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四百四十五章 兩手準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四百四十五章 兩手準備字體大小: A+
     

    虎神營的慘敗不啻於一道晴天霹靂,一下子就震驚了北京的內外九城,就連事先從沒看好過虎神營的慈安、慈禧和鬼子六等明眼人,都根本不敢相信這麼一個殘酷的事實……

    二十幾個吳軍士兵就能衝進擁有着五萬之衆的虎神營營地殺人放火,所向披靡!兩個營一千人的吳軍就能擁有一百個營編制的虎神營按着打吊着揍,踩在地面上摩擦!

    “吳逆賊軍是天兵天將下凡嗎?二十幾個吳逆賊兵就能殺敗五萬多人的虎神營,吳逆賊兵如果都這麼能打,這京城還怎麼可能保得住?”這是慈安在聽到軍情奏報後發出的驚恐叫喊。

    貴爲東太后的慈安尚且如此恐懼震驚,自然就更別說京城裏八旗滿人和普通百姓了,永定門外的戰事尚未完全結束,京城民間就已經是謠言滿天飛,有說吳軍是天兵天將下凡孫悟空關二哥附體的,也有說吳軍士兵是妖魔鬼怪變化而成的,還有人信誓旦旦的說吳軍將士得外國的洋神仙保佑,個個刀槍不入力打無窮,槍子打在身上連個白印子都不會留下!民心惶惶,人人自危,預言大清氣數已盡者相當不在少數,爭先恐後收拾行李準備逃回關外的滿蒙旗人更是多如過江之鯽。

    滿清朝廷裏的文武百官和公卿權貴們也好不到那裏,消息纔剛在內城傳開,京城六部及各大衙門就幾乎全部停止了運轉,大小官員提心吊膽,生怕吳軍迅速破城殺進正陽門,耽誤了自己返回家中收拾金銀細軟逃命的大事,藉故請假回家準備跑路事宜的相當不在少數,拿定主意京城一破馬上就向吳軍跪地投降的更是數不勝數。而京城裏的各大王府裏更是亂成一團,貝勒福晉們大呼小叫,爭着搶着指揮家奴把財產打包裝車,隨時準備出城逃命,驚慌得有如世界末日已經降臨。

    還好,滿清朝廷裏仍然還有一兩個明白人,至少新入值軍機處的大臣沈兆霖就表現得十分冷靜,隨着軍機處衆臣入宮稟報噩耗時,面對着慈安哭得死去活來、慈禧和鬼子六一起束手無策的危急局勢,以主戰著稱的沈兆霖挺身而出,指出道:“二位太后休慌,虎神營雖敗,但大清的京師守軍卻完好無損,仍然還有與吳逆賊軍的一戰之力,朝廷只需繼續堅守不戰,等待官文與駱秉章的援軍,那麼不消數日,京城便可轉危爲安,吳逆賊軍也必將狼狽逃竄而去。”

    沈兆霖的看法雖然樂觀,然而慈禧和鬼子六等人卻依然還是愁容滿面,慈安也抹着眼淚說道:“沈愛卿的話雖然言之有理,可是吳逆賊軍那麼厲害,京城守軍能夠撐得到援軍到來嗎?”

    “這點毫無問題!”沈兆霖大聲答道:“今日之敗,不是吳逆賊軍太厲害,而是僧王爺親手組建的虎神營太無能導致!試問普天之下,古往今來,豈能有昨日成軍,今日便可上陣殺敵的軍隊?虎神營慘敗,並不足奇,吳賊大勝,也不過是僥倖走運,也不足懼!”

    “沈大人,你這話說得太過了吧?”曹毓英小心翼翼的說道:“當年圖海圖大將軍……。”

    “那是圖將軍天縱英才,治軍有方,僧王爺輕敵且好大言,又喜歡攬權和歧視漢將,那能及得上圖大將軍的一星半點?”

    沈兆霖毫不客氣的貶斥了僧王爺一通,又說道:“況且當年圖將軍以八旗家奴爲軍,也是在兵出張家口後方才與察哈爾叛軍交戰,途中圖將軍沒少精練士卒,嚴格軍紀,方纔有大破布爾尼之捷。僧王爺一味照本宣科,只把圖將軍學了一個皮毛就倉促上陣,豈能有不敗之理?”

    就象落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雖然不懂沈兆霖分析的道理,慈安卻還是下意識的願意相信沈兆霖所言非虛。所以點了點頭後,慈安趕緊又問道:“沈愛卿,那以你之見,現今我們應當如之奈何?”

    “堅守待援!”沈兆霖回答得斬釘截鐵,又更加直接的說道:“先守外城,城牆守不住就讓外城守軍退入城內打巷戰,外城失守後就守內城,內城城牆再失守,就退入內城打巷戰,同時全力堅守紫禁城!”

