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五百七十四章 魔高一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五百七十四章 魔高一丈字體大小: A+
     

    火線升任了掛名知州後,吳軍‘求和’使者莫祥芝東進趕來南京與太平軍聯繫的期間,因爲洪秀全逼迫和李秀成也有些不死心的緣故,江浙太平軍又一次向吳軍的雨花臺營地發起了規模空前的全面進攻,還靠着絕對的兵力和火力優勢一度看到勝利的曙光,只差一點就打進了吳軍的中軍營地。

    汲取了上一次強攻失敗的經驗教訓,太平軍這一次沒再去夢想什麼偷奸取巧一舉破敵,老老實實的選擇了圍三闕一的兵家正統戰術,先是用木箱在吳軍營地的東南北三個方向築起了三道堅實的箱牆工事,建立起了臨時掩體,又故意放開西面讓吳軍將士看到逃命希望,動搖吳軍將士的堅守決心,然後才從地面和地下同時向吳軍營地發起進攻。

    地下?沒看錯,太平軍確實是從地面和地下同時發起進攻!和歷史上大戰湘軍時一樣,藉着箱牆工事的掩護,擅長坑道作業的太平軍一邊以優勢火力與吳軍隔壕對射,一邊在箱牆後挖掘地道,妄圖用火藥炸開吳軍的營牆柵欄,打開直接殺進吳軍營內的道路,以人數優勢徹底淹死兵力處於絕對劣勢的吳軍。

    火力不佔任何優勢,又不象歷史上的湘軍一樣同樣擅長坑道作業,雲貴士兵佔到大都數的西南吳軍自然是打得十分吃力,地面上得躲避太平軍的優勢炮火,時刻防範太平軍打來的子彈和突然殺來的軍隊,地面下又得提防太平軍的坑道進攻,上下同時應付吃力無比,不到一天時間,太平軍就先後四次炸開吳軍的營防工事,大量殺害地面上的吳軍將士同時,又藉着局部的兵力優勢殺讓吳軍營內,兩度險些直接拿下吳軍營地。

    關鍵時刻還是肉搏戰保命,太平軍四次爆破得手,吳軍四次都是靠着預備隊的捨命死戰把不擅肉搏戰的江浙太平軍趕出營外,又靠着苦味酸武器的掩護重新堵上缺口,保住營地不失。同時針對太平軍的立體進攻,馮三保採納了幾個湘軍老人的建議,安排民夫在營中連夜搶挖壕溝修築壘牆,建立第二道防線,讓吳軍將士在第一道防線告破後可以迅速退守內營。此外又反挖地道連通太平軍的地道,薰灌毒煙和傾倒污水,拼命抵擋太平軍的地下進攻。

    即便如此,在太平軍不惜代價的瘋狂進攻面前,傷亡慘重的吳軍還是在第二天被迫又放棄了一座營地,繼續收縮陣地以保證有充足兵力可用。猛攻得手的太平軍士氣大振,攻勢益發猛烈,一度還炸開了吳軍的中軍主營營牆,逼得吳超越的親兵營再度出手,耗費了許多無法補充的亨利連珠槍子彈才把太平軍打退,戰鬥期間吳軍資格最老的老將吳大賽還無比倒黴的流彈打中臉頰,差點丟了老命。

    說來也怪,高強度激戰了三天四夜之後,就在吳軍快要支撐不住,馮三保也已經決定再次放棄兩處南部營地,全面退守雨花臺北部的時候,太平軍的攻勢突然出現了衰竭跡象,士卒喊殺衝鋒不如之前那麼賣力,炮火的強度和密度也明顯下降。馮三保猶豫再三下定決心,冒險出動主營預備隊發起反擊,向兵力仍然遠勝己軍的敵人陣地發起反衝鋒。

    奇蹟再度出現,在兩個營的吳軍精銳反撲面前,太平軍不但沒能抓住吳軍主動出擊的機會消滅削弱吳軍精銳,相反還被兩個營的吳軍將士殺得鬼哭狼嚎,抱頭鼠竄,狼狽逃離好不容易纔修築成功的箱牆陣地,吳軍預備隊趁熱打鐵,驅逐着太平軍的敗兵爲先鋒,迅速殺散了雨花臺南部的大批敵人,雨花臺南部都已經準備棄營撤退的兩處營壘中的吳軍將士也乘勢反撲,在援軍的幫助下成功殺退圍營敵人,險之又險的保住了雨花臺南部陣地。

