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五百八十七章 推心置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五百八十七章 推心置腹字體大小: A+
     

    血腥激戰後大勝關戰場滿目瘡痍,到處都是橫七豎八的吳軍將士和太平軍士兵的屍體,許多的屍體殘缺不全,與殘破的旗幟、遺棄的軍械和破爛的武器夾雜在一起,層層疊疊的鋪滿了大勝關以東的道路田地,血水積滿坑窪,順着溪河流淌,緩緩匯入長江,將頭關下游的江水都染成了淡淡的粉紅色。

    空氣中盡是血腥味和人體被焚燒後發出的惡臭味,許多的兩軍重傷員仍然還在屍骸中艱難的呻吟求救,吳軍的隨軍民夫也擡着擔架在血泊中不斷穿梭,儘可能的搶救重傷未死的自軍將士,還有抓捕穿着上好服色的重傷太平軍將領。而對於數量更加衆多的太平軍傷員,吳軍民夫則普遍採取無視態度,任由敵人的傷員如何痛苦呼救都置之不理,偶有勉強還能動彈的太平軍傷員抱住吳軍民夫的腿流淚求救,也被吳軍民夫馬上一腳踢開。——對於這些千里迢迢跟着吳軍來南京混飯吃的民夫來說,浪費時間去救一個重傷沒死的敵人普通士兵,遠不如抽空搜一下敵人死者的腰包實惠實在。

    這一情況突然得到了改變,一個衣着光鮮的吳軍傳令兵打馬衝進了正在打掃中的大勝關戰場,舉着代表吳超越的令旗大聲喊道:“所有的隨軍民夫,都聽好了!鎮南王有令,對於長毛傷兵,不能不理,能救儘量救!每救三個長毛傷兵,以俘虜一個敵人計功!”

    “鎮南王英明!鎮南王英明!”

    歡呼聲在吳軍民夫人羣中響起,雖然很是不理解吳超越的這道命令,然而貪圖計算爲俘虜敵人的賞賜,吳軍隨軍民夫還是爭先恐後的衝向了那些沒人理會的太平軍傷兵,爭着搶着把敵人重傷員擡上擔架,擡往戰俘營請功。許多聽到了吳超越命令的太平軍傷兵則是直接哭出了聲來,紛紛虛弱的喊道:“官兵老爺,救我,我投降,只要救我一命,叫我幹什麼都行。”

    無數太平軍傷員流着眼淚感激吳超越的仁慈命令的時候,吳超越也在自己的座船雒魏林號上頒佈了第二道與太平軍俘虜有關的命令,說道:“這次抓到的長毛俘虜甄別一下,卒長以下的長毛,能動的發兩個飯糰打發他們走人,不能動的包一下傷口也給兩個飯糰,擡到長毛的陣前釋放。咱們也不是開善堂的,犯不着在長毛俘虜身上浪費太多糧食。”

    “鎮南王,如果被我們釋放的俘虜又回了長毛軍隊怎麼辦?我們不是又得浪費彈藥和力氣對付他們?”隨軍幕僚周文賢小心翼翼的問道。

    吳超越一聽笑了,旁邊的隨軍幕僚長戴文節也笑了,笑道:“文賢,你難道還看不出來,這正是我們鎮南王這麼快就釋放長毛俘虜的目的?我們鎮南王現在不怕這些長毛俘虜重新回去給李秀成大長毛當兵,就怕他們直接就走了,不去長毛軍營裏宣傳我們怎麼善待長毛俘虜。”

    “文節先生,你的意思是,鎮南王想讓這些長毛俘虜去替我們動搖長毛軍心?”周文賢明白了戴文節的意思。

    “正是如此。”戴文節微笑點頭,說道:“李秀成麾下的長毛兵是以江南兵爲主,基本上都是李秀成在江浙一帶招募的新兵,戰鬥力不強又鬥志不足,這樣的長毛兵如果親眼看到了我們如何善待俘虜,到了再和我們陣上交戰的時候,是否還會鐵了心的和我們死戰到底?又會不會生出情況不對就放下武器投降保命的念頭?”

