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四百二十四章 黑手興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四百二十四章 黑手興風字體大小: A+
     

    “……自先皇登基伊始,華夏紛爭不斷,中原戰火沖天,神州蕭條,生靈塗炭,百姓流離失所,餓殍滿道盈途,盜賊充斥,募化無路!惟大清討逆大元帥吳帥治下,忻樂太平,路不拾遺,夜不閉戶,黎庶安居樂業,老幼鼓腹謳歌,究其原因,何人不知此乃吳帥之功?問其緣由,誰人不知此乃吳帥之德?”

    “……吳帥才幹,震古爍今,海內共譽。上馬治軍,兵鋒所指,羣賊授首!下馬安民,施政治境,州府太平!古之伊尹周公,猶有不及!”

    “……亂黨賊首,尚有三王,吳帥興義兵討賊兇,爲何無有王爵?今天子降詔息兵,兩宮懿旨言和,若不冊封吳帥王爵,談何誠意之有?吳帥若不封王主政,大清社稷何酬吳帥大功?吳帥若不封王主政,三軍將士如何封賞?吳帥若不封王主政,天下黎民誰人能夠答應?”

    “……兩宮悔悟,京城求和,欲罷兵戈爲玉帛,必當先封吳帥爲王!”

    作者署名爲‘能靜居士’的這篇社論在《漢口通商報》上發表之後,這份民間報紙立即洛陽紙貴,還引發了巨大反響,上到湖北臨時政府的高官大將,下到基層士卒和普通百姓,沒有一個不在討論吳超越是否當封王爵?滿清朝廷和祺祥皇帝是否應該冊封吳超越爲異性王,以答謝吳超越的匡扶社稷之功?

    再接着,很自然的,大部分的民間輿論當然是普遍支持吳超越受封王爵,普遍認爲滿清朝廷和祺祥大帝只有冊封吳超越爲異性王,授權吳超越總理大清國事,方纔能夠結束這個戰火紛飛的亂世,讓湖北討逆軍的文武將士得到公平的升賞任命,也只有讓吳超越主持天下大權,方纔能夠政通人和,國泰民安,讓天下百姓享受到安居樂業,豐衣足食。

    爲此,許多有文化有才幹卻沒有得到發揮機會的士子儒生,逐漸開始接受現代教育的湖廣有爲青年,還紛紛上表勸進,懇請吳超越受封爲王。其中有個叫做董其亮的舉子還聯絡了四百多西南各省的舉子聯名上萬言書,請求吳超越直接自立爲王,冊封百官自成體系,直接與滿清朝廷劃清界限。

    輿情洶洶中也有反對聲音,湖北臨時政府的官方報紙《湖北人民報》就發表了吳超越的親筆署名文章,公然批駁‘能靜居士’和《漢口通商報》的歪理邪說,表明態度絕不稱王,更不接受滿清朝廷的王爵冊封,並更加堅定的表示與滿清朝廷的和談前提條件只有一個,就是先殺包括鬼子六三兄弟在內的六大亂黨賊首!

    在私底下自號什麼居士的吳軍重臣趙烈文這次破天荒的和吳超越唱了對臺戲,不顧吳超越的強烈反對,硬是領着一大幫吳軍文武官員在《西南新政報》上發表了聯名公告,提出滿清朝廷以冊封吳超越王爵並承諾允許吳超越總理國事爲前提條件,與湖北討逆軍展開和平承諾,並宣佈滿清朝廷如果接受了自己們的要求,而吳超越卻還不肯接受和談的話,自己們就將集體辭官抗議!