    更讓吳軍上下驚喜的還在後面,僥倖把太平軍基本驅逐下雨花臺後,在兵力和火力都還佔據絕對優勢的情況下,江浙太平軍竟然選擇了收兵回營,同時已經肆虐多日的太平軍火炮也破天荒的紛紛啞火,不再時刻不停的轟擊吳軍營地,被炮聲包圍多日的雨花臺戰場也因此恢復了平靜,讓雙方士卒都不再爲震耳欲聾的炮聲所苦。

    對此,已經被連續高強度戰鬥折磨得疲憊欲死的吳軍上下當然都是喜笑顏開,許多吳軍將士甚至連傷口都來不及包紮,直接就躺在地上酣睡得與死屍無異。以馮三保和李鶴章爲首的吳軍將領則是既歡喜又奇怪,都道:“長毛怎麼突然不打了?他們只要再堅持打下去,就算破不了我們的主營,也起碼可以保證拿下雨花臺南部陣地啊?”

    吳軍主將馮三保在雨花臺上呵欠連天的滿頭霧水,不明白太平軍爲什麼突然放棄進攻?江浙太平軍的主帥李秀成卻是在自己的中軍營地裏臉色蒼白,手腳發抖,因爲三天多時間的激戰下來,江浙太平軍的陣亡數字已經突破了一萬八千大關,再加上之前的戰事損失,已經有超過三萬五千人的太平軍將士永遠躺倒在雨花臺戰場上,彈藥消耗的數字之巨大更是讓李秀成觸目驚心,連聲大吼質問是否統計有誤?

    而更糟糕的是,連續長時間的高強度發射,太平軍的火炮炸膛數量已經接近百門,炮身鼓起炸膛在即的超過兩百門,同時開花炮彈的消耗也已經超過了六成,發射藥的消耗更是直接超過了七成。所以不管再是如何的財大氣粗,江浙大後方再是如何的富得流油,李秀成也是說什麼都不敢再這麼繼續打下去了。——如果把炮彈火藥都打光了,近在咫尺的吳軍曹炎忠兵團又突然殺來,李秀成可是哭都哭不出來了。

    “不能再打強攻戰了,只能改變戰略,穩守天京,用天京的城防抵擋妖兵的後援反撲,也以天京爲緩衝擋住妖兵,不給妖兵主力和上海妖兵連成一線的機會,也保護我們的江浙大後方。”

    李秀成的自言自語纔剛說完,旁邊的李書香馬上就小心翼翼的提醒道:“忠王千歲,這不可能吧?天京是我們天國的國都,天王萬歲怎麼可能答應讓天京直接擔起抵禦妖兵進攻的責任?而且這麼做,對天王萬歲本人來說更是十分危險,他絕不可能答應啊?”

    李秀成盤算着不吭聲,半晌後,李秀成突然說道:“請天王萬歲移駕蘇州或者杭州如何?上有天堂下有蘇杭,蘇州和杭州的富庶繁華絕不在天京之下,有遠離長江比較安全,請天王萬歲移駕蘇杭,另留天朝重將守衛天京,天王萬歲會不會答應?”

    “只能說是有希望,但是沒把握。”李書香不是很有底氣的說道:“聽說天王萬歲自從進住天王府後,這麼多年來只出過一次門,在天京住得這麼習慣,突然請他移駕蘇州杭州,怕是很難。”

    “不管想什麼辦法,一定得請天王萬歲答應移駕。”李秀成沉聲說道:“只要天王萬歲移駕,我們天國這盤棋就好走多了,妖兵大舉反撲時,我們能守住天京當然最好,守不住天京也可以憑藉蘇南諸城層層抵抗,拖住妖兵的前進腳步,給我們爭取到喘息和恢復的時間,怎麼都比我們在天京和妖兵主力決戰強。”

    說完,李秀成又臉色陰鬱的補充了一句,道:“這個時候和妖兵主力決戰,我們沒有任何勝算,相反還有可能被妖兵一戰而破!”

