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六百一十章 感謝天父天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六百一十章 感謝天父天兄字體大小: A+
     

    “砰!砰!”

    “砰!”

    兩聲槍響突然響起,接着馬上又有一支米尼槍補槍,一名吳軍將士隨之慘叫着摔倒在了血泊之中,他的同伴動作靈敏,紛紛在第一時間尋找掩體藏身,憑藉經驗對着槍聲傳來的位置開槍射擊,還有人馬上投出了一枚手雷彈。

    還可惜,手雷稍微偏離,沒能砸到太平軍士兵藏身的斷牆背後,在牆前炸開沒能收到任何效果,藏身在牆後的五個太平軍士兵也動作靈活,馬上連滾帶爬的逃向了西面的三牌樓方向,剩下兩個此前沒開槍的太平軍士兵還在逃跑中回頭開槍,奇蹟般的又打傷了一名吳軍士卒,吳軍將士大怒追擊,無奈房屋院落和街巷小路的地形太過複雜,這些吳軍將士此前又從沒來過這些地方,很快就被那五個熟悉地形的太平軍士兵憑藉牆壁房屋掩護甩開,追殺沒能取得任何收穫。

    “二哥!沈二哥!你堅持住,我給你包紮,我馬上包紮!千萬堅持住,你婆娘娃娃還等你回家!等你回家!”

    同伴的含淚呼喊和七手八腳的搶救,沒能挽救那名中彈吳軍士兵的生命,還沒等同伴把他的血止住,那名被冷槍打中頸動脈的吳軍士兵就已經腦袋一歪,永遠閉上了眼睛。旁邊的同伴紛紛落淚,帶隊的吳軍基層將領也抹了眼睛,哽咽着罵道:“沈二,你這個瓜娃子的點太背了,從四川就和我們在一起,在四川打了弄個多仗都沒事,打彭澤打安慶打太平府也沒事,眼看就要拿下長毛老巢了,你他孃的昨個就不行了?你這個瓜娃子昨個就沒躲過去?你婆娘娃娃還在等着你回家啊!”

    類似的情景,在南京北城的街巷戰場上屢見不鮮,數以百計的吳軍將士在根本沒有看到敵人的情況下,就被太平軍的冷槍打中而犧牲,其中許多還是當年跟着曹炎忠入川作戰的百戰老兵,眼看就可以回家與家人團聚的父親丈夫好兒子。

    對地形嚴重不夠熟悉成了吳軍在巷戰中的致命傷,而以伍爲單位靈活作戰的太平軍士卒則是在密如珠絲巷子小道中如魚得水,不斷穿梭遊擊,靠着手裏射擊精度較高的米尼槍不斷騷擾偷襲吳軍將士,嚴重遲滯了吳軍的巷戰推進速度,也給野戰無敵的吳軍將士造成了沉重死傷,吳軍上下對此窩火異常,可是毫無辦法。

    被巷戰坑得最苦的仍然還是曹炎忠部將劉堪這一路,儘管劉堪已經分出了大量兵力保護側翼,但還是招架不住太平軍游擊隊神出鬼沒的偷襲,側翼不斷被動挨打,背後也時常有太平軍的伍隊遊蕩偷襲,前方更有太平軍的重兵和堅固街壘攔路,腳下還不時有太平軍戰前偷埋的地雷炸響,四面受敵,狼狽不堪,巷戰第一天從早上打到太陽落山,僅僅只勉強拿下了半條柳巷長街。

    天色微黑的時候,不要說是身處城內的曹炎忠和劉堪了,就是躲在城外安全地帶的吳超越也不敢再打下去,只能是趕緊下令暫時停止進攻,守住已佔陣地,準備休息過夜之後再繼續推進作戰。然而即便如此,夜幕下的南京城中依然不斷有零星槍聲響起,太平軍士卒仍然還是想幽靈一樣,不斷遊蕩在吳軍的陣地附近,一有機會就開槍偷襲,沒機會就撒腿逃命,吳軍雖然也奮力還擊,還在氣憤下接連投出寶貴的苦味酸手雷,然而卻始終收效甚微,根本遏制不住太平軍在夜間的猖獗偷襲。

    當然了,吳軍在第一天的巷戰中也不是毫無收穫,靠着壓倒性的武器優勢,還有地形也不利於太平軍遊擊巷戰,曹炎忠親自率領的入城吳軍始終還是成功拿下了金川、鍾阜和儀鳳三道城門,成功接應吳軍錢威部入城,一口氣給吳軍新打開了三條入城道路。然而曹炎忠所部在巷戰中同樣損失不小,再加上推進緩慢拿下這三道城門後天色已經全黑,所以曹炎忠沒能達成擊潰太平軍吉慶元部的既定戰術目的,等待吳軍的,仍然還是艱難痛苦的城中大戰。

    吳超越本人這邊,儘管吳超越在戰前也已經做好了面臨一場艱苦鏖戰的心理準備,然而吳軍的推進速度之緩慢和傷亡之巨大卻又嚴重出乎了吳超越的預料,以至於傷亡數字呈報到了面前後,吳超越很難得的在穩操勝券的情況下皺起了眉頭,很是擔心自己手裏這點機動兵力難以達成重創城內守軍的目的,要逼着自己抽調圍城之軍入城增援。

