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五百六十九章 爛命一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五百六十九章 爛命一條字體大小: A+
     

    爲了滿足洪秀全的要求,不讓這位拜上帝教的教主跳出來搗亂攪局拖後腿,熟知洪秀全狗熊脾氣的李秀成別無選擇,只能是放棄僅圍不打的穩妥戰術,趕緊着手製訂強攻計劃,同時指揮江浙太平軍調整駐防,圍繞雨花臺建立起了一道半圓形的營壘陣地,配合南京太平軍和葉芸來、吳如孝等軍四面包圍雨花臺,徹底切斷雨花臺與外界的水陸聯軍。

    立營的同時,李秀成分出了四萬軍隊扼守板橋和大勝關,防範蕪湖吳軍突然從背後殺來;又分兵兩萬北上,駐守九洑洲保護南京的北大門,讓蘇北的糧食和江浙大後方的糧食可以源源不絕的運抵南京充當軍用;同時在秣陵關也留下了三萬重兵守衛,防範吳軍曹炎忠部突然分兵,從陸路奔襲李秀成的大後方,並沒有把所有兵力都用於雨花臺戰場。然而即便如此,當江浙太平軍的營地初具雛形之後,軍威聲勢仍然還是讓只有一萬三千人左右的吳軍馮三保兵團上下心驚肉跳,未戰先怯。

    絕不能怪吳軍將士膽小,主要還是太平軍的聲勢過於龐大,東起七橋甕,西至三汊河,數十里路上到處都是太平軍的營地駐軍,軍旗似海,人羣如蟻,又有無數炮臺層層排列,環伺雨花臺,站在臺上放眼看去,真真正正的是四面八方都是太平軍的營地旗幟,密密麻麻全都是頭包紅布的太平軍將士。身處如此重圍之中,不要說深山老林裏出來的西南吳軍了,就是吳大賽率領的吳超越親兵營都感覺頭皮發麻,對能否守住雨花臺的信心開始動搖。

    在這樣的情況下,毅然決定駐守雨花臺的馮三保自然壓力山大,緊張得夜不能寐,睡不安眠,不過也還好,因爲太平軍是四面圍困雨花臺的緣故,吳軍的戰前動員工作倒是十分簡單容易——每個營的吳軍營官都只需要告訴士兵一句話,“想活着回家,就只有死守到底!”

    麻桿打狼兩頭怕,吳軍馮三保兵團在雨花臺上戰戰兢兢,卻不知道把中軍大營建立在了上方橋的李秀成一直都在暗暗埋怨南京太平軍的無能,讓吳軍逮到機會提前搶佔了雨花臺這個軍事重地,逼得自己只能是象攻城一樣的強攻高出地面一百米的雨花臺。——千萬別小看了這一百米,南京城牆最高的牆段可是也只有二十六米。

    事實已成,埋怨當然無用,爲了爭取在吳軍後援抵達前幹掉實力相對孱弱的吳軍馮三保兵團,李秀成只能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制訂攻堅戰術,又瞄準了吳軍還沒來得及徹底完善加固雨花臺營地的弱點,還沒有把營地全部立定,就讓太平軍的龐大炮隊提前投入戰鬥,用火炮日夜不停的猛轟吳軍營地,阻撓遲滯吳軍加固營地的工作,也先聲奪人更進一步打擊吳軍的軍心士氣。

    雨花臺大戰的序幕也由此拉開,隆隆炮聲中,數量超過千門的太平軍大小火炮輪流開火,不分晝夜的把各種炮彈轟向吳軍營地,不斷轟塌吳軍辛苦搶修的土木營牆,也不斷殺傷正在奮力夯土築牆的吳軍將士,持續給吳軍將士造成死傷。吳軍炮兵雖然也奮勇還擊,無奈馮三保兵團裝備的火炮近九成都是老式的前裝滑膛炮,既只能發射實心炮彈,射擊精度也有所欠缺,很難對太平軍的炮臺形成威脅,白白浪費了許多火藥,收到的效果卻小得可憐。

    吳軍火炮的反擊還收到了反效果,發現吳軍在自己的騷擾性前哨戰中表現緊張,手中炮灰充足的李秀成果斷調整戰術,一邊繼續以火炮日夜轟擊吳軍營地,一邊派出大量的小股部隊,輪流上前騷擾吳軍營地外圍,引誘補給線已被切斷的吳軍更大規模的開槍開炮,消耗和浪費寶貴彈藥。結果吳軍也果然上當,看到敵人逼近就盲目的開槍放炮,雖然也殺死殺傷了不少敵人,卻浪費了更多的彈藥。

