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五百七十二章 大戰雨花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五百七十二章 大戰雨花臺字體大小: A+
     

    歷史上湘軍和太平軍在南京決戰的時候,託李秀成與洪秀全戰略分歧的福,足足獲得了三個月的時間深溝高壘,修築了一座幾近堅不可摧的堅固營地,贏得重要的決戰先機。而吳軍馮三保兵團一是時間倉促,二是戰術理念與喜歡結硬寨打呆仗的湘軍截然不同,在雨花臺上修築的營壘不但遠不及湘軍營地那麼堅固,在營防工事的佈置上還故意留得有一些看似破綻的陷阱,故意引誘太平軍向這些陣地發起進攻。

    這一點也註定了吳軍與太平軍的雨花臺大戰更加殘酷激烈,更加的血腥慘烈。

    激戰在吳軍長崗營地失守後的第二天進入了白熱化,乘着取得重要突破士氣大振的機會,李秀成看準了吳軍建立在高座寺的中軍營地位置不夠居中的弱點,故意向雨花臺西南兩個方向的另外三座吳軍營壘發起了猛烈強攻,妄圖誘使和逼迫馮三保把預備隊投入外圍戰場,然後乘機從木末亭南面的吳軍防禦薄弱處殺上雨花臺,直接衝擊吳軍的中軍指揮部。

    李秀成軍在近身戰肉搏戰方面確實有重大缺陷,然而在兵力和火力方面卻擁有着絕對的數量優勢,三座遭到了重點關照的吳軍營壘也因此壓力猛增,幾乎是無時不刻不被籠罩在烈火硝煙之中,太平軍的大小火炮日夜不停,輪番轟擊這三座營壘不斷,又利用兵力方面的優勢不斷派軍上前騷擾,消耗吳軍士卒的體力、精神和彈藥,耐心尋找戰機,遇到機會出現,也會果斷髮起進攻,把佯攻戰打得與正面強攻毫無區別,成功誘使了馮三保等吳軍將領誤判了太平軍的主攻方向,認定太平軍是打算拿下雨花臺的西南陣地,抵消吳軍營地居高臨下的優勢,然後再發起全面進攻。

    還好,肉搏戰仍然還是吳軍馮三保兵團的救命稻草,每當招架不住太平軍的火力壓制時,擅長近戰的西南吳軍總是象耍賴一樣派遣敢死隊出營反衝鋒,衝到近身處和江浙太平軍打刀刀見血的肉搏戰,結果因爲西南吳軍將士比較不怕死的緣故,吳軍這一手也屢屢收到奇效,多次在近身肉搏戰中創造奇蹟,以少勝多屢屢打退江南富庶之鄉出來的江浙太平軍,度過次次難關。

    除此之外,汲取長崗營地失守的教訓,吳軍將士又專門安排了苦味酸武器接應出營突擊的敢死隊,在敢死隊出擊不利時以苦味酸手雷和擲彈筒炮彈壓制太平軍的追擊,掩護友軍撤回營地,也乘機消滅李秀成軍中數量本就不多的太平軍老兵,積少成多,逐漸給李秀成從太平軍各營中抽調挑選出來的精銳老兵造成了重創。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在吳軍靠着肉搏戰優勢和苦味酸武器掩護逐漸穩住陣腳的時候,李秀成的新花樣又出來了,在優勢火力的掩護下,大批的太平軍士卒每人攜帶一個尺半見方的木箱輪流上前,在吳軍護營壕溝對面砌起了一道木箱牆。吳軍士卒對着箱牆開槍射擊,結果發現箱中裝滿了泥土,子彈根本打不穿鑽不過,冒險出擊又被太平軍排槍打退,死傷慘重而收效不大,即便勉強打退了太平軍的進攻,換了另一支太平軍隊伍上前,照樣又是繼續修築箱牆,不敢和太平軍對耗兵力之下,吳軍將士也只能是眼睜睜的看着太平軍在自軍的護營壕溝對面築起一道類似羊馬牆的齊胸高箱牆,進攻的太平軍靠着這道羊馬牆得以在第一線長期堅持,吳軍西南三營的壓力也以此再次倍增。