    “如此一來,不管吳逆賊軍的兵鋒再是銳利,也絕無可能在三五日內攻破紫禁城,危及宮城!而三五日之後,官文與駱秉章的援軍必然能夠先後趕到,與京城守軍裏應外合,必可大敗曾國荃逆賊於北京城下!”

    如果曾國荃能在這裏,絕對能把沈兆霖活生生掐死——因爲這招正好掐準了吳軍的命門。但是很可惜的是,沈兆霖的提議雖然正確得無法再正確,可慈安和慈禧卻全都沒有這個信心,對沈兆霖的提議不置可否,神態還甚是失望。倒是鬼子六有點動搖,開口附和道:“二位太后,沈大人的提議未嘗不可考慮,望二位太后三思。”

    低聲議論了幾句,慈禧才十分勉強的說道:“京城守是要守的,但我們最好還是要做好兩手準備,能守住京城當然最好,如果實在守不住,我們也不能坐以待斃,讓吳逆賊軍挾持了聖駕。”

    聽話聽音,聽到慈禧這話,沈兆霖馬上就知道慈安和慈禧已經在打開溜準備,也趕緊跪下說道:“二位太后,京城不可輕棄啊,英夷法夷奪佔京城之後又議和退走,是因爲他們對大清的江山社稷沒有興趣,無意久佔京城!”

    “可吳超越逆賊不同啊!這個逆賊一旦奪佔了京城,不但絕無可能再把京城交還給大清朝廷,還肯定會乘機悖逆稱帝,謀朝篡位,竊取我大清江山啊!”

    沈兆霖這番話終於收到了一定效果,考慮到京城一旦被吳軍攻佔,早就對皇位垂涎三尺的吳超越肯定會乘機稱帝自立,絕不會象英國人和法國人一樣籤幾道條約就把京城又還回來,慈安和慈禧這才稍微堅定了一些決心,由慈安開口說道:“沈愛卿所言有理,京城是不能輕棄,傳懿旨與城中守軍,全力守衛京城,又擅自出逃者,立斬不赦!”

    鬼子六等人應諾,沈兆霖卻不肯罷休,又建議道:“二位太后,老臣認爲,應當再頒佈一道懿旨,有言棄城而走者立斬,如此方可穩定人心,鼓勵士氣,使京城軍民百姓盡知大清朝廷與京城共存亡的決心。”

    慈安有些猶豫,擅長開溜的慈禧更是直接搖頭,說道:“沒這個必要,不能阻塞了言路,沈愛卿放心,如果有人提議棄城,我們不聽就是了。”

    沈兆霖悄悄嘆了口氣,知道慈安和慈禧還是不敢自斷退路,形勢危急的時候,還是有可能選擇開溜保命。

    是夜二更,當確認了吳軍退回化月寺立營休息,沒有發起連夜攻城之後,慈安和慈禧讓人在夜間敲響了景陽鍾,召集百官進宮議事。結果咱們的僧王爺也第二次叫人用黃綾把自己給綁了,流着眼淚走上金鑾殿向慈安和慈禧請罪。慈安和慈禧則是心中窩火,恨不得把只會吹牛說大話僧王爺直接推出午門斬首,城府稍淺的慈安還直接問道:“僧愛卿,你不是說以八旗家奴爲軍,擔保可以把曾國荃逆賊殺得片甲不留嗎?怎麼現在虎神營現在已經土崩瓦解,吳逆賊軍反倒賊勢更加猖獗?”

    “奴才無能!奴才有罪!奴才罪該萬死!奴才萬萬沒有想到虎神營中竟然會出內奸,散播謠言動搖軍心,違令開槍引發混亂,給了吳逆賊軍乘機破營的機會!奴才罪該萬死!請二位太后放心,奴才一定會盡快揪出內奸,把他們千刀萬剮!凌遲處死!”

    跪倒在金鑾殿上,僧王爺哭得是梨花帶雨,杜鵑啼血,一邊拼命磕頭請罪,一邊拼命把罪過推給虎神營中子虛烏有的叛徒內奸。與僧王爺交情過命的惠老王爺綿愉則苦苦求情,懇求慈安和慈禧再給僧王爺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考慮到目前在軍事上實在無人可用,慈安和慈禧一忍再忍,只好暫時摘去了僧王爺的頂戴花翎,讓僧王爺繼續給惠老王爺當副手戴罪立功,大事化小抹過了虎神營的事。

    再接着當然是討論如何禦敵的問題了,結果讓以沈兆霖爲首的主戰派鬆了口氣的事,雖然也有一些官員也建議慈安和慈禧三十六計走爲上,效仿她們的死鬼老公咸豐大帝提前開溜,只留重臣繼續守衛京城等待援軍。然而在吳軍還沒有打進外城的情況下,已經被沈兆霖打過預防針的慈安和慈禧卻斷然拒絕了這一提議,雖沒有放出有言棄城者立斬的狠話,卻也表態要堅守京城到底。