    最後,還是在發現情況不對的馮三保等人嚴令制止之下,精神過於緊張的吳軍將士才剋制了彈藥的使用,沒再一看到敵人逼近就迫不及待開槍放炮,儘量避免無意義的開炮還擊,對敵人的炮火選擇以躲避還先,不再去幻想以老式火炮壓制敵人遠程火力。同時在李鶴章和丁寶楨等人的建議下,吳軍又在營地內修築了大量的防炮工事,藉以抵擋太平軍不斷轟進營中的實心炮彈。——還好,李秀成手裏的開花炮彈數量並不多,沒捨得在前哨戰中大量使用,否則吳軍還真的有可能被太平軍的炮火直接打垮。

    事還沒完,發現吳軍剋制使用彈藥後,貪心不足的李秀成爲了繼續引誘吳軍浪費彈藥,減輕總攻時的壓力,又安排了兩千多軍隊連夜出擊,偷襲吳軍修築在雨花臺西南角長崗一帶的外圍營壘,妄圖誘使吳軍發起反擊,在夜戰中大量消耗彈藥,甚至使用有照明彈效果的苦味酸武器。然而在上海戰場上把這一手玩得爐火純青的李秀成萬萬沒有想到的是……

    “夜襲!夜襲!長毛來了!快開槍!開槍!”

    也別說,太平軍的夜襲開始確實收到了李秀成所需要的效果,發現太平軍突然大舉來襲後,駐紮在長崗的兩個不滿編貴州吳軍營一度十分慌亂,除了發出信號向後方的友軍營壘求援之外,又拼命開槍放炮阻攔來敵。然而天色太黑,貴州吳軍的裝備又差,混雜裝備的火繩槍、米尼槍和燧發槍根本沒辦法壓制住太平軍,眼睜睜的看着太平軍在夜色掩護下逼近到了自軍營地的壕溝外圍,搖旗吶喊大聲鼓譟,直接威脅到長崗營地的安全。

    如果換成了是吳軍精銳營遇上這樣的情況,肯定是二話不說先用擲彈筒狂轟亂炸,然後再砸出幾十上百枚苦味酸手雷,但是貴州吳軍的裝備實在是太差了,那怕職守長崗營地的吳軍將領是貴州吳軍重要大將趙德昌的親兒子趙秉銘,長崗吳軍的軍中也沒有多少手雷可用,每次使用還必須先徵得趙秉銘的同意。而當副手請示是否可以使用苦味酸手雷時,爲了節約彈藥,趙秉銘還遲疑不決,說道:“外面到底有多少長毛,來的到底是長毛的戰兵還是輔兵,咱們都不知道,就這麼直接用手雷,怕是會太浪費。”

    “少將軍,那老規矩吧,抽籤。”副手提議道。

    趙秉銘還是有點猶豫,然而考慮到這場大戰纔剛剛開始,惡戰還在後面,趙秉銘還是拿起了書案上的籤筒,選出四根竹籤一通搖晃,然後遞到了正在帳中侯命的四名預備隊哨官面前,說道:“弟兄們,對不起,來吧。”

    四名哨官都不說話,只是各自上前抽出一根竹籤,結果很不幸,哨官陳進不幸抽中了底部塗着紅漆的竹籤,其他三名哨官鬆了口氣,陳進卻悄悄嘆了口氣,說道:“少將軍,各位弟兄,如果我回不來,請一定給我的家裏人捎個話,讓他們以後每年的今天給我上柱香,燒點紙。”

    “陳兄弟放心,只要我們有人活着回去,一定把話帶到。”

    趙秉銘應諾,向陳劍一鞠到地,陳劍卻是一聲不吭的轉身就走,大步出了營帳去執行送死任務——率領自己僅剩七十八人的哨隊連夜出擊,向黑夜中的來敵發起反衝鋒,衝鋒偵察來敵虛實!

    不一刻,長崗的吳軍營地大門突然打開,在陳進的率領下,七十八名貴州吳軍將士僅攜帶少量火器,手執砍刀短斧嘶吼着衝出了營門,義無返顧的衝向黑夜中的來敵人羣,“狗日養的長毛,老子來了!”

    砰砰砰砰,槍聲連響,好幾名吳軍將士中彈倒地,然而太平軍手裏拿的畢竟不是可以連發的亨利連珠槍和可以快速裝彈的擊針槍,乘着太平軍換裝彈藥的機會,七十多吳軍將士還是如願以償的衝到太平軍人羣近處,揮動刀斧砍殺太平軍士兵,義無返顧的吼叫聲也因此響徹了整個戰場,“狗長毛,拿命來!”

