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五百七十九章 猛虎下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五百七十九章 猛虎下山字體大小: A+
     

    託了主場作戰的福,細作纔剛確認吳軍曹炎忠兵團是衝着秣陵關而來,鎮守秣陵關的李秀成親弟弟李明成在不到三個小時的時間裏就收到了這一消息,三萬多秣陵關守軍也馬上進入了全面戒備狀態,火炮全部裝藥裝彈,當值軍隊全部進入防禦陣地,沒有當值的軍隊也全部領取武器隨時等候調遣,各營將領則紛紛趕到位於秣陵關關城中的指揮部侯命,等待李明成的調遣。

    與緊張備戰的中基層將士不同,受命守衛秣陵關的李明成卻顯得頗爲輕鬆,不但直到衆將全部到齊之後才露面,還一見面就和麾下衆將開起了玩笑,笑道:“妖兵來了,有沒有怕的?有怕的先開口,本王宗可以讓他進預備隊最後上陣,不過得請我們所有人喝酒,還得由我們自己點菜。”

    衆將紛紛大笑,之前的緊張氣氛頓時一掃而空,然後李明成才又微笑說道:“好了,說正事吧,被我的王兄料中,妖兵果然冒險分兵了,陸師單獨來打我們秣陵關,想切斷我們和蘇杭大後方的聯繫,這對我們來說絕對是一件好事,最起碼我們不用擔心和妖兵陸師打得最激烈的時候,妖兵的水師又突然跑出來對着我們的陣地開炮,壓力可以小上許多。但我們也不能輕敵,一定要守住秣陵關,也一定要妖兵多嚐嚐苦頭,爲這場天京保衛戰打一個開門紅!”

    衆將應諾,接着大將林正揚又趕緊問道:“王宗,這場仗我們怎麼打?忠王千歲那邊會不會給我們派援軍?”

    “援軍當然有,但不會馬上派來。”李明成答道:“這一場仗,我們先利用有利地形和工事掩護,迎頭痛擊曹炎忠這股妖兵,先在營地守衛戰中把妖兵拖得師老人疲,然後等王兄派出援軍來給我們幫忙的時候,我們再發起反擊,打退妖兵。”

    衆將紛紛點頭,表示明白李明成佈置的作戰方針,接着李明成才調兵遣將,安排諸將率軍守衛各處陣地,還有安排預備隊以便隨時救急滅火。結果就在李明成有條不紊的安排佈置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急報,說是朱門駐軍放棄陣地撤往江寧鎮後,吳軍曹炎忠部沒做任何耽擱就直接越過朱門,在攜帶着大量重武器的情況下快速逼近秣陵關,只留下了少量軍隊守衛朱門。

    “來得這麼快?打算殺我們一個措手不及?想得倒美?”自信的猜到了吳軍快速推進的用意,李明成也不再耽擱,迅速安排好了醞釀已久的防禦計劃,然後立即吩咐衆將返回各自營地準備迎戰,自己則親率總預備隊坐鎮秣陵關城,自信而又耐心的等待吳軍來襲。

    嚴格來說,秣陵關一帶的地形並不是對防禦戰特別有利,尤其缺乏高地可以屯兵駐軍,唯一一條大型河流秦淮河也位於秣陵關的東面,發揮不了阻攔吳軍前進的作用。不過這些對李明成和他麾下的太平軍來說問題並不大,靠着充足的人力可以動用,李明成軍已經在秣陵關戰場上修築了四座工事完善的堅固營壘保護關城,又有兩百餘門火炮可以動用,彈藥充足,其中八十餘門還是從洋人那裏高價買來的開花炸炮,火力之兇猛,還在南京戰場另一處軍事要塞九洑洲之上,所以即便明知道來敵實力還在雨花臺敵人之上,李明成也有絕對的信心讓曹炎忠在秣陵關碰一個頭破血流,讓膽敢向秣陵關發起正面強攻的吳軍隊伍死傷慘重!

