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五百二十九章 湖口惡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五百二十九章 湖口惡戰字體大小: A+
     

    負責值守湖口南門的是林啓榮麾下的得力大將李興隆,作戰勇猛,驍勇過人,且粗中有細,極少孟浪行事,吳軍主力猛攻湖口南門之際,林啓榮還敢帶着城中預備隊優先對付季榮先叛軍,原因就是出自對李興隆的絕對信任,相信李興隆能夠擋得住吳軍進攻,爲自己肅清內部叛徒爭取時間。

    李興隆果然沒讓林啓榮失望,在城內彈藥庫突然爆炸嚴重影響到軍心士氣的情況下,李興隆率領着以廣西老兵爲骨幹組建的南門守軍奮力抗擊,英勇作戰,不但沒有給吳軍任何的破城機會,還把戰鬥力稍遜的西南吳軍打得是滿地找牙,死傷慘重,龜縮城下無法前進寸步,牢牢守住了南門陣地,爲城內預備隊補強北門陣地爭取到了寶貴時間,也徹底粉碎了吳軍靠着太平軍叛徒突襲湖口北門的無恥計劃。

    “妖兵的士氣衰了,加快開槍砸石頭!丟火把!丟火把!”

    “就這裏!這裏妖兵最多!快,扔火藥桶!”

    不止如此,李興隆還敏銳的察覺到了攻城吳軍士氣逐漸衰竭的情況,當機立斷讓太平軍將士往城下投擲大量火把,找到了吳軍將士人羣最爲密集的地方,突然把一個裝着十斤火藥的木桶點火後扔下城牆,火藥桶落地炸開,衆多吳軍士卒頓時被烈火包圍,哭喊之聲瞬時衝上城頭,皮肉毛髮燃燒的焦臭味也瀰漫城上城下。太平軍將士哈哈大笑,吳軍將士卻是驚呼連連,士氣再遭重創。

    在望遠鏡中看到這一情況,吳超越當然是眉頭大皺,統率西南吳軍的馮三保則是臉色發青,馬上就向吳超越拱手說道:“鎮南王,請讓末將再派兩個營上去!”

    “派一個營。”吳超越盤算了一下說道:“這場仗還有得打,別急着投入了太多預備隊。”

    馮三保抱拳領命,又大聲喝令部將趙德昌抽調一個營的貴州吳軍上前,補強蟻附兵力。然而讓吳超越和馮三保都大失所望的是,在貴州吳軍中已經算是比較能打的趙德昌部精銳營上陣之後,並沒有靠着體力的優勢衝上城頭打破僵局,相反還在衝鋒途中就遭到了太平軍野戰炮的迎頭痛擊,繼而又在城下被太平軍冰雹雨點般的石頭灰瓶砸得頭破血流,死傷連連,根本沒有起到多少作用。

    “呵呵,看來這場仗是還有得打,我也還是得繼續做好傷亡過大的心理準備。”

    吳超越無奈苦笑的時候,李興隆卻是在城牆上猙獰狂笑,大吼大叫着下達各種命令,指揮守軍繼續運用各種攻城武器迎頭痛擊吳軍將士。然而就在李興隆和城上守軍將士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正面戰場上的時候,一羣沒打旗號的太平軍卻亂糟糟的從城池內部衝了出來,還徑直衝到了上門臺階的位置……

    “站住!那個軍的?來幹什麼?!”

    還好,守衛上城臺階的太平軍將士十分忠於職守,立即擡槍對準了這支沒有旗號證明身份的太平軍,大聲喝問他們的身份來歷。這支太平軍隊伍中則迅速站出一人,大聲說道:“我們是魏超成魏總制的兵,殺叛賊的時候亂了編制,也找不到魏總制的旗幟,只好來這裏給你們幫忙,請稟報李將軍,請他派個人來統率我們。”

    “亂了編制?找不到魏總制的旗號只好來給我們幫忙?”率隊守衛上城臺階的太平軍卒長有些狐疑,可是考慮到城上戰事正緊,突然到來這支友軍又沒有流露敵意,率隊的太平軍卒長還是點了點頭,說道:“等一會,我馬上派人去稟報李將軍。”

    “謝了。”

    友軍代表大聲道謝,又突然把手裏的火繩槍飛快一擡,對準那太平軍卒長突然開槍,槍響人倒間,突然到來這支太平軍隊伍中早已大作,把一顆顆罪惡的子彈傾瀉向守衛上城臺階的太平軍士卒,守衛臺階的太平軍將士措手不及,被接連打翻打倒多人,頓時一片大亂。這支太平軍隊伍則乘機亮出了季榮先的旗號,怪叫着蜂擁衝上了臺階,“殺!殺啊!”

