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四百四十七章 真的死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四百四十七章 真的死了字體大小: A+
     

    雖然張之洞答應了去請曾國荃和李棠階見上一面,然而張之洞離開之後,卻再沒出現在李棠階的面前,李棠階心急如焚的等待了不少時間,也只等來了一隊吳軍士兵,爲首者很有禮貌的對李棠階說道:“李大人,我們九帥軍務繁忙,實在抽不出時間見你,只能請你隨我們一起移師朝陽門外,等我們九帥有空了再見你。”

    言罷,那隊吳軍士兵也不容李棠階分說,上前就強請李棠階離開,身在敵營李棠階無從選擇,也只好乖乖從命。好在吳軍在對待使者方面一向名聲不錯,親眼看到過寶鋆和景壽從湖北全身而退,李棠階倒還不是特別爲自己的小命擔心,只是期望曾國荃能夠言而有信,見上自己一面。

    也是隨着這隊吳軍將士離開化月寺後,李棠階才發現吳軍主力大隊早就已經在向北面開拔,數以萬計的人羣高舉着吳軍旗幟,拿着僧王爺慷慨贈送的上好武器,排着勉強還算整齊的隊形向北行軍,刀槍如林,旗幟似海,光憑聲勢就讓從沒上過戰場的李棠階雙腿發軟,連吳軍士兵給他準備的馬車都登不上去,逼着隨行家人只能是把他擡上馬車。

    再隨着吳軍大隊行進至朝陽門外後,李棠階乘座的馬車被吳軍將士直接牽到了已經建立起了營防工事的六裏屯,又被隨行家人扶下馬車,領到了一座懸掛有曾國荃帥旗的莊園中,又被單獨請到了莊園的大廳中,然後馬上有親兵打扮的士兵迎上來說道:“李大人是吧?這裏是我們曾九帥的臨時帥堂,你請稍等,我們曾九帥一會就來。”

    謝了曾國荃的親兵,又被曾國荃的親兵請到了大廳的角落中烤火取暖,喝着親兵送上的熱茶,李棠階這才定下心來打量廳中情況,見大廳中不但設有帥椅案几,還有一個比較粗糙的京城沙盤地圖,明顯是曾國荃的帥堂模樣。李棠階也頓時更加放心,暗道:“看來肯定有機會和曾國荃那個逆賊見面,能不能救社稷於危難,扶大廈於將傾,就看老夫能不能用倫理綱常教化曾國荃那個逆賊了。”

    也是湊巧,正當李棠階心裏盤算着與曾國荃見面後的說詞時,門外突然傳來了激動的大喊聲,“九帥!大喜!大喜大喜!”

    被大聲呼喊驚動,李棠階趕緊扭頭去看大門時,卻見一個滿身雪花冰屑的便裝男子手持令牌大步衝了進來,還沒看清楚廳中情況就大喊道:“恭喜九帥!賀喜九帥!韋俊韋將軍那邊得手了,官文那個老東西已經人頭落地了!”

    砰一聲,李棠階手裏的茶杯落地,頓時摔得粉碎,一張老臉也頓時變成了蒼白色。而廳中的曾國荃親兵也是個個目瞪口呆,爭先恐後的問道:“韋俊替我們幹掉了官文老東西?怎麼可能?韋俊那個長毛頭子不是我們鎮南王爺不共戴天麼,怎麼能幫我們這麼大的忙?”

    “哈哈哈哈哈!”來報信的便裝男子哈哈大笑,說道:“你們懂什麼?韋俊韋將軍如果不故意裝成和我們王爺不共戴天,那能騙得官文老東西的信任?實話告訴你們,韋俊韋將軍其實早就是我們的人了!”

    大笑着,匆匆進來的便裝男子還亮出身上揹着的包裹,打開露出了一個沾血的木匣,得意說道:“看到沒有?官文老東西的首級!韋將軍親手砍的!”

    廳中的曾國荃親兵頓時歡呼了,一個親兵什長還立即領着那個來報告喜訊的便裝男子去見曾國荃,餘下的親兵則是歡喜得連連搓手,個個喜笑顏開,“沒想到韋俊也是我們的人,還幫我們殺了官文那個東西!好,這下子不怕亂黨的援軍會來救京城了,終於可以安心的全力攻打京城了。”

    “鎮南王神機妙算,運籌於帷幄之中,決勝於千里之外,竟然早早就把韋俊那個長毛頭子拉了過來,變成了我們的人!這下子不愁拿不下京城了。”

    “完了!京城完了!”