    中午時分,吳軍前鋒首先出現在了秣陵關守軍的視線之中,結果讓李明成頗爲嗤之以鼻的是,首先殺來的三個營吳軍根本就不敢過於靠近秣陵關,纔剛到距離太平軍十里左右時就停下腳步,然後馬上派出大量斥候探察周邊情況,膽戰心驚的提防太平軍在秣陵關周邊暗藏伏兵,還在斥候前哨戰中也表現得戰戰兢兢,零散斥候一旦遇到大股的太平軍巡邏隊就馬上撤退,根本不敢冒險硬拼。所以在關城上看到這一點後,李明成還輕蔑的說了一句,“不過如此。”

    一個多小時後,吳軍曹炎忠部的主力也開拔到秣陵關西面十里處,與前隊會師一處,然後又馬上在李明成嘲諷的目光中着手建立營地,沒敢在時間頗爲充足的情況下直接向秣陵關發起正面強攻。然而就在李明成益發嘲笑曹炎忠的過於謹慎時,意外出現了,六個營的吳軍竟然越衆而出,保護着一批大小不一的火炮獨自向着秣陵關直接殺來,餘下的吳軍大隊則繼續修築營地,沒看到有什麼預備隊集結侯命。

    “妖將曹炎忠用三千軍隊就想直接打秣陵關?”李明成幾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分析,又趕緊向來報告敵情的斥候問道:“來的妖將是誰?裝備如何?”

    “回王宗,來的妖將打着黃字旗號,有可能是妖兵大將黃遠豹。”斥候如實回報,又說道:“這股妖兵的裝備很好,至少有四個營全部裝備着快射洋槍,攜帶的火炮數量應該在八十門左右,具體是什麼火炮不清楚,但是大部分的火炮都不大,有可能是劈山炮。”

    “劈山炮?”自信重新回到了李明成的身上,還讓李明成輕蔑笑道:“來吧,等着看本王宗的開花炮怎麼收拾你們。”

    很快的,六個營的吳軍迅速逼近到了太平軍石龍山營地的附近,職守石龍山的太平軍大將李萬材毫不猶豫,馬上就下令開炮射擊,南面葛塘村的太平軍駐軍林正揚部也用遠程火炮開火,配合友軍以交叉火力覆蓋吳軍隊伍,南北三十餘門火炮炮聲隆隆,聲勢震天,第一輪齊射就給吳軍造成了傷亡。

    沒有就地修築防炮陣地,五個營的吳軍只是拉開空間降低被太平軍火炮命中的可能,居中那個吳軍營則迅速安置火炮,以讓太平軍驚訝的速度迅速佈置炮陣完畢,然後馬上裝彈裝藥,又在令旗揮動之後,以江浙太平軍根本不敢想象的整齊動作一起開炮,將六十餘枚炮彈轟向了太平軍的石龍山營地,更加驚天動地的炮火之聲,也迅速在太平軍營地中迴盪了起來。

    真相大白,落地全部炸開的吳軍炮彈告訴了李明成一個殘酷事實,吳軍隨軍帶來的小型火炮並不是原始的散彈劈山炮,而是三磅口徑的後裝線膛炮,炮彈裏內裝的,還全都是苦味酸火藥!

    更讓李明成和太平軍將士心驚膽戰的,還有吳軍火炮的精確命中率,第一輪齊射,吳軍打出的六十餘枚苦味酸炮彈竟然全都打到了太平軍石龍山營地的炮位附近,苦味酸炮彈爆炸間火焰迸射,引燃四門正在裝藥的太平軍火炮造成殉爆,當場報廢了這四門倒黴的太平軍火炮。同時橫飛的彈片又迅速放翻了多名太平軍炮手,太平軍火炮陣地慘叫不斷,李明成和李萬材等太平軍將領也紛紛驚叫出聲,“怎麼可能?妖兵的炮彈長了眼睛,怎麼能打得這麼準?!”

