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四百七十六章 強勢碾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四百七十六章 強勢碾壓字體大小: A+
     

    八里江太平軍的苦戰倒也不是白白犧牲,至少給了湖口太平軍派遣快船向下遊告警的機會,讓下游太平軍提前做好迎戰準備,也多少給了被吳軍盯上的彭澤太平軍一點應變的時間。

    和石達開一樣,黃文金此前也萬萬沒有料到吳軍會繞開湖口直取下游,所以彭澤太平軍雖對吳軍的血腥報復早有心裏準備,卻仍然還是有些措手不及,黃文金也不得不倉促召開作戰會議,討論如何迎接吳軍的進攻。

    和當年曾國藩帶着湘軍打彭澤時一樣,彭澤戰場上最大的隱患仍然還是城南那座陡峭的石山,當年湘軍攻佔那座該死的石山後,只是把一些原始的前裝滑膛炮搬上了山頂,就把彭澤城裏轟得雞飛狗跳,日夜不得安寧,這會如果火力更強更猛的吳軍效仿當年的湘軍這麼做,彭澤太平軍肯定日子更不好過。

    所以在作戰會議上,彭澤太平軍諸將一致認定,想要保住彭澤,首先就得保住那座天生就是炮兵陣地的該死石山,南門石山若失,彭澤太平軍必敗!

    還好,汲取上次大戰的教訓,彭澤太平軍這些年也做了不少亡羊補牢的工作,除了全力完善防禦工事外,又花了大力氣在山上挖掘了多座大型蓄水池,隨時儲滿飲水以備軍隊之需,再加上時間已是春季,降水較多,所以彭澤太平軍倒也用不着怎麼擔心石山守軍象上次一樣被切斷水源而自敗,黃文金也果斷把守衛石山的重任交給了親弟弟黃文英,要求黃文英不惜任何代價守住石山陣地,不給吳軍奪取石山以火力覆蓋彭澤全城的機會。

    黃文英大聲領命,然後又提議道:“兄長,不出意外的話,超越小妖的軍隊是爲報仇而來,又是孤軍深入,必然爭取速戰速決,我們能不能利用這一點做些文章,殺超越小妖一個措手不及?”

    “如何做文章?”黃文金反問道。

    “彭澤城北面臨江,南面是山地,只有城東和城西適合屯駐軍隊,展開兵力發起攻城。”黃文英分析道:“城東和城西兩地中,以城西的地勢最爲開闊,超越小妖的軍隊從西而來,立營在城西的可能相對來說最大,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們的機會就來了。”

    “彭澤西郊的高家咀那一帶山高林密,地形複雜,十分適合埋藏伏兵。我們倘若埋伏一支精兵在高家咀,然後超越小妖的軍隊全力進攻城南石山時,肯定還要分兵防範我們的城中守軍,後方空虛,我們的伏兵突然殺出,奇襲他們的後方營地,就是想不打勝仗都難啊?”

    仔細分析了一番黃文英提出的戰術,覺得頗是靠譜,即便失敗也可以讓突擊隊利用彭澤城南郊的複雜地形從容轉移,黃文金當即拍板採納了這個戰術,令愛將陳中理率領三百精銳依計而行,攜帶乾糧武器立即趕往高家咀埋伏,也讓陳中理自行決定出擊時機,偷襲吳軍營地。

    整備窩弓射猛虎,安排香餌釣鰲魚。暗箭備好,又利用八里江太平軍以命換來的時間提前做好了迎戰準備,心下大定的黃文金也不再慌張,只是多派斥候快船偵察吳軍動靜,耐心等候吳軍到來。

    從水路東下的吳軍來得很快,突破八里江的當天傍晚就趕到了彭澤戰場,也果真如黃文英所料的選擇了在彭澤西郊十五里外登陸,連夜搶建臨時碼頭和營地,轉移火炮和彈藥等物資上岸。黃文金聞報大喜,很是誇獎一番弟弟的料敵機先,大有長進。

    還有讓黃文金歡喜的事,天色全黑時,石達開再次派人黃文金取得了聯繫,明確指示要求黃文金堅守待援,並明白告訴黃文金自己絕不會對彭澤見死不救,也已經在調動贛北皖南各地的太平軍趕來彭澤增援,讓黃文金放心守城,拖住吳軍的前進腳步。

    人品信用放在那裏,石達開的許諾黃文金當然信得過,歡喜之下,黃文金也明白告訴石達開的使者,說道:“回去告訴翼王八千歲,就說多了不敢保證,一個月時間我絕對守得住,請他抓緊時間安排增援就是了。”

    但也有讓黃文金窩火的事,石達開的使者連夜離開彭澤之後,第二天天色微明時,竟然又回到了彭澤城下——是被吳軍將士押到彭澤城下當衆釋放的,黃文金寫給石達開的書信不但被吳軍士兵繳獲,石達開的使者還被迫帶回來了一道吳超越的書信。

    吳超越寫給黃文金的書信內容也就不用羅嗦了,主要就是提醒軍隊對黃文金的重要性,勸黃文金學聰明點,趕快帶着軍隊跑路,免得軍隊打光了被洪秀全秋後算帳。

    “超越小妖,挑撥離間,無恥卑鄙!”