    鮮血飛濺,砍刀劈斷太平軍士兵的脖頸手臂,斧頭砸碎太平軍的腦袋頭顱,腦漿迸射,早就已經習慣了以簡陋冷兵器作戰的貴州吳軍將士彷彿回到了貴州深山老林之中,在密林山溝裏遇到敵人二話不說先是猛衝猛砍,先拿出亡命的狠勁震懾敵人,鼓舞膽氣,卻全然不顧敵人的刀斧可能砍在自己身上,帶走自己的手腳和生命。

    沒有先進的洋槍洋炮,連原始的鳥槍都少得可憐,貴州吳軍之前一直都是這麼作戰,被吳軍收編之後雖然大量裝備了一線吳軍淘汰下來的火槍,然而用冷兵器作戰的習慣,用石頭砸拳頭打牙齒咬的肉搏本能,卻已經深深的銘刻在了貴州吳軍將士的骨子裏,深入骨髓,永世不忘!

    “弟兄們,殺!殺!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一個!”

    雙手提着板斧,陳進彷彿水滸梁山上的黑旋風李逵附體,在密集的太平軍人羣中砍殺不休,狀如瘋魔,接到命令時就已經做好了送死準備的其他七十來名吳軍將士也幾乎個個如此,跟在陳進的身後紅着眼睛瘋狂砍殺,不理不問一切情況,見到包着紅頭巾的太平軍士兵,吼叫着只是刀斧問侯,象一起瘋子一樣,把一個接一個的太平軍士兵砍翻剁倒,劈得屍骨不全。

    奇蹟出現,在兵力十幾倍於來敵的情況下,來長崗偷襲的太平軍不但沒能象潮水一樣的淹沒吞噬只有區區七十來人的吳軍士兵,相反還在吳軍將士的亡命衝擊下節節敗退,大呼小叫亂成一團,隊伍一片大亂。而當吳軍肉搏衝鋒逼近太平軍的將旗所在時,隨着太平軍的統兵官旗幟向來路撤退,人數衆多的太平軍還突然爆發出了一陣慌亂喧譁聲音,“快跑!跑啊!我們輸了!輸了!!”

    “怎麼可能?我們已經贏了?!”

    無數吳軍將士在長崗營地中傻眼驚叫的時候,營外已經殺紅了眼睛的七十來名吳軍將士卻在哨官陳進的率領下發起了追擊,吼叫着追着太平軍的敗兵人潮砍殺,象砍瓜切菜一樣的砍翻剁倒能夠追上的敵人,太平軍上下卻是毫無戰心,只顧着奔走逃命,狼狽逃竄中你推我搡,自相踐踏,慘死在同伴布鞋下的士兵無可計數。

    更加令人難以置信的還在後面,雖然後方的太平軍預備隊發現情況及時上來接應,也靠着開闊地勢避開了敗兵人潮,用排槍打死了十好幾名吳軍將士,然而殺紅了眼的吳軍將士衝殺到了太平軍預備隊的面前後,準備充足的太平軍預備隊同樣是在近身肉搏戰中一觸即潰,轉眼就被吳軍將士用肉搏戰殺得大敗而逃。已經只剩下不到六十人的吳軍將士卻是越戰越勇,繼續追着太平軍的敗兵人羣砍殺不斷,個個殺得滿身是血,砍得刀卷斧缺都不肯罷休。

    奇蹟還在持續,靠着太平軍敗兵人羣的幫助,陳進這哨的吳軍將士還順手端掉了沿途經過的一個太平軍炮臺,用太平軍來不及轉移的火藥,炸燬了一門太平軍向洋人重金買來的法式榴彈炮。然後還是在追着太平軍敗兵一直砍殺到了敵人的大營門前,遭到了太平軍狂風暴雨一般的子彈阻攔時,如夢初醒的陳進纔想起下令撤退,帶着五十多個已經殺成血人一樣的吳軍將士匆匆撤回長崗營地,被殺破了膽的太平軍卻根本不敢追擊。

    很自然的,當看到個個滿身血染的自軍士卒大搖大擺回到營地時,職守長崗營地的趙秉銘當然是要多傻眼有多傻眼,匆匆帶兵趕來接應的丁寶楨也是張口結舌,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長崗駐軍的介紹報告,還是在過了半晌後,丁寶楨纔想起問道:“陳哨官,你們碰上的是那支長毛軍隊?”

    “不知道,末將沒來得及抓俘虜審問。”陳進搖頭,又突然想起一事,忙說道:“對了,末將在追殺長毛的時候,好象繳獲了長毛的主將軍旗。那面長毛軍旗誰拿着?快拿出來。”

    聽到陳進的要求,還真有一個臉上沾滿鮮血腦漿的吳軍士兵呈上了繳獲的太平軍旗幟,丁寶楨趕緊展開時,卻見軍旗上清楚寫着這麼幾個字——忠殿左三檢點李永進。丁寶楨頓時又有些傻眼,疑惑道:“李秀成的直屬軍隊?怎麼可能?”

    昨天的章節有一處地理錯誤,已經改正。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遇成婚:撿個總裁當老大神別分心網遊之全球在線都市血狼大主宰
    修真界敗類總裁的私有寶貝神話版三國極品美女校長網遊之逆天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