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四百七十四章 最容易對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四百七十四章 最容易對付字體大小: A+
     

    “找長毛算帳!報仇!”

    “踏平江寧!生擒洪秀全,活捉石達開!”

    “報仇!讓長毛知道我們的厲害!”

    當吳軍水師保護着受創不輕的輜重船隊走張家州北航道回到了九江後,幾乎是在剎那之間,九江城內外就響徹了吳軍將士憤怒的吼叫聲,從上到下無一不是氣憤填膺,怒火沖天,甚至就連脾氣比較溫的吳軍九江知府桂中行,也在第一時間上了萬言書,怒吼着要求吳超越立即出兵報仇,懲罰太平軍背信棄義的無恥行爲。

    九江吳軍文武還只是怒吼,沒能保護所有輜重船隊撤回九江的吳軍水師卻是立即付諸實施,把輜重船隊護送到九江碼頭後,已經連續多日飄在水上的吳軍水師將士沒有一個人上岸休息,立即就在王孚和徐來的率領下掉轉船頭,氣勢洶洶的重新殺回湖口來找太平軍算帳,林啓榮所部的太平軍水師根本不敢與戰,只能是藉着身處內湖的優勢,馬上就夾着尾巴逃進鄱陽湖深處,吳軍水師的怒火無處發泄,乾脆就向太平軍的石鐘山炮臺發起直接進攻。

    也多虧了太平軍名將林啓榮在湖口經營多年,把防禦工事修築得極其完善,尤其是配合遄急水流大量安置的水底重錨有效阻攔了吳軍水師的進攻腳步,極大的增強了太平軍石鐘山炮臺的炮火威力,不然的話,石鐘山炮臺肯定得同樣被吳軍水師夷爲平地。然而即便如此,到了天黑時,王孚和徐來在鮑超的苦苦勸說下退兵撤走時,石鐘山炮臺上的炮位還是被吳軍火炮幹掉了一半以上,守軍死傷也十分慘重。

    也是在吳軍水師撤走之後,石達開才鬼鬼祟祟的帶着一隊親兵摸到了湖口,在湖口城裏與林啓榮接上了線。見面後,石達開還習慣性的部下采取了鼓勵手段,誇獎林啓榮道:“不錯,沒有蠻幹是對的,把水師暫時撤進鄱陽湖,保住了切斷超越小妖水上糧道的作戰力量,將來超越小妖就不敢繞開湖口直取下游,最明智的選擇。幾年不見,長進多了。”

    “謝翼王八千歲誇獎。”林啓榮道謝,臉上卻沒有半點喜色,還十分坦白的說道:“是超越小妖的水師沒做好準備,也沒下定決心,不然的話,他們真的一定要衝進內湖追殺我們的湖口水師,我們也沒有辦法阻攔。”

    來之前就已經考慮好了如何運用湖口水師的辦法,石達開馬上就說道:“沒事,我這就去文駐紮鄱陽的石鎮吉,叫他在鄱陽給你的水師準備好碼頭,也在鄱江入湖口建立起防禦陣地,危急時刻,你的水師可以直接撤去鄱江去鄱陽,吳賊水師的大船絕不敢順便開進那樣的狹窄水道。”

    林啓榮悶悶不樂的又道了謝,然後咬了咬牙,乾脆又直接問道:“翼王八千歲,天王萬歲到底是怎麼想的?無緣無故的怎麼會突然想到要和超越小妖重新開戰?還是在答應借路之後,又背信棄義突然向超越小妖的船隊發起偷襲?”

    提到這個傷心問題,石達開的臉色難免也有些陰鬱,答道:“天王萬歲也不想這麼做,他也是被逼的,葉芸來和吳如孝那兩個瘋子一定要動手,超越小妖的水師也根本不相信我們,對我們敵意明顯,我們不得不動手。”

    說罷,石達開又補充了一句,道:“反正遲早是要打的,超越小妖滅了清妖朝廷,下一個肯定是我們,這是明擺着的事。”

    “那爲什麼就不能晚些動手?”林啓榮有些憤怒的說道:“爲什麼不等超越小妖先滅清妖朝廷再說?或者說,等超越小妖的軍隊在北方和清妖朝廷大打出手的時候,再突然動手不是時機更好?”

