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五百六十八章 置於死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五百六十八章 置於死地字體大小: A+
     

    吳軍細作沒有謊報江浙太平軍回援南京戰場的兵力規模,爲了打敗吳超越這個雙手沾滿太平軍將士鮮血的邪惡屠夫,保住太平天國的國都南京城,更爲了保護太平天國的蘇南和浙江大後方,深知此戰重要性的李秀成幾乎調動了自己所有能夠動用的軍隊,兵分三路從東南北三個方向殺回南京。

    同時隨着李秀成主力的回援,已經後顧無憂的太平軍吳如孝、葉芸來和曾立昌等部也得以抽出身來,親自率領自己麾下的百戰之師趕回南京。而此前一直在揚州間接替吳軍牽制鎮江和江陰太平軍的楊秀清族弟楊輔清,也在李秀成的重兵威脅之下選擇屈服,把手中的兵力一分爲二,一路南下趕來增援南京,一路由楊輔清親自率領,北上去威逼孤懸在魯南並始終不肯臣服洪秀全的太平軍楊元清部。

    整個太平天國的可機動力量因此一起涌向南京戰場,官道上,太平軍的各色旗幟密集如林,飄展似海,前隊已進鎮江,後隊尚在太湖;運河上,運送糧草軍需的船隻密集似蟻,遮掩河面,浮舟萬艘,帆檣如雲,聲勢之浩大,直追太平軍當年席捲長江、攻克南京之時的雄壯軍容。

    對此,實際上其實一直穩如泰山的洪秀全當然是手舞足蹈,狂喜萬分,只恨不得江浙太平軍主力能夠全部長上翅膀,馬上飛到南京城外,把無恥盤踞在大勝關和雨花臺的吳軍將士全部殺光宰絕,一個不留!而與之相反的是,鑑於江浙太平軍的聲勢實在過大,還有馮三保兵團是以西南吳軍數量居多緣故,李鶴章和丁寶楨等狗頭軍師不得不建議馮三保封鎖消息,以免動搖軍心,打擊士氣。

    封鎖無用,紙裏包不住火,也不知道是吳軍內部自己出了問題,還是太平軍那邊故意散播消息,李秀成親自率領六十萬太平軍回援南京戰場的消息還是很快就在吳軍馮三保兵團中傳開,結果馮三保直屬的幾個吳軍精銳營倒是還好,沒有受到多少影響,在水上已經無敵的吳軍水師徐來部也沒有什麼畏懼——反正隨時可以跑路。

    然而剿匪出身的雲貴吳軍就完全不同了,私下裏議論紛紛,心驚膽戰者不在少數,拿定主意只要情況不對就趕緊撒腿逃命者更是多如過江之鯽,軍心士氣大受影響,甚至還有不少的中級將領都悄悄找到趙德昌、吳自發和丁寶楨等人打聽消息,詢問來敵數量是否真的有六十萬,吳軍後援何時抵達?人心惶惶,未戰先怯。

    這一點還直接影響到了馮三保的戰場選擇,原本在過於強盛的江浙太平軍面前,在大勝關戰場上立營堅守無疑是吳軍馮三保部的最好選擇——登船撤退方便,糧道也有水師可以直接保護。然而考慮到西南吳軍的士氣鬥志,不用任何人提醒,已經在戰場上摸打滾爬多年的馮三保就知道在大勝關立營其實更危險,明白一旦戰事不利,吳軍敗兵就很有可能不受控制的蜂擁衝向碼頭搶船逃命,到時候軍隊混亂不受控制,在人多勢衆的江浙太平軍面前更是形同待宰羔羊!