    仗打到了這一步,要想保住雨花臺的西南陣地,吳軍除了往西南陣地增兵外已經沒有任何選擇,結果馮三保纔剛往這三座營壘各自增兵一個營,李秀成馬上就明白吳軍已經上當,也果斷調兵遣將,着手實施自己醞釀的全面進攻。

    太平軍的總攻仍然還是在雨花臺的西南部首先打響,當天下午四點左右,太平軍突然再次加大火力,以猛烈炮火覆蓋雨花臺西南部吳軍三營,還大量使出了黑火藥開花炮彈,給頭頂天空缺乏保護的吳軍將士造成了極大死傷,又派遣重兵掩護相對輕便的劈山炮上前,在近距離轟擊吳軍營防工事,並配合投擲型燃燒武器和火藥桶襲擊躲藏在羊馬牆後的吳軍將士,火力處於下風的吳軍將士傷亡慘重,不得不向馮三保求援。

    誤判太平軍的戰術目的,認爲太平軍將在夜間發力拿下西南陣地,馮三保除了命令西南三營的吳軍將士使用苦味酸武器禦敵之外,又早早就安排了精銳預備隊在營內侯命,只等天色一黑就再次增兵西南三營,不惜代價保住西南陣地,不給太平軍乘夜破營和給本就不佔兵力優勢的自軍造成更大傷亡的機會。——如果是在晚上被太平軍攻破營地,守衛營地的吳軍將士不但難以轉移,還有被太平軍驅逐敗兵爲先鋒打進其他吳軍營地的危險。

    一切劇情都在按照李秀成李大導演的劇本上演,纔剛看到吳軍大量使用苦味酸武器,李秀成就明白吳軍已經上當,也果斷做好了發起真正進攻的安排部署,而到了天色全黑之後,李秀成一邊再次向雨花臺西南陣地增派兵力,把佯攻當做主攻來打,一邊親臨雨花臺東北角,親自指揮針對吳軍中軍營地的奇襲戰。

    晚上十一點過後,西南戰場送來準確消息,報告吳軍再次增兵西南三營,李秀成聞報大喜,卻並沒有急着發起進攻,而是耐心等到了半夜十二點半時,李秀成才一聲令下,讓五百餘名從兩司馬以上級別的太平軍將領中抽調出來的廣西老兵上前,藉着夜色掩護無聲無息的摸到了雨花臺下,悄悄攀爬上臺,從現在的雨花臺人民防空洞一帶成功攀上了雨花臺。

    如李秀成所料,西南陣地的密集槍炮聲和漆黑的夜色成功掩護了太平軍的動作,還是在太平軍尾隨突擊隊大量登上了雨花臺上,巡哨的吳軍將士才發現敵人來襲發出警報,早有準備的太平軍突擊隊毫不猶豫,立即向吳軍中軍營地發起衝鋒,還在戰鬥中突然使出了苦味酸手雷和擊針槍,同時還有幾枚擲彈筒炮彈轟進吳軍營地,再一次把倉促迎敵的吳軍將士殺了一個措手不及,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殺到了吳軍中軍營地的營門旁邊,着手實施火藥爆破,妄圖用火藥桶炸開吳軍營門,直接殺進吳軍營內!

    “丟那媽!”

    “轟隆!”

    靠着一名中彈廣西老兵的犧牲,太平軍的火藥桶成功在吳軍營門引爆,炸碎那名廣西老兵的同時,也成功炸開了吳軍中軍營地的大門,後面的太平軍將士個個歡聲如雷,紅着眼睛只是發步衝鋒,大步殺向已經洞開的吳軍營地大門,標誌性的衝鋒口號聲也響徹雨花臺戰場,“丟那媽!”

