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六百零三章 最長之夜(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六百零三章 最長之夜(2)字體大小: A+
     

    公元一八六二年九月二十四日夜,吳軍祺祥二年、滿清同治二年閏八月初二晚上,這是一個載入史冊的日子。因爲叛徒的肆虐,內奸的猖獗,太平天國首都天京城牢不可摧的城防突然從內部裂開了一個大口子,位於天京城正北面的神策門忽然一片大亂,脆弱的城池內部,也因此即將直接暴露在了吳軍刀鋒之下。

    然而拜上帝教中至高無上的天父並沒有就此拋棄他的忠誠信徒,太平軍還有機會堵上這個缺口,因爲太平軍叛徒的互不信任,事前沒敢壯着膽子溝通聯絡,互相交換底牌,再加上種種陰錯陽差,導致了大叛徒吳建瀛被迫提前動手,引發一連串誰也沒能在事前預料到的連鎖反應,繼而又導致吳建瀛、許連芳、方有才和劉玉林四支太平天國叛軍在神策門內部大打出手,互相之間打得你死我活,既彼此消耗作戰力量,又徹底錯過了聯手作亂的最好機會,再加上吳軍在事前也是幾乎沒有什麼準備,所以神策門大戰究竟鹿死誰手,仍然還是一個巨大的未知數。

    最先醒過味來的是本可以統領各路叛軍聯手叛變的吳建瀛,結合事前發現的各種蛛絲馬跡,吳建瀛突然發現了一個殘酷而又可笑的事實,正在神策門打得熱火朝天的四支軍隊很可能都是爲了接應吳軍進城。所以吳建瀛趕緊一邊讓軍隊轉攻爲守,避免叛軍之間的無謂消耗,一邊匆匆派出使者手打白旗去和其他叛軍首領聯繫,妄圖趕緊結束叛軍內戰,掉轉槍口一致對外,聯手接應吳軍入城。

    天父神力,吳建瀛想得太簡單了,混戰之中槍來炮往,各懷鬼胎的幾支叛軍爲了活命全都是賣力作戰,吳建瀛匆匆派出的使者那裏能有那麼容易與其他叛軍首領取得聯繫?所以幾個打着白旗使者派出去了以後,不但沒能迅速見到其他的叛軍首領,相反還很快就被亂槍幹掉了兩個——黑暗之中,叛軍士兵很難看清楚吳建瀛使者手裏打着的白旗,看到有人靠近只是開槍,誤傷率當然很高。

    還好,派去和方有才聯繫的使者總算是沒被亂槍打死——只是被打傷,然後受傷的使者不斷大喊‘不要開槍,是自己人’之類的話,又剛好被方有才麾下的基層將領聽到,覺得奇怪就派人上前把使者抓了過來。然後這個使者又趕緊介紹說吳建瀛也是準備迎接吳軍進城後,恍然大悟的方有才部將這才趕緊派人把使者送到方有才面前,結果方有才一聽當然是覺得難以置信,驚訝問道:“什天安也是準備迎接鎮南王進城?他怎麼不早說?”

    “邡天燕,之前那些情況,我們什天安那敢隨便說他已經是鎮南王的人?”吳建瀛使者哭喪着臉說道:“要是走漏了風聲,被天王萬歲或者忠王千歲知道,什天安和我們還活不活了?”

    “我草!”方有才罵了一句髒話,十分哭笑不得的說道:“怪不得你們在晚上突然集結軍隊,我還以爲是我這邊走漏風聲,什天安要對我下手,嚇得我趕緊起事。早知道你們是準備迎接鎮南王的大軍進城,我應該和你們聯手啊!”

