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四百六十章 險上加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四百六十章 險上加險字體大小: A+
     

    做爲中國北方最大的一座城市,即便是在清朝年間,北京滿城的排污渠也絕不算小,如果能把渠道中的淤泥垃圾清理乾淨的話,並排走上六七個人實際上都不會太過擁擠。

    然而即便有大量的垃圾和淤泥阻路,清軍士兵在這樣的排污暗道中行走也並不困難,很輕鬆的就摸到了暗道中段那道鏽跡斑斑的鐵柵欄,也不用費時費力破壞柵欄,一個側身就穿過了鐵柵欄那過於寬大的欄縫。

    最先摸到鐵柵欄的清軍副將三星保雖然光聽名字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性格卻十分謹慎穩重,側着身體輕鬆擠過鐵柵欄後,三星保並沒有急不過奈的衝出漆黑惡臭的地下暗道去和吳軍拼命,而是很小心的先讓士卒鋸開幾根欄杆,以便清軍士卒能夠更快更方便的越過柵欄向城內投入兵力。

    地面的猛烈激戰有效掩蓋了鐵鋸與柵欄劇烈摩擦發出的聲響,火星迸濺間,陳舊腐朽的鐵欄杆很輕鬆就被鋸斷扳彎,失去阻攔作用,清軍士兵也藉着火摺子發出的微弱光芒迅速越過柵欄,逐漸在柵欄對面集結成隊。而讓三星保和清軍士兵欣喜若狂的是,在此期間,暗道的出口方向一直都是毫無聲音,更不見半點燈火,很明顯地面上的吳軍士兵還沒發現他們的存在。

    打開了一個丈餘寬的通道後,由百餘人組成的清軍突擊隊已然全部越過了柵欄,三星保再不耽擱,趕緊一邊向後方發出信號,命令後隊發起突擊,一邊沉聲喝道:“弟兄們,跟我上!能不能立功名取富貴,就看我們的了!我們走!”

    大喝完了,三星保再次一馬當先,踏着及膝深的濃稠泥漿大步前進,衝向地下暗道的出口處,後面的清軍將士個個神情剛毅堅定,雙手各提一支柯爾特左輪槍大步跟上,沒有人膽怯,更沒有一個人後退!

    “就在這裏,這就是水關。”

    快要走出地下暗道時,嘈雜的聲音突然從暗道出口處傳來,同時還有火光也無緣無故的突然出現在了暗道出口處,微弱的光芒直接照射進了漆黑惡臭地下暗道。聽到這聲音,又看到微弱卻又醒目異常的光芒,三星保如遭雷擊,不明白吳軍爲什麼會突然出現,可是又不肯死心,只是大吼了一聲,“弟兄們,殺!”

    吶喊着,三星保發足狂衝,帶着滿身的泥漿衝到出口處,舉起雙手左輪槍,二話不說就對着喧譁聲傳來的方向接連開槍,槍聲連響間,中槍慘叫和驚叫聲也同時傳來,“真的有亂黨!真的有亂黨賊兵!”

    效仿三星保,後面跟來的清軍士兵也是剛出暗道就對着打着火把的吳軍士兵接連開槍,而剛剛趕到暗道出口處的吳軍士兵明顯是猝不及防,接連中槍慘叫的同時只能是匆匆後退,根本來不及開槍還擊。清軍士兵則乘機接連衝出暗道,衝進了露天明渠之中。

    “還好,還有希望!”

    見此情景,三星保當然是心中大定,知道自軍的奇襲行動仍然還有很大可能成功,還有可能掩護後隊大量殺入城內。可就在這個時候,幾個黑糊糊的東西突然從天而降,先後砸進清軍人羣中和暗道出口處,三星保一時沒反應過來,還下意識的在心裏說了一句,“那是什麼?”