    吳軍火炮的命中率如此之高,原因當然是出在炮手身上,開炮射擊的這個吳軍炮兵營其實既不是隸屬於曹炎忠兵團,也不是出身於吳軍大冶兵團,而是來自吳超越的直屬兵團!每一個炮手都是經過近乎殘酷的嚴格訓練,也每一個炮手都接受過英法教官的嚴格培訓,熟知當今世界上最先進的定位測算數,射擊技術即便不敢比肩英法炮兵精銳,甩開野路子出身的太平軍炮手卻是八條街都不止!

    技術層次上的巨大差距當然註定了太平軍遠程炮戰的慘敗,隆隆炮聲中,吳軍的苦味酸炮彈就好象長了眼睛一樣,迅速而又準確的不斷轟擊太平軍的炮兵陣地上,把正在填藥裝彈的太平軍炮兵轟得是鬼哭狼嚎,死傷不斷,象拔釘子一樣的不斷讓太平軍的火炮啞火失聲,打得太平軍的火炮毫無還手之力,也沒有招架之功。

    再接着,更加讓太平軍上下瞠目結舌的事又發生了,纔剛基本壓制住了太平軍的火炮,一個營的吳軍將士就已經快步上前,直接殺向了太平軍石龍山營地的正門,佈置在營門處的太平軍劈山炮慌忙開炮轟擊。結果雖然也暫時擋住了吳軍衝鋒的腳步,逼得吳軍將士伏地避炮,卻又馬上給自己招來了滅頂之災——區區一個營的吳軍,竟然一下子擺出了三十二門擲彈筒!

    “怎麼可能?!一個營的妖兵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多快射小妖炮?!難道他們一個什隊就有一門快射小炮?!”

    率軍守衛石龍山營地的太平軍大將李萬材驚叫着發現這個殘酷事實也已經晚了,吳軍的擲彈筒炮彈已經劈頭蓋臉的砸到了太平軍剛剛暴露的劈山炮陣地上,把正在熄滅炮筒餘火的太平軍士兵砸得血肉橫飛,接連倒地,苦味酸火焰又引燃了太平軍沒有保管好的備用火藥,造成殉爆殉燃,轉眼之間就把太平軍的劈山炮陣地化爲了一片火海。

    天殺的吳軍將士也不知道有多少擲彈筒炮彈可以揮毫,打掉了太平軍的劈山炮陣地後,吳軍的擲彈筒竟然持續開火不止,把苦味酸炮彈接連轟到太平軍的羊馬牆後和營牆後,又把躲在牆後準備開槍的太平軍將士轟得大呼小叫,死傷連連。同時在基本打啞了太平軍的遠程火炮之後,吳軍的後裝線膛炮又掉轉炮口,開始對着太平軍的營地內部狂轟濫炸,命中率雖然不再存在,可是不時落地爆炸的炮彈卻照樣讓在營內候命的太平軍預備隊膽戰心驚,士氣狂墜。

    還沒完,還有更狠的,徹底壓制住了太平軍的遠程火力之後,又有十五門又粗又短的吳軍臼炮緩緩上前,逐漸靠近了太平軍的營地正門,結果還沒等吳軍臼炮開炮發射,光是遠遠看到吳軍臼炮的巨大口徑,營地裏太平軍士兵就已經是魂飛魄散,心驚膽裂,不斷祈求天父保佑,別讓吳軍這種恐怖大炮對着自己所在的位置開炮發射。

    超大口徑的吳軍臼炮只第一輪齊射,就直接炸塌了太平軍石龍山的營地大門,熊熊燃燒的苦味酸火焰把太平軍營門處化爲一片火海,但吳軍的臼炮卻依然不肯罷休,又向着太平軍營門兩翼的營牆後延伸射擊,每一枚炮彈都是一片火海,炸塌太平軍辛苦修築的營牆,炸飛躲藏在牆後的太平軍將士,把不知多少太平軍士卒直接炸得粉身碎骨,也讓不知多少的太平軍士兵變成了在火海中翻滾慘叫哭喊的火人,青黃色有毒煙霧又在太平軍營地中瀰漫,太平軍士卒在營地中痛苦咳嗽,不斷流淚,如同身處地獄。