    腸子悔青也沒用,死了叛軍的士兵已經活不過來了,方有才也只能是趕緊傳令讓部下知道吳建瀛軍的友軍身份,然後又聽取了吳建瀛使者的建議,匆匆派人去和之前同一編制的劉玉林聯繫,向劉玉林介紹自己的友軍身份。同時吳建瀛這邊也硬着頭皮又派使者出陣,繼續打着白旗去和劉玉林、許連芳聯繫,盡最大努力爭取趕緊結束混戰。

    “我草!原來吳大哥和老方都是我們自己人!早說啊!早說的話那用得着這麼稀裏糊塗的亂打一氣,白白死這麼多自己人?別打了別打了!別和老方吳大哥的軍隊打了,都是自己人!自己人!!”

    又過了一段時間後,經過吳建瀛和方有才兩軍使者的不懈努力,總算是讓劉玉林也發出了懊惱後悔到極點的慘叫,也總算是結束了吳劉方三支叛軍之間的糊塗混戰。然而很不幸,因爲許連芳軍中的叛徒比較少,追隨許連芳的神策門叛軍被忠於太平天國的神策門將士包圍,吳建瀛和方有才派出的使者始終都沒能與許連芳取得聯繫,神策門的混戰還在持續。同時更糟糕的是,打馬飛奔回了柳巷的李容發已經帶着太平軍的精銳部隊發起了進攻,從背後瘋狂攻打吳建瀛和方有才兩支叛軍,開始不惜代價的鎮壓這場叛亂。

    其實吳建瀛的軍隊戰鬥力也還算不錯——歷史上淮軍名將劉銘傳就是收編了吳建瀛的降兵之後實力大漲,所部搖身一變成爲了淮軍的頭號精銳部隊。然而還是很可惜,吳建瀛、方有才和劉玉林這三個叛徒都是倉促起事,都只是各自拉上一支忠於自己的軍隊就倉促動手,既沒能把力量集中成一團,也遺漏了大量的精銳將士,所以隨着李容發軍成編制投入平叛戰場後,叛軍這邊很快就處於了下風。

    還有糟糕的事,吳建瀛所部的許多將士在得知真相後,又紛紛拿起了武器,毅然向無恥背叛太平天國的同伴發起了進攻,自行加入了李容發的平叛軍隊。而忠於太平天國的神策門守軍也已經匆匆推舉出了新的領頭人,代替許連芳指揮作戰,一邊瘋狂射殺已經被包圍在神策門甕城裏的許連芳叛軍,一邊頑強抵擋吳建瀛等叛軍向神策門發起的衝擊,咬着牙齒爲李容發爭取平叛時間。所以,不管吳建瀛、方有才和劉玉林再是如何的催促進攻,就是沒辦法迅速突破神策門守軍的攔截,與被困在神策門甕城裏的許連芳取得聯繫,還有徹底疏通吳軍的進城道路。

    “派人告訴方有才,我和他聯手攔截李容發,給劉玉林爭取時間!神策門那裏戰場狹小,兵力展不開,叫劉玉林一支軍隊幹!告訴劉玉林,想活命,就得拿下神策門,打開進出天京城的道路!”

    也還好,關鍵時刻,頭腦還算清楚的吳建瀛及時做出正確選擇,安排了一個最爲正確的攻守戰術。同時靠着平時統御軍隊的餘威,劉玉林和方有才也都沒有介意讓目前所部實力最弱的吳建瀛繼續指揮自己,全都是眼皮都不眨的執行了吳建瀛的命令。神策門的混戰也因此迅速進入了新的局面,李容髮帶着軍隊從南面背後向北打,吳建瀛和方有才聯手阻擊李容發軍,劉玉林軍從城上城下兩條道路猛攻神策門,忠於太平天國的神策門守軍則一邊頑強抵抗劉玉林叛軍,一邊加緊殲滅許連芳叛軍,敵中有我,我中有敵,互相廝殺得熱火朝天,血肉橫飛,也一度暫時陷入了僵持局面。