    在場的曾國荃親兵倒是個個喜笑顏開了,性格是出了名喜歡杞人憂天的李棠階卻是覺得一陣接一陣的天旋地轉,腦海中更是徹底一片茫然,暗道:“完了!想不到韋俊那個如此反覆無常,竟然又暗中勾結吳賊害了官制臺,官制臺一死,朝廷大軍必然大亂,還怎麼能回來救京城?還怎麼會來替朝廷抵擋曾國荃逆賊?完了,大清江山這一次,是真的完了啊。”

    絕望的幻想中,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門外終於傳來了曾國荃駕到的聲音,李棠階趕緊起身迎接間,卻見張之洞隨着一個滿身戎裝的中年男子大步進來,李棠階慌忙上前見禮,張之洞則給李棠階介紹道:“李大人,這位就是我們的曾九帥!”

    “久聞曾將軍大名,如雷貫耳,今日得見,真是老夫三生……,三生有幸。曾將軍,老夫,哦不,在下李棠階,字樹南,在朝廷中擔任禮部尚書一職。”

    心情過於慌亂,李棠階說話間難免結結巴巴,前言不搭後語的不成條理,好在曾國荃的脾氣十分隨和,微笑着還禮,又說道:“李大人,你的來意本帥已經聽孝達說了,抱歉,軍務實在太過繁忙,直到現在才抽出時間見你,失禮之處,還望李大人千萬恕罪。”

    李棠階慌忙搖手錶示不介意,卻又慌亂得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什麼,好在旁邊的張之洞提醒道:“李大人,九帥晚輩已經替你請來了,你有什麼話就趕快對九帥說吧。”

    得張之洞提醒,李棠階這纔想起了自己的來意,慌忙拿出了慈安和慈禧以同治名譽頒發的聖旨要求曾國荃跪接,曾國荃和張之洞一起規矩跪下,恭敬領受了滿清朝廷冊封給自己官職爵位,然後又磕頭謝恩,更加恭敬的接過了聖旨。

    再接下來,已經稍微回過些神來的李棠階當然小心嘗試了一下勸說曾國荃與滿清朝廷和談,結果讓李棠階萬分意外的是,曾國荃竟然沒有斷然拒絕,還在言語流露出了對此極感興趣的模樣,李棠階又試探起曾國荃能否先停戰然後再開始和談時,曾國荃盤算了片刻,竟然還這麼答道:“這事得容本帥考慮考慮,請李大人回去稟奏兩宮太后與皇上,請她們稍安勿躁,耐心等待微臣答覆,待微臣拿定主意,立即派人進城叩見。”

    “可以考慮?”

    李棠階傻眼時,軍務繁忙的曾國荃已然開口逐客,張之洞也拍着胸口保證盡力勸說曾國荃暫停攻城,李棠階無奈,只好告辭隨着曾國荃的親兵離開,又在吳軍士兵的監視下和隨行家人一起來到朝陽門外,然後隨行的吳軍士兵才說道:“李大人,小的只能送你到這裏了,請慢走。”

    謝了吳軍士兵,暈頭轉向的李棠階這才與隨行家人走向早已嚴密戒備的朝陽門,結果走出了一段距離後,後面卻突然奔來了一匹快馬,大吼道:“李大人慢走,請回來,我們曾九帥還有話要對你說!重要大事!”

    李棠階驚訝回頭間,卻見馬上騎士又大吼道:“快!抓住他們!九帥有令,絕對不能讓他們回城!”

    聽到命令,原本已經在走回頭路的吳軍士兵馬上掉頭,又朝李棠階這邊衝來,好在李棠階反應還算迅速,馬上撒腿就往朝陽門跑,隨行家人也趕緊跟上,後面的吳軍士兵卻緊追不捨,不斷的大呼小叫,“站住!不要跑,不然我們就要開槍了!”

    呼喊着,吳軍士兵還真的對着李棠階等人的背後開了槍,結果子彈雖然沒有打中李棠階,卻也嚇得李棠階直接尿了褲襠,好在隨行的家人還算忠心,背起了李棠階就往朝陽門狂奔,李棠階也在家人背上衝着朝陽門上哭喊了起來……

    “快救我!快救我!我是大清的禮部尚書李棠階,快救我,救命啊————!”

    …………

    “……也是虧得老臣命大,家奴忠心,揹着老臣及時逃過了護城河,城上的大清將士開槍阻攔,不然的話,老臣是無論如何都見不到二位太后,見不到皇上了啊!”

    匍匐在慈寧宮的冰涼地面上,李棠階哭得是天昏地暗,日月無光,含淚傾訴自己在鬼門關前晃悠的驚險遭遇。然而很可惜,在場的不管是慈安和慈禧,還是以鬼子六爲首的軍機處衆人,全都不關心李棠階李尚書的出死入生,而是更加關心官文的生死問題,慈安還打斷李棠階說道:“李愛卿且慢哭泣,快說,你看清楚了吳賊士兵捧着的是官文官愛卿的人頭嗎?”