    置於死地而後生!好歹讀過幾天書的馮三保早在謝村當地保時就聽說過這句話,靠着漂亮女兒的裙帶關係飛黃騰達之後,不肯讓女婿背上任人唯親罵名的馮三保拼命學習軍事時,更是不知道多少次聽到過這句話,學習過這句話的含義精髓,所以也不用其他人提出建議,馮三保自己都明白只有把戰場選擇在雨花臺,才能把自己軍隊的所有潛力給逼出來,在無路可退的情況下和太平軍血戰到底。然而……

    “叔父,你可要考慮清楚了。”李鶴章提醒道:“立營雨花臺迎戰江浙長毛的主力,是可以收到置於死地而後生的效果,但是到了雨花臺被長毛重重包圍之後,我們只要有任何閃失,可是連撤都沒有地方撤。”

    “而且我們還得不到水師的炮火掩護,還有糧食彈藥的補給。”丁寶楨也提醒道:“雨花臺地處內陸,旁邊雖然有一條秦淮河可以運送糧草軍需,但是三汊河和下關都還在長毛手裏,我們的水師舢板未必有把握衝破長毛阻攔,把糧食彈藥送到雨花臺。到時候糧援一旦斷絕,後果不堪設想。”

    “那以你們的意思是,只能是放棄雨花臺全面退守大勝關了?”馮三保反問,又憂心忡忡的說道:“大勝關這裏補給糧草彈藥是比較方便,可這裏的地形不如雨花臺,沒有高地可守,關城又小得可憐,東西南三個方向還全都是地勢開闊,長毛可以很容易就展開兵力,發揮他們的兵力優勢,打起來我們只會更難守。”

    李鶴章和丁寶楨全都閉上嘴巴不說話,心裏只恨天公不肯做美,沒有給大勝關這裏象雨花臺那樣易守難攻的地形。而盤算了一陣之後,馮三保又突然問道:“軍隊裏還有多少糧草?不算水師,光憑我們的隨軍糧草,可以支撐多少時間?”

    “叔父,你還是想去雨花臺?”李鶴章小心翼翼的問道。

    “孤軍深入江寧城下,是我貪功冒進,打亂了鎮南王的全盤戰略計劃。”馮三保回答得有些沒頭沒腦,說道:“要想贖罪,唯一的辦法就是以功補過,我不想給鎮南王和我的女兒丟臉,也不想讓別人笑我是爛泥扶不上牆。”

    明白了馮三保的弦外之音,李鶴章這才答道:“不算水師的話,我們的糧草可以用五十天左右。如果叔父你下定決心,搶在長毛合圍雨花臺之前,我們應該還能從蕪湖緊急運來一批糧食彈藥補給。”

    “那就趕快去辦。”馮三保吩咐道:“馬上聯絡曹炎忠,叫他儘可能多分一些糧草彈藥給我們,爭取在江浙長毛主力趕到江寧之前,在雨花臺上給我囤積可以用三個月的糧食。”

    見馮三保決心已下,同樣都處於急着立功建業年齡的李鶴章和丁寶楨便也不再反對,丁寶楨還又寬慰馮三保道:“軍門英明,立營雨花臺雖然是一步險棋,但鎮南王一定贊同我們這麼做。因爲我們只有在雨花臺紮下了釘子,長毛纔會不惜代價的要拔掉我們這顆釘子,我們以逸待勞,以守代攻,可以在防禦戰中重創長毛,把江浙長毛拖得師老人疲,爲我們的後軍創造更好戰機。”

    “也要先守住雨花臺再說。”馮三保的笑容有些苦澀,又說道:“記得你們告訴過我,說戲文裏牛首山就在雨花臺,岳飛嶽武穆當年在牛首山大戰金兵時留下的營壘,還被長毛修復成了營地,我的中軍大營,就立在牛首山!”

    就這樣,在還有大勝關這個選擇的情況下,爲了不給女兒女婿丟臉,不讓衆人嘲笑自己的爛泥扶不上牆,馮三保還是毅然選擇了置於死地而後生。而馮三保派快船與目前在蕪湖休整的老上司曹炎忠取得了聯繫後,曹炎忠雖然也對馮三保的決定萬分擔心,卻並沒有反對和阻止,只是在第一時間把能夠借給馮三保的糧草彈藥裝船,安排王孚率領吳軍水師保護輜重船隊連夜東進,爭分奪秒的把糧草軍需送抵前方交給馮三保,讓馮三保可以在雨花臺長期堅守。

