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六百零二章 最長之夜(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六百零二章 最長之夜(1)字體大小: A+
     

    各種機緣巧合,神策門這邊是被吳軍特務系統滲透得象篩子一樣不假,守衛神策門的太平軍大小將領是爭先恐後叛變投敵也不假,然而李秀成畢竟早早就已經料定吳軍準備在南京城西北部動手,太平軍的精銳力量和機動部隊是針對下關和神策門這片戰場安排部署,所以吳軍能不能借着太平軍叛徒的力量一舉破城,還有太平軍能不能及時封堵住神策門這個漏洞,幹掉力量分散又在陰錯陽差下自相殘殺的吳建瀛和許連芳等太平軍叛徒,從始至終都是一個未知數,吳軍不敢說已經穩操勝券,太平軍方面也不能說是已經輸定。

    再所以,我們必須得回過頭來看看李秀成和吳超越的情況了。

    先來看看李秀成這邊的情況,真正說起來,其實李秀成對神策門這邊的夜間鉅變不但早有準備,而且還準備得相當充足,原因一是吳軍已經在龍脖子那邊把佯攻打得轟轟烈烈,料定吳軍必然要對南京西北部下手的李秀成早就算準了吳軍的動手時間就是在這一兩天內;二是李秀成仔細研究過吳軍的作戰習慣,知道吳軍每逢攻堅戰,要麼就是在半夜三更偷偷動手,要麼就是白天以炮火準備開闢直抵城下的道路,到了晚上再真正發力。所以南京城西北部的各支太平軍早就備足了火把乾糧等夜戰之物,還有專門的應變軍隊枕戈待旦,時刻準備着奔赴城牆戰場參戰救急。

    當然,李秀成也有一個嚴重的失誤,就是不該在傍晚時宣召忠心耿耿的乾兒子李容發到自己的忠王府見面,無意中錯過了在第一時間獲知吳建瀛叛變的機會。而李秀成突然宣召李容發見面的原因也很氣人,就是因爲李容發的麾下士卒偶有不法,與秦日綱麾下的南京太平軍發生衝突,心胸狹窄的秦日綱又把狀告到了李秀成的面前,不願與南京友軍發生衝突的李秀成才把李容發叫到了面前訓斥,還逼着李容發約束軍紀,嚴辦挑釁鬧事的麾下士卒。

    “你自己說,今天的事你的人做得對還是不對?你的士卒擅離職守,悄悄下城去玄武湖撈魚,燕王的人發現阻攔,你的人不但不聽還罵人打架,還對燕王的人亮槍,差點鬧出人命!你平時怎麼管教士卒的?你以爲這裏是蘇州杭州,有我護着寵着,你的人就可以隨便胡作非爲?這裏是天京,是我們天國的國都,事如果鬧大,我也保不了你!”

    甚至到了天色將黑的時候,氣憤難消的李秀成都還在呵斥自己的義子,李容發卻是垂頭喪氣,一再認錯,可李秀成還是不依不饒,又呵斥道:“還有,前天的事我還一直沒空找你算帳,吳建瀛和鬆天福他們在營地喝酒,你是怎麼知道的?是不是悄悄派了人暗中監視吳建瀛?誰給你的權力往吳建瀛的身邊安插眼線?”

    “義父,冤枉啊,我沒有。”李容發趕緊喊冤,說道:“那件事是順天義的人發現的,順天義的人發現許連芳擅離職守,悄悄跑去找吳建瀛喝酒,接着又發現鬆天福不但不管還一起去了,所以我才和順天義一起去找吳建瀛算帳。”

    “誰叫你去管這件事的?”李秀成一聽更是火大,喝道:“順天義是監軍,他管這件事名正言順,你既不是監軍又不是吳建瀛和陳德風的上司,去管這件事幹什麼?是不是覺得你的仇人對頭太少了,吳建瀛都已經對你低聲下氣了還不放過他,還想和陳德風也結仇?陳德風招你惹你了,你看吳建瀛不順眼,憑什麼要把他也拉下水?”