    大罵着把吳超越的書信撕得粉碎後,黃文金幾次努力想把吳超越的書信內容趕出腦海都沒能成功,也隱隱有些認同吳超越的分析——沒了軍隊,洪秀全確實有可能找自己秋後算帳。不過還好,這點認同還不足以動搖黃文金的理智,黃文金也仍然還有長期堅守彭澤的決心和信心。

    吳軍發起進攻的時間比黃文金預料的要早得多,只是準備了一些攻堅必須的器械之後,纔到了當天正午,吳軍方面就一口氣出動了超過六千人的軍隊向彭澤殺來,同時吳軍九江水師也出動了五條紅單船西進助陣,只留蒸汽炮船和舢板船隊保護水陸營地。

    收到報告,黃文金在第一時間登上了彭澤縣的西門城樓,舉起望遠鏡觀察——南面石山戰場的備戰情況,結果黃文英也沒讓黃文金失望,早早就派軍隊進入了防禦陣地,也早早就把火炮對準了上山道路,隨時準備火力封鎖吳軍的攻山路徑。黃文金滿意點頭,這才又用望遠鏡去觀察吳軍的進兵情況,然而看着看着,黃文金卻逐漸傻了眼睛,脫口驚叫道:“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

    黃文英也在石山陣地上發出驚叫,因爲他和黃文金一樣,也已經發現吳軍的進兵方向竟然不是位置關鍵的石山陣地,而是直接衝着彭澤西門去的!傻眼之餘,黃文英還又忍不住又驚叫了一句,“直接攻打城池?超越小妖的軍隊就這麼有信心?”

    黃家兄弟感到震驚的真正原因當然是彭澤城池遠比石山陣地難打,在黃文金的多年經營下,蘇州城的城牆早就已經厚達兩丈、高達三丈以上,那怕是現在最爲流行的地穴爆破戰術也很難破壞,同時還有引入活水的兩道深壕保護,就是想靠近城牆都難。

    除此之外,逼仄的地勢也爲彭澤城提供了衆多保護,城牆南北長只有三裏多些,太平軍只需要用不多的兵力就可以確保每座垛口都有士兵駐守,同時太平軍還在城外修築了兩道壘石羊馬牆保護整道西面城牆,另有兩座炮臺和多個地堡增強火力,工事之堅固或許不敢與林啓榮的湖口要塞相比,卻也絕對算得上是易守難攻,固若金湯。

    再所以,在萬分震驚之餘,黃文金和黃文英等太平軍將領忍不住還生不出這樣的念頭,暗道:“難道是妖將曹炎忠輕敵?是的話,那就太好了。”

    親自指揮攻城大戰的曹炎忠確實有些輕敵,僅僅只是分出了兩個營的兵力負責監視防範石山陣地上的太平軍,馬上着手發起攻城,然後再當吳軍將士擺出了準備用於攻城戰的火炮時,黃文金等太平軍將領馬上就覺得曹炎忠不是在輕敵了,額頭上也開始有汗水滲出了——因爲吳軍準備用來轟擊彭澤小城的火炮,竟然是三十門大口徑火炮!四十門後裝線膛炮!還有十門曲射臼炮!

    “超越小妖是不是瘋了?拿這麼多大洋炮打這麼一座小城?”

    雖說沒有接受過正規的炮兵培訓,然而光憑多年積攢下來的實戰經驗,黃文金就知道吳軍擺出來的火炮絕不是他手裏的原始火炮可比,威力也肯定比吳軍水師所用的小炮口舷炮爲大。不過好在黃文金也不是被嚇大的,再是如何的心驚膽戰,仍然還是命令城上城下的守軍做好迎戰準備,同時還在心裏冷哼了一句,“這麼多的大口炮,看你有多少炮彈可以打!”

