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五百一十三章 可能中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五百一十三章 可能中計字體大小: A+
     

    有了周騰虎的許可,在這方面自願給孫子幫兇打下手的吳老買辦也沒遲疑,連家都沒回就直接進了上海北門外的租界,親自去給周騰虎辦差。

    戰火連綿,租界裏當然早就已經又是人滿爲患,想要直接找到太平軍的密使艾約瑟當然不是什麼容易的事。不過還好,幾次動亂之後,上海的民間勢力早就是老吳家的幫派一統天下,所以吳老買辦才進到租界不久,馬上就有準確消息送來,說是艾約瑟已經離開了英國領事館,南下到了新北門的法國領事館,吳老買辦便又直接往法國領事館趕來。

    現在的法國駐滬領事仍然還是吳家的老熟人愛裳,領事館裏的工作人員也是沒有一個沒收過老吳家銀子的人,所以到得法國領事館後,吳老買辦不費吹灰之力就知道了艾約瑟正在與愛裳見面,還知道了艾約瑟是直接亮出兼職太平軍使者的身份拜見的愛裳。然後吳老買辦趕緊又問道:“那你們的領事和艾約瑟先生具體談得怎麼樣?”

    “暫時還不知道。”泄密的領事館工作人員搖頭,又說道:“不過應該快了,艾約瑟先生已經進去一段時間了。”

    也是湊巧,就在這時候,法國領事館的大門中突然走出了兩個身穿黑色長袍的洋人神父,其中一個吳老買辦還認識是上海一座教堂的神父,中文名字叫做楊篤信,同時告密的法國領事館工作人員也趕緊低聲說道:“出來了,吳老大人,年紀大那個洋人,就是長毛派來的艾約瑟。”

    吳老買辦聽了心頭一緊,趕緊去看那個敢幫太平軍和自己寶貝孫子搶江山的洋神父時,也是英國人的楊篤信已經滿面笑容的迎了上來,張開雙臂擁抱吳老買辦,大聲說道:“尊敬的吳,真是太巧了,我正要進上海城去見你,沒想到能在這裏直接遇到你。”

    吳老買辦趕緊客套,楊篤信卻直接把另一個洋神父直接拉到了吳老買辦面前,指着他象打機關槍一樣的說道:“尊敬的吳,給你介紹一下,他的中文名字叫艾約瑟,和我一樣都是英國人,倫敦佈道會傳教士。”

    吳老買辦正要客套,不料那個艾約瑟的脾氣竟然比他的同胞楊篤信更急,直接一把握住了吳老買辦的雙手,語速更快的說道:“尊敬的吳,十分榮幸能夠認識你,其實我來中國的時候,首先是在上海居住,可惜那個時候你還沒能來上海上任,沒能在傳教方面獲得你和你的家族的幫助。不然的話,那時候我肯定不會失望的離開上海,返回香港傳教。”

    “艾約瑟先生,老夫也很榮幸……。”

    吳老買辦的客套話還是沒能說完,就已經被艾約瑟和楊篤信聯手打斷,兩個洋鬼子不但不給吳老買辦說囫圇話的機會,還把吳老買辦拉起就走,“尊敬的吳,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去,我們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商量。”

    從言語神態判斷兩個洋神父沒有惡意,身上也不象藏着武器的模樣,吳老買辦的親兵便也沒有阻止他們拉扯吳老買辦。吳老買辦本人更是有重要的事要和艾約瑟商量,也就沒怎麼反抗,只能是悄悄埋怨着外國人過於直接的習慣隨兩個洋神父離開,卻全然沒有留心到,法國駐滬領事愛裳正在領事館二樓的窗戶處看着自己,長滿捲曲黃毛的臉上還盡是疑惑……

    “奇怪?吳健彰怎麼會和太平天國的使者這麼友好?吳的軍隊,對於如何保衛上海到底是什麼樣的立場態度?”

    …………

    還是來看看吳老買辦這邊的情況,被楊篤信和艾約瑟硬拉着離開了法國領事館後,商量去那裏找安靜的地方談話時,吳老買辦把心一橫,乾脆把兩個洋鬼子直接請進了上海城裏,到自己家裏去談話。兩個洋鬼子欣然從命,吳老買辦還又悄悄派人給周騰虎送信,讓周騰虎也知道這個情況。

    一連串的誤會由此展開,得到吳老買辦送來的消息後,周騰虎誤以爲是吳老買辦擅長和洋人打交道,才能這麼快獲得與太平軍密使直接交涉的機會,趕緊安排最得力的副手金安清去給吳老買辦幫忙後,周騰虎還忍不住微笑低聲嘀咕了一句,“爲了孫子的江山,還真賣力。”

    結果還是在金安清匆匆趕到吳府,陪着吳老買辦和艾約瑟見了面交談了一番後,金安清才十分吃驚的知道了真相——艾約瑟竟然是接受了李秀成的委託主動來與吳老買辦聯繫的,不但早就計劃好了拜訪完英法領事就進城來拜見吳老買辦,還直接帶來了李秀成給吳老買辦的親筆書信!

