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五百一十六章 火線請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五百一十六章 火線請降字體大小: A+
     

    看清楚了太平軍的戰術目的也沒用,周騰虎仍然還處於兩難中——出兵去救南翔會給太平軍圍點打援的機會,不救又很可能會保不住,左右兩難,進退失據。

    “救?還是不救?救的話會不會被長毛乘機打成決戰之勢?不救的話,又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揹着手在巡撫衙門大堂裏轉了好幾個圈子,周騰虎突然停止腳步,向在旁邊侯命的鄧嗣源問道:“嗣源,南翔的守將陳京勝是你一手提拔的,這個人如何?靠不靠得住?”

    “靠得住。”鄧嗣源想都不想就回答道:“他雖然是第三批加入鎮南王麾下的將士,沒參加過黃渡之戰和江寧大戰,但是曾經隨着鎮南王北上勤王和南下平叛,也算是我們軍隊裏的老人。怡良向我們借兵去打長毛,遇到暴雨我軍慘敗,他在那個營負責殿後,他本人受了不輕的傷,卻還是堅持隨軍殿後,還立了功。末將也是看在這點的份上,逐漸提拔了他。”

    周騰虎點點頭,也終於下定了決心,吩咐道:“你親自給陳京勝去一道命令,叫他給我全力死守南翔,允許他隨意動用南翔營壘裏的苦味酸武器,但絕不許擅自棄營撤退!南翔營壘在,他的腦袋在!南翔丟,他的腦袋丟!”

    聽出了周騰虎的弦外之音,鄧嗣源趕緊問道:“撫臺,你打算讓我們在南翔的兄弟自己打,不給他們派援軍了?”

    “南翔是很重要,但不是最重要。”周騰虎的聲音有些陰冷,說道:“對長毛來說,能不能拿下南翔其實無關緊要,拿下了當然最好,拿不下也可以繼續繞路去吳淞口接應他們的水師。”

    “但是對我們來說,爲了一座蘇州河北岸的營壘和長毛打一場決戰,不管是輸是贏都太不划算。”周騰虎語氣益發冰冷,說道:“我們的主力還要留着保衛上海,不能用來保衛一座營壘,那是因小失大。”

    鄧嗣源默然,嘆了口氣才抱拳答應,說道:“撫臺大人放心,末將這就給陳京勝去一道手令,讓他無論如何都要守住南翔。”

    周騰虎點頭,又命令鄧嗣源派遣兩個營的精銳增援目前吳軍形勢最好的漕河涇戰場,在局部發起反擊,也順便確保吳軍在董家渡架設的浮橋安全,不給太平軍把吳軍分割在黃浦江兩岸的機會。

    鄧嗣源親筆手書的命令送到南翔戰場時,正好趕上英軍派給南翔吳軍的增援被太平軍擊退——英國軍隊雖然能打,但數量太少只有兩個連。李秀成派來攻打南翔的太平軍則是不但裝備精良,還常年在沿海一帶與外國軍隊打交道,熟悉英軍戰術戰法,以多戰少打退兩個連的英軍自然不是什麼難事。

    洋人援軍被迫撤退,士氣剛受到影響,上司又來令要自己死守到底,山那麼重的壓力自然全都壓到了吳軍南翔守將陳京勝的身上。不過還好,陳京勝總算是沒讓鄧嗣源失望,收到命令後既沒抱怨也沒叫苦,還放出話說大股增援很快就到,藉以穩定南翔人心,同時陳京勝還料定剛打退了英國軍隊的太平軍必然會很快大規模進攻,早早就下令準備使用苦味酸武器。

    被陳京勝猜中,打跑英軍士氣大振之下,率軍攻打南翔的太平軍大將洪春元果然在接下來的攻堅中使出了全力,妄圖一鼓作氣拿下南翔戰場的勝利。結果這麼一來,南翔吳軍提前準備好的苦味酸武器自然派上了大用場,此前一直不敢肆意揮霍的擲彈筒炮彈突然接連打出,不到危急時刻絕不敢使用的苦味酸手雷也接連砸出,頓時就把隊形有些過於密集的太平軍炸了一個七葷八素,還殺傷的直接都是太平軍的精銳戰兵,頓時給太平軍造成了慘重損失。

    再接下來的激戰中,雖然太平軍先後兩次向吳軍南翔據點發起強攻,還靠着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掩護,一度衝破吳軍的壕溝柵欄防線,殺進吳軍營地內部,卻還是被南翔吳軍以白刃戰擊退,直至天色全黑都沒能拿下吳軍南翔營壘。