    看到情況不妙,守石龍山的李萬材只能是裝着膽子派遣軍隊出營,從兩翼包抄突襲吳軍的臼炮陣地,妄圖阻止威力巨大的吳軍臼炮接續轟擊破壞自己的營防設施,然而李萬材很快就發現自己幹了一件蠢得不能做蠢的傻事——竟然敢派兵和裝備着擊針槍的吳軍精銳打野戰!

    “砰砰砰砰”的擊針槍連續射擊聲中,從兩翼殺來的太平軍士兵成排成片接連倒地,同時讓出營太平軍將士欲哭無淚的是,保護臼炮兩翼的吳軍將士竟然是以爬姿射擊!導致太平軍士兵的火槍即便倉促開火也很難命中吳軍將士,基本上就是光捱打無法還手。

    如果是換成了太平軍的兩廣老兵上陣,那麼太平軍或許還有機會衝到近處和吳軍將士展開白刃戰,但是很可惜,秣陵關這邊的太平軍都是李秀成的部隊,比吳軍將士更害怕打近身戰!所以很快的,隨着倒在吳軍擊針槍槍口下的太平軍士兵逐漸增大,剩下的太平軍也逐漸沒有了繼續作戰的勇氣,最後也不知道是誰帶頭一聲喊,左翼的太平軍士兵率先潰退,右翼的太平軍士兵也跟着崩潰,逃跑的速度還比左翼更快。

    也是湊巧,兩翼殺來的太平軍崩潰之後,太平軍營門處的火焰也逐漸熄滅,早就等得不耐煩的黃遠豹一聲令下,兩個營的吳軍將士立即發足衝鋒,吶喊着直接殺向已經被臼炮直接炸塌的太平軍營門。營內的太平軍慌忙列隊準備射擊,結果卻被之前逼近他們營地的吳軍營用擲彈筒直接炸崩,死傷十分慘重。

    純粹的虎入羊羣,直接衝進太平軍石龍山營地的吳軍將士以手雷彈開路,在太平軍營地橫衝直撞,如入無人之地,李萬材幾次企圖組織軍隊攔截,都被吳軍將士以手雷配合擲彈筒直接炸崩,本來就不擅長打苦戰的江浙太平軍士卒大呼小叫不絕,不斷有人逃出營地逃向秣陵關,還有不少基層將領也是如此。吳軍殺入石龍山營地纔過去半個小時,石龍山的太平軍就已經露出了全面崩潰的跡象,營地失守也已經成爲定局。

    在此期間,率軍立營在南面不遠處的太平軍大將林正揚幾次想要出兵去救石龍山,可是看看仍然有兩個營預備隊的吳軍攻堅軍隊,還有在西面從容立營的吳軍曹炎忠兵團主力,林正揚卻又每一次都打消了這個念頭,悄悄只是對天祈禱,“天父保佑,妖兵打下了石龍山以後,千萬別馬上又來打葛塘寺啊。好歹讓我熬過這個晚上,等忠王千歲出兵來救我啊。”

    林正揚在葛塘寺營地裏心驚膽戰的禱告,他的上司李明成卻是秣陵關城上臉色發白的顫抖,顫抖着放下了望遠鏡後,李明成還又順手抓到了自己的親戚親兵隊長,對着大吼道:“快去上方橋找我王兄,告訴他,我遇上妖兵的絕對精銳了!請他馬上給我派援軍,不然的話,我沒把握守得住秣陵關!”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神級駙馬和嫂子同居的日子老衲要還俗惡魔就在身邊妙手仁醫
    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海賊之黑暗大將重生之蒼莽人生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