    而且李秀成的書信居然還是今天早上才寫成的,大概內容則是李秀成以晚輩的身份向吳老買辦問安,明白表示說自己率軍攻打上海不過是奉了洪秀全的聖旨而被迫行事,自己是發自內心的不想對上海採取武力,更不願看到上海城內外堆積如山的財富精華毀於戰火,也十分明白的告訴吳老買辦說自己願意通過談判手段解決上海的歸屬問題,希望吳老買辦能爲上海的百萬生靈着想,出面促成太平軍與上海吳軍之間的和平談判。

    除此之外,李秀成還更加直接的告訴吳老買辦,說是昨天晚上浦東戰場上的太平軍偷襲吳軍三林塘據點,完全是太平軍大將陸順德的私自行事,絕不是自己的授意命令,自己只會極力爭取通過和平手段解決上海問題,儘量避免戰火擴大,塗炭生靈。

    金安清和吳老買辦看信的時候,急脾氣的艾約瑟和楊篤信兩個洋神甫一直都在旁邊不斷的聒噪,極力勸說吳老買辦親自出面促成這次的和談,也自告奮勇的表示願意充當上海吳軍與太平軍之間的聯繫人,幫着促成談判,也幫上海躲過這次的戰火之災,態度熱情而又情真意切。

    還好,金安清和吳老買辦都還算冷靜,都沒急着給出答覆,只是答應與周騰虎商議討論此事。好在艾約瑟和楊篤信也沒急着要吳老買辦立即答應,僅僅只是表示可以隨時充當傳話人,吳老買辦謝了,又趕緊命人準備酒飯,想要設宴款待艾約瑟和楊篤信,然而兩個洋鬼子卻說還有重要的事要辦,謝了吳老買辦的好意就告辭離去。

    打發走了兩個洋鬼子,吳老買辦本打算和金安清一起去見周騰虎,不曾想英國領事麥華陀卻又派人來請吳老買辦去英國領事館談話,正希望拉着洋人一起保衛上海的吳老買辦當然不敢拒絕,只能是匆匆趕去租界,金安清也只好獨自回來向周騰虎報告情況。結果看完了金安清帶回來的李秀成書信後,周騰虎難免驚奇萬分,說道:“真的假的?李秀成這個大長毛,真有想通過談判解決問題的打算?”

    “這也是長毛拿下上海的一個辦法。”金安清說道:“上海被長毛重重包圍,武力威脅加談判引誘,並不是沒有可能成功,李秀成那個長毛或許是想碰碰運氣,爭取以最小代價拿下上海。”

    “那倒正好給我們將計就計的機會。”周騰虎笑笑,心裏卻總是覺得有些不對勁,懷疑事情絕不是看上去這麼簡單。所以周騰虎也沒急着接受李秀成主動遞來的橄欖枝,盤算了一下就說道:“先別急着給長毛答覆,再等等看,不管李秀成那個大長毛到底是不是真打算不戰而屈人之兵,都一定還會有動作,先看清楚他到底玩什麼花樣再說。”

    是日,因爲時間已經不早的緣故,去租界和英國領事交涉的吳老買辦沒再來和周騰虎見面,倒是上海吳軍的特務頭子魏文成在天色全黑後又送來了一份報告,說是吳軍細作探得準確消息,李秀成以違抗王令爲名派人到浦東問罪,當衆臭罵了擅自率軍發起偷襲的陸順德和郜永寬一通,揚言說如果再有下次,一定重責不饒!

    “得防着是長毛的苦肉計。”

    能夠調教出趙烈文那樣的惡毒小舅子,周騰虎當然不是會輕易上當的人,同時周騰虎也沒有多少心思再去關心這樣的芝麻綠豆小事了,因爲纔剛到了第二天的上午,周騰虎就被一件意外發生的事徹底打亂了手腳……

    準確來說是一份報紙徹底打亂了周騰虎的手腳,第二天上午在租界發行的中文報紙《上海新報》上,頭版頭條的標題竟然是——“和平有望,上海討逆軍高層已經接受太平軍的談判要求!”

    “這份報紙瘋了?這都什麼時候了?竟然還刊登這種動搖人心的新聞?”

    氣急敗壞的咆哮着,周騰虎根本懶得去回憶關於《上海新報》的情況,直接怒吼問道:“這份《上海新報》是誰辦的?是什麼背景?”

    “回撫臺大人,《上海新報》也是英國字林洋行的老闆亨利先生辦的,和洋文的《北華捷報》是同一家報館。”

    幕僚的飛快回答讓周騰虎詫異不已,更加不解的說道:“亨利先生?他和我們一直很熟,關係也一直很好啊,怎麼能在這個時候拆我們的臺?”

    沒有人能回答周騰虎的問題,倒是門外傳來上海商會會長楊坊和協防局董事顧文彬聯名求見的消息,周騰虎知道這兩個大富商和大地主肯定是爲了《上海新報》的頭條新聞而來,便立即答應接見,又趕緊喝道:“馬上派人去見吳老大人,請他馬上來見我!問題八成是出在他身上!還有金眉生和魏文成,也叫他們馬上來見我!”

    還沒等親兵答應,益顯老態的吳老買辦已經領着楊坊和顧文彬急匆匆的上到了大堂,還一看到周騰虎就焦急問道:“弢甫,怎麼回事?報紙上怎麼會說你已經答應了和長毛談判解決上海問題?”

    “怎麼他也不知道?”

    周騰虎疑惑的細看吳老買辦,見吳老買辦佈滿皺紋的臉上盡是焦急,確實象是事前毫不知情,一種不詳的預感也頓時浮上心頭,暗道:“壞了,可能中計了。”非常遺憾的通知各位朋友,因爲涉黃(非開玩笑,真是這原因),純潔狼此前的四本書暫時屏蔽,需要修改後才能重新放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諸天大道宗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中華第四帝國
    網游之金剛不壞三國之召喚猛將調教大宋外掛傍身的雜草皇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