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四百六十九章 硬拖下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四百六十九章 硬拖下水字體大小: A+
     

    雖然不是抱有太大的希望,但是考慮到越早表明態度打消吳軍的顧慮越好,同時也多少還有些促使吳超越按原計劃發起北伐的希望,能夠爲飽受內亂之苦的太平天國爭取到更多的喘息時間。

    所以石達開還是同意了洪秀全的提議,決定再派使者去追趕吳軍船隊表明態度,勸吳軍船隊暫時停下回撤腳步,等洪秀全與吳超越取得了聯繫,商量出了結果再決定是否撤退不遲。同時石達開還替洪秀全拿定主意,準備把銅陵到蕪湖之間的荻港暫時借給吳軍艦隊停泊,讓吳軍船隊可以安心等待吳超越的命令調整。

    “還是翼王兄弟會挑地方,荻港周邊百里內既沒有我們天國的重兵駐紮,更沒有能夠直接威脅到超越小妖輜重船隊的天國水師,把那裏借給超越小妖的船隊駐紮,已經足以表明我們天國聖廷對他們的一片友好誠意,就這麼辦了。”

    洪秀全先是狠狠誇獎了一通石達開的誠意,然後一邊讓天王府的女官立即擬就國書,一邊和顏悅色的對石達開說道:“翼王兄弟,聽說你曾經和超越小妖的妖兵聯手打過清妖,還有過多次的直接聯繫,對超越小妖那邊的情況比較熟悉。要不去和超越小妖船隊聯絡的使者就由你安排吧,這樣我們更有把握一些。”

    石達開沒做任何考慮的就一口答應,又當場傳來了自己的心腹謀士張遂謀,安排張遂謀去追趕勸說吳軍船隊暫屯荻港,卻全然沒有注意到,太平軍的兩大鷹派代表葉芸來和吳如孝目光的不屑甚至不滿,還有洪秀全嘴角一度出現的陰冷微笑……

    保護着一千多條滿載糧食武器的老式漕船逆水而上,吳軍水師當然不可能走得有多快,所以纔到了當天傍晚,張遂謀乘座的太平軍快船就輕鬆追上了吳軍水師船隊,也因爲座船沒有任何武裝和一見面就主動交出武器的緣故,張遂謀很快就被領到了吳軍水師的正副主將王孚和徐來面前。

    “王將軍,徐將軍,我們天王和翼王都知道你們的苦衷,明白你們的心情。小使我更是敢冒昧直言,倘若換成了小使處在你們的位置上,突然遭遇到了這樣的情況,我也肯定會想你們一樣選擇撤退,因爲你們必須得對鎮南王負責,也必須得對鎮南王治下的軍民百姓負責。”

    “我們天王和翼王都知道,那怕是說破了大天你們也絕不會輕信我們的承諾,唯一的辦法只能是用事實證明我們天王在復位之後,仍然還願意與貴軍保持互不侵犯的友好同盟關係,更願意幫助貴軍通過海路發起北伐,給清妖朝廷以致命一擊。”

    “……荻港水流平緩,水深可泊大船,有現成的民間碼頭可用,周邊百里之內,還沒有任何我們天國的主力軍隊駐紮,只有一些地方鄉兵維持治安。貴軍船隊停泊在那裏既安全,得到貴軍統帥鎮南王號令之後,馬上可以順流而下,再赴上海,用不着浪費太多時間,同時撤退也同樣方便。”

    “請二位將軍仔細想想,倘若我們有誆騙你們的打算,爲什麼不請你們暫時停泊在採石磯或者東梁山這樣地方?我們翼王八千歲選擇把荻港借給你們暫時停泊侯命,一是爲了你們的安全考慮,二就是你們重船回航行速較慢,等撤到了荻港時,我們派去和鎮南王聯繫的快船早就已經進入了湖北境內,快要和鎮南王取得聯繫了,你們在荻港耽擱不了幾天,也就能收到從上游送來的鎮南王令旨了。我們翼王和天王的一片苦心好意,萬望二位將軍明查。”

    在吳超越的兩條忠實走狗王孚和徐來面前,石達開的得力助手張遂謀傾盡了自己的全力,幾乎是哀求王孚和徐來暫時在荻港暫歇,給太平軍一個證明延續友好盟約誠意的機會,別在吳軍和太平軍本來就越來越脆弱的友好關係上又狠狠砍上一刀。

