闊地帶,吳軍的擊針槍卻可以盡情的稱王稱霸,讓敵人近身都難。

    小股部隊衝不過去,蔡元隆和黃金愛也曾經先後嘗試過讓大股軍隊集羣衝鋒,妄圖用前面的士兵擋住子彈,掩護後面的士卒衝到吳軍陣地近前。但是很可惜,吳軍的準備實在是太充足了,纔剛看到太平軍人羣密集,幾十架擲彈筒馬上就連續發射,火力覆蓋過河橋樑,成片成片的屠殺太平軍士兵,再加上兩翼的吳軍火炮一直都在對着城門出口處接連開炮,太平軍派出的士兵再多也是白白送死,同樣很難衝得過護城河橋樑,相反還讓自己的傷亡數字直線上升。

    “將軍,妖兵的火力太猛了,弟兄們衝不過去啊!”

    “不能再這麼打了,再這麼打是白白送死,弟兄們都不敢上了!”

    類似的呈報不斷送到率軍突圍的蔡元隆和黃金愛面前,其中蔡元隆還好點,還可以放緩一下攻勢另想辦法,然而肩負重任的黃金愛卻是沒有任何選擇,只能是吼叫着命令道:“衝!繼續衝!不管死多少人,都一定得給我衝出去!”

    黃金愛這麼急當然是因爲洪秀全洪大教主準備從朝陽門出城,黃金愛必須得爲洪大教主和蒙時雍、秦日綱等人率領的南京太平軍打開出城道路,同時按照之前安排的突圍計劃,洪大教主也已經帶着他的八十多個王娘離開了天王府,在南京太平軍的嚴密保護下進入了南京內城,等候黃金愛給他們殺出一條血路,所以黃金愛別無選擇,只能是逼着軍隊象飛蛾撲火一樣,連續不斷的衝出城外去衝擊吳軍陣地。

    既然明說了是飛蛾撲火,黃金愛的無奈之舉當然也就註定了毫無作用,吳軍的槍彈炮火就象一道無形的死亡之牆,把無數妄圖衝過這道牆壁的太平軍士兵放翻在地,過河橋樑上的太平軍將士屍體重傷員密密麻麻,層層疊疊,堆起半人多高,然而還是很少有太平軍士兵能夠衝過橋去,鮮血流進護城河,將又寬又深的護城河染成一片通紅。

    還是在黃金愛的軍隊快要傷亡過半的時候,吳軍馮三保部似乎早有準備的情況才報告到了李秀成的面前,結果李秀成的第一反應還是覺得有些難以置信,驚訝道:“怎麼可能?妖兵怎麼能提前準備得這麼充足,連我們的火牛陣都沒有任何作用?難道妖兵知道我們今天晚上要突圍?”

    “忠王千歲,只怕妖兵真的提前知道我們今天晚上要突圍。”李書香戰戰兢兢的說道:“妖兵的妖火炸炮就是證據,妖兵之前沒把妖火炸炮佈置在城門近處,今天晚上妖兵的妖火炸炮不但在我們開始突圍時馬上出現,還專打城門出口,很明顯就是妖兵早有準備,不但早把妖火炸炮搬到了前線,還早就安排好了炮位,專門用來堵門。”

    李秀成一呆,頓時明白吳軍的確早有準備,然後李秀成又馬上怒吼了起來,“肯定是有人泄密,有人把我們準備在今天晚上突圍的事向妖兵告了密!這個狗孃養的叛徒,老子一定要把他揪出來,把他千刀萬剮,凌遲處死!”

    “忠王千歲,叛徒的事只能是等以後再說,現在最重要的是怎麼辦?”李書香擦着汗水說道:“妖兵準備得這麼充足,今天晚上我們想從朝陽門和洪武門衝出去恐怕很難了,現在我們是放棄突圍,繼續守城?還是另外找一條出城路?你得早拿主意啊。”

    “不能放棄突圍了。”李秀成果斷搖頭,說道:“棄城突圍的命令已經下達全軍,軍心已經受到影響,再想守城已經不可能了。另外從其他城門突圍……。”

    猶豫了一下後,李秀成下定決心,吼叫道:“朝陽門和洪武門那邊繼續衝,看看能不能衝出去!我的中軍去聚寶門,從那裏衝!聯繫天王萬歲,叫他做好準備,那裏能衝得出去就往那裏走!”

    迅速做出了應變選擇後,李秀成趕緊帶着自己的中軍往聚寶門這邊來了,此前從龍脖子一帶抽調回來的機動軍隊緊隨其後,幫着李秀成往聚寶門這邊打。然而很可惜,李秀成親自率領的軍隊纔剛打開聚寶門,城門外馬上就是炮火轟鳴,各種各樣的炮彈劈頭蓋臉的向着城門出口處打來,同時阻擊陣地上的吳軍將士也早就是嚴陣以待,以密集火力迎頭痛擊太平軍的出城之軍,李秀成的軍隊同樣衝不過護城河去!