    水路運糧當然遠比陸上進兵更快,才一天過後,曹炎忠兵團借給馮三保軍的糧食軍需就送到了大勝關,馮三保立即指揮軍隊卸船裝車,辭別王孚和即將返回蕪湖就糧的徐來,放棄了大勝關營地和碼頭,親自率領大勝關駐軍北上雨花臺駐紮。臨別之時,王孚和徐來等吳軍水師將領都再三叮囑馮三保保重,馮三保卻珍而重之的把一道密封的書信交給了徐來,說道:“如果我回不來,請一定替我轉交給我女兒。”

    接過書信答應的同時,已經和馮三保並肩作戰多日的徐來流下了眼淚,馮三保卻是轉身就走,再沒有回頭看過自軍的水師船隊一眼……

    ωωω▪ttκan▪CO

    …………

    馮三保軍放棄大勝關全部移駐雨花臺這點,自然是大大出乎了太平軍上下的意料,以至於消息送到已經率軍越過溧陽的李秀成面前時,李秀成一度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連聲向南京信使問道:“妖兵真的全部移駐到了雨花臺?就沒在大勝關留一支軍隊?”

    “回忠王千歲,妖兵真的沒在大勝關留下一兵一卒,全部到了雨花臺,妖兵的船隊也撤回蕪湖那邊去了。”

    聽了南京信使的回答,李秀成有些發呆,半晌才突然冒出來這麼一句,道:“這場仗難打了,想要殲滅和攆走馮三保這股妖兵,我們至少得多付出三倍的代價,甚至更多!”

    “忠王殿下不必焦心。”智囊李書香安慰,一針見血的指出道:“妖兵放棄大勝關只守雨花臺,雖然是一步置於死地而後生的狠棋,但是雨花臺遠離江岸,妖兵的補給困難,我們只要四面包圍雨花臺,多設水柵鐵索封鎖秦淮河,那麼我們不需要出兵攻堅,只要等到妖兵糧草用盡被迫突圍,就可以反客爲主,以逸待勞,全殲雨花臺妖兵。”

    “辦法倒是不錯,但是天王萬歲會答應嗎?”李秀成苦笑,又說道:“還有,超越小妖會眼睜睜看着他的岳父被包圍在雨花臺不管不問?我們只圍不打就不傷士氣了?等雨花臺妖兵把我們拖得師老人疲士氣低落的時候,超越小妖的援軍突然殺到,雨花臺妖兵裏應外合乘機反攻,我們又有多少把握擋得住妖兵的前後夾擊?”

    “只要能夠說服天王萬歲同意我們只圍不打,我們未必沒有把握擋住妖兵的援軍。”李書香沉聲說道:“妖兵最怕打攻堅戰,我們只要抓緊時間多修工事,多建營壘配合壕溝保護外圍,就有希望擋住妖兵的援軍,活生生困死雨花臺妖兵。”

    說完了,李書香又補充了一句,道:“而且就算我們擋不住妖兵的援軍,也可以憑藉營地工事的優勢,還有妖兵着急救援雨花臺的心思,在野戰中重創妖兵,贏得決戰先機。”

    覺得李書香言之有理,李秀成自然是大爲心動,稍微盤算之後,李秀成點了點頭,說道:“好吧,到了天京,我們先全力爭取讓天王萬歲答應讓我們只圍不打,成了當然最好,不成也可以另做打算。”

    拿定了這個主意,兩天多時間後,李秀成親自率領的江浙太平軍主力順利抵達了南京城外,暫時立營在南京郊外的土山一帶,並沒有急着逼近雨花臺;李明成和洪春元等將率領的前隊則暫時立營在了印子山,保護土山與南京城之間的道路交通安全,又謹記李秀成號令,同樣沒有急着逼近雨花臺與吳軍交戰。反倒是此前已經在太平軍內戰中元氣大傷的葉芸來和吳如孝兩軍奉了洪秀全聖旨,直接立營在了聚寶門外,與雨花臺吳軍正面對峙。

    因爲不能隨意離開主力大軍的緣故,李秀成只能是一邊安頓軍隊,一邊讓心腹李書香代表自己入城去拜見洪秀全,瞭解洪秀全對雨花臺吳軍的態度,也爭取說服洪秀全接受只圍不打的正確策略。但是很可惜,李書香代表李秀成進到天王府見到了洪秀全後,迎接李書香的並不是洪秀全對江浙太平軍主力千里勤王的寬慰和誇獎,而是洪秀全劈頭蓋臉的怒吼,“你們忠王是幹什麼吃的?爲什麼到了土山就立營休息?爲什麼不馬上到雨花臺討伐妖兵?”