    吳軍控制地裏的所謂輿論熱潮也就騙騙無知百姓,最多再騙幾個腦袋不會轉彎的直腸子,事實真相到底是什麼,明眼人其實一眼就能看出來——滿清朝廷派來的求和使者景壽就是這樣的明眼人。

    所以,景壽也就一邊暗罵着吳超越的厚顏無恥,賊喊捉賊,一邊趕緊把吳超越自編自導的鬧劇上報滿清朝廷,請求慈安、慈禧和只是名譽上被罷官奪權的鬼子六定奪。結果消息報告到了京城後,慈安、慈禧和鬼子六等人也直接破口大罵上了。

    “逆賊!無恥狗賊!真不知道你那臉皮到底有多厚,這麼不要臉的手段也用得出來!明明想學王莽曹操篡位稱王,還裝神弄鬼的賊喊抓賊,虛僞無恥到了你這個地步的卑鄙小人,天下還真不多見!”

    罵完了,慈禧還衝着慈安埋怨道:“姐姐,不是妹妹我犯上說你,景壽辭行的時候,你怎麼就沒管住嘴順口說了可以給吳超越逆賊封王的話?現在你看好了,那個奸賊棍棒打蛇順杆爬了,乘機逼着我們給他封王了。”

    “妹妹埋怨得對,我當時是說漏了口。”慈安也沒計較慈禧的無禮,還自責道:“是我不好,不該告訴景壽那個奴才我們的讓步底限,給了吳超越逆賊鑽空子的機會。”

    自責過後,慈安又向慈禧問道:“妹妹,事已至此,我們當如何是好?該不該給吳超越那個逆賊封王,換取他開展和談?”

    “萬萬不能!”權術數值爆表的慈禧斷然拒絕,指出道:“給逆賊封個王爵是可以商量,但不能是現在,必須得等他和長毛翻臉開戰之後纔可以考慮。現在就給這個逆賊封王,他必然會一邊千方百計的避免與長毛翻臉開戰,一邊利用這個朝廷正式冊封的王爵大做文章,爲他將來謀朝篡位夯實基礎。”

    慈安點頭,也知道如果吳超越是自封爲王的話,那麼吳軍內部被滿清朝廷奴化政策洗腦的文武官員必然會不服,與吳超越離心離德,民間真正的輿論也必然會譴責吳超越的不臣之舉。但如果是滿清朝廷直接下旨冊封吳超越爲王的話,這些情況就不會發生,名正言順當上王爺的吳超越也定然會利用這個尊貴封號大做文章,爲將來走出篡位稱帝奠定堅實基礎——歷朝歷代的篡位稱帝者,基本上都是這麼幹的。

    “皇嫂言之有理,現在是不能給吳超越逆賊封王,不然我們就更難以朝廷正統的大義手段制約這個逆賊。”

    鬼子六也贊同慈禧的看法,然後又建議道:“現在我們最好的辦法是分頭行事,一邊讓景壽繼續和吳超越奸賊討價還價,全力爭取以其他辦法換取和談,也讓長毛始終警惕吳賊與我們突然和解對他們下手。另一邊和楊秀清聯繫,看看他能不能找其他藉口直接和吳賊開戰。”

    “六弟所言極是。”慈禧點頭,說道:“長毛僞王楊秀清現在之所以不敢封鎖長江,無非就是他師出無名,害怕麾下衆賊將不服而已。但是名正言順的和吳超越逆賊翻臉開戰,也未必只有吳賊背盟與我們和談這一個藉口,叫他另外想個辦法,我們全力配合他就是了。”

    鬼子六應諾,又突然靈機一動,忙說道:“二位皇嫂,其實我們現在就有一個現成的辦法,我們完全可以叫楊秀清以證明吳賊沒有背盟之心爲藉口,讓楊秀清出面逼迫吳超越逆賊把景壽交給他處死。吳超越那個逆賊與景壽小有交情,又不能暴露他是亂臣賊子的真面目,肯定不會輕易答應。如此一來,楊秀清豈不是就有藉口乘機尋釁滋事,主動挑起和吳超越的戰端了?”

