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五百九十七章 比誰都合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五百九十七章 比誰都合適字體大小: A+
     

    “……吳建瀛是在見到鎮南王你的當天傍晚回到長毛軍隊裏的,用的藉口是在湯山一帶遇到我們的巡邏哨隊劫殺,爲了讓長毛相信,還故意用火槍自己打傷了自己。但是長毛似乎對他還是有些懷疑,審問了很久都沒有讓他歸隊,還準備要讓他再回蘇州。”

    “……吳建瀛說他運氣還不錯,及時搭上了李秀成心腹吉慶元這條線,悄悄給吉慶元塞了五十兩黃金,求得吉慶元在撤退的時候帶他進了江寧城,又求得吉慶元同意讓他回到舊部軍中任職,給他原來的舊部方有才打下手,還答應有機會在李秀成面前給吳建瀛說說情。所以吳建瀛希望我們趕緊幫忙讓他立功,讓他有機會重新帶兵,這樣他才能想辦法偷偷打開城門,接應我們殺進江寧城裏。”

    “這些經過都是吳建瀛的一面之詞,因爲卑職此前沒能在吉慶元身邊安插內線,沒辦法瞭解具體經過,所以卑職無法判斷吳建瀛說的是真是假,不敢斷定他到底是真降還是詐降,這點請鎮南王恕罪。”

    聆聽着張德堅的詳細報告,吳超越一直沒有吭聲,心裏也在猶豫難決,既覺得這是一個難得的破城機會,又無比擔心吳建瀛的降意真假,更擔心這件事處理不慎,暴露自己的戰場選擇,爲自軍破城更增難度。最後,還是在張德堅介紹了吳建瀛所部防區是在神策門西面的紅廟街一帶後,陪伴在旁的戴文節纔開口說道:“鎮南王,這件事最好小心起見。如果吳建瀛是詐降的話,我們在他身上做文章,不但有可能落入長毛陷阱,還馬上就會暴露我們的攻城主戰場位置,給長毛提前做好防範準備的機會。”

    吳超越猶豫着不說話,半晌才向張德堅問道:“石朋,你和長毛降將打交道的經驗多一些,你覺得這個吳建瀛是真降還是詐降?”

    “卑職無法判斷。”張德堅搖頭,又很是小心的說道:“不過卑職總覺得這件事太巧了,我們要吳建瀛想辦法回到他的舊部軍隊裏,他不但很順利的就做到了這一點,他的舊部軍隊還恰好就在我們準備要打的神策門防區,而且還恰好是在鎮南王你親自來到下關的同一天和我們取得聯繫,這幾個巧合湊在一起,巧得讓卑職都有些不敢相信是真的。”

    “也不能說完全是碰巧。”吳超越搖頭,說道:“吳建瀛的舊部進城以後就被李秀成安排在神策門駐守,當時我們還沒決定要在下關這邊動手攻城,不可能是長毛提前安排了在這裏等着我們。”

    “鎮南王,你覺得吳建瀛是真投降,真打算給我們做內應?”張德堅試探着問道。

    “我也沒辦法肯定。”吳超越搖頭,坦然承認自己也無法判斷吳建瀛的降意真假,然後吳超越又說道:“不過我更擔心的是另外一點,就算這個吳建瀛是真投降,我們安排軍隊偷襲幫他立功,在神策門這邊有了動作,李秀成就有可能懷疑到下關戰場,再結合我們的兵力配置,李秀成說不定還有可能直接推斷出我們的戰場選擇,發現我們的主攻目標是在下關這片區域。”

    “是不能不防。”戴文節趕緊點頭,又提醒道:“尤其是鎮南王現在你已經親臨下關戰場,這點更容易引起李秀成的懷疑。”

    吳超越又不吭聲了,盤算了不少時間才下定決心,說道:“算了,吳建瀛這個機會不要了,不管他是真降還是詐降,我們都不去搭理他,先儘量別引起李秀成的警覺,然後再另外想辦法破城。”