    敲定了繼續守城的決議,再接下來當然是明確守城責任人,結果這一次慈安和慈禧也沒再客氣,直接就把守衛外城緩衝地的重任全部委託給了僧王爺,讓僧王爺總司外城防務,讓醇王爺負責守衛內城和紫禁城,惠老王爺繼續擔任全軍總指揮。同時慈安還直接對僧王爺說道:“僧愛卿,這可是哀家和西太后給你的最後一個機會,外城在,你的腦袋就在,外城亡,你也不必回來了,自己解決吧。”

    “奴才領旨,謝太后隆恩。”僧王爺愁眉苦臉的答應,心裏更是連珠叫苦,暗道:“完了,吳逆賊軍除非腦袋進水,否則就肯定是先打外城,這外城如果真有什麼閃失,本王這顆腦袋可真的就保不住了啊?”

    這時,禮部尚書李棠階站了出來,別出心裁的提出了一個新建議,說道:“二位太后,微臣認爲,不妨考慮招撫曾國荃等逆賊爲朝廷所用,若能成功,不但京城之危立解,朝廷也可多一員虎將可用啊?”

    滿朝譁然,大部分文武官員都對李棠階的異想天開大加嘲諷,都問李棠階是不是忘了曾國荃和吳超越的親戚關係?但也有幾個官員認爲值得一試,同爲清流的李鴻藻(和李鴻章沒有任何關係)就是其中之一,出列奏道:“二位太后,微臣覺得李尚書的提議不妨一試。”

    “吳超越逆賊是曾國荃的侄女婿不假,可是不知道什麼原因,曾國荃的侄女竟然是嫁給吳超越逆賊做側室,曾國荃身爲宗聖曾子的直系後裔,即便嘴上不說什麼,心裏也必然覺得萬分屈辱。而且曾國荃身爲叔輩,卻反倒要聽晚輩吳超越逆賊的號令指揮,向吳超越屈膝行禮,人倫顛倒,心中也必然存有怨念。”

    “有此契機,二位太后倘若頒佈懿旨,封贈曾國荃以高官顯爵,賞賜以金銀珠寶,再感之以聖人教化,未必沒有可能招撫曾國荃逆賊成功,使之爲朝廷所用。”

    李鴻藻的話再次遭到了衆人嘲笑,不少文武官員都冷笑着向李鴻藻問,說曾國荃馬上就有希望攻破京城升官受賞了,怎麼可能還接受滿清朝廷的官職冊封?然而慈禧和慈安卻一直沒有開口拒絕,還在珠簾後面低聲議論了起來。

    “姐姐,李棠階和李鴻藻的議論雖然異想天開,絕無可能一舉成功,但我們稍加變通,未必不能變成一招緩兵之計,爲我們等待援軍爭取時間。”慈禧低聲說道。

    “如何變通?”慈安低聲問道。

    “以招撫爲名,祕密要求展開和談。”慈禧低聲說道:“曾國荃之兄曾國藩命喪鄱陽湖,主要原因就是當時的江西巡撫文俊拒絕發兵救援,曾國荃必然深恨文俊,現今文俊又正好就在京城之中,我們不妨以交出文俊給曾國荃報仇爲談判條件,要求與曾國荃展開和談,乘機拖延時間,等待援軍到來。”

    “曾國荃逆賊怕是不會上當吧?”慈安有些擔心的問道:“那個逆賊那能不明白時間對他來說同樣重要,豈能爲了一個早晚可殺的文俊放緩攻城,浪費時間?”

    “曾國荃逆賊是肯定不會上當,但是我們再誘之以利,甚至還可以答應只要條件合適就主動開城迎賊,那麼曾國荃逆賊不會不動心考慮,只要他開出條件和我們討價還價,我們就可以乘機拖延時間,等待援軍到達。”

    慈禧低聲說出了自己的真正打算,又補充道:“而且建立了聯繫之後,我們如果再能在守城中小挫吳賊,讓曾國荃逆賊覺得破城無望,那麼李棠階和李鴻藻所說的招撫之事,就未必沒有可能成功。”

    仔細盤算了一下,覺得此事即便失敗也幾乎是毫無損失,可一旦成功卻收穫巨大,所以慈安很快點了點頭,同意試上一試。當下慈安和慈禧又低聲商議了幾句,先是隨便找個藉口抹過這個問題,然後就宣佈散朝。

    最後,待百官離去之後,慈安和慈禧才暗中交代安德海,讓安德海在不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密宣李棠階和李鴻藻進宮覲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
    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