    吳軍在正面猛衝猛打,背後卻突然殺出一隊穿着同樣軍衣的敵人,職守南門的太平軍李興隆部就是經驗再豐富也被打了一個暈頭轉向,措手不及之下,很多征戰多年的太平軍老兵甚至連發生了什麼事都不知道,就被背後打來的子彈打翻摞翻,帶着不甘的怒吼摔倒在血泊中。而季榮先叛軍卻是腳步不停,一邊拼命上城一邊不斷對着正在箭垛旁英勇抗擊吳軍的友軍將士開槍,亂糟糟的蜂擁衝上城頭,從背後往友軍脊背上猛捅刀子。

    同樣的軍衣成了季榮先叛軍這條毒蛇最好的僞裝色,黑夜之中本來就視線不暢,激戰中太平軍的編制隊形又絕不可能保持完整,再被季榮先叛軍從背後這麼一衝,城牆上的太平軍將士自然一片混亂。而更糟糕的是,發現情況不對後,在城下侯命的李興隆部預備隊也匆匆上城幫忙,結果卻是越幫越忙,讓本來就十分混亂的城頭陣地更加大亂,再也無法迅速有速的甄別敵我身份。

    在望遠鏡中看到城上敵人突然大亂,別說吳軍衆文武了,就是奸詐過人的吳超越也一度愕然,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更沒有想到曾經武昌街頭上的小混混季榮先能夠狡猾到這個地步,在叛變作亂時還能想到聲北擊南,突然掉過頭來偷襲最有把握的南門戰場接應吳軍主力攻城。

    不過不明白也沒關係,只要城上敵人混亂就是機會,沒有做任何的考慮,吳超越立即派出了一個營的直系精銳上陣,直接讓裝備最爲精良的直系精銳打蟻附攻城戰,同時又讓馮三保調派兩個營的西南吳軍上前,攻擊此前尚未受敵的南門城段,還有就是讓東門輔助戰場也加強進攻,大舉發力施壓,猛攻處於混亂狀態的湖口守軍。

    吳軍勝利的曙光終於出現,一個營的吳軍精銳被投入戰場後,乘着城上守軍被季榮先叛軍攪得大亂的機會,幾乎是飛一般的把大量飛梯搭上城頭,接受過嚴格訓練的吳軍精銳踏梯而上,剛衝到城牆上部就馬上向城頭陣地大量投擲苦味酸手雷——注意是大量,西南吳軍那怕是蟻附精兵也只是每人攜帶一枚手雷,而吳超越直屬的精銳兵團將士卻是每人攜帶四枚!

    轟隆!轟隆!轟隆!接連炸響的手雷給處於混亂狀態的湖口太平軍造成了大量的死傷,也給城上守軍制造了更多的混亂,既得躲避橫飛的彈片,又得防着身邊同樣穿着太平軍號衣的季榮先叛軍士兵突然給自己來一刀,顧此失彼之下,太平軍將士再也無法全力防範吳軍將士登城,吳軍將士則抓住戰機飛快攀爬登高,終於事隔幾個小時之後再次登上湖口城頭。

    許多驍勇善戰的太平軍將士並沒有放棄,仍然還是在第一時間合身撲向登城吳軍,妄圖象之前一樣把吳軍將士重新驅逐下城,也成功的把幾個立足爲穩的吳軍將士重新撞下打下城牆,然而這些勇敢的太平軍士兵卻又很快發現,自己這次面臨的對手已經與之前的敵人截然不同,不但全部裝備着讓太平軍聞風喪膽的快射擊針槍,擅長以刺刀格鬥,還意志頑強同樣能夠做到死戰不退,只要跳下了箭垛就一定會死戰到底,那怕被太平軍包圍也絕不下牆逃命,寧可戰死也要守在飛梯靠牆處,爲後面的同伴爭取繼續登城機會。所以不管太平軍的單兵素質再是如何優秀,也沒辦法在陣地大亂的情況下擋住吳軍將士登城,更沒辦法把已經登城的吳軍將士全部驅逐下城,只能是眼睜睜的看着衝上城牆的吳軍越來越多,還能夠逐漸騰出手來向自軍人羣密集處投擲手雷。

    這時,林啓榮匆匆從北門派來的預備隊也在魏超成的率領下趕到了南門戰場,然而魏超成來得已經太晚了,狹窄的城牆陣地上已經擠滿了吳軍、叛軍和太平軍將士,魏超成帶來的援軍別說是立即幫着李興隆軍擋住吳軍了,就是想靠近箭垛陣地都是難上加難,魏超成急得大吼大叫,可是又無可奈何。

    “扔火藥桶!把火藥桶全扔下去,擋住妖兵!全扔下去擋住妖兵!”