    然而很可惜的是,雖然石達開和張遂謀都恨不得把心挖出來讓吳軍水師察看是黑是紅,必須得對吳超越負責的王孚和徐來卻還是謝絕了他們的好意,仍然還是決定直接撤回湖北,僅僅只是表示將來如果有機會的話,一定向石達開和洪秀全當面道謝和賠罪。

    張遂謀大失所望,也只能是退而求其次,說道:“二位將軍,既然你們一定堅持要走,那小使也不敢阻攔,小使只是斗膽懇求一句,你們順利撤回湖北之後,能否把我們天王和翼王的這番美意如實稟報給鎮南王?”

    “那是當然。”王孚和徐來都是一口答應,然後王孚還說道:“如果我們的船隊能夠象來的時候一樣,一路暢通無阻的撤回湖北,那我不但會向鎮南王如實奏報貴軍的一番好意,還會請鎮南王向表示謝意,給貴軍以一定補償。”

    言罷,人品德行同樣不錯的王孚還又補充了一句,“同時我還會辭官謝罪。因爲撤退命令確實是我私自下達的,是我耽誤了鎮南王北伐的計劃,也拒絕了貴軍的好意善意,除了辭官謝罪之外,我別無選擇。”

    聽了王孚這番同樣是掏心窩子的話,張遂謀心中大定,這才千恩萬謝的告辭離開,乘快船連夜返回南京報信,王孚和徐來也繼續率領吳軍水師船隊連夜撤退不提。

    和張遂謀一樣,得知了王孚的答覆言語後,已有心理準備的石達開雖然多少還是有些失望,卻並不認爲自軍的努力是白白辛苦,第二天的早朝上向洪秀全稟報了交涉結果後,石達開還頗有些欣慰的說道:“還好,超越小妖那邊果然只是爲了船隊安全才撤退,只要我們兌現諾言,讓他們順利撤回湖北,超越小妖馬上就能明白我們還是想和他友好相處,沒有打算和他翻臉的意思。”

    洪秀全不說話,耐心等吳如孝和葉芸來兩個炮筒子開炮,然後也不出洪秀全所料,吳如孝果然很快就冷冷說道:“可是這麼一來,刀把子就永遠掌握在超越小妖的手裏了,想什麼時候動手,就什麼時候動手,我們只有被動挨打的份,還連想換手也得頂着長江水流慢慢往上游爬。”

    “顧王兄弟,沒什麼可擔心的。”葉芸來也陰陽怪氣的說道:“我們還有湖口的林啓榮兄弟頂在前面,他手裏的水師是我們天國最強,就算超越小妖突然動手,也很難把他的船全部打沉,肯定能有幾條船逃回來報信,給我們幾天的準備時間。”

    “也只能是指望林兄弟了。”吳如孝鄭重其事的點頭,嘆道:“還好,林啓榮兄弟還靠得住,用不着擔心他被超越小妖收買過去。”

    “你們這話是什麼意思?”石達開忍無可忍,怒吼道:“你們是不是一定要自己找死?如果你們有那個把握能夠幹掉超越小妖的船隊,那你們就去!我不攔着你們去送死!”

    “翼王八千歲,你發那麼大的火幹什麼?”吳如孝冷笑說道:“我和慶王兄弟手裏的水師船隊,在超越小妖的主力船隊面前是不堪一擊,去了註定只是白白送死。可我們如果真的下定決心動手,我們能沒有辦法?”

    “辦法也很簡單!”葉芸來飛快說出了自己和吳如孝在私下裏討論出來的戰術,大聲說道:“超越小妖的水師必須要保護輜重船隊走得慢,我們有足夠的時間安排準備,讓安慶林丞相的水師做好出戰準備,讓彭澤的黃文金在馬當山做好攔截準備,也讓湖口的林啓榮兄弟做好開戰準備。”

    “然後等超越小妖的船隊到了安慶,林鳳翔的水師等他們過了安慶走遠再出動尾隨,我們的水師也趕去幫忙,遠遠跟在超越小妖船隊的後面暫時不動手,等他們到了彭澤馬當山,黃文金當道攔截,我們背後殺出,又有兩岸的炮臺助陣,就算滅不了超越小妖的水師主力,也能滅了他的輜重船隊!”