    李容發又垂着頭不敢吭聲了,還好,李秀成也沒有過於不依不饒,又把李容發罵了幾句後就說道:“回去把你今天犯事的幾個士卒重辦,明天再到燕王請個罪,這事就算了啦。請罪的時候誠懇點,燕王是你的長輩,受得起你的大禮。”

    李容發唯唯諾諾的答應,爲了少捱罵趕緊提出告辭,然而看到心愛義子李容發低聲下氣的模樣,李秀成卻又突然心中一軟,揮手說道:“先別走,近來我事情太多,我們爺倆也有段時間沒一起吃飯,陪我吃一頓晚飯再回去。”

    聽到這話,李容發就知道義父的氣已經消了,趕緊歡天喜地的答應,李秀成也這才命人準備飯菜,一邊與義子共進晚餐,一邊叮囑李容發要做好夜防準備,時刻防範吳軍出兵偷襲城牆。同時考慮到軍情如火,李秀成在匆匆吃完晚飯後就催促李容發趕緊回營,李容發答應,正要起身告辭離開,不曾想就在這個時候,汪兆強的事情來了——宋永琪突然來報,說是汪兆強在隨同自己南下告密途中被刺客殺害,死前沒能來得及吐露通敵叛徒的名字。

    “刺客逃去了龍脖子的方向?不可能!那個叫汪兆強的旅帥是駐紮在神策門西段,就算髮現叛徒也不是在神策門就是在下關,殺他的刺客往龍脖子的方向跑,肯定只是個障眼法,想讓我們覺得叛徒是出在龍脖子那一帶!實際上叛徒肯定是在下關或者神策門!還最有可能是出在神策門!”

    宋永琪實在有些低估了自己妹夫的分辨判斷能力,纔剛聽完宋永琪瞎謅的汪兆強遇刺經過,李秀成就一眼看穿了大舅子宋永琪的有意誤導,還馬上推演出了一個正確結論,向李容發喝道:“容發,內奸有可能狗急跳牆,帶着我的令牌馬上回柳巷,帶你的軍隊上神策門助防!不管是誰有什麼異動,馬上幹掉,我準你先斬後奏!”

    李容發答應,趕緊接過李秀成的令箭飛奔出門,匆匆趕回柳巷去組織軍隊上城,李秀成則喝令不絕,又當場派人趕到儀鳳門大街,讓率軍駐守在那裏的心腹大將吉慶元立即派兵登城,防範可能存在的叛徒狗急跳牆和吳軍乘機攻城。同時又派人傳令吳如孝、黃崇發、袁得厚和方海宗等統兵將領,讓他們率領的機動應變部隊集結侯命,隨時準備增援可能出現紕漏的牆段。此外又派人聯繫守衛龍脖子戰場的大將陳得才,還有統帥南京太平軍的蒙時雍和秦日綱,讓他們的軍隊也進入全面戒備的狀態。

    還是到了李秀成把所有命令都頒佈完畢坐下來稍微休息時,早就不懷好意的宋永琪才湊到了李秀成的面前,低聲說道:“忠王,有句話不知當不當說,現在天京城裏人心惶惶,心存異志者如同過江之鯽,我們防得了一次防不住永遠,這要是突然有什麼差池,讓妖兵殺進了城來,我們該怎麼辦啊?”

    “怎麼辦?涼拌!”李秀成沒好氣的說道:“妖兵要是真打進了城裏,要麼就是和妖兵死戰到底,要麼就是保護着天王萬歲死命突圍,否則還能怎麼辦?”

    “忠王千歲,那你的孃親和妻兒怎麼辦?”宋永琪又問,聲音低沉的說道:“大嬸她那麼大年紀,辛辛苦苦把你拉扯長大,我那外甥你的兒子學富才七歲,你也叫他們和妖兵死戰到底?槍林彈雨的,我們能帶着她們一起突圍?”