    戴文節和張德堅一起點頭贊同,都覺得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最好還是儘量別引起太平軍的太多警覺。吳超越則遺憾的看了一眼自己十分熟悉的神策門方向,悄悄嘆了口氣,暗道:“可惜,如果真能從神策門打進城裏就好了。”

    …………

    身在江寧城中,又沒辦法隨時與吳軍保持暢通聯繫,冒險回城給吳軍當臥底的吳建瀛當然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多疑的家門拋棄,還在望眼欲穿的等待吳軍幫助自己立功受賞,重掌軍隊。

    爲了能夠得到吳超越許諾的封賞和榮華富貴,也爲了報復無緣無故剝奪自己兵權的李秀成,吳建瀛在南京城裏準備得十分賣力,除了拼命討好自己的新上司吉慶元外,也放下架子儘量與自己曾經的部將方有才友好相處,不辭勞苦的幫方有才處理軍隊裏的各種煩瑣事務,即便被人嘲笑也毫無怨言。結果因爲此前就和方有才關係不錯的緣故,吳建瀛還真的很快就獲得了方有才的信任和依賴,不但可以在方有才軍中隨意活動,還可以自由上下城牆,獲得與吳軍祕密聯繫的機會。

    吳超越把指揮部搬遷到下關的同一天,確認已經把情報送到吳軍手中後,吳建瀛還覺得吳軍很可能會在當天晚上就動手發起假偷襲,爲了抓住這個立功機會,吳建瀛乾脆直接住到了神策門的西段城牆上,頂着秋夜細雨才半個晚上就來回巡城三次,小心觀察城下動靜,隨時準備着率軍迎擊吳軍的偷襲之兵。然而讓吳建瀛十分失望的是,時間都已經快到半夜子時了,城下依然還是一片寂靜,沒有半點異常動靜。

    “鎮南王怎麼還沒派人來偷襲這裏?提前約個時間就好了。”

    惋惜着沒能與吳軍提前約定時間,到了三更子時的時候,吳建瀛再一次帶着幾個心腹親兵在城牆上來回巡哨,一邊假意檢查值勤哨兵有沒有偷懶睡覺,一邊小心留意城下動靜。結果一圈轉下來依然還是一無所獲,大失所望的吳建瀛正準備回到城樓休息,不曾想金川門那個方向卻突然過來了一隊打着火把的太平軍士卒,吳建瀛不敢怠慢,趕緊上前大聲喝問道:“口令!”

    “天生天養和爲貴,各自相安享太平。”

    回答的口令無誤,可是聲音卻讓吳建瀛覺得依稀有些熟悉,再仔細定睛看去時,吳建瀛又頓時大吃一驚,脫口驚叫道:“忠王千歲?!你怎麼親自來了?”

    深夜登城的這隊太平軍爲首者確實是李秀成,旁邊還跟着李秀成最信任的李書香,見吳建瀛手忙腳亂的跑到自己面前行禮,李秀成也是一楞,同樣有些驚訝的問道:“吳建瀛?怎麼是你?我記得我已經派你回蘇州幫着籌辦糧草了啊,你怎麼還在天京城裏?”

    “臣下在湯山遇到妖兵哨隊攔截,受了傷,只能是重新回了天京。”

    吳建瀛趕緊解釋,隨同李秀成巡城的李書香也說道:“忠王千歲恕罪,還忘了向你報告這件事,進城那天養天義(吉慶元)有過報告,說什天安被妖兵攔截受傷,重新回到了我們的軍隊裏。養天義知道什天安熟悉軍隊情況,還讓什天安回了他的舊部軍隊,幫着養天義現在的部將方有才處理軍中事務。”

    性格同樣有些多疑的李秀成又看了吳建瀛一眼,心裏多少有些狐疑,然而卻又發現了一個細節就是吳建瀛的身上衣衫已經被細雨打溼,便隨口問道:“上城多久了?怎麼衣服溼成了這樣?”