    周文賢終於恍然大悟,趕緊恭維吳超越的英明神武之餘,又自行領悟到了另一層,忙說道:“明白了,鎮南王下令只釋放卒長以下的長毛兵這點我也明白了,能當上卒長的長毛肯定是長毛老兵,比較頑固不容易動搖。但卒長以下的肯定都是長毛在江浙強徵的新兵,既最容易動搖,又戰鬥力不強,就算歸了隊重新拿起武器和我們交戰,我們的將士也可以輕鬆對付他們。而且這些長毛兵數量衆多,放了他們既收仁慈美名,又可以減少我們無謂的糧草開支,一舉多得。”

    吳超越微笑點頭,誇獎了一句周文賢的悟性,然後又眺目去看仍然還是滿地死屍的大勝關戰場,神情若有所施,盤算了片刻後,吳超越還又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說道:“文節先生,文賢,你們覺得我是不是該派一個人去和李秀成聯繫了,勸他帶着江浙長毛放下武器投降?”

    “現在就派使者去招降李秀成?”戴文節和周文賢都是一楞,然後戴文節趕緊說道:“鎮南王,是不是太早了?先不說李秀成大長毛號稱萬古忠義,最是頑固無比,招降他成功的可能微乎其微,就是現在的情況,李秀成這個大長毛也絕不可能放下武器投降啊?”

    “是啊。”周文賢附和道:“李秀成麾下現在還有二十多萬長毛,雖然都是烏合之衆不難對付,但也不是輕易可以消滅的,所以對李秀成大長毛來說,他現在仍然還有一戰之力,怎麼可能帶着那麼多長毛放下武器投降?”

    “這些我當然知道,李秀成這個大長毛現在是沒有任何可能放下武器投降。”吳超越點頭,又說道:“我就是想未雨綢繆,提前向李秀成表明我的態度,讓他知道我沒有一定要殺他的打算,也讓他知道我不想讓這麼多的長毛兵白白給洪秀全陪葬,先打好伏筆,等李秀成窮途末路的時候,我們再招降他可以希望大得多。”

    戴文節明白吳超越的意思,忙點頭說道:“那是可以打個鋪墊,反正我們戰俘營裏有的是夠分量的長毛將領,找一個能把招降信帶到李秀成面前的長毛俘虜一點不難,成了方便以後招降,不成我們也沒有任何的損失。”

    言罷,知道吳超越不喜歡親自動筆的戴文節又趕緊問是否要自己代筆,文言文和書法爛得一塌糊塗的吳超越則心血來潮,搖頭說道:“不必了,這道信我親自來寫,你們先把信使安排好,一會釋放長毛重傷員的時候順便給李秀成送過去,讓李秀成知道我們的誠意。”

    戴文節應諾,又頗是陰險的問道:“鎮南王,要不要設法把消息放出去,讓洪秀全知道我們和李秀成暗中聯繫?對李秀成生出疑心?”

    “沒那個必要。”吳超越再次搖頭,說道:“洪秀全和李秀成沒提前跑了,就證明我們的離間計已經成功了,犯不着再畫蛇添足讓李秀成覺得我們的招降是不懷好意,這次我們單純只是招降,不玩其他的花樣。”

    就這樣,遵從吳超越獨斷專行的命令,能把書信直接帶到李秀成面前的信使很快就安排好了,在第三路吳軍東征軍全面登陸南岸後,太平軍俘虜的甄別工作也隨之完成。按照吳超越的安排,能夠自己行動的太平軍基層士卒在領到了兩個加鹽飯糰後當場釋放,任由他們自擇出路,同時那些受了重傷又符合釋放標準的太平軍士卒也在簡單包紮後,被吳軍民夫打着白旗擡到了太平軍的鳳台門營地前釋放,喊話讓太平軍派人出來接收。而唯一被吳軍釋放的太平軍將領,則是懷揣吳超越親筆書信的太平軍大將洪春元之弟洪春生。