    想起辛苦把自己拉扯長大的生母,還有年僅七歲的愛子李學富,李秀成的心頭頓時一揪,但再一細想後,李秀成搖了搖頭,說道:“這些事慢慢再說,今天晚上最重要的是先守好城池,揪出內奸。哦,對了,永琪你不是給容發幫辦軍務嗎?怎麼還不回去給容發幫忙?快……。”

    “轟隆——!”

    也是湊巧,李秀成剛想起催促宋永琪返回李容發的營地,北面就隱約傳來了一聲轟鳴巨響,雖說東北方向的龍脖子那邊也不時還有吳軍的火炮炸響,然而老於沙場的李秀成聽聲辨位,卻馬上聽出了聲音來源,頓時臉上變色道:“不好,是神策門和下關的方向!那邊真出事了!”

    宋永琪不吭聲,只是趕緊縮到一邊等待機會繼續勸說李秀成和自己一起當叛徒,而李秀成也果然把催促宋永琪離開的事拋到了腦後,馬上大吼道:“傳令,全城戒嚴!叫所有的中軍將領到忠王府侯命!聯繫吉慶元、吳建瀛和李容發,叫他們多備信使,把西北情況時刻報告!”

    也是吼叫到了這裏,李秀成才突然全身一震,猛的想起被殺的告密者汪兆強是吳建瀛部將的細節,心裏也頓時揣揣,暗道:“不會吧,該不會吳建瀛就是叛徒吧?他曾經暫時離開過我的軍隊,回來後我又讓他繼續帶兵,是不是太不謹慎了?”

    謎底很快揭曉,當李書香和中軍衆將先後來到李秀成的面前聽令後,沒過多少時間,柳巷那邊就有飛馬來報,說是吳建瀛突然率領一支軍隊衝向了神策門,李秀成聞言頓時大怒,狂吼道:“吳建瀛!狗賊!本王這麼信任你,讓你重新帶兵,你竟然還敢背叛我!背叛天國!”

    “那聲爆炸是怎麼回事?”李書香比較心細,趕緊向來報信的信使問道:“還有,城外有沒有妖兵接應?”

    “不知道。”來報信的信使說道:“小的是騎着快馬快走出柳巷了,才聽到後面突然響起爆炸,隱約看到吳建瀛的中軍營地那邊大亂。至於城外有沒有妖兵接應,我們也還沒來得及確定。”

    “怪事,怎麼是先發現吳建瀛殺去了神策門,後來才發生爆炸?”

    李書香嗅到了味道不對,好在這個謎底也很快解開,還沒過去十分鐘,柳巷那邊的李容發駐軍就又有飛馬來報,說是發現吳建瀛軍內訌,吳建瀛部將方有才突然帶兵殺進了吳建瀛的中軍營地,還確認了是方有才軍殺進吳建瀛中軍營地後,吳建瀛的中軍營地裏才發生了猛烈爆炸。李秀成一聽當然是大喜,鼓掌道:“好,天國到底還是忠良多,邡天燕爲國除奸,只要成功,本王絕不會虧待了他!”

    殘酷的事實很快抽腫了李秀成的中年大叔臉,隨着流星探馬的不斷來報,李秀成等人包括同爲叛徒的宋永琪在內,這才張口結舌的逐漸發現,不但吳建瀛有可能是叛徒內奸,方有才有可能是叛徒內奸,劉玉林很可能是內奸叛徒,還連隸屬於南京太平軍編制的神策門門將許連芳,也很可能是一個叛徒內奸二五仔,吃裏爬外的帶路黨!

    “神策門這邊是怎麼了?怎麼了?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叛徒內奸?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妖兵奸細?神策門是有鬼有妖氣?會一下子冒出來這麼多叛徒奸細?”

    還好,再是如何的難以置信和瘋狂震怒,李秀成也都還能保持一些冷靜,狂吼過後,李秀成又突然回過一點神來,趕緊向最後一個來報告的信使問道:“妖兵呢?城外有沒有發現妖兵接應?”