    “那忠王千歲,我們具體如何爭取?”李書香趕緊問道。

    “你趕緊找個藉口進城一趟,先代表我去見蒙時雍,把請天王萬歲移駕的利弊對他仔細說一下,先把他拉到我們這邊。”李秀成吩咐,又說道:“然後蒙時雍能直接奏請天王萬歲移駕當然最好,他沒這個把握,就請他奏請天王萬歲召我進城商議,讓我當面去求天王同意移駕。”

    李書香答應,趕緊準備了一份重禮,然後帶上李秀成寫給蒙時雍的親筆書信,打着進城報告戰情的藉口進城去見蒙時雍依計行事,李秀成親自把李書香送出了中軍營門,目送李書香離開,心中也盡是期盼和無奈,同時還隱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總覺得這事不是會太過順利。

    被李秀成料中,天色全黑時,李書香回到他的面前時,果然帶來了不是太好的消息——識大體重大局的蒙時雍雖然答應了幫忙勸說洪秀全開南京,卻又明確表態說他沒這個把握能夠說服洪秀全同意,只能答應幫忙奏請洪秀全召李秀成進城見面。

    除此之外,蒙時雍還又通過李書香向李秀成發出警告,提醒李秀成提防近來剛恢復了燕王爵位的秦日綱搗亂,故意進讒阻攔洪秀全離開南京。常年在外的李秀成聽了有些糊塗,忙問道:“蒙時雍怎麼會叫我小心秦日綱搗亂,我和秦日綱素來無冤無仇,這個時候請天王移駕蘇杭的好處他也應該看得出來,怎麼還會故意進讒阻攔?”

    “因爲蒙掌率現在和燕王千歲在天國朝廷裏鬥得十分厲害。”李書香如實說道:“燕王似乎是對蒙掌率職權在他之上不滿,只要是蒙掌率支持的,他就一定反對,想方設法的阻撓。蒙掌率還說,上次天王不肯從天京守軍中抽調老兄弟給我們,就是因爲燕王故意進攙阻攔,否則的話,當時蒙掌率都已經快要求得天王萬歲同意了。”

    “沒腦袋的蠢貨!天國現在都成這樣,還只想着互相掣肘爭權!”李秀成罵了一句髒話,又盤算了片刻後,李秀成又向李書香吩咐道:“李尚書,這事太重要了,穩妥起見,你再辛苦一趟,再進城去見一見秦日綱,象勸蒙時雍一樣,先勸秦日綱站答應在我們這邊,然後我再進城去見天王萬歲請他移駕蘇杭。”

    李書香應諾,又在第二天早上找了一個藉口進城,帶着價值不菲的貴重禮物和李秀成的書信去拜見與蒙時雍水火不容的秦日綱。結果到了下午時,李書香卻垂頭喪氣的回到了李秀成的面前,哭喪着臉請罪道:“忠王恕罪,臣下沒能辦到你交代的差使,燕王他不但不肯答應幫着我們請天王萬歲移駕,還連我們的禮物都不肯收。”

    “他爲什麼不肯答應?”李秀成問道:“有沒有說原因?”

    “原因都是冠冕堂皇的藉口,說什麼天京是我們天國的國都,天王不能輕易離開,還有什麼大敵當前,天王出京太過危險。”李書香如實回答,又說道:“不過聽他的口氣意思,象是對我們和蒙掌率走得太近十分不滿,還說閒話敲打我們,埋怨我們有事只會先想到去找蒙時雍,看不起他。”

    “狗孃養的,歸根到底,還是妒忌蒙時雍是天國的中軍正掌率,不滿他只是副掌率。”李秀成又罵一句髒話,一針見血的指出秦日綱故意當跳樑小醜的真正原因。而絞盡腦汁的盤算了一通之後,李秀成突然靈機一動,忙說道:“李尚書,你再去見一次秦日綱,直接了當告訴他,我進城拜見天王之後,除了奏請天王萬歲移駕蘇杭之外,還要奏請天王萬歲把天國的五軍制改爲六軍制,增設一路掌率,請他秦日綱出任這個新掌率。”

    “妙計!”李書香醒悟鼓掌,然後又趕緊問道:“可是忠王千歲,新增燕王爲掌率的話,劃派那些軍隊給他?又讓他負責那個戰場?現在天王手裏,已經沒有多餘的軍隊和地盤了啊?”