    從後世某黨某軍那裏抄襲來的俘虜政策當然神效非凡,雖然確實也有許多太平軍俘虜自願歸隊或者被強迫歸隊,然而這些太平軍俘虜回到了太平軍的各處營地後,卻馬上變成了一個個自帶乾糧的吳軍俘虜政策義務宣傳員,被迫或者自行的向友軍將士交代自己被俘的經過,還有在吳軍營中的具體遭遇,讓無數原本就已經開始動搖的江浙太平軍將士更加動搖,更加沒有和吳軍死戰到底的決心,士氣下滑,軍心動搖則更是嚴重。

    還有一些太平軍將領爲吳超越提供了助攻,被吳軍釋放的太平軍重傷員回到了自軍營地後,因爲有相當不少的人傷得已經沒有搶救價值,爲了節約藥物和糧食,幾個掌兵的太平軍將領竟然直接下令不許再治療已經救不回來的重傷員,任由這些重傷員自生自滅。結果很自然的,逐漸明白了上面的用意後,這些太平軍的重傷員當然是氣得紛紛哭出了聲音,大罵上司狼心狗肺,待自己還不如敵人待自己好,而其他的太平軍將士看到這些血淋淋的例子後,兔死狐悲軍心士氣更加受到影響不用解釋,不願再爲太平天國賣命到底的士卒也越來越多。

    李秀成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就知道軍隊裏發生的這些情況,原因除了江浙太平軍的隊伍規模過於龐大,李秀成難以迅速知曉這些基層原因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洪春生帶回來的吳超越親筆書信——雖然李秀成無比懷疑這道書信和吳軍使者莫祥芝故意讓洪秀全看到的書信一樣,不安什麼好心不懷什麼好意。可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向洪春生大概瞭解了大勝關慘敗的前後經過後,李秀成終於還是忍不住拿起了洪春生帶來的書信打開,取出了其中的信箋觀看。

    “操他孃的,還清妖的狗屁鎮南王,富豪出身聽說還喝過洋墨水,寫的字居然比我這個只讀過兩年書放牛娃的還難看!”

    和很多親眼看過吳超越毛筆字的人一樣,李秀成也是先狠狠嘲笑了一通吳超越的不學無術,鬼畫符毛筆字。然而再仔細看了吳超越用白話文寫成的書信後,李秀成臉上的不屑嘲笑卻逐漸消失,還破天荒的隱隱生出了別樣心思…………

    吳超越的親筆書信全文如下:“李秀成兄,小弟吳超越我久仰你的大名,如雷貫耳,只可惜一直沒有機會能和你見上一面,實在是萬分遺憾。希望這次江寧大戰能有機會和你見上一面,讓我親眼看一看聞名天下的忠王李秀成到底是什麼英雄模樣,最好還能坐下來和你喝上一杯酒,談一談我們的抱負理想,我敢保證,你這位愛民如子的忠王千歲和我一定有許多共同語言,有相逢恨晚的感覺。

    廢話不多說,說正事,現在江寧戰場的情況你李兄肯定很清楚,你已經沒有任何指望了,雖然你還有二十多萬軍隊還有營壘可以守,但是在我的洋炮開花彈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擊,死守營壘只會給我各個擊破的機會,出擊增援更是白白送死,不管怎麼做都是垂死掙扎,看不到任何的希望。除非洪秀全準你帶着軍隊退進江寧城裏守城,那或許你還有點長時間擋住我的機會,但你心裏面肯定比我更明白,洪秀全是絕對不會允許你的軍隊進城的。

    當然了,你還有趕緊帶着軍隊退往江浙大後方這個選擇,多少保住一些軍隊繼續垂死掙扎,但這麼做一是洪秀全不會答應,二是李兄你想過沒有,如果你這麼做了,你的麾下將士要無辜死難多少?江浙蘇杭的無辜老百姓要多受多少罪,要多死多少人?

    我知道,在外人看來,我用這些理由勸你或許十分可笑,大家都是慈不掌兵的人,有誰會特別在乎士卒和百姓死上多少?但我知道你不會笑,因爲我的細作向我報告說,說你李兄在江浙一帶治理百姓時很得民心,有愛民如子的美稱,蘇州的老百姓爲了感謝你的仁政,特地在蘇州城外給你立了一座‘民不能忘’的白玉石碑,在***間,還流傳着許多感謝你歌頌你的民歌。老百姓不會騙我,所以我相信你不會笑,因爲你和我一樣,都是把百姓放在心上的人。

    李兄,百姓這麼愛戴你,你就忍心拿戰火連綿去回報他們?你就忍心爲了你所謂的萬古忠義美名,爲了那個成天裝神弄鬼的洪秀全,禍害荼毒那麼多無辜的百姓,值不值?