    很可惜,李大導演的劇本到此突然改變走向,也不知道是那個該天殺的下了一道命令,上百門擲彈筒突然一起開火,把同等數量的擲彈筒炮彈劈頭蓋臉的砸到了太平軍老兵的人羣頭上,同時吳軍營地裏槍聲大作,一個個拿着古怪步槍的吳軍士兵狂笑着連連開槍,把可以連發的子彈狂風暴雨一般的射向衝擊營門的太平軍士兵。而這些高喊着丟那媽衝鋒的太平軍老兵不管再是如何的精銳善戰,血肉之軀也無論如何都擋不住亨利連珠槍打出來的金屬子彈和擲彈筒轟出的苦味酸炮彈,眨眼之間就被密集彈雨射得慘叫連連,倒地不斷,更被擲彈筒炮彈轟得死傷慘重,屍骨不全。

    太平軍的廣西老兵確實很能打,戰鬥意志更是冠絕天下,然而這種頑強的意志卻在這個晚上坑苦了太平軍的突擊隊,爲了抓住這個好不容易創造的破敵機會,在敵人明顯有着充足準備的情況下,全部由廣西老兵組成的太平軍突擊隊仍然還是不肯放棄,仍然還是向着吳軍營門衝鋒不止,然而很可惜,亨利連珠槍的射速遠遠超過了太平軍老兵的想象,同時他們腳下還有吳軍事前掩埋的達納炸藥地雷炸響,所以太平軍突擊隊的這次衝鋒不但沒有一兵一卒能夠衝進吳軍營中,相反還付出幾乎全軍覆沒的代價。

    與此同時,蓄勢已久的吳軍炮臺也突然開火,實心炮彈和開花炮彈交叉射向後方的太平軍大隊,成片成排的收割太平軍將士生命,尾隨突擊隊而來的太平軍將士同樣死傷慘重,隊伍一片大亂,驚慌的喊叫聲接連不斷,“有埋伏!中了妖兵的埋伏了!”

    其實不是埋伏,而是吳軍在佈置防禦陣地時精心設計的陷阱,高座寺位置不夠居中的隱患馮三保等人早就心知肚明,然而高座寺旁邊的甘露井和雨花泉卻又是吳軍絕不能放棄的重要水源,馮三保只能是把中軍營地選擇在高座寺。然而做出了這個選擇之後,如果再在中軍營地旁邊建立營壘,又會造成兵力過於密集的問題,所以馮三保也沒有其他好的選擇,只能是建立衆多炮臺,火力覆蓋沒有營壘保護的高座寺東面道路,在要害處埋設大量地雷預防萬一,同時在被迫增兵西南陣地之後,馮三保又安排了吳軍王牌吳超越的親兵營輪流戒備,提防太平軍突然從東面殺來突襲自己的中軍營地,結果就造成了今天晚上的這個局面。

    沒有上帝視角,李秀成當然不知道吳軍其實並沒有識破自己的聲西擊東之計,但越是這樣,李秀成就越是百思不得其解,在收到慘敗的報告時大吼道:“怎麼可能?妖兵那邊明明已經上當往雨花臺西南陣地增兵了,怎麼可能還有埋伏?”

    “忠王千歲,我們可能是太小看這個馮三保了。”智囊李書香也得出錯誤結論,說道:“或許這個妖將早就已經識穿了我們的聲東擊西之計,將計就計裝做上當,故意引我們鑽他的陷阱,我們一時不小心上了他的鉤,所以就……,損失慘重了。”

    “豈止是損失慘重?!”李秀成肉痛的哀號道:“差不多四百廣西老兄弟,裏面光軍帥和師帥就有好幾十個,就這麼一下子全部賠光了,對本王的忠殿軍隊來說,簡直就是傷筋動骨啊!”

    抽調中層將領組建軍官敢死隊的餿主意是李書香出的,李書香當然不敢搭這個茬,只能是趕緊轉移話題,問道:“忠王千歲,長崗那邊還要不要繼續再打了?要不要把軍隊撤回來,重新部署進攻?”