    在此期間,獲得了兩個營精銳的增援後,漕河涇戰場上的吳軍也順利收穫了一場反擊戰勝利,以反衝鋒成功打跑了進攻漕河涇的太平軍,不但粉碎了太平軍拿下漕河涇直接威脅上海城郊的美夢,也逐漸穩住了一度處處告急的上海戰場局勢,七路出擊的太平軍則攻勢由盛轉弱,聲勢不再象白天那麼浩大。

    然而吳軍各處營壘的激戰卻還在持續,兵力雄厚的太平軍仍然還在不斷的輪換軍隊攻打吳軍營壘,也還有充足的預備隊在必要時刻投入戰場加強攻勢。所以周騰虎也死了今天晚上睡覺的心,直接就住在江蘇巡撫衙門的大堂上過夜,隨時掌握不斷從各處戰場送來的軍情戰報,困極了也只是伏案小盹,辛苦異常。

    越累事越多,子夜將至時,槍炮聲還在隱約傳來,金安清突然頂着一雙熊貓眼上到了大堂,先小心叫醒了正在打盹的周騰虎,然後把一道書信放到了周騰虎的面前,說道:“弢甫,松江長毛頭子陸順德剛剛派人送來的,陸順德的親筆信。”

    “陸順德?!”聽到這個名字,睡眼朦朧的周騰虎睏意頓消,立即一邊接信一邊問道:“書信他是如何送來的?”

    “他小舅子呂吉祥直接送來的,經常替陸順德和我們聯繫的那個小長毛頭子,我見過,弢甫你也應該見過。”金安清答道:“在董家渡那邊被我們的將士拿獲,點名道姓要見你,人已經押來了,就在堂外侯着。”

    周騰虎再不說話,只是立即打開那道已經被拆開過的陸順德親筆書信觀看,卻見信上的內容很簡單,就是陸順德希望能夠獲得上海吳軍的寬恕原諒,請求周騰虎接受自己的投降,並表示只要周騰虎答應饒自己不死,保全自己的性命財產,自己就不但會帶着儘量多的嫡系軍隊投降上海吳軍,還可以在戰場上倒戈一擊,幫上海吳軍幹掉浦東戰場上的其他太平軍。

    大概看完了蓋有印章的陸順德親筆信,周騰虎也沒遲疑,馬上就向金安清問道:“問過原因沒有?陸順德那個長毛,爲什麼無緣無故的要向我們請降?”

    “問過了,長毛昨天晚上偷襲我們的白蓮涇營壘,又是陸順德揹着李秀成私自行事。”金安清答道:“結果不但白蓮涇沒打下來,李秀成今天攻打我們其他營壘的戰術計劃也受到很大影響,李秀成發火要治陸順德的罪,還要把今天白天攻堅不利的黑鍋推給陸順德一個人背,陸順德通過黃子隆提前聽到風聲,爲了身家性命的安全,就只好來求我們接受他的投降了。”

    飛快說完了陸順德請求投降的原因,金安清又補充了兩句,說道:“陸順德還讓他的小舅子給我們帶口信,說是他知道我們很難相信,所以就乾脆派他的小舅子帶着他的親筆信來證明誠意,讓我們可以隨時拿這些要他全家的命。”

    “另外今夜子時過半,陸順德還要裝做撐不下去主動退兵,給我們減切壓力,也留下嫡系軍隊聽我們的安排。”

    周騰虎迅速盤算,然後先是拿出了懷錶查看時間,見時間已是半夜十二點稍過,再側耳細聽時,發現白蓮涇那邊的槍炮聲果然已經明顯稀疏減弱,心裏也忍不住動搖了起來,暗道:“是詐降?還是真的投降?”

    又過了一段時間後,白蓮涇那邊的槍炮聲音果然逐漸消失,接着又有傳令兵來報,說是白蓮涇已經成功打退了太平軍的進攻,陸順德所部直接敗逃回了三林塘,浦東戰場上的戰事也基本結束。然而聽到了這個好消息後,周騰虎卻沒有半點的喜色,相反還沉吟了許久才向金安清問道:“怎麼看?”

    “看不透,無法分辨真假。”金安清搖頭。

    周騰虎又猶豫了一下,然後才吩咐道:“還是見一見陸順德那個小舅子吧,帶上來。”還在受眩暈和記憶力下降影響……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中華第四帝國網游之金剛不壞三國之召喚猛將調教大宋
    外掛傍身的雜草皇恩絕品小村醫近身狂兵超品奇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