    這句自言自語也成了三星保生命中的最後一個念頭,苦味酸手雷接連炸響間,橫飛的彈片幾乎是在片刻之間就橫掃了暗道出口處的清軍士兵,一塊彈片還準確得無法再準確的恰好射進了三星保的眼眶,直射入腦,瞬間就讓聽名字就不是好東西的三星保命喪當場。

    事態緊急,倉促殺來的吳軍士兵根本來不及吝嗇無法補給的苦味酸手雷,接連不斷的向地下暗道出口投擲不下二十枚苦味酸手雷,結果固然浪費多多,卻有效封鎖了清軍突擊隊的前進道路,橫飛的彈片直接蕩清暗道處的清軍士兵,苦味酸武器特有的高溫火焰也在出口處形成一片火海,擋住清軍士兵的道路,也讓躲藏在黑暗中的清軍士兵無處藏身。

    藉此機會,吳軍士兵迅速做出調整,對着暗道出口接連開槍,射殺試圖頂火衝鋒的清軍士兵,清軍士兵死傷連連間,吳軍士兵又迅速搬運各種雜物扔進暗道出口,飛快堵塞這條几乎導致河南吳軍被直接**的該死暗道,清軍士兵幾次捨命衝鋒,都被吳軍士兵的密集火力打退,犧牲的清軍士兵和重傷的清軍士兵還直接成爲了暗道出口的堵塞物。

    三星保率領的清軍突擊隊其實已經算是運氣好的了,動作最快起碼還爭取到了一次衝出地下暗道的機會,東河沿這邊的清軍突擊隊才叫點背,只因爲動作稍微慢了一步,被吳軍將士搶先一步趕到地下暗道出口處戒備,沒有一個士兵沒能衝出暗道就已經被直接打退,被官文和清軍將士寄以了厚望的暗道出口也迅速被各種各樣的雜物堵塞,再也難近寸步,更加無法殺入城內中間開花,接應城外清軍殺入城內。

    因爲距離比較遠的緣故,皮庫營和北羊肉衚衕這兩邊的清軍突擊隊情況比較好一些,都是在前隊都已經衝出了地下暗道之後,才遇到吳軍隊伍匆忙趕來補漏,也靠着相對來說最爲精良的裝備殺了吳軍將士一個措手不及,幾次擊退吳軍匆匆發起的突擊,暫時保護住了後隊的進城道路。

    然而很可惜,等吳軍將士調整過來,開始不惜代價以苦味酸手雷瘋狂開路後,王世易和德春親自率領的清軍突擊隊就逐漸開始吃力了,同時收到了這兩處戰場的急報後,統率吳軍預備隊的朱洪章也毫不猶豫,馬上派出了兩個營的主力分別趕來增援,還帶來了擲彈筒助戰。

    城上城下的槍聲炮聲更加密集,發現城內生變,不要說是負責攻打崇文門和宣武門的清軍哈豐阿和張得勝紅着眼睛全力強攻,就連僧王爺都抓住戰機,大吼大叫着投入了所有預備隊,瘋狂衝擊吳軍正陽門防線。

    滿城南部的激戰規模和戰事激烈程度也因此陡然擴大,戰鬥也直接進入了白熱化,清軍將士大吼大叫着瘋狂衝到城下架梯攀爬,吳軍將士則一邊瘋狂的開槍下石,射殺砸落試圖衝上城牆頂端的清軍士兵,一邊揪心城內戰事,士氣鬥志不可避免的受到巨大影響,再加上始終沒有換防體力下降,自然也就給了清軍士兵更多機會,不光是正陽門戰場,就是吳軍一直嚴防死守的崇文門和宣武門兩個戰場上,也開始不斷出現清軍士兵衝上城牆的情況。

    聞知前方戰報,鬼子六、惠老王爺和醇王爺等滿清權貴當然是個個喜形於色,歡呼不斷,官文老狐狸卻是不動聲色,還十分沉得住氣的並沒有急着投入所有預備隊,僅僅只是給宣武門和崇文門各自派去了一支援軍助戰的,餘下的預備隊卻依然還是按兵不動。

    “陳國瑞,我們最大的希望還是你,別讓老夫失望。”

    官文老狐狸自言自語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又有天大的喜訊突然傳來——清軍張得勝部抓住戰機,以火藥成功炸開了宣武門的甕城城門!官文聞報大喜,直接跳了起來錘桌子大吼道:“去給張得勝傳令,叫他不惜代價的往裏面衝,給吳賊施壓,逼着吳賊向宣武門投入預備隊!”

    傳令兵飛奔而去,官文這才又一屁股坐回帥椅上,咬牙切齒道:“陳國瑞,能給你的掩護,老夫全都給你了!能不能奪回大清京城,就看你的了!”