    “如果讓超越小妖先滅了清妖朝廷,那他就對我們形成了兩面包夾之勢。”石達開解釋道:“等超越小妖先和清妖朝廷大打出手的時候再突然動手,確實是最好時機,可是你也看到了,超越小妖根本不給我們這個機會。”

    林啓榮嘆了口氣,突然還有些暗恨洪秀全不合時宜的復出時機——那怕再晚上一個月也好啊。

    看出林啓榮對洪秀全開戰決定的不滿,石達開卻不願點破,只是也嘆了口氣,然後才說道:“貞天候,悔也無用,事情到了這一步,我們只能是和超越小妖血戰到底,清算他以前欠我們的累累血債,復興我們的天國大業。”

    “而且我們也不是毫無勝算。”石達開又補充了一句,說道:“超越小妖將近一半的軍隊都被牽制在了北方和中原,無法南下參戰,他的背後又有陝甘清妖的威脅牽制,真正能夠用來和我們作戰的軍隊並不多,我們全力以赴的迎戰,未必就不能打退超越小妖的進攻,扭轉乾坤一統天下。”

    也多虧了林啓榮同樣是立場強硬的太平軍鷹派,對太平天國忠心不二,又深知和吳軍遲早還有一戰的道理,所以心裏再是一百個不情願,林啓榮還是默不作聲的接受了這一既成事實,問道:“翼王八千歲,那你和天王萬歲具體打算怎麼辦?”

    “東攻西守,爭取時間,籌備反擊。”

    石達開回答得很籠統,然後才詳細解釋道:“天王和我是這麼決定,西線以湖口、彭澤和安慶爲依託,建立三道攔江防線,全力抵擋超越小妖的進攻。”

    “東線方面,我們天國在松江和常州的大軍負責發起上海戰役,不惜一切代價拿下上海,徹底切斷超越小妖和洋人的聯繫,斷絕他的武器彈藥來源。同時爭取生擒超越小妖的爺爺和兒子,這點如果能夠成功,局勢馬上就會對我們萬分有利。”

    “另外,我們的北線軍隊主要負責聯絡捻軍,牽制超越小妖的中原軍隊,適機反擊讓超越小妖首尾難顧。南線是我們的最大希望,天王已經去詔忠王李秀成,命令他率領我們天國的南線主力回師北上,整合所有力量向超越小妖發起反擊,先滅超越小妖,再滅清妖朝廷,一統天下。”

    聽了石達開還算靠譜的戰略計劃,林啓榮也沒多抱怨自己被洪秀全和石達開強行推到抗吳第一線,只是直接說道:“堅守湖口的事包在我身上,但我要增援,要後方保證我的糧草彈藥供應。”

    “放心,這些包在我身上。”石達開回答得更直接,說道:“我是西線主帥,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湖口的增援和糧草彈藥就絕不會斷!”

    林啓榮爽快點頭,又眺望西方,咬牙切齒的說道:“超越小妖,來吧,看你怎麼過我這一關!羅丞相的血債,也該找你清算了!”

    …………

    石達開和林啓榮等人全都料定吳超越必然會在第一時間出兵報仇,事實也正是如此,當吳軍輜重船隊被太平軍水師偷襲受損的消息送到湋源口,又被大冶吳軍用電報把消息送到湖北省城,送到吳超越的面前後,吳超越根本連眼皮都沒有眨一下,馬上就決定出兵報仇,武力疏通長江航道,重新打通自己和上海吳軍的聯繫。

    石達開和林啓榮等人卻又嚴重低估了吳超越的復仇決心和報復力度,收到電報後的第一時間,吳超越不但當場決定把原本準備用來北伐的軍隊全部用於對太平軍作戰,還決定親自率領自己麾下最精銳的直系兵團出征,親自主持東征大戰。