    在這樣的情況下,假如吳軍的精銳主力能夠及時趕到神策門外,在叛軍接應下大舉進攻神策門,那麼最少也有九成把握一舉突破神策門,徹底打開進城道路。可是現實卻開了一個大玩笑,因爲吳超越的判斷失誤和準備不足,在可遇而不求的戰機出現時,吳軍方面能夠迅速投入戰場的,卻只有原先駐紮在神策門外負責封堵太平軍出城道路的吳軍胡懷昭部一支隊伍,六個營兵力三千,其中還只有三個營裝備着吳軍的主戰步槍擊針槍,是吳軍的精銳戰兵。

    距離有些遙遠,吳超越的傳令使者再是如何的快馬加鞭,也是在當夜快要九點半的時候才把吳超越的命令送到了吳軍老將胡懷昭面前,得知吳超越的命令要求和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獲得增援的消息後,曾經追隨吳超越參加過當年神策門保衛戰的胡懷昭一度有些皺眉。不過很快的,胡懷昭卻又自己鼓起了勁來,大笑說道:“好!是我的運氣!當年跟着鎮南王殺長毛保衛神策門的老兄弟,現在除了鎮南王以外,雖然還剩一百一十九個,可是這會在神策門這裏的,就是我一個!拿下神策門,從神策門打開進城路,讓一百一十八個老兄弟們眼紅去!”

    “胡將軍,請下命令吧!”部將精銳營官成家燮語氣激動,迫不及待的拱手說道:“末將請令,率領本營兵馬擔任先鋒,攻打神策門!”

    胡懷昭軍的三個精銳營有一個是胡懷昭直屬,見成家燮搶功,另一個精銳營官周安宇當然也馬上跳了出來請令擔任先鋒,餘下三個普通營的營官也不甘示弱,同樣紛紛請令說道:“胡將軍,末將願爲先鋒,攻打神策門!”

    眼珠子轉了幾轉後,胡懷昭很意外的把先鋒任務交給了一個普通營的營官許書剛,又安排了另外一個普通營的營官率軍留守營地,然後才向成家燮和周安宇,說道:“你們都別搶,現在神策門的甕城城門還沒打開,得先有人去炸開城門。神策門甕城裏現在又亂成一團,城門炸開後肯定會有許多長毛衝出來,到時候前鋒還得負責分辨敵我,守住道路,你們兩個,負責帶兵殺進城裏!”

    事實證明吳軍老人胡懷昭的安排十分恰當正確,五個營的吳軍在胡懷昭的率領下匆匆趕到已經打得熱火朝天的神策門城外時,根本來不及準備過多攻城武器,也更來不及把火炮拉到城外做炮火掩護,吳軍惟一的破城辦法就是用達納炸藥炸開神策門的甕城城門。然而因爲許連芳叛軍已經被太平軍包圍在神策門甕城裏的緣故,城門上方城牆段仍然還是被太平軍控制,纔剛看到吳軍逼近就大呼小叫的開槍放炮,阻攔吳軍靠近城門——在這樣的情況下,讓精銳營擔起爆破衝鋒的重任顯然是在浪費戰鬥力。

    戰鬥力確實沒浪費,可胡懷昭的安排也意味着打先鋒的吳軍普通營將士必須要拿命來拼,在前鋒大將許書剛的指揮下,先後有三支吳軍爆破隊攜帶炸藥上前,捨命衝向城門安置炸藥。然而熊熊燃燒的神策門城樓卻徹底照亮了城下道路,吳軍爆破手根本無地藏身,再加上城上守軍的瘋狂抵抗,三支吳軍爆破隊都沒能取得成功,前兩支爆破隊都是還沒能衝過護城河上的石橋就已經死傷慘重,所有成員非死即傷,無法再繼續作戰,不得不狼狽逃回。第三支爆破隊則更慘,犧牲了三人捨命帶傷衝到城下時,城上突然丟下來好幾個火藥桶,火藥桶落地炸開間,吳軍爆破隊攜帶的炸藥包被引燃殉爆,餘下的三名吳軍爆破手全部被炸得屍骨無存。

    “胡大哥,城上的長毛太多,槍彈過密,到不了城下啊?能不能多派點擲彈筒給我,多給我一點時間炮火準備……?”