    …………

    陳國瑞也確實值得官文寄予厚望,白天時,受命在滿城北部遊擊騷擾的陳國瑞部表面上看只是爲牽制吳軍,逼迫吳軍分散兵力,實際上卻嚴重麻痹了吳軍上下的防範心理,包括曾國荃都認定這支清軍最不足爲懼,始終都沒有加以特別重視。而到了晚上後,隨着陳國瑞部的偃旗息鼓,不再遊擊騷擾,吳軍上下更是沒把這股敵人放在眼裏,還幾乎遺忘了這支敵人的存在。

    官文當然最喜歡的就是吳軍忘記了陳國瑞軍的存在,天黑之後,藉着夜色和城外民房的掩護,陳國瑞祕密把所部軍隊分爲三隊,第一隊兩個營祕密潛伏到了法華庵外,第二隊兩個營南下到了朝陽門南面的竹竿巷衚衕這條地下暗道附近埋伏,陳國瑞則自領主力埋伏到了東直門旁邊的南水衚衕這條地下暗道附近,在官文要求的時間段同時動手,三路出擊,祕密潛進地下暗道。

    這三條水道都遠離吳軍主力陣地所在,除了法華庵這條地下暗道外,餘下兩地白天裏還從來沒有出現過清軍士兵,不但守軍不夠警惕,還連吳軍主力戰兵都沒有幾個,所以很自然的,即便沒有南門戰場這邊的槍聲炮聲掩護,三路進兵的清軍突擊隊全都順利潛入了地下暗道,神不知鬼不覺的摸進了北京滿城,搶佔陣地掩護後隊進兵。

    很可惜,官文和陳國瑞全都沒有料到的是,曾國荃和張之洞會在最後一刻發現他們的偷襲計劃,所以他們之前雖然也有考慮卻並不擔心的一點突然出現——丁汝昌所部的吳軍騎兵突然全部出擊,在滿城清奸的引領下,兵分三路火速趕來補缺堵漏。所以……

    “有敵情!”

    “吳賊騎兵!”

    倉促遭遇的清軍士兵和吳軍騎兵同時發出撕心裂肺的驚叫,猛烈的槍戰也就此展開,吳軍騎兵長槍短槍一起開火,輔之以苦味酸手雷爆炸照明,打得正在進城的清軍後隊死傷連連,雞飛狗跳。已經搶佔了有利地形的清軍士兵也瘋狂開火射擊,同樣打得吳軍騎兵人仰馬翻,連死帶傷。

    在巷戰中拿騎兵和敵人的步兵拼,換成平常,以丁汝昌爲首的吳軍騎兵當然絕對不會幹這樣的蠢事,然而事情到了這一步,再賠本的買賣不做也得做了,極難訓練合格的吳軍騎兵將士前仆後繼,捨死忘生,催馬只是向前疾衝,擊針槍來不及裝彈就換左輪槍,左輪槍子彈打完就換馬刀,同時大量投擲苦味酸手雷,瘋狂封堵地下暗道出口,堵住清軍士兵的進城道路。

    也多虧了吳軍騎兵以老兵居多,最忠誠最可靠,同時裝備最好和經驗最豐富,不然要想在清軍士兵已經大量進城的情況下重新堵上缺口簡直就是癡人說夢,然而即便如此,吳軍騎兵爲了衝到地下暗道出口封堵缺口,仍然還是付出極大的死傷代價,然後還得在極不熟悉地形的情況下一邊與城內敵人激戰,一邊搬運雜物堵塞道路,期間傷亡自然更大更多,打得十分吃力困難。

    還好,關鍵時刻,此前一直靠不住的吳軍輔兵終於起了一把作用,在吳軍老兵的指揮下,吳軍輔兵不斷從城上拋擲各種雜物下來幫忙補漏,大大加快了吳軍騎兵封堵地下暗道的速度,最終成功堵住缺口的雜物中,也大半都是吳軍輔兵從城上拋下的羊頭石。

    距離吳軍主陣地最近的竹竿巷地下暗道最先被吳軍堵住,接着在東直門守軍的幫助下,吳軍騎兵在付出慘重代價後,又成功堵住了陳國瑞親自督師主攻的南水衚衕暗道。倒是距離最遠的法華庵那邊遲遲沒有堵上,然而在吳軍騎兵騰出手來增援法華庵戰場後,此前不被清軍特別重視的法華庵這邊也問題不大。