    李秀成果然上當沒有繼續追究老兵損失慘重的事,看了看仍然還打得熱火朝天的雨花臺西南陣地,李秀成盤算了片刻,突然一跺腳,神情兇狠的說道:“繼續打!沒辦法直接拿下妖兵的中軍營地,就繼續打他們的外圍營地!不惜代價先把雨花臺西南部拿下來,抵消妖兵居高臨下的地利優勢,然後再想辦法消滅剩下的妖兵!”

    因爲李秀成的這個決定,雨花臺的西南戰場也就註定了更多的腥風血雨,在接下來兩天兩夜還多的時間裏,太平軍先後投入超過十五萬人次的軍隊,日夜猛攻吳軍建立在雨花臺西南部的三座營壘,並靠着絕對的兵力火力優勢,多次成功的打進吳軍營壘之中,吳軍也被迫多次動用苦味酸武器救急,士卒疲憊得蹲在羊馬牆後都能直接睡着,雙方重點拉鋸爭奪的幾處戰場上,雙方士兵的屍體直接填平了吳軍的護營壕溝,屍積如山,血流成窪,個別地方濃稠的血漿能直接淹沒士兵的膝蓋。

    鑑於太平軍的攻勢猛烈,吳軍還不得不主動放棄了長崗東面的一處營壘,收縮戰線兵力繼續作戰,但太平軍也僅僅只能做到這一步,在吳軍將士的英勇抵抗下,李秀成不管再是如何的輪流派遣軍隊上前,再是如何的集中優勢炮火轟擊吳軍營地,太平軍都沒有能再往前坐上一步,絕大部分的雨花臺陣地仍然還是牢牢掌握在吳軍將士手中。同時太平軍妄圖在奪佔的雨花臺陣地上建立炮臺直接轟擊吳軍中軍營地的行動,也在吳軍後膛炮的猛烈轟擊下迅速破產,死傷慘重都沒能把遠程大炮搬上雨花臺陣地。

    日夜不停的激戰到了第四天時,打紅了眼睛的李秀成垂死掙扎,又聽取李書香的餿主意,逼着在太平軍內戰中元氣大傷的葉芸來、吳如孝和曾立昌三軍抽調老兵組建成突擊隊,配合自己的江浙軍隊,再一次從東面衝上雨花臺,正面強攻吳軍的中軍營地。然而很可惜的是,李秀成此舉唯一的收穫就是發現吳軍中軍營地中有着一支魔鬼一樣的軍隊,不但槍法極準,遠程射擊殺人如同點名,手裏的步槍還能連續發射,就好象子彈永遠都打不完一樣!而李秀成所付出的,卻是幾乎葉、吳、曾三軍幾乎所有的百戰老兵,還有數量衆多的江浙太平軍將士生命……

    正面強攻吳軍中軍營地的失敗,還讓李秀成做出了停止進攻的正確選擇,臉色灰白的下達了這條命令後,李秀成還臉色更加灰白的喃喃說道:“不能再這麼打了,再這麼打下去,用不着妖兵的後軍趕來增援,光是雨花臺上這幫妖兵,就能把我本王活生生的拖垮。”

    喃喃說完,李秀成又不由自主的扭頭去看了一眼湖廣方向,眼神複雜,心裏也不敢想象吳軍的後援大軍抵達南京戰場之後,自己將要承受如何巨大的壓力,這場大戰又該如何去打?

    操!差點被庸醫坑了!孩子的病複查結果是精索鞘膜積液,體積也比本地庸醫檢查的小得多,完全有自愈的可能。幸虧純潔狼帶孩子到市裏醫院複查,否則就要被庸醫開刀白受一次罪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血狼大主宰修真界敗類總裁的私有寶貝神話版三國
    極品美女校長網遊之逆天戒指大唐神級駙馬和嫂子同居的日子老衲要還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