    “迴天王萬歲,我軍遠來疲憊,士卒需要休息,糧草也還需要保護押運,所以忠王千歲他才決定暫時在土山立營休息。”知道洪秀全的狗熊脾氣,李書香趕緊解釋,又趕緊說道:“請天王萬歲放心,忠王千歲他很快就會統兵北上,移駐天京城下,與雨花臺的妖兵決一死戰。”

    李書香的解釋只是勉強讓洪秀全滿意,點了點頭後,洪秀全又大喝道:“回去告訴李秀成,限他在七天之內,給朕把雨花臺奪回來!雨花臺上的妖兵能全部殺光當然最好,不能殺光,也要給朕全部驅逐到天京城的兩百里外!”

    “七天之內奪回雨花臺?”李書香當場傻眼。

    “怎麼?嫌短還是嫌長?”洪秀全面露不悅。

    “這……。”李書香萬分爲難,猶豫了片刻才委婉的說道:“天王萬歲,忠王千歲他久在江浙,多年未曾回京,對天京戰場的敵情賊勢一無所知,着實不敢保證何時能夠奪回雨花臺,還望天王萬歲開恩,允許忠王千歲他統兵抵達雨花臺,仔細瞭解了妖兵情況之後,再給天王萬歲答覆何時能夠收復雨花臺,殲滅臺上妖兵。”

    洪秀全還是對李書香的回答極不滿意,幸得旁邊已經被削去幼贊王爵位的蒙時雍幫腔,用從老爸那裏學來的諛諫手段拍着馬屁懇求洪秀全多給李秀成一段時間,洪秀全這才勉強收回了限期奪回雨花臺的聖旨,可還是又大喝道:“回去告訴李秀成,多給他一點時間是可以,但得朕快,越快越好,一定要搶在妖兵獲得增援之前,給朕把天京城外的妖兵全部殺光趕走!”

    鑑於軍情緊急,洪秀全還特地下旨不許李書香在南京城中留宿過夜,下詔賞給了李秀成一些金銀珠寶和幾個美女後,就逼着李書香趕緊帶着珠寶美女返回李秀成營中。李書香無奈,只好灰溜溜的匆匆回到土山向李秀成謝罪,說自己在洪秀全面前連只圍不打的戰術策略都沒能提起。

    還好,李秀成遠比李書香更加了解洪秀全,所以李秀成也沒責備李書香的辦事不力,還寬慰道:“這不怪你,天王萬歲急成了這樣,你如果還堅持當面硬頂,不但會有人頭落地的危險,說不定還有可能徹底激怒天王萬歲,讓他頒佈更加苛刻嚴厲的聖旨。”

    “謝忠王千歲。”李書香趕緊道謝,又小心翼翼的問道:“忠王千歲,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先打幾仗再說吧。”李秀成隨口說道:“安天王萬歲的心,也摸摸妖兵的底,如果有機會的話,也可以爭取直接奪回雨花臺,拔掉妖兵紮在天京城外這顆釘子。”

    先打幾仗再說,李秀成很清楚自己這輕飄飄的一句話代表着什麼,然而早就已經見慣了屍山血海的李秀成卻又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正是因爲他這一句話和這個決定,即將暴露江浙太平軍的一個巨大弱點,而這個弱點,卻偏偏是西南吳軍的強項……



    上一頁 ←    → 下一頁

    狂探一遇成婚:撿個總裁當老大神別分心網遊之全球在線都市血狼
    大主宰修真界敗類總裁的私有寶貝神話版三國極品美女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