    還有壞消息,吳軍細作又在夜間送來報告,向吳超越呈報了太平軍正在組織數萬百姓搶修城牆的情況,大概了這道城牆的具體情況和工程進展後,吳超越難免有些叫苦,說道:“如果明天之內拿不下柳巷,搞不好後天長毛就能築起一道勉強能用的城牆,到時候我們就又得打攻堅戰了。”

    “鎮南王,應該催一催劉堪。”戴文節建議道:“叫他在明天之內,無論如何要突破柳巷,拿下臺城和雞籠山這兩處城內高地,這樣纔可以讓長毛搶築的城牆失去作用。”

    “有這麼容易就好了。”吳超越皺眉說道:“江寧城裏的情況我清楚,越往南,房屋院落就越多,巷戰就越難打。臺城是石頭城牆,我們的達納炸藥都很難炸得塌,雞籠山又是江寧城中部的至高點,長毛肯定在那裏修築工事和部署了重兵保護,一天之內拿下來,劉堪沒這個把握。”

    “鎮南王,學生不知有一句話當不當說。”戴文節有些猶豫的說道:“學生認爲,你不能一味的考慮保存機動兵力,該狠心的時候,還是得狠一下心。畢竟,我們的首要目標是拿下江寧城,然後纔是全殲江寧城裏的長毛,如果拿不下江寧城,全殲城裏的長毛就只是一句空話。”

    吳超越緩緩點頭,盤算了片刻後,吳超越下定決心,說道:“派人給曹炎忠去令,叫他明天天一亮就帶軍隊去增援柳巷,幫着劉堪全力突破柳巷,拿下雞籠山和臺城。下關三門這邊,交給錢威負責,告訴錢威,別急着進城打巷戰,先守好下關三門,堵住長毛北逃的道路。”

    戴文節唱諾,立即派人去給曹炎忠傳達吳超越的戰術命令,吳超越則又自言自語的嘀咕了幾句,道:“機動兵力還是太少了,不敢一下子拼光啊。如果這時候長毛能突一下圍就好了,前堵後追長毛軍心慌亂,仗就好打多了。可惜,李秀成不是傻子,想指望他犯這個糊塗,除非是長毛的天父天兄保佑。”

    …………

    吳超越在神策門外憂心忡忡,李秀成卻是在自己的忠王府部裏喜笑顏開,因爲李秀成之前是說什麼都沒有想到,吳軍在巷戰中的表現竟然會這麼狼狽,太平軍將士在巷戰中的表現居然會這麼神勇,一天的激戰下來,雖然丟了下關三門,卻奇蹟般的把吳軍頂在了北城邊緣處,還給吳軍造成了意想不到的巨大死傷,取得的戰果之輝煌,竟然超過了城外的幾次慘烈大戰。

    “……這是理所當然的是,妖兵最大的優勢就是槍快炮猛,也的確也能比我們打近身戰,但是進了城以後,在到處都是房屋院落的街道上,妖兵的快射槍反倒不如我們打得準的長射洋槍(擊針槍)好使,妖火炮太過笨重,運送困難,同樣發揮不了多少作用。而且我們只要遠遠的打冷槍就行,發揮我們江浙軍隊喜歡使用火器的特長,避開妖兵能拼刺刀的優勢。所以這城裏的巷戰註定了是我們佔便宜,妖兵吃大虧。”

    戰果喜人,李秀成寵愛的智囊李書香也是指點江山,眉飛色舞的滔滔不絕,成足在胸得如同諸葛轉世。心情正好的李秀成也全然忘記了李書香這些天的垂頭喪氣,沉淪沮喪,一個勁的連連點頭贊同,還是在李書香說完之後,李秀成才問道:“清涼山到臺城的城牆,修築得怎麼樣了?”

    “忠王放心,一切順利。”李書香微笑答道:“因爲我們的將士一直在散播消息,說妖兵破城後要屠城取財,城裏的百姓爲了活命都很埋力,壕溝已經挖到五尺深了,牆也築起快有四尺高了。”

    “好,好!”李秀成滿意點頭,然後又說道:“不出意外的話,妖兵那邊也該知道我們在搶築這道城牆了,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妖兵明天應該會全力猛攻雞籠山和臺城這兩處要害,讓我們新築的城牆失去作用。這是我們能不能把妖兵擋在北城的關鍵,一定不能大意,必須得守住。”

    “妖兵要拿下雞籠山和臺城,一定得先拿下柳巷和百子亭,臣下認爲柳巷戰場我們可以向今天一樣繼續打,百子亭這邊應該多做點文章,最好把袁得厚的軍隊提前調到百子亭駐守,連夜搶埋地雷,能埋多少埋多少……。”

    “忠王千歲,莫秋官求見。”

    衛士的報告打斷了李書香的侃侃而談,李秀成隨意點頭同意接見,然後繼續聽取李書香的防禦建議,結果李書香把話說時,還沒等李秀成考慮是否採納,總監軍莫仕暌就大步進到了忠王府大殿,拿着一道明黃色的聖旨說道:“忠王千歲,有旨意,天王萬歲要你全力準備棄城突圍,明天晚上就走。怎麼走,走那個方向突圍,要你制訂計劃,趕快呈報到天王萬歲面前。”

    “什麼?!”李秀成一呆,驚叫道:“天王萬歲下定決心了?”