    …………

    與此同時,南門戰場這邊也進入了決定生死的關鍵時刻,在宣武門和崇文門的甕城城門先後都被清軍炸開後,曾國荃不得不向南城戰場投入了自己最後的預備隊,同時又親自率領本部營隊趕到午門設防,隨時準備掩護吳軍將士撤進紫禁城,放棄內城只守紫禁城。

    謝天謝地謝僧王爺,生死關頭,已經打了一個白天蟻附戰的僧王軍在體力嚴重下降和傷亡過大的情況下,也在吳軍張詩日不再有任何保留的情況下,最先掉了鏈子全面潰敗,爭先恐後的逃過護城河重整軍隊,吳軍張詩日部也乘機得以喘息,重新調整部署,曾國荃派給張詩日的預備隊李臣典所部也得以抽身,火速趕往清軍全力強攻崇文門的戰場增援。

    李臣典軍首先趕到了情況最爲危急的崇文門西側的地下暗道出口處增援,紅着眼睛的衝殺間,在左輪槍子彈打光和步槍來不及裝彈的時候,李臣典軍還和清軍王世易部展開了白刃戰,同時李臣典本人還和清軍青年名將王世易在戰場上過招,各自提着馬刀互砍,廝殺得天昏地黑,日月無光。

    主將肉搏的結果是王世易最先砍中了李臣典左胸側部,斜砍的馬刀直接把李臣典的肋骨劈斷了兩根,然而王世易卻嚴重瘋狂李臣典這個小瘋子的瘋勁,要害中刀不躲不閃,還乘機左手一把揪住了王世易的辮子,右手馬刀疾刺,在王世易的心窩處捅了一個透心涼!

    口中嗬嗬涌着鮮血,王世易後仰欲摔,身旁的清軍士兵驚叫着撲來搶救已晚,李臣典的親兵已經衝上亂刀砍殺,接住了他們的同時又把王世易砍翻,同樣重傷的李臣典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抹着左肋傷口時,李臣典沾滿鮮血的臉上還盡是淫笑,口裏咳着血都還在喃喃自語,“就憑這一刀,九帥起碼得賞給我二十個亂黨娘們享受吧?”

    王世易被李臣典親手捅死後,羣龍無首的清軍士兵終於還是扛不住吳軍將士的瘋狂衝殺,被迫放棄陣地逃散,吳軍將士七手八腳,把敵我雙方的屍體和各種雜物拋進地下暗道,終於還是堵住了這個缺口。

    堵住了皮庫營這邊的該死暗道,騰出手來的吳軍將士連氣都來不及多喘,馬上又分兵上城助戰,同時宣武門城上的吳軍將士也得到鼓舞,士氣大振間人人賣力上前,殺退蟻附敵人的同時又嚴密保護內城門,終於還是扛住了清軍的這輪瘋狂進攻。

    與此同時,在得到了預備隊增援的情況下,吳軍將士也終於堵住了崇文門這邊的地下暗道,切斷了清軍向城內直接投入兵力的道路,繼續立即登城參戰,迎頭痛擊瘋狂蟻附登城的清軍士兵,幫助崇文門吳軍穩住已經搖搖欲墜的防線。

    子夜時,丁汝昌那邊也終於給曾國荃送來消息,說是法華庵那邊的地下暗道也已經被堵住,城內雖然還有一些殘敵,卻已經不足爲懼。得知這一消息,曾國荃直接癱在了午門前的雪地上,抹着滿臉的汗水搖頭嘆息,“險啊!險上加險啊!”

    清軍這邊,當七條地下暗道都被吳軍堵死的消息送到官文面前後,官文先是面如死灰,手指顫抖,然後突然張口噴出了一口鮮血,人也直接昏了過去。再等鬼子六等人大呼小叫着把他救醒時,官文的七條命也已經去了六條,面如金紙的低聲說道:“王爺,奴才不行了,奴才也沒了辦法了,只能是讓我們的軍隊日夜不停的猛攻,看運氣吧……。”

    一直在獨自承受着巨大壓力,也一直在強忍着全家被殺又被分屍而食的巨大打擊,心力枯竭之下,官文強撐着剛說完這段話,口中便再次噴出鮮血,人也又一次昏死過去,鬼子六和醇王爺等人則面面相覷,都苦着臉說道:“日夜不停的繼續攻城倒是容易,可我們不懂指揮啊?難道說,還要拜託僧王爺?”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
    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