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五百二十一章 也急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五百二十一章 也急了字體大小: A+
     

    同樣是吳軍老將,孟馹一直覺得自己在上海吳軍中的地位要遜鄧嗣源一籌,不但威望有些不及鄧嗣源,上海吳軍的主帥周騰虎也明顯對鄧嗣源更重視一些。

    不過這也毫不奇怪,吳超越從海路北上勤王時,是讓鄧嗣源留守的上海,在小刀會起義突然爆發和被太平軍重重包圍的情況下,鄧嗣源不僅成功保住了吳軍的彈藥庫和兵工廠,證明了自己的才幹和忠誠,還率先和周騰虎結下了深厚的友誼,關係自然要更親密一些。同時孟馹在吳超越帳下時,又有些被黃大傻和曹炎忠等吳軍名將的光輝遮掩,在上海吳軍將士心目中的聲望和影響力自然又多少受到了一點影響。

    很可惜,孟馹雖然也明白這些客觀原因,卻並不甘心於接受這個局面,一直都希望能有個機會證明自己不比鄧嗣源差,更希望能證明自己比鄧嗣源更強,更值得被託付重任。——這也是人之常情,毫不奇怪。

    孟馹終於等到了這個機會,也迫不及待的想要把握好這個機會,帶着三個營的精銳西進增援七寶,在七寶戰場仍然還有零星戰事的情況下,孟馹從沒考慮過什麼謹慎起見放慢行軍速度,仗着士卒精銳裝備好,照常以平時的行軍速度大步前進,還是在七寶附近遇到了小股的太平軍交上手後,孟馹才讓軍隊放慢速度,小心向前推進。

    不過孟馹也有這個本錢這麼做,看到吳軍並非是以戰鬥隊形推進,先和孟馹遭遇的這支小股太平軍還想打個突擊碰一下運氣,結果這支太平軍偷襲打出了第一排槍後,發起衝鋒還沒衝出十步,馬上就被孟馹所部的吳軍將士密集彈雨打得死傷慘重,狼狽而逃。

    再接着,還沒等孟馹率領的吳軍精銳進入七寶戰場,一直在吳軍防禦陣地外圍遊弋的太平軍小股部隊就已經全部撤回了自軍陣地,沒有那怕一個人敢不長眼來找全部裝備擊針槍還帶着後膛炮的吳軍精銳麻煩,太平軍的前沿陣地也全部轉入防禦狀態,生怕孟馹所部吳軍乘勢向自軍發起進攻。

    見此情景,已經與太平軍激戰多日的七寶吳軍當然是歡聲如雷,士氣大振,也迫不及待的打開營門迎接孟馹所部進駐營內,老部下許大力和黃家才也在第一時間跑到孟馹的面前行禮問安,明確表態堅決服從老上司的領導指揮。然而孟馹卻頗爲有些遺憾,很是惋惜太平軍沒有出動大隊人馬攔截自軍進駐七寶營地,錯失了一個殺敵立功的好機會。

    讓孟馹遺憾的還在後面,到了中午時分,七寶外圍的太平軍又突然放棄了前沿陣地向後撤退,很快就與七寶吳軍脫離了接觸,直接撤回了位於泗涇的太平軍主力大營。同時位於泗涇東北的太平軍陸順德部營地也大興土木,加固防禦工事。

    斥候把這些消息報告到孟馹面前,不用孟馹動腦筋分析,老部下許大力就已經搶着說道:“孟大哥,看樣子長毛是要調整戰術了,應該是想換一個方向進兵,不敢再在七寶戰場和我們正面硬拼了。”

    “算他們聰明。”黃家才也輕蔑的說道:“我們在七寶已經有四個營的精銳,又有營防工事可以守,還想靠正面強攻拿下七寶,就算是李秀成那個大長毛親自來也沒這個把握。”

    孟馹笑笑,認可許大力和黃家才的分析判斷卻遺憾更盛,還嘆了口氣,說道:“希望長毛的下一個進攻方向別離七寶太遠,要不然的話,我們這次就有得等了。”

    不知道孟馹急着想和太平軍交戰證明自己的心思,但出於對老上司的尊重,許大力和黃家纔等將還是趕緊附和,孟馹益發惋惜之餘,又想起了陸順德準備誘殺幾個太平軍大將來降的事,忙下令加強對陸順德軍營地的監視,同時交代如果有太平軍使者請求聯繫,不管是公開前來還是祕密聯絡,全部接受,並且立即向自己稟報。許大力等將應諾,立即將孟馹的命令轉發下去不提。

    被孟馹料中,到了下午申時過後,果然有一個平民打扮的太平軍密使被押進了吳軍七寶營地,來人不但自稱是陸順德的小舅子呂吉祥,還帶來了周騰虎之前與陸順德祕密聯絡的書信證明身份。孟馹聞報大喜,當即下令召見,還在與呂吉祥見面後直接亮出底牌,說自己已經知道陸順德祕密請降的事,又直接問道:“陸將軍那邊準備得怎麼樣了?什麼時候動手擒殺長毛大將來降?”