    “從我的忠殿軍隊裏,抽調三萬軍隊給他。”李秀成沉聲說道:“浙江的衢州、處州和溫州,大部分土地城池都在我們手裏,但是還有許多的清妖殘部盤踞在沿海一帶負隅頑抗,需要一位天朝重臣去率軍肅清。告訴秦日綱,我想舉薦他去。”

    “忠王,我們太吃虧了吧?”李書香驚聲說道:“又分兵馬又分地盤,我們這麼做值得嗎?”

    “值得!”李秀成回答得斬釘截鐵,說道:“第一,如果不能說服天王萬歲移駕蘇杭,被迫在天京和妖兵決戰,我們忠殿軍隊只會損失更大!第二,我們得爲將來着想,將來如果蘇杭也守不住的話,我們還得繼續有路可退,秦日綱有這個本事肅清浙南清妖,給我們天國留下退路!”

    李書香還是有些肉痛反對,然而李秀成卻決心已定,李書香無奈,只能是趕緊帶着禮物再次進城去見秦日綱,結果還好,聽到了李秀成開出的新價碼後,秦日綱終於動心不再一味的冷嘲熱諷,還明顯的大爲動心,然而仔細盤算了一段時間後,秦日綱卻又貪心不足的說道:“李尚書,衢州、處州和溫州的地域雖然廣大,但是主要的幾座大城都在清妖手裏,衢州現在更是直接和妖兵的控制地接壤,我如果去那些地方肅清清妖殘部,沒有可靠的後方提供錢糧武器啊?”

    “燕王千歲,那你還想要什麼?”李書香十分無奈的問道。

    “如果能讓第六路掌率兼管金華府就好了。”秦日綱微笑說道:“金華府地域雖然不大,但地處內陸又背靠杭州,是肅清浙南戰場的理想後方。”

    李書香更加無奈的閉上眼睛,半晌才說道:“如果燕王千歲能幫着我們忠王勸得天王萬歲移駐蘇杭,金華府可以請天國的第六路掌率兼管。”

    “李尚書,你能替忠王做這個主?”秦日綱不放心的追問道。

    李書香點頭,說道:“燕王如果不放心的話,可以派一個信得過的人,隨下官到忠王千歲的營中,請忠王千歲當面應諾此事。”

    早就盼着象李秀成一樣當上土皇帝的秦日綱一聽大喜,趕緊向李書香連連道謝,然後還真的派了一個心腹親信隨着李書香出城,到李秀成面前確認此事。結果還好,雖然李秀成也對秦日綱厚顏無恥的趁火打劫萬分窩火,但是爲了大局着想,卻還是咬牙答應了此事,秦日綱密使大喜,立即代表秦日綱做出承諾,答應一定幫李秀成勸說洪秀全離開南京去蘇杭後方。

    還是在打發走了秦日綱的密使之後,李秀成才長長的嘆了口氣,然後向李書香吩咐道:“去和蒙時雍聯繫吧,請他奏請天王萬歲召我進城議論國事,越快越好。”

    李書香答應,然而還沒等李書香派人出帳,帳外就急匆匆進來了一個親兵,說是洪秀全遣使捧詔而來,宣召李秀成入城覲見,李秀成聽了一楞,忙問道:“天王萬歲怎麼會突然下旨召我進城?天京城裏出了什麼事了?”

    “回稟忠王千歲,聽說是超越小妖派來了一個使者,走水路直接到了儀鳳門碼頭和我們的天京軍隊聯繫,代表超越小妖向我們天王萬歲求和。”親兵如實答道。

    “求和?超越小妖主動向我們天王萬歲求和?!”

    李秀成一度驚訝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然而回過神來後,李秀成卻又很快就猜到了吳超越的用意,猙獰說道:“以退求進欲擒故縱,不但想要我們天國的天京城,還想要順手幹掉本王的主力,你超越小妖夠狠!”

    “不過可惜,你的妖使來晚了一步!”

    最近的更新又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但真不是純潔狼偷懶,是頭暈目眩的症狀又在反覆,無論如何都寫不出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界敗類總裁的私有寶貝神話版三國極品美女校長網遊之逆天戒指
    大唐神級駙馬和嫂子同居的日子老衲要還俗惡魔就在身邊妙手仁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