    與此同時,在不知道突圍受阻的情況下,即便還沒到李秀成所要求的晚上十點整,太平軍在北城的五支軍隊就已經紛紛脫離了巷戰陣地,集中到了街道寬闊處準備撤退,夜戰準備充足的吳軍曹炎忠和錢威兩部發現這一情況之後,也馬上發起了進攻追擊,吉慶元和李容發等軍無心戀戰,慌慌張張的只是一個勁向南方退卻,纔剛到晚上十點,太平軍就主動放棄了此前苦戰失守的柳巷戰場,還有整條儀鳳門大街,吳軍錢威所部乘勢奪佔定淮門,幫助城外友軍拿下了城門控制權。

    更糟糕的還在後面,十點整時,當北城五軍迫不及待的開始全速南逃後,北門橋以南的密集民房中又突然火光四起,殺聲震天,到處都是活捉洪秀全向吳超越投降的口號聲,被堵在南京內城裏不能動彈的蒙時雍和秦日綱匆匆派人查問原因,好不容易纔知道是一部分曾立昌的舊部,爲了替蒙冤而死的曾立昌報仇,故意縱火製造混亂,接應吳軍進城。

    護城河始終衝不過去,內部隱患又突然爆發,蒙時雍和秦日綱等人當然是急成了熱鍋上的螞蟻,洪大教主更是暴跳如雷,不斷大罵李秀成的兩個女婿無能,連兩道城門都衝不出去。接着太平軍老將秦日綱也還算冷靜,主動提出由自己率軍去衝通濟門,想從這裏打開一條生路逃命。然而洪大教主雖然十分勉強的接受了秦日綱的請求,分出保護自己安全的軍隊去突圍戰打前鋒,然而秦日綱率軍打開城門之後,還沒等太平軍發起衝鋒,通濟門的過河橋樑就已經發出了轟然巨響,石橋坍塌沉河,直接斷了太平軍從通濟門這裏出城的念想。——通濟門外河流複雜,陸師難以展開,在吳軍三大兵團中實力最弱的馮三保兵團爲了減輕阻擊戰壓力,當然是毫不猶豫的用達納炸藥直接炸斷橋樑,達到以少部分兵力就能封堵通濟門的效果。

    朝陽門和洪武門死活衝不出去,通濟門的過河橋樑又被吳軍直接炸斷,帶着大批軍隊擁堵在內城裏的洪大教主當然也就成了甕中鱉網中魚,再也想不出任何辦法出城。迫於無奈,洪大教主只能是趕緊派人來聚寶門和李秀成聯繫,要求李秀成儘快想出辦法,拿出主意,讓自己可以出城逃命。

    “只有兩個選擇了,一是放棄突圍,全面退守內城,先緩過這口氣再另想辦法出城。二是讓軍隊分頭行動,全力衝擊天京的每一道城門,看看能不能找到突破口。兩個辦法都不是太有把握,該怎麼辦?我們該怎麼辦?”

    艱難的選擇放到了李秀成的面前,有心想讓軍隊全面退守內城,又擔心糧食堅持不了幾天,想讓軍隊分頭突圍吧,李秀成又擔心吳軍封鎖嚴密,太平軍恐怕找不到任何機會打開一條道路,進退兩難,猶豫難決,許久都不敢做出任何決定。最後,還是李書香突然想出了一個主意,說道:“忠王千歲,我們能不能自己炸開城牆,打開一條出城道路?”

    “對啊,我們怎麼不能自己炸開城牆,打開一個缺口?”李秀成一聽大喜,歡喜道:“妖兵的主要力量是用在城門一帶,在其他城段肯定守軍不多,只要我們能炸開城牆,肯定能殺妖兵一個措手不及!”

    “等等,護城河怎麼辦?”歡呼過後,李秀成又突然想起了一個要命問題,忙說道:“城牆炸開後,我們的護城河怎麼辦?”

    “拿車去填!”李書香飛快答道:“天王萬歲帶了那麼多車輛,可以推進河裏去填塞護城河,只要動作快,我們有希望填出一條過河道路!”

    “只能是碰把運氣了。”李秀成下定決心,大吼道:“給北城五軍傳令,叫他們停止撤退,就地和妖兵死戰到底,給我們爭取時間!關上聚寶門,沒有失守的城門全部就地死守!我的中軍和後軍,掉頭去內城!”