    “回孟將軍,不管什麼時候都可以動手。”呂吉祥恭敬說道:“我姐夫已經安排好了,隨時都可以找藉口邀請李秀成的親信大將到我們的營地動手,拿下他們的腦袋帶着軍隊來向孟將軍你投降,姐夫派小的來拜見孟將軍你,就是想和將軍你約定一個時間,請將軍你也提前做好準備。”

    孟馹一聽更是歡喜,趕緊盤算什麼時候讓陸順德動手對自軍最安全也最有利,不想呂吉祥又接着說道:“孟將軍,姐夫派小的來和將軍你聯繫,除了想和將軍約定一個接應時間外,還想和將軍你商量一件大事。”

    “什麼大事?”孟馹隨口問道。

    “孟將軍,你有沒有興趣和我姐夫聯手賭一把?”呂吉祥小心翼翼的問,又更加小心翼翼的說道:“如果將軍你有這個興趣,我姐夫說不定能把李秀成的腦袋直接送給你!”

    孟馹心中一凜,下意識的仔細去打量呂吉祥的神情模樣,見呂吉祥的表情雖然有些畏縮膽怯,卻沒有什麼作僞表演的痕跡,然後孟馹才問道:“怎麼賭?”

    “回孟將軍,聯手偷襲李秀成的營地。”呂吉祥的聲音很低,說道:“如果將軍你願意,可以在今天晚上出兵偷襲我姐夫的營地,到時候我姐夫假裝擋不住讓你們殺進我們的營地,然後我姐夫詐敗帶着親信軍隊撤向李秀成的大營,只要李秀成上當打開營門讓我姐夫的軍隊進了他的大營,再等孟將軍你們的追兵追到李秀成的大營門外時,我姐夫就可以乘機動手,裏應外合接應將軍你的軍隊殺進李秀成的大營,直接砍下李秀成的腦袋!”

    其實還沒等呂吉祥把話說完,孟馹就已經明白了陸順德的計劃打算,心臟也早就開始了砰砰亂跳,幾乎脫口就想答應和陸順德聯手冒險。——因爲陸順德所提出來的戰術計劃,是孟馹在受命增援七寶戰場時就已經看到了的機會,也早就不止一次的在心裏盤算琢磨過這個有可能一舉扭轉乾坤的戰術計劃。

    還好,孟馹也還算冷靜,除了繼續仔細觀察呂吉祥的神情反應外,又帶着警惕的問道:“陸將軍不是和我們周撫臺約好了請降的條件,怎麼又突然變卦了?”

    “孟將軍誤會了,不是變卦,是姐夫說這個機會太難得了。”呂吉祥趕緊解釋道:“我姐夫說,因爲孟將軍你親自帶着精銳趕來增援七寶,逼得李秀成改變計劃,不敢再正面強攻七寶,撤走了其他的天國軍隊,就剩下我姐夫的軍隊恰好卡在孟將軍你和李秀成中間,直接幹掉李秀成的希望很大,機會難得,所以我姐夫才問一下孟將軍你願不願意賭這一把。”

    “我姐夫還說了,如果孟將軍你覺得太過冒險,或者有什麼顧慮,他也絕不會強求,繼續按周大人的要求辦就是了。這是我姐夫的書信,請孟將軍過目。”

    解釋着陸順德建議奇襲李秀成大營的原因,呂吉祥又拿出貼身收藏的陸順德書信呈上,孟馹讓親兵接過轉遞上來,見書信上的內容與呂吉祥的口頭介紹大同小異,主要內容只是多了一條陸順德敢保證七成以上的部下跟自己走,核心主力也可以保證完全服從自己的指揮號令。

    除此之外,陸順德又建議孟馹最好是在今天晚上就動手偷襲李秀成的大營,以免夜長夢多,李秀成又做出其他佈防調整,補上了這個漏洞。

    “會不會是詐降誘敵?”

    孟馹也有過這樣的擔心,然而一想到直接幹掉李秀成徹底扭轉上海戰局的美妙畫面,孟馹就忍不住心頭亂跳,呼吸也忍不住有些急促,再加上對自軍精銳主力的絕對信心,猶豫了再三之後,急着在上海吳軍將士和士紳百姓面前證明自己的孟馹還是下定了決心……

    “打仗本來就是冒險!富貴險中求,賭這一把!”