    “我們還用不着擔心超越小妖的九江水師趕來救援!”吳如孝大聲補充道:“湖口在我們手裏,有林啓榮兄弟的水師攔着,超越小妖的九江水師一時半會趕不到馬當山接應,我們有充足的時間殲滅他們的輜重船隊!”

    吳如孝和葉芸來提出的作戰計劃雖然卑鄙,卻有相當大的可行性和成功把握,不要說同掌兵權的曾立昌和李世賢聽了動心,就連石達開聽了也忍不住有些動搖,暗道:“這其實是個好辦法。”

    洪秀全始終沒有說話,因爲洪秀全雖然無比渴望靠着和吳軍開戰的機會收回兵權,卻絕對不能親自拍這個板和下這個命令——不然的話,除了肯定會導致和比較理智冷靜的石達開提前翻臉,將來一旦戰事不利,主動招惹吳超越這口大黑鍋還肯定得扣在洪秀全的腦袋上。

    所以對洪秀全來說,對吳軍開戰的命令最好是由別人頒佈,讓別人發起,這樣洪秀全才可以太平軍各路軍閥和吳超越大打出手時置身事外,坐收漁利。

    這時,吳如孝和葉芸來這兩個狂熱的太平天國鷹派已經迫不及待的開始請求洪秀全批准他們的作戰計劃,洪秀全卻還是不說話,只是滿臉欲言又止的一再去看石達開,石達開則是和吳如孝、葉芸來兩個瘋子賭氣,始終裝着沒看見洪秀全的表情反應。

    石達開不接招,不敢背上主動挑起與吳軍全面開戰黑鍋的洪秀全迫於無奈,只好拿出不能背信棄義的藉口勉強搪塞住了葉芸來和吳如孝,然後趕緊轉移話題,提起了另一件與自己奪回兵權大計休慼相關的事,道:“衆卿,廢燕王秦日綱因爲九江大敗,已被囚禁天京獄中五年之久,朕認爲懲罰已夠,決定讓他復出任職,衆位愛卿以爲如何?”

    前文說過,秦日綱無比倒黴的被削去王爵,原因除了丟失九江和導致羅大綱陣亡之外,真正的關鍵原因卻是因爲和洪秀全走得太近得罪了楊秀清。這會楊秀清已經倒臺,鹹魚翻身的洪秀全要把他放出來,太平天國朝廷裏的人除非吃飽了撐的去攔着,否則還會有誰去攔着?所以假惺惺的徵集了一下羣臣的意見後,洪秀全也很快就說道:“既然衆位愛卿都沒什麼意見,那就把秦日綱兄弟放出來吧,封……。”

    “天王萬歲,慎重。”

    這時,意外出現,一直在賭氣的石達開突然開口,打斷了洪秀全的話,說道:“臣認爲,把秦日綱放出來就行了,但是不能急着封官,讓他回家休養一段時間再說。”

    金龍殿上的所有人都有些奇怪的看向石達開,雖然衆人都知道石達開也和貴縣同鄉秦日綱的關係不怎麼和睦,但是挾私報復和對政敵趕盡殺絕這種事,卻從來不是石達開爲人處事的風格啊?

    知道殿上天國兄弟疑惑的原因,石達開只能是解釋道:“臣並非反對重新任用秦日綱,是現在時機還不合適。是超越小妖的老師曾國藩,恰好就是死在秦日綱的手裏,這個時候我們如果把秦日綱放出來,還重新任用爲官,恐怕會讓超越小妖生出誤會,不利於我們和超越小妖延續友好盟約。”

    洪秀全恍然大悟,也這才發現自己還忘記了考慮了這個關鍵問題,那邊以葉芸來和吳如孝爲代表的太平軍強硬派則是直接冷哼出聲,萬分不滿的石達開對吳超越的奴顏婢膝。

    石達開問心無愧,當然繼續裝做沒聽到這樣不滿的冷哼聲音,洪秀全則是再度得到提醒,心中一動間,又一條毒計馬上生出心頭,也馬上點頭微笑說道:“還是翼王兄弟考慮得周道,那我們乾脆再穩妥點,再委屈秦日綱兄弟一段時間,暫時先別急着把他放出來算了。”