    吳超越敢離開湖北省城親自主持東征,最大的底氣就是大冶到九江之間的電報線路即將建成,而事情到了這一步,吳超越當然是去令大冶,命令大冶工業基地無論如何要在十天之內把聯繫九江的電報線路架設完畢,以便自己身在九江,仍然能夠指揮全局。

    考慮東征大戰的重要性和複雜程度,趙烈文和閻敬銘等人全都沒有反對吳超越親自主持東征大戰,僅僅都是向吳超越提醒道:“鎮南王,東征大戰,在糧草彈藥的供應方面我們有水路爲依託,倒是用不着擔心,但是事關我們的出海口和上海安危,這一場大戰我們必須得速戰速決,時間拖得越久,對我們就越不利。”

    “這我當然知道,要不然我就不會親自去前線了。”

    吳超越點頭,又冷笑說道:“而且我還敢肯定,長毛那邊肯定會以湖口、彭澤和安慶這三處天險爲依託,層層設防拖住我們的進兵腳步,爭取時間打上海,不惜一切代價的俘虜我爺爺和我兒子,拿他們做人質要挾我。”

    “慰亭,那你打算怎麼辦?”趙烈文有時候還是改不掉對吳超越的習慣性稱呼。

    吳超越不答,還反問道:“惠甫,如果你是長毛的西線主帥,在湖口、彭澤和安慶這三個地方,你會如何佈防?是把力量平均使用?還是優先重視一到兩點?”

    稍微盤算了一下後,趙烈文馬上就答道:“我會優先重視一到兩點,長毛在西線的力量佈置並不均衡,尤其是水上力量差別最大。我還會優先守湖口,因爲湖口這裏的防禦工事完善,有贛東北的長毛可以調動了源源不絕的增援湖口,另外湖口的長毛水師還是長毛各軍中水師力量最強的,可以有效威脅我們的水上糧道,讓我們主力軍隊不敢繞開湖口大舉東進。”

    “那麼你是否有可能把所有力量集中在湖口,和我們打一場戰略決戰?”吳超越又問道。

    “絕不可能。”趙烈文斷然搖頭,說道:“洋人有句話說的是所有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裏,長毛那邊就算沒有聽說過這句話,也肯定不會冒這樣的風險,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長毛就算集中重兵守衛湖口,也一定會在後方留下充裕兵力守衛彭澤和安慶。”

    “那如果你是長毛主帥,在什麼樣的情況下,你會盡可能多的把作戰力量集中在湖口?稍微忽視對彭澤和安慶的保護?”吳超越追問道。

    隱隱明白了吳超越的無恥企圖,趙烈文也趕緊開動起了腦筋仔細盤算,設身處地的反向推演了一番之後,趙烈文這才答道:“如果我是長毛主帥,只有在我認定慰亭你一定要先拿下湖口再進兵下游的情況下,我纔會儘可能多的把力量集中在湖口。”

    “還有。”趙烈文又趕緊補充一句,道:“鑑於慰亭你在用兵方面一貫的名聲,我還絕不會太過冒險,集中力量守衛湖口的同時,我也絕不會太過忽視對下游的保護,不會給你太多突出奇兵的機會。”

    吳超越盤算着點頭,又對着九江、湖口和鄱陽湖一帶的地圖沙盤研究了許久之後,吳超越這才緩緩說道:“給王孚去道命令,先告訴他,對他這次的表現,我很滿意,輜重船隊的損失與他關係不大,我不會追究。”

    “再告訴王孚,放心出擊,在我親自抵達九江時,我不希望長毛的湖口水師還在湖口,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長毛的水師很可能會退進鄱江,成全長毛,把長毛水師先給我攆進鄱江,然後也別冒險進鄱江,等我後續命令。”

    “再給九江去道命令,叫桂中行他們搶先放出風聲,就說我準備先踏平湖口,然後再進兵下游,也給我儘可能的製造我們準備全力攻打湖口的跡象。”

    唱諾之後,趙烈文這才微笑着說道:“慰亭,太直接了吧?你的聲東擊西對長毛也不是玩一次兩次了?長毛能又吃虧再上當?”