    …………

    急着建奇功立偉業的孟馹終於還是做出了冒險決定,然而很可惜,孟馹卻又做夢都沒有想到的是,他做出這個決定後纔過去僅僅兩個小時,身在泗涇的李秀成不但就已經知道了他準備發起偷襲,還知道他計劃在今夜三更時分出兵偷襲陸順德的營地,然後在四更前把陸順德的詐敗軍隊趕到泗涇,詐開自己的主力營地大門。

    告密的人當然是陸順德本人,爲了獎勵自己小舅子兩次冒險深入吳軍營地行騙,陸順德還特地派了呂吉祥到李秀成面前告密。不過在得知自己循序漸進行騙得手的喜訊後,李秀成卻並沒有立即面露喜色和重賞呂吉祥,相反還十分小心的向呂吉祥仔細盤問與孟馹見面交談的詳細經過,到了呂吉祥如實交代說自己口頭介紹了陸順德的計劃打算後才呈上書信時,李秀成又打斷呂吉祥的話問道:“你先說了你姐夫的計劃打算,然後才向孟馹那個妖將呈上了你姐夫的書信?次序是不是這樣?”

    “回忠王千歲,次序是這樣。”呂吉祥老實答道。

    李秀成的眼中終於露出了一些喜色,又問道:“這麼說,你還沒有向孟馹那個妖將呈上你姐夫的書信,他就已經相信了你是陸順德的使者,允許你代表陸順德在他面前說話?”

    “忠王千歲聖明,確實是這樣。”呂吉祥趕緊說道:“小的纔剛和孟馹那個妖將見面,那個妖將就主動說了他知道我姐夫主動請降的事。”

    李秀成笑了,旁邊李秀成的得力謀士李書香也笑了,還笑着向李秀成拱手說道:“恭喜忠王,賀喜忠王,妖將孟馹急成這樣,看來是絕對不假了。”

    李秀成笑笑,先吩咐了給呂吉祥官升兩級,又命令親兵領着呂吉祥下去領賞,然後還是等呂吉祥歡天喜地的告辭而去後,李秀成才轉向了李書香,微笑說道:“吩咐下去,按原計劃行事,今天晚上不但要給本王殲滅上海妖兵的這支精銳,還得給本王拿下妖兵的七寶據點。”

    李書香含笑應諾,正要親自去替李秀成傳令時,不曾想帳外卻搶先進來一個親兵,將一道公文呈到李秀成的面前,說道:“稟忠王千歲,仁天安的軍情奏報,請忠王千歲過目。”

    太平軍的仁天安就是李秀成的女婿蔡元隆,同時也是李秀成軍臨時的水師主帥,他的軍情奏報李秀成當然是馬上接過觀看。結果讓李秀成頗有些氣惱的是,蔡元隆派人送來的軍情奏報僅僅只是報告太平軍水師目前的船隻情況和佈防情況,沒有任何的重要大事,所以李秀成也沒客氣,當着外人李書香的面前就罵道:“這個蔡元隆,吃錯藥了,沒什麼事向本王報告什麼火輪船運轉正常,安排了多少小船保護碼頭?”

    “忠王殿下,仁天安不是吃錯了藥。”李書香微笑說道:“是看到我們天國軍隊在陸上打得這麼順,仁天安也急了,想早些帶着火輪船直接打進黃浦江了。如果不然的話,等天國軍隊從陸上直接打下了上海,他還能有什麼立功受賞的機會?”

    想到這一仗的重要性,李秀成這才恍然大悟,先笑了笑,然後才向來遞交公文的親兵吩咐道:“去告訴蔡元隆的信使,讓他帶個口信回去給蔡元隆,叫蔡元隆先看好火輪船,別給妖兵偷襲的機會,耐心再等一等,順利的話,再過兩三天時間,他就可以帶着火輪船打進黃浦江大顯身手了。”

    親兵領命而去,旁邊的李書香則微笑說道:“忠王千歲,其實你完全可以直接告訴仁天安,讓他明天就帶着火輪船開進黃浦江。今天晚上我們全殲了妖兵的外線精銳,明天火輪船就打進黃浦江,正好可以打擊妖兵的軍心士氣,方便我們下一步的作戰。”

    “不急。”李秀成搖頭,說道:“反正距離不是太遠,等先把妖兵精銳引進了我們的包圍圈,然後再給蔡元隆去令也來得及。不然的話,如果命令下達了,妖兵卻不上當,那我們的笑話就鬧大了。”

    嘴上說着謹慎的話,李秀成的目光中卻盡是得意,彷彿已經看到了孟馹所部的吳軍精銳全軍覆沒,太平軍奪佔七寶,接着太平軍的蒸汽船隊殺進黃浦江,集中火力猛轟上海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掛傍身的雜草皇恩絕品小村醫近身狂兵超品奇才
    家有表姐太傲嬌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武極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