    危急時刻,職守南門的李興隆想到了一個飲鴆止渴的辦法,吼叫着指揮太平軍士卒把救急用的火藥桶點燃引線扔下城牆,結果這一手還真起到了一定作用,十斤重的火藥桶接連落地炸開間,包括許多吳軍精銳將士都被炸倒掀翻,被火海包圍籠罩,攻勢爲之大減。李興隆見了大喜,趕緊催促士卒乘機反擊時,不料陣地的兩翼殺聲一起大作,又有數十架飛梯搭上了兩翼城牆,尾隨精銳營出擊的兩個營西南吳軍將士踏梯而上,在最關鍵的時刻給太平軍補了一刀,也給已經登城的吳軍將士分擔了巨大壓力。

    “扔火藥桶!快扔火藥桶!”

    急紅了眼的李興隆再次瘋狂大吼,然而十分遺憾的是,這次依令扔下城牆的火藥桶數量已經明顯減少,再也擋不住西南吳軍將士的衝鋒腳步,同時躲過了太平軍火藥桶覆蓋的吳軍精銳營將士也再度衝鋒,一邊撲滅着飛梯上的火焰一邊踏梯衝鋒,咬着牙齒繼續向城上陣地投入兵力,幫助登城同伴守衛陣地。

    在望遠鏡裏看到太平軍救急用的火藥桶已經落下不多,吳超越當機立斷,馬上又向湖口南門戰場投入了一個營的直系精銳,然後又投入了兩架笨重高大的雲梯車向城牆發起進攻,吼叫着不惜代價的強攻湖口城。而在此期間,吳軍的地道仍然還在奮力挖掘,躲在尖頭木驢下的吳軍將士也在拼命鑿牆,多重保險猛攻湖口城,不放棄任何一個破城機會。

    戰事益發激烈,湖口太平軍在城上負隅頑抗,與登城吳軍逐尺逐寸的爭奪城上陣地空間,吳軍將士則一邊咬牙守住城上陣地,一邊捨死忘生不斷攀爬向上,一有機會就投出手雷攻擊敵人人羣,季榮先率領的叛軍也在亂軍叢中攪風搞雨,不斷偷襲湖口太平軍幫助吳軍攻城,場面混亂得有如一鍋煮沸了的米粥。

    轟隆!轟隆!猛烈的爆炸又在湖口西南角響起,看到南門戰事危急,目前沒有受敵的西門太平軍帶着守城用的火藥桶衝到了南門助戰,投下火藥桶炸燒城下吳軍,立即爲西南角的太平軍分擔了巨大壓力,也再次穩住了已經逐漸開始傾向於城牆戰場。吳超越在望遠鏡看到懊惱大吼,也不得不佩服林啓榮和湖口太平軍的頑強堅韌——有內奸搗亂都還能打成這樣,戰鬥意志之堅強,就是吳軍精銳兵團都望塵莫及。

    “挖出炸洞了!我們在城牆上挖出炸洞了!”

    眼看戰事又將陷入僵持時,喜訊突然出來,靠着叛軍和吳軍攻城部隊的掩護,一個組的吳軍工兵終於成功的在城牆上挖出一個填塞炸藥引爆的洞穴,吳超越聞報大喜,趕緊問起爆破洞所在時,來報告的吳軍工兵卻給出了一個讓吳超越萬分爲難的答案——爆破洞位於湖口東南角,是西南吳軍的攻城陣地所在,上方還已經有一些西南吳軍成功登城。

    “不管了,先把炸藥放進去,準備好引線!但是記住,沒有命令,不許點火!”

    咬着牙齒下令填塞炸藥後,吳超越又把馮三保叫到了面前,詢問馮三保能不能單獨撤回在東南戰場上作戰的西南吳軍,馮三保卻爲難萬分,答道:“回鎮南王,只撤一個位置的軍隊,沒有這樣的命令信號啊?這一鳴金,我們的軍隊就退了。逐個通知不但耗時間,也不可能通知到城上的弟兄啊?”