    “回稟忠王千歲,暫時還沒發現。”信使如實回答道:“還有,吳建瀛、劉玉林、方有才和許連芳幾支軍隊還在神策門內側互相混戰,誰碰上誰都在打,所以我們也不敢確認他們誰是叛徒,誰是天國的忠臣。”

    “天助我也!”

    雖然很是不明白幾個貌似叛徒爲什麼會互相之間打得你死我活,可李秀成還是因此大喜過望,歡喜吼道:“誰是叛徒誰是忠臣都不要緊,只要他們還在互相牽制就行!只要妖兵還沒來不及出兵接應就行!快給李容發傳令,叫他無論如何都要拿下神策門,守住神策門!不管是那支軍隊,靠近就殺!”

    “再有,傳令吳如孝和方海宗,馬上帶兵去增援李容發,奪佔神策門西牆段,不要給妖兵任何乘機攻城的機會!”

    …………

    再來看看吳超越這邊的情況,李容發部將派出的信使並沒有誤報軍情,事實上直到吳建瀛和許連芳等叛徒內奸二五仔都已經在神策門內側打得熱火朝天了,吳超越都還沒有來得及派出一兵一卒趕到神策門外接應攻城,神策門外,僅僅只有負責封堵神策門的曹炎忠部將胡懷昭麾下的三千餘名吳軍將士緊急進入了作戰狀態,還始終沒有收到吳超越或者曹炎忠的出擊命令,乘勢奪取神策門的控制權。

    貽誤戰機這口大黑鍋得吳超越親自來背,原因是雖然吳建瀛、方有才和劉玉林等太平軍叛徒都先後派出了信使,成功與吳軍取得了聯繫,請求吳超越連夜派兵過來接應,可是在短短一個多小時了先後收到四個內容基本相同的請求,吳超越再是如何的奸詐過人也難免有些暈頭轉向,根本不敢相信神策門這邊會出現這樣的奇蹟——門將突然決定在這個晚上叛變,守將忽然想在這個晚上叛變,守將的兩個副手也同樣決定在這個晚上叛變!

    當然了,這麼多巧合湊在一起,又沒有上帝視角不知道太平軍在神策門的幾個叛徒全都是真心投降,別說是人品歷來不怎麼樣的吳超越了,就是道德君子聖人再世遇到這樣的情況,也非得起疑心不可。

    再加上各種陰錯陽差,神策門戰場上的幾大太平軍叛徒動手過早,留給吳超越的應變時間不足,所以吳建瀛最先有所動作時,吳超越不但還沒有決定出兵接應,甚至還只是在和張德堅等人討論分析吳建瀛等人是否詐降,分析推演神策門這邊的奇蹟會不會是李秀成佈置的誘敵陷阱,浪費了不知道多少寶貴時間,貽誤了不知道多少寶貴戰機。

    更值得讓吳建瀛等太平軍叛徒吐血的是,那怕大叛徒方有才點燃了吳建瀛軍的火藥庫,正式發出了叛變宣言,消息報告到了吳超越的面前後,吳超越的第一反應依然還是,“我草!這麼快就鬧出這麼大的動靜,真的還是假的?該不會是長毛玩花樣,騙我上當吧?”

    最後,還是到了晚上九點十來分時,吳軍斥候清楚看到神策門城樓升起沖天大火,又親耳聽到神策門城內槍聲震天,把消息報告到了吳超越的面前後,吳超越才得出結論——吳建瀛等叛徒不是詐降!起碼其中有一兩個或者兩三個不是詐降!

    而再接着,吳超越才後悔不迭的下令軍隊立即備戰,準備連夜出兵攻城,同時又迫不及待的大吼道:“拿本王的令牌,去給神策門外的胡懷昭傳令,叫他馬上出兵,無論如何要乘勢拿下神策門,守住神策門,保住我們的進城道路!”

    “明白告訴胡懷昭,戰機難得,成功了,本王給他記破城頭功!江南千千萬萬的無辜百姓也會永遠感謝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這個地球有點兇渾沌記女總裁的上門女婿通天武尊快穿:男主寵寵寵
    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瓜田李夏醫道無雙文壇大神是只喵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