    李兄,我知道你現在還有一戰之力,還可以苟延殘喘一段時間,絕對不可能接受我的招降,但我還是要勸你一句,爲了你自己,也爲了跟着你出生入死的麾下將士,還有愛戴你供養你的無辜百姓,考慮一下在將來放下武器向我投降。我可以保證你的生命財產安全,也保證你麾下將士的安全,甚至就是你效忠的洪秀全,只要你投降過來,我也可以考慮放他一條活命。

    還有,我還可以明白告訴你,我已經想好了安頓你和你將士的辦法,日本國狼子野心,如今正在侵略我們中華自前明以來的藩屬國琉球,琉球國向我求援,我已經答應了,你和你的將士投降後如果願意,我可以派艦隊送你們去琉球打日本倭寇,也可以直接把你們送到日本去剿滅倭寇軍隊,讓你們在日本獲得一塊立足之地,也讓你成爲象戚繼光那樣的抗倭英雄,我們華夏的民族英雄,流芳千古,萬世不朽。

    言盡於此,請李兄你仔細考慮一下,不管你什麼時候率軍來降,我都倒履相迎。還有,戰場上刀槍無眼,李兄你一定要保重好自己,千萬別被我軍將士的槍彈誤傷,給我留下千古遺憾。弟吳超越拜上。”

    反覆看着吳超越這道粗俗直白的書信,李秀成幾次想要開口嘲笑,可每次話到嘴邊都自行打住,半晌都沒怎麼說話,腦海裏還有些空白,有些不敢去回憶吳超越的書信內容。倒是旁邊的李書香湊上來看完了書信後開了口,冷笑說道:“好狂妄的超越小妖,連他在雨花臺上的岳父都沒救出去,居然就有臉敢招降我們了。”

    李秀成還是不吭聲,心裏只是向自己問道:“超越小妖已經拿下大勝關和頭關了,接下來他只要攻破我們在鳳台門的兩處營壘,就可以打通和雨花臺妖兵的聯繫了,如果超越小妖真這麼做了,我在鳳台門的兩處營壘,能撐得住多久?被妖兵拿下了鳳台門又打通了和雨花臺的聯繫後,我的軍隊還能有什麼樣的指望?”

    捫心自問的時候,帳外突然進來了一個親兵,向李秀成跪奏說洪秀全派遣太平天國的刑部正秋官莫仕暌爲使,手捧洪秀全的聖旨前來宣讀,李秀成聞報不敢怠慢,趕緊與李書香一起出帳把莫仕暌迎了進來,結果進帳之後,莫仕暌卻是展開了洪秀全的聖旨這麼讀道:“天王萬歲聖旨,忠王李秀成,朕聽說超越小妖無緣無故的釋放了一批被俘的天國將士,擔心超越小妖這麼做是不安好心,想乘機往你的軍隊裏安插奸細作亂,所以朕派莫仕暌來你的軍隊擔任監軍,幫你甄別捕拿超越小妖派進來的妖兵奸細。欽此。”

    十分無奈的看了洪秀全強塞來的監軍莫仕暌一眼,又更加無奈的和親信李書香對視了一眼,李秀成這才磕了頭領旨,然而事還沒完,李秀成起身之後,莫仕暌竟然又滿面笑容的問道:“忠王千歲恕罪,臣下在進你營地的路上,偶然聽說了這麼一件事,說是超越小妖還讓我們被俘的將領給你帶來一道書信,臣下斗膽多問一句,這件事是真還是假?”

    李秀成默然,心中還有些想笑,暗道:“爲了天國大業,我都已經盡忠到這個地步了,天王萬歲居然還信不過我,居然還信不過我啊。”

    萬分抱歉,因爲遇到急事,昨天多耽擱了一天。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天降巨富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
    財色無邊黑化男主總想套路我氣御九重天戰爭天堂鳳傾之痞妃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