    吳超越猶豫的時候,旁邊的戴文節低聲說道:“鎮南王,恕學生說一句不當之言,慈不掌兵。而且西南將士對我們來說,也並並不重要。”

    吳超越更是猶豫,也幾乎一度傾向於犧牲登城將士,然而再細一盤算後,吳超越還是搖了搖頭,說道:“太寒將士的心,這麼做了,以後就沒有人再敢在蟻附戰裏賣命了。”

    “那怎麼辦?”戴文節小心翼翼問道。

    “繼續這麼打。”吳超越冷冷說道:“實在不行,鳴金以後再引爆。”

    “可如果爆破不成功怎麼辦?”戴文節趕緊提醒道:“還有,就算炸塌了城牆,長毛準備得這麼充足,還是有希望重新堵上缺口啊?”

    “那是天意。”吳超越的神情嚴峻,說道:“接下來打池州、銅陵和無位這些地方,我們還要仰仗西南將士出力賣命。”

    二十來分鐘後,吳軍爆破手將炸藥安放完畢,隨時可以點火引爆,同時城牆上的激戰也還處於僵持狀態,吳軍稍占上風,卻苦於沒有地利,投入兵力的速度過緩,始終打不破僵局。吳軍衆文武都把目光看向吳超越,吳超越卻面沉如水,死活不肯下令點火。

    招架不住湖口西南兩門守軍的合力縱火攻擊,投入南門西段戰場的吳軍大型雲梯車燃起了大火,迅速化爲了一個火團失去作用,吳超越還是不說話,只是把目光轉向東段那輛雲梯車。而與此同時,南門城內的鼎沸人聲早已清晰可聞,很明顯太平軍已經再度向南門增兵,補強這裏的防禦。

    “難道真要這麼狠心?”

    本性不良的吳超越一度又有一些猶豫的時候,歡呼聲突然傳來,在雲貴吳軍將士的捨命保護下,吳軍最後那輛雲梯車終於還是頂住太平軍的縱火攻擊,艱難的靠上湖口城牆,城下的吳軍將士歡呼着踏梯而上,迅速而又快捷的衝上湖口城牆頂端,吳超越也長長的鬆了口氣,然後還擦了一把冷汗,嘆道:“難啊,湖口這幫長毛,實在是太頑強了。”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裏,急紅了眼的太平軍雖然多次試圖衝鋒破壞吳軍雲梯車,然而卻都被西南吳軍頑強擋住,給吳軍後援登城爭取到了寶貴時間,而再當馮三保麾下的精銳營踏着雲梯車衝上城牆後,吳軍終於牢牢掌握住了一大片城頭陣地,徹底粉碎了太平軍反撲的希望。同時在天色即將微明時,又有兩架吳軍雲梯車先後靠上了湖口南門的東段城牆,更多的吳軍將士順勢衝上城牆,幫着使用飛梯登城的吳軍將士奪佔了更多的城頭陣地,也基本控制了腳下埋着炸藥的湖口城牆東南段,反過來對敵人取得了居高臨下的優勢。

    朝陽的光芒照射到遠處的石鐘山山頂時,又有喜訊傳來,吳軍工兵終於挖到了湖口城西南段的城牆下,而因爲湖口城西南段完全處於太平軍控制下的緣故,吳超越再沒有心慈手軟,立即下令埋藥引爆,然後又向早就在躍躍欲試的趙德昌、吳自發和丁寶楨等將吩咐道:“叫你們的將士抓緊時間吃飯,炸開城牆後,立即進城打巷戰。”

    西南吳軍衆將轟然答應,吳超越卻又補充了一句,道:“告訴將士們,叫他們做好打硬仗打苦仗的準備,長毛肯定會在巷戰裏頑抗到底,你們的考驗還在後面。”

    “鎮南王,我們都已經拿下湖口城牆東南段了,再炸開了西南段城牆,長毛還會頑抗到底?還不想着趕緊出城逃命?”苗族將領吳自發好奇問道。

    “如果城一破就馬上棄城逃命,那他就不叫林啓榮了。”吳超越回答了一句沒頭沒腦的話,然後吳超越又淡淡說道:“再記住,投降一律免死,不許擅殺俘虜。”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極天下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
    女子監獄的男獄警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王牌進化修神邪尊超神制卡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