    “回忠王千歲,臣下就住在城上。”吳建瀛如實回答,又說道:“天上一直在下小雨,臣下又已經來回巡哨了四次,所以衣服就被雨水打溼了。”

    “已經巡哨了四次?”李秀成心裏更是疑惑,問道:“怎麼巡哨得這麼勤?”

    “回忠王千歲,因爲超越小妖已經到了下關。”吳建瀛對這個問題倒是早有準備,馬上就答道:“超越小妖無緣無故的在今天移營到了下關,臣下擔心這是妖兵準備在下關一帶動手的信號,就加緊了防備,儘量多巡哨免得哨兵偷懶睡覺,給了妖兵偷襲的機會。”

    頗爲滿意的點了點頭,李秀成的心中疑慮稍減,也對勤奮賣力的吳建瀛多少有了些好感,便又隨口說道:“辛苦了,但也別太緊張,這場仗還有得打,別現在就累壞了身體。”

    “多謝忠王千歲關心。”吳建瀛趕緊道謝,又十分虛僞的說道:“忠王千歲,你纔是要保重你的身體,深夜巡城的事交給我們這些忠殿臣子就行了,用不着你親自登城。”

    “我是睡不着,到城牆上來隨便走一走。”李秀成隨意回答,又隨口囑咐道:“小心防備,尤其是要防着妖兵偷偷在城下挖城,一有動靜,馬上告警。”

    吳建瀛恭敬答應,又拍着胸口說道:“請忠王千歲放心,臣下知道超越小妖肯定要對神策門這邊下手,會把這邊給盯緊的,超越小妖不來偷襲神策門便罷,他要是敢來,臣下包管叫他的妖兵有來無回!”

    “什麼?”李秀成心中一動,忙問道:“你怎麼知道超越小妖肯定要對神策門這邊下手?”

    吳建瀛一驚,這才發現自己說漏了嘴,好在吳建瀛甚有急智,眼皮都沒眨一下就馬上回答道:“回稟忠王千歲,因爲臣下知道,超越小妖第一次和我們天國軍隊打仗的時候,就是在這座神策門。超越小妖既對這裏有特殊印象,又肯定對這裏的地形和城防情況十分熟悉,所以他今天才剛把中軍營地搬到下關,臣下就覺得他肯定要對神策門這裏下手。”

    李秀成張大了嘴巴,李書香也有些目瞪口呆,互相對視了一眼後,李秀成和李書香還異口同聲的驚叫了一句,“我們怎麼把這事忘了?超越小妖熟悉神策門的情況,又對神策門印象深刻,是最有可能要對神策門下手啊!”

    驚叫過後,得到吳建瀛提醒的李秀成再仔細一回憶吳軍的軍隊部署情況,還頓時在雨夜中出了一身冷汗,吃驚說道:“不但是有可能!還是有很大可能!妖兵在下關和神策門這一帶雖然看上去兵力不多,可是超越小妖如果願意的話,隨時都有可能在半個晚上之內,把妖兵駐紮在龍脖子一帶的機動兵力調過來參戰,在局部對我們形成以多打少的優勢!”

    見李秀成的神情激動,着急要討好上司拿回兵權的吳建瀛稍一盤算,乾脆又補充了一句,說道:“忠王千歲,還有妖兵的水師,下關緊鄰長江,還有碼頭可以快速上下船,超越小妖如果願意的話,還可以隨時調動水師上岸參戰,讓他有更多的兵力可用!”

    聽到吳建瀛這話,李秀成頓時以掌擊額,李書香則擦着冷汗直叫僥倖,道:“好險,差點又上超越小妖的當了,超越小妖不是聲東擊西,是實則實之,真準備來打下關或者神策門!”

    “馬上回府,召集衆將議事!下關和神策門這邊的防務,必須得加強!”