    “沒看到,是裝在木匣裏的。”李棠階沒敢說假話,只是補充道:“不過老臣清楚看到,木匣子上有血。”

    慈安的神情更加凝重了,慈禧和鬼子六等人更是臉色陰沉得可以滴水,心裏盤算的都是同一個念頭,“難道官文真的已經遇害了?”

    “李大人,既然曾國荃逆賊准許你離開,還派人送你。”鬼子六的老丈人桂良問起另一個關鍵問題,“那麼後來爲什麼又要阻止你回城?還對你開槍?”

    “這點老夫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李棠階搖頭,說道:“老夫也沒想到曾國荃那個逆賊會這樣的喜怒無常,說出的話沒過多久就反悔,還試圖殺害老夫。”

    щщщ ⊙ttкan ⊙Сo

    桂良和鬼子六等人還在皺眉盤算分析的時候,慈禧就已經隱約猜到了什麼,趕緊問道:“李愛卿,你仔細回憶一下,吳賊信使帶着官文首級去見曾國荃逆賊之後,期間可有曾國荃逆賊的親兵離開?”

    仔細回憶了當時情景,李棠階很快就答道:“回西太后,沒有,老臣可以肯定沒有。”

    “那麼曾國荃來與你見面時,可有在場的親兵單獨對他說話?”慈禧又問道。

    “沒有。”李棠階再次沒有,如實說道:“當時曾國荃逆賊進門之後,就一直只和老臣還有那個張之洞逆賊說話,沒搭理過其他人。”

    再次要求李棠階確認了這一答案後,慈禧頓時有了答案,也痛苦的閉上了眼睛,暗道:“官文真的死了。”

    “我明白了!”鬼子六也醒悟了過來,大吼道:“曾國荃那個逆賊是不願讓我們知道官文已經遇害的消息,所以才追殺李尚書!”

    “王爺,這話什麼意思?”桂良驚訝問道。

    “岳父,你怎麼還沒明白?”鬼子六叫苦,不得不解釋道:“曾國荃之前故意放李尚書回來,還答應說可以考慮和談,是想利用李尚書暫時穩住我們!只是他當時不知道,李尚書已經無意中聽到了官制臺已經遇害了的消息,所以才讓李尚書回來。”

    “可是他後來又派人追殺李尚書,肯定是因爲他又從他的親兵口中得知,李尚書已經知道了關於官文的消息,爲了不給李尚書回城報信,所以才趕緊派人追趕李尚書!”

    桂良和慈安等人終於恍然大悟,然後很自然的,慈安當然又趕緊問道:“六弟,那曾國荃爲什麼要暫時穩住我們?不願讓我們知道官愛卿已經被逆賊殺害的事?”

    “皇嫂啊,曾國荃逆賊這麼做,除了想把我們大清皇族一網打盡,還能爲什麼?”

    鬼子六的無奈哀嘆讓慈安頓時臉色蒼白,也讓慈安立即明白了其中原因——官文已死,吳軍已經基本上後顧無憂,有充足的時間從容攻城,在如此情況下,心狠手辣的曾國荃當然希望能把滿清朝廷一網打盡,不給滿清朝廷逃往其他地方東山再起的機會。

    明白了這一點,慈安當然又是天亡我大清一聲哀嚎,然後掩面大哭了起來,慈禧卻相當的冷靜,對她低聲說道:“姐姐,哭也無用,做好最壞的打算準備吧,叫七弟安排好車駕和隨行侍衛,情況不對就馬上走。”

    再無他選,慈安只能是含淚答應,慈禧則又招手把安德海叫到了面前,低聲吩咐道:“給我和東太后準備好漢人女子的衣服,馬上。”

    吩咐完了,慈禧又屏退了李棠階、沈兆霖和曹毓英等靠不住的臣子,要求他們對官文已死一事嚴格保密,只留下鬼子六和桂良等絕對心腹,開始商議起了如何在危急時刻轉移滿清朝廷,跑到其他地方去另立中央…………

    可能是氣急敗壞,下午申時將至的時候,當吳軍做好了攻城準備之後,一名吳軍使者手打白旗拿着官文的首級到了朝陽門下,大聲自行公佈了官文已經被韋俊所殺的消息,藉以打擊京城守軍的軍心士氣。然後到了申時正,炮聲隆隆中,吳軍將士對滿城朝陽門的進攻準時正式展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
    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