    順便說一句,太平軍目前的自己生產的炮彈,仍然還是用人力泥範灌注的生鐵炮彈,耗時漫長、成品率低又產量稀少,以己度人,又從沒見過什麼叫現代化工業,黃文金當然認定只算是吳軍偏師的曹炎忠兵團不會有太多的炮彈可以揮霍。

    下午一點四十八分,吳軍的攻城戰準備就緒,效仿吳超越騎在馬上指揮戰鬥的曹炎忠一聲令下,三十門140mm口徑的重炮與四十門後裝線膛炮一起開火,將重達三十二磅的實心炮彈和三磅重的苦味酸開花炮彈轟向可憐的彭澤小城,也轟向半個月前卑鄙偷襲吳軍輜重船隊的彭澤太平軍。

    即便遠隔千米,吳軍火炮發出的轟鳴聲仍然還是震得太平軍上下的耳膜嗡嗡作響,緊接着,呼嘯聲中,大大小小的炮彈接二連三砸上城頭,三十二磅重的實心炮彈轟中之處,箭垛粉碎,牆磚破裂,土石飛濺,落到城牆頂端的炮彈接連彈跳,不斷砸中伏地避炮的太平軍士兵,帶起一波接一波的血肉浪花,更有幾發炮彈直接命中彭澤西門城樓,頓時在城樓上留下了幾個透明窟窿。

    三十二磅重的實心炮彈勢如開山破石,三磅重的開花炮彈則是有如雷火霹靂,落地砸牆炸開間,既有彈片橫飛,收割躲在死角處的太平軍士兵性命,又有溫度高達千度的火焰噴射,不但能夠引燃一起可燃之物,還能夠附着在土石牆壁上熊熊燃燒,不下十個特別倒黴的太平軍士兵直接被苦味酸火焰覆蓋全身,慘叫着滿地翻滾而火焰不滅,被活生生燒死燒化,死得悽慘無比。

    “城上只留觀察哨!城下炮臺,開火還擊!”

    吼叫着這句話,黃文金被親兵強行架下了城牆,城牆頂端的太平軍士兵也匆匆向城下轉移,不敢再留在城上白白送死,同時城牆下的兩座太平軍炮臺也鼓起勇氣開炮還擊,拿原始得炮彈都不能互換使用的前裝滑膛炮,與當今世界上口徑第三大的三十二磅炮和技術最先進的後裝線膛開花炮對轟。

    訓練有素的吳軍炮手沒急着去理會太平軍的炮臺,只是一邊按照曹炎忠的命令,先向彭澤城上打出三波齊射雄壯聲勢,一邊乘機用三角定位法確認太平軍的炮臺位置,等三波齊射打完之後,吳軍炮兵才施施然的掉轉炮口,對着太平軍的城下炮臺和防禦工事自由開炮射擊。

    打移動靶,吳軍炮手的火炮命中率或許還不夠高,然而打固定靶如果命中率還在百分之十以下,那麼吳軍炮手就太對不起吳超越在他們身上的軍費投入了。自由射擊還不到半個小時,太平軍的兩座炮臺就已經籠罩在苦味酸火焰形成的火海之中,臺上的太平軍士兵別說是繼續開炮射擊了,就是想在炮臺上容身都是難如登天,兩座炮臺上的六門火炮徹底啞火,炮手大呼小叫的狼狽而逃,徹底失去遠程還擊能力。

    還有彭澤太平軍修建的羊馬牆工事,石頭壘成的兩道羊馬牆用來防子彈倒是相當有效,擋住清軍和湘軍喜歡使用的劈山炮也毫無問題,然而在吳軍三十二磅重的實心炮彈轟擊下,這種羊馬牆卻又和紙糊的沒有多少區別,吳軍的大口徑炮彈只要一炮命中,齊胸高的羊馬牆不是直接垮塌,就是被直接削出一個缺口,石頭滾落傾倒間,匍匐在牆後準備迎戰的太平軍士兵死傷不斷,慘叫不絕。看似堅固無比的壘石防線也不斷出現缺口,繼而開始連段坍塌。

    與此同時,吳軍的五條紅單船也開始了對着彭澤北門狂轟亂炸,還十分陰毒把舷炮仰角調到最高,儘可能的炮彈直接轟入彭澤城內,收取恐嚇敵人的心理效果。太平軍西北兩線同時受敵,軍心民心一起大惶。

    在石山頂上看到情況不妙,爲了替城內守軍分擔壓力,負責石山陣地的黃文英一度壯着膽子派兵下山,妄圖衝破吳軍阻攔去突擊吳軍炮兵陣地,然而被黃文英派下山的太平軍突擊隊卻很快就魂飛魄散的看到,守在山下的吳軍士兵不但亮出了清一色的擊針槍,還擺出了整整五十架擲彈筒……

    “我們到底碰上什麼妖兵了?怎麼有這麼多厲害武器?”這是無數太平軍士兵在心中發出的吶喊質問。感謝各位朋友的熱情支持,繼續求月票。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
    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