    “長毛是不可能又吃虧再上當,但惠甫你好象忘了一點。”吳超越微笑說道:“就是長毛現在的軍閥化問題,如果你是林啓榮,探得我準備強攻湖口的消息,能不拼命要增援要糧草?長毛的西線主帥爲了安撫林啓榮,鼓勵林啓榮安心在湖口和我們拼命,能不給林啓榮一點獎賞鼓勵?”

    趙烈文大笑,連說正是如此,吳超越卻十分遺憾的說道:“可惜還不知道長毛的西線主帥是誰,不然的話,我肯定能想出更多的辦法引誘長毛集中力量在湖口。”

    正所謂天遂人願,纔到了第二天,正當吳超越還在安排自己親征東線的各項出發留守準備時,大冶方面就又用電報轉來九江吳軍的消息,報告了石達開的旗幟出現在湖口的重要情報。吳超越聞報大喜,大笑道:“天助我也,既然長毛的西線主帥是石達開,那我們這場仗就容易打得多了。”

    “鎮南王,石達開可不是什麼善於之輩啊?”正好就在旁邊的閻敬銘有些驚訝的問道:“長毛諸僞王裏,好象最能打仗的就是他,你怎麼反倒覺得他最好對付?”

    “因爲石達開的脾氣我摸得最透,最熟悉他的性格習慣。”吳超越笑笑,說道:“丹初先生,別浪費時間了,趕快提筆,幫我寫一道書信給林啓榮。”

    “什麼內容?”閻敬銘趕緊提筆問道。

    “就說石達開和洪秀全是在故意逼他送死。”吳超越回答道:“說洪秀全和石達開之所以敢偷襲我們的船隊,就是知道我們一定會先打湖口、彭澤和安慶這樣地方,死道友不死貧道,拿他林啓榮和湖口長毛的命換時間,等大戰開始後,他石達開一定會躲到後方,讓林啓榮頂在前面送死,勸林啓榮懸崖勒馬,棄暗投明,搶先幹掉石達開帶着湖口長毛向我投降,替我隨便許他一個官職和賞賜。具體內容就這些,你看着潤色。”

    “這……,鎮南王,寫這封信有什麼用?”閻敬銘滿頭霧水的問道:“以林啓榮一貫的表現,不可能會接受我們的勸降啊?”

    “當然不可能。”對林啓榮的歷史十分了解的吳超越笑笑,然後才說道:“不過我這道書信不是寫給林啓榮看的,是寫給石達開看的。我敢斷定,石達開看了這道書信之後,一定會……。”

    …………

    快船順水傳遞書信,才只過了兩天多時間,吳超越寫給林啓榮的書信就被送到了九江,正在拼命大造進攻湖口聲勢的九江吳軍也遵從安排,馬上就安排使者攜帶書信過江,把書信交到了林啓榮的手裏。

    被閻敬銘和吳超越先後料中,對於吳超越的勸說招降,林啓榮先是嗤之以鼻,然後馬上就把書信轉呈到了石達開的面前,而石達開看完書信後只盤算了不到十分鐘,馬上就做出決定,說道:“我的翼王大營,就設在湖口。”

    “翼王八千歲,不可!湖口地處第一線,你把翼王大營設在湖口,不但危險,還會給超越小妖切斷你和彭澤、安慶聯繫的機會啊!”幕僚張遂謀趕緊反對道。

    “必須得冒這個險!”石達開斬釘截鐵的答道:“我如果不把翼王大營建立在湖口,在第一線與天國將士同生共死,鼓舞軍心士氣,超越小妖肯定就會以這個理由興風作浪,或收買,或離間,渙散我們的軍心士氣,到時候就算貞天候不爲所動,他麾下的將士恐怕也不會服氣,會出現什麼動搖,給超越小妖可乘之機。”

    聯想到吳超越花樣百出的卑鄙手段,還有湖口戰場在太平軍西線戰略中的重要程度,張遂謀便也沒有堅持反對,只不過石達開和張遂謀都沒有注意到的是,因爲石達開決定把西線總指揮設在湖口的緣故,在部署西線防禦期間,他們便自覺不自覺的把主要力量和資源用在了湖口戰場……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
    丹道宗師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