    “下定決心了。”莫仕暌點頭,說道:“剛纔在金龍殿上,天王萬歲親手把這道聖旨交到下官手裏時,還流下了眼淚,說他對不起此前爲了攻佔天京城犧牲的天國將士,更對不起此前爲了保衛天京城而犧牲的天國將士,可是沒辦法,情況到了這個地步,天王萬歲他只能是決定棄城。”

    “那也用不着這麼急吧?”李秀成脫口說道:“能不能再等幾天,我們在巷戰裏打得很漂亮,等我再堅持幾天,逼着超越小妖抽調圍城軍隊進城,然後再棄城突圍更有把握啊?”

    “這……。”莫仕暌萬分爲難,猶豫着說道:“忠王千歲,這隻能是請你親自去對天王萬歲說,臣下實在沒有這個膽量。還有,天王府那邊已經在着手準備棄城了。”

    “我現在就去見天王萬歲!”

    李秀成想都不想,擡腿就往外走,可是纔剛走得一步,李秀成卻又重新停下了腳,臉上還出現了鄭重神色。旁邊的李書香奇怪,忙問道:“忠王千歲,你不是準備去見天王萬歲了嗎?怎麼又不去了?”

    “我擔心會收到反效果。”李秀成神情嚴肅的說道:“天王萬歲好不容易纔下定決心棄城突圍,我這個時候又去勸他暫停突圍,理由還是我們在巷戰裏打得很漂亮,有希望擋得住妖兵,只怕天王萬歲聽了以後,又會放棄讓城別走的念頭,逼着我們在城裏和妖兵死戰到底,那我們的麻煩就大了。”

    李書香和莫仕暌一起點頭,全都相信以洪大教主的狗熊脾氣和反覆性格——這種事絕對幹得出來!

    “忠王千歲,那我們該怎麼辦?”李書香又問道。

    “按天王萬歲的旨意辦吧。”李秀成下定決心,說道:“今天我們在巷戰雖然打得漂亮,但那是因爲超越小妖顧惜保全他的機動兵力,不敢讓他的妖兵猛打猛衝,所以纔打得穩進展慢,真要是讓他橫下心來和我們拼到底,天京城還是很難守得住。而且我們就算在巷戰裏擋住了妖兵,長期困守孤城也不是辦法,最好還是乘着天王萬歲現在下定了決心,早點出城突圍纔是上策。”

    李書香再次點頭,也覺得還是乘着洪大教主趕緊下定決心,趕緊逃回蘇杭大後方去享福要緊。而李秀成雖然被迫下定了決心,心裏卻依然還是遺憾萬分,暗道:“如果天王萬歲再晚幾天下定決心就好了,只要能象今天這樣繼續打下去,最多兩天,超越小妖就非得做出調整不可了。”

    李秀成心中遺憾,卻殊不知他所效忠的洪大教主其實更遺憾,此時此刻的天王府內,蒙時雍雖然的確是在指揮着天國女兵和南京太平軍全力準備棄城突圍,然而咱們的洪大教主卻依然還在基督殿內垂淚哽咽,不斷痛哭出聲……

    “爲什麼?爲什麼?爲什麼朕三次祈求天父皇上帝和天兄耶穌降下神示,都是要朕讓城別走,棄城突圍?朕是真的捨不得這天京城啊!天父,天兄,你們爲什麼一定要讓朕走?爲什麼一定要讓朕走啊?!”

    痛哭無用,生病時做夢夢到皇上帝而創建拜上帝教的洪大教主,誰的話都可以不聽,可天父天兄的話,耶老大的弟弟洪大教主是絕對不敢不聽!所以沒辦法,南京太平軍的撤退準備一直在持續,害怕洪大教主變卦的李秀成又老老實實的在研究佈置棄城突圍的計劃,同時洪大教主已經決定棄城突圍的消息,也通過明裏暗裏的渠道迅速在南京城中傳播,也迅速影響到了軍心士氣……

    “聽說了嗎?天王萬歲準備棄城突圍了?”

    “真的假的?我們今天在北城不是擋住妖兵了嗎?怎麼又要走了?”

    “騙你幹什麼?城裏已經傳開了,天王府那邊現在到處都是兵,正在把聖庫裏的東西往車上搬,糧庫那邊也停滿了牛車驢車,正在往上面裝糧食。”

    “真的?如果是真的,我們還賣力賣命的和妖兵打個逑?先保住小命要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文壇大神是只喵神?億萬婚寵:老婆,你好甜北宋小廚師貴族紋章
    武林紀元數風流人物美漫生存指南全能運動員極品美女愛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