    言罷,滿面笑容的洪秀全裝做去看羣臣反應,乘機把目光轉向了站在金龍殿中段不起眼處的蒙得恩,蒙得恩會意,微微點頭表示明白。

    …………

    石達開當然很清楚太平軍和吳軍遲早要有一場決戰,更知道吳軍船隊撤回湖北後,吳超越還會冒險通過海路發起北伐的可能已經不大,還很可能會考慮先對太平軍下手。但是石達開仍然還是想盡最大的努力繼續穩住吳超越,爲太平天國爭取更多的喘息時間,所以纔不惜得罪同僚,乃至背上叛徒懦夫的罵名,堅決阻攔太平軍主戰派的狂熱衝動。

    然而石達開卻又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事情纔過去僅僅一天,纔剛到了第二天的早朝上,太平天國總巡查、殿前右二檢點胡海隆就突然跳了出來又給自己出了一道天大的難題,當衆向洪秀全奏道:“天王萬歲,關於如何與超越小妖延續盟約一事,臣下有一個提議,包管可以讓超越小妖相信我天國沒有任何與他爲敵之心,放心與天國延續盟約,繼續通過海路出兵北上,爲我天國復興爭取時間。”

    “胡愛卿有何妙計?”洪秀全頗有帝王氣範的問道。

    “請天王降詔,將廢燕王秦日綱與承宣使黃文金押往湖北,交與超越小妖發落。”

    在南京民間名聲很爛的胡海隆只用了一句話就惹得滿殿大譁,洪秀全也臉上變色,怒聲問道:“胡海隆,你說什麼?要朕把秦日綱和黃文金交給超越小妖恕罪?”

    “天王萬歲息怒,請聽臣下解釋。”胡海隆先磕了一個頭,然後才說道:“秦日綱和黃文金,都帶着軍隊參加過誅殺曾國藩老清妖的灰山之戰,都可以算是超越小妖的殺師仇人,現在超越小妖又娶了曾國藩的女兒做側王妃,殺師之仇更直接變成了殺父之仇,天王若是把秦日綱和黃文金交給他……。”

    “住口!”洪秀全憤怒打斷胡海隆的胡說八道,喝道:“爲了向超越小妖求和,竟然要把我們天國的兄弟交給他發落!傳揚出去,朕的顏面何存?天國的顏面何存?”

    除了洪秀全發飆外,金龍殿上的其他太平天國文武官員也是紛紛開口指責胡海隆的奴顏婢膝,不少脾氣暴躁的還馬上要求洪秀全立即把胡海隆推出殿外斬首,洪秀全也順應民意立即下詔拿人,胡海隆大懼,趕緊膝行到了石達開的面前,抱着石達開的雙腿說道:“翼王八千歲救命,翼王八千歲救我,臣下對天國一片忠心,一片忠心啊。”

    “知道你是忠心,可你的辦法太過分了。”石達開沒好氣的答道。

    “翼王八千歲,臣下還沒說完啊。”胡海隆大哭說道:“臣下敢斷定,超越小妖是絕對不會殺秦日綱和黃文金,只會把他們禮送回天國,所以臣下才這麼建議的啊!請翼王八千歲你想想,以超越小妖一貫的性格脾氣,行事作風,怎麼可能會殺我們主動送去交給他的秦日綱和黃文金啊?”

    仔細一想,發現以吳超越的無恥虛僞,確實不可能斬殺自軍主動送上門去的仇人,石達開便點了點頭,說道:“話雖有理,可你這個辦法還是太過了。我們如果這麼做了,交天國的顏面何存?”

    “翼王八千歲,我們可以不用請天王直接降詔。”胡海隆趕緊說道:“我們可以這麼辦,可以對秦日綱和黃文金說明厲害,勸說他們自己到超越小妖的面前負荊請罪。”

    “如此一來,豈不是就可以既不傷損我們天國的顏面,又可以讓超越小妖明白我們的誠意,還可以給廢燕王秦日綱和曾經黨附東王的黃文金黃承宣將功贖罪的機會,一舉三得啊!”

    哭喊着,胡海隆又向石達開說道:“翼王八千歲,臣下知道你一心想穩住超越小妖,臣下也是在盡全力幫你,如果你覺得可行,臣下可以擔保,一定能替你說服秦日綱和黃承宣自行去超越小妖面前負荊請罪!如果臣下做不到,願領五馬分屍之刑!”高血壓又犯了,胸口悶得象是有塊大石頭一直壓在上面,腦袋暈得昏昏沉沉,這一章有不少段落純粹是一句一句拼出來的,躺一會拼一句,拼一句躺一會……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
    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