    迫於無奈,負責指揮爆破的許書剛只能是跑到胡懷昭的面前訴苦,打算請求更多的擲彈筒掩護,結果胡懷昭卻眼睛一瞪,怒喝打斷道:“那你剛纔還請令打先鋒?說大話逗老子玩是不是?多給你點時間炮火準備,你知不知道我們還剩多少時間?城裏接應我們的長毛死光了怎麼辦?錯過了這個戰機,想攻破神策門,我們得多死多少弟兄?!”

    “繼續上!想換人打前鋒也可以,把衣服褲子全部脫了,光着屁股給老子滾蛋!開除軍籍!”

    許書剛也還算有點血性,聽了胡懷昭的怒罵後連眼睛都有些泛紅,二話不說就衝回了自己的營隊,先是從自己的親兵中挑了幾個人出來,重新安排了一支爆破隊,並自封爲這支出擊的爆破隊隊長,然後親自扛起了炸藥包,衝着自己的副營官吼道:“從現在開始,軍隊給你指揮!我回不來,你就是營官!指揮後面的繼續上,不管死多少人,都給老子把神策門炸開!”

    副營官不答,只是含着淚光向許書剛行了一個軍禮,旁邊的其他吳軍將士紛紛效仿,許書剛則不再說話,扛起炸藥包就向過河石橋飛奔衝去,五名打下手的親兵拿着勉強可以抵抗米尼彈的厚木板跟上,副營官則吼叫下令,讓營中將士拼命開槍射擊,向神策門上轟擊擲彈筒炮彈,掩護上司親自發起衝鋒。

    槍林彈雨中,舉着厚木板保護許書剛的五名親兵很快就犧牲了兩人,然後又有兩名親兵不幸先後躺倒在過河石橋上,最後只剩下一個親兵保護着許書剛衝過了護城河石橋,結果城上守軍故技重施,飛快又丟下了幾個火藥桶,許書剛對此則早有心裏準備,馬上一個懶驢打滾,滾到護城河石橋旁邊的死角中,躲過了火藥桶爆破的衝擊波和火焰,而他的最後那名親兵則因爲動作稍慢,轉眼之間就被火藥的火焰包圍,死得悽慘無比。

    子彈又象潑水一樣的打來,已經身中四彈的許書剛連滾帶爬,跌跌撞撞的衝到了神策門城門下,也來不及放置炸藥和轉移藏身,直接把炸藥包按在了城門上就直接拉開了引線,大吼道:“爹,娘,孩兒先走一步了!”

    炸藥包猛烈爆炸,許書剛粉身碎骨,神策門的甕城城門也應聲而碎,露了把火光照得通明的城門甬道,還有衆多正在瘋狂砍砸破壞千斤閘的許連芳叛軍士卒。而在遠處,胡懷昭則帶着淚花放下了望遠鏡,聲音有些哽咽的說道:“馬上去報告鎮南王,請他給許書剛記破門首功。再有,從我的積蓄裏拿二百兩銀子,給許書剛的家裏人送去。”

    左右親兵答應的時候,受到吳軍爆破得手的鼓舞,許連芳所部的太平軍叛徒個個賣力砍劈,神策門甕城內側的千斤閘忽然轟然倒地,城門甬道徹底暢通,甕城的太平軍叛徒也歡呼着蜂擁衝出城外,逃出生天,還迫不及待的就紛紛大喊,“軍爺,快殺進去!快殺進去!兩道內城門都被我們燒了,千斤閘也被我們砸碎了,可以直接進城!可以直接進城!”

    不用這些叛徒招呼,許書剛營隊的將士就已經在副營官的指揮下衝鋒上前,一邊喝令出城投降的太平軍叛徒放下武器,一邊迅速佔領城門甬道。而此時此刻,時間的指針,纔剛指到晚上的十點十六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渾沌記女總裁的上門女婿通天武尊快穿:男主寵寵寵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
    瓜田李夏醫道無雙文壇大神是只喵神?億萬婚寵:老婆,你好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