    李秀成沒做多想,馬上轉身就走,李書香等人趕緊跟上時,吳建瀛把心一橫,忙上前拉住了最得李秀成信任的李書香,一邊去掏賄賂吉慶元后剩下的五十兩黃金,一邊低聲說道:“李尚書,求你件事。”

    “什麼事?”李書香低聲問。

    “求你在忠王千歲說個情,原諒我在軍隊裏胡說八道的事。”吳建瀛一邊把金子悄悄塞進李書香手裏,一邊可憐巴巴的低聲說道:“我知道,這次忠王千歲攆我回蘇州,肯定是因爲我在軍隊裏胡說八道那件事被他知道,可我真的沒什麼心,就只是隨口抱怨了幾句,現在我已經知罪了。還請李尚書幫我美言幾句,請忠王千歲寬恕了我的罪過,讓我可以繼續帶着天國軍隊殺妖兵立功贖罪。”

    看了一眼吳建瀛塞過來的金子,又想到今天晚上全得吳建瀛提醒才讓自軍發現吳軍的主攻方向,李書香便點了點頭,低聲說道:“我儘量試一試,成不成看你的運氣。”

    運氣來了什麼都擋不住,當天夜裏,李秀成召集麾下衆將安排加強了南京城西北部的防禦部署後,還沒等李書香開口提醒,李秀成就已經自行發現自己在南京城西北部的安排部署有一個漏洞,那就是負責西北防務的吉慶元的指揮部過以靠西,距離神策門有些過遠,同時負責守衛神策門第一線的吳建瀛舊部又已經被吉慶元一分爲二,劉玉林和方有才兩員戰將互不統屬制約,交戰時容易出現指揮混亂的問題,所以李秀成很快就拿定主意,決定安排一員大將總領神策門防務,直接聽令於自己指揮。

    “忠王千歲,就讓吳建瀛挑起這個擔子吧。”收了好處的李書香乘機說道:“劉玉林和方有才這兩支軍隊,以前都是吳建瀛的舊部,繼續讓吳建瀛指揮這兩支軍隊既方便,又可以避免出現臨陣換帥不熟悉軍隊情況的麻煩問題。”

    “不能讓吳建瀛統兵。”與吳建瀛有過節的李秀成乾兒子李容發立即反對,說道:“這個人貪生怕死靠不住,又詆譭過義父你,讓他統兵太危險。”

    “忠二殿下,吳建瀛說那些話就是發幾句牢騷,沒什麼惡意的。”看在金子的份上,李書香又替吳建瀛說了一句好話,道:“而且今天晚上如果不是他提醒,我們也不會這麼快就發現超越小妖的主攻方向。”

    想到吳建瀛剛纔爲自己立下的功勞,李秀成有些猶豫,然後擡頭去看自己的另一個親信吉慶元,問道:“養天義,你覺得吳建瀛這個人怎麼樣?”

    “還不錯。”同樣收了吳建瀛金子的吉慶元拿人手短,答道:“他被妖兵斥候截殺逃回來以後,我叫他給他原來的部下打下手,他都沒抱怨什麼,做事還很賣力,獲了罪還這麼勤奮,這樣的人不多見。”

    得吉慶元提醒,李秀成又想起了今天晚上吳建瀛盡職盡責冒雨巡城的事,便點了點頭,說道:“好吧,就讓吳建瀛繼續統率他的舊部,守衛神策門。”

    “義父……。”

    李容發還想反對,李秀成卻揮手打斷了他,說道:“容發,我知道你和吳建瀛有過節,但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不能再計較個人恩怨了,要以團結爲重。吳建瀛有忠心有頭腦,又熟悉他的舊部軍隊,讓他繼續帶着原來的軍隊守神策門,比誰都合適。”



    上一頁 ←    → 下一頁

    史上最強店主撩妻成癮:狼性大叔別亂末日聊天群原血神座不朽凡人
    這個地球有點兇渾沌記女總裁的上門女婿通天武尊快穿:男主寵寵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