    還好,爲了活命,洪大教主這次倒是沒有和李秀成討價還價,毫不猶豫的就接受了李秀成的決定,又採納李秀成的建議,把爆破地點選擇在了朝陽門南面的三裏多處,派遣土營連夜在城下挖鑿洞穴。然而李秀成卻又失算的是,他的命令送抵北城五軍的總指揮官吉慶元面前後,吉慶元卻馬上打起了保存實力的小算盤,安排命令李容發、袁得厚、陳得才和方海宗四軍就地死戰,讓自己的軍隊繼續退卻,退守已經具備一定雛形的新築城牆。

    吉慶元的自私安排很快就釀成了災難性的後果,本來就對他火線封王極不服氣,這會又看到吉慶元這麼自私自利,逼着自軍頂在前方讓他的軍隊撤退,別說是陳得才和方海宗等人了,就是李容發都是馬上暴跳如雷,大吼大叫道:“憑什麼還要老子頂在前面?撤!繼續給我撤!撤到新城牆後面去守牆!”

    四支受命就地死戰的太平軍都做出了這個選擇,全都把吉慶元的命令拋到了腦後,全都一個勁的帶着軍隊只是往南跑,衝向那道已經勉強可以守衛的新築城牆,領兵在後面追擊的曹炎忠和錢威一看有這樣的好事當然毫不客氣,馬上帶着軍隊全力追擊,尾隨着太平軍敗兵的腳步直接衝到了新城牆處,並利用太平軍根本來不及佈置防禦的機會,先後成功突破了太平軍的新築城牆,徹底粉碎了太平軍利用這道城牆爭取時間的希望。

    消息傳回後方,吳超越更不客氣,馬上就命令王孚率領吳軍的水師陸戰隊入城增援,搜殺殘敵並向東面前進,去接應太平門外龍脖子一帶的吳軍後軍入城,吳超越本人則繼續留守神策門外,耐心等待接下來的條條喜訊。

    此時此刻的南京城內當然已經是一片大亂,城南城北火起無數,大街小巷中到處都是奔走喊叫的百姓軍民,既有心存異志的太平軍將領士卒乘機搗亂,散播謠言動搖軍心,縱火作亂幫助吳軍作戰,又有無數的流氓地痞趁火打劫,姦淫擄掠無惡不作,間接的幫着吳軍打擊太平軍的軍心士氣。突圍受阻的太平軍因此軍心士氣更加渙散,從北城撤下來的五支太平軍更是在吳軍的追擊下徹底大亂,兵找不着將,將找不到兵,大呼小叫着就象沒頭蒼蠅一樣的四處亂竄,兩路並進的吳軍錢威、曹炎忠兩部則是勢如破竹,迅速奪佔鼓樓、北門橋和雞籠山等城內多處要害,曹炎忠所部的前鋒士卒,甚至都已經能夠看到洪大教主天王府的明黃色瓦頂。

    在內城的西華門城樓上看到城內處處火起的慘象,李秀成當然是心如刀絞,淚流難止,然而事情到了這一步後,李秀成卻已經再沒有任何辦法扭轉局勢,只能是帶着軍隊堅守西華門,保護內城裏的洪秀全安全,再有就是給正在挖掘城牆的太平軍土營將士爭取時間。同時李秀成還不斷喃喃,“如果天王萬歲別干涉就好了,如果他別亂下聖旨就好了,如果只是讓我一個人指揮,這些情況其實都可以避免啊……。”

    或許是有天父的保佑,最後的希望仍然還是留給了太平軍,在太平軍土營將士的奮力挖鑿下,到了凌晨四點過後,在吳軍已經成功觸摸到了天王府的外牆時,一個又寬又深的爆洞終於成形,多達一千八百多斤的火藥也迅速被填塞進了爆洞之中。而因爲洪武門和朝陽門一直槍炮不絕的緣故,吳軍將士也對太平軍在城內鑿洞填藥的動作一無所知,始終沒有察覺異常,自然也就沒有提前做什麼預防準備。

    在點火前,李秀成先是給朝陽門和洪武門兩處戰場各自補充了一支軍隊,又明確要求自己的兩個女婿蔡元隆和黃金愛在城牆倒塌後,親自率領他們已經傷亡慘重的軍隊衝鋒,牽制城外吳軍,然後又親自安排好了城牆倒塌後的填河準備,最後才向準備實施爆破的牆段雙膝跪下,重重磕了三個響頭,聲音沙啞的說道:“能不能衝出去了,就看這最後一個機會。請天父保佑,點火。”

    昨天晚上夢到自己變成了一名在南京巷戰中的吳軍士兵,那種緊張恐懼的複雜心態,還真是一言難盡,可惜南京巷戰已經結束,只能等以後再向朋友們描繪這種身臨其境的感覺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貴族紋章武林紀元數風流人物美漫生存指南全能運動員
    極品美女愛上我神門超神建模師逆天武神武神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