    “妙計。”慈安和慈禧一聽叫好,趕緊吩咐鬼子六依計行事,然後鬼子六也在第一時間派遣祕密使者,攜帶密書再赴南京與楊秀清聯繫。

    …………

    該來看看太平軍這邊的情況了,遵照吳超越的安排,楊秀清與滿清朝廷暗中聯絡的書信抄件,在湖北情報局特務的努力下,也在沒有暴露是吳軍出手行事的前提下,勉強還算順利的送到了掌握江防的太平軍各大軍頭面前。

    然而很可惜,包括被吳超越寄以了厚望的吳如孝,都壓根不信一貫堅定反清的楊秀清會主動向滿清朝廷請求聯絡,還全都懷疑這是吳超越所爲,栽贓構陷楊秀清,爲吳軍與滿清朝廷和談找藉口。只不過是苦於沒有證據,這些軍頭也沒辦法指責吳超越,全都是把這件事當做沒有發生處理。

    然而誰也沒有想到的是,在此期間,又有一道神祕的匿名信送到了所處地理位置最爲關鍵的太平軍大軍頭吳如孝面前,不但同樣附上了楊秀清與滿清朝廷聯絡的書信抄件,還介紹說楊秀清的密使陳來在京城裏得到了滿清朝廷的重賞,其中有一顆鵪鶉蛋大的東珠被陳來鑲嵌在了自己佩劍劍鞘之上,隨時帶在身邊炫耀。

    對比發現兩道匿名信的筆跡截然不同,又見信上內容說得有鼻子有眼睛,對太平天國忠心耿耿的吳如孝也終於起了疑心,便隨便找了一個藉口,派遣自己的心腹總制蔡顯德返回南京,假意辦理公事實則查證匿名信內容真假。

    江陰距離南京不遠,又全是水路交通方便,蔡顯德沒用幾天時間就重新回到了吳如孝的面前,也向吳如孝報告了一個驚人消息——楊秀清妻舅陳來劍鞘之上,的確鑲嵌有一顆十分罕見的大東珠。吳超越聽了大驚,忙又問道:“你確認是東珠不是南珠?有沒有向陳來打聽那顆東珠的來歷?”

    “回吳丞相,是陳來在和末將喝酒時,親口告訴末將說那是東珠。”蔡顯德答道:“他當時還誇耀說那怕是在我們的天朝聖庫,象這麼大的東珠也不多,在清妖那邊更是罕見,只有清妖皇族纔有資格佩帶那種黑龍江產的東珠。”

    “當時末將向他打聽來歷,他說是東王萬歲賞給他的。”蔡顯德又說道:“但是末將後來又去找典天庫李良(鐵桿清奸李國棟後裔)打聽時,李良卻說沒這回事,因爲我們天國聖庫裏的東珠從來沒賞過任何人,所以他可以確認沒這件事。”

    吳如孝的臉色變了,向同樣知道密信的蔡顯德問道:“你怎麼看?”

    “恐怕不是空穴來風。”蔡顯德小心翼翼的答道:“畢竟,東王萬歲上次就故意把路借給了清妖水師。”

    吳如孝閉上了眼睛,盤算了片刻後,吳如孝突然雙眼睜開,惡狠狠說道:“安排人手,祕密監視陳來,發現他再離開天京,立即報我!”

    …………

    再來看看楊秀清這邊的情況,當滿清朝廷密使把鬼子六的親筆書信送到楊秀清面前時,楊秀清正好也收到了吳超越正在北線積極備戰的細作探報,也正在爲無法阻撓吳超越北伐滅清而擔憂。所以看到了鬼子六的建議之後,楊秀清也頓時大喜,當即找來了楊潤清、楊元清、陳來和蒙得恩等爲數幾個知道內情的心腹商議是否可行。

    商議的結果是計策絕對可行,即便不能徹底外地軍頭凝聚人心,也起碼可以乘機尋釁,然而就在楊秀清拍板依計而行時,蒙得恩卻說道:“東王萬歲,我們也不能白幫清妖,現在是清妖朝廷求我們,我們應該乘機向他們索要點什麼纔對。”

    “沒錯,是不能白幫清妖。”楊秀清想都不想就點頭,又向蒙得恩問道:“那以你之見,我們應該要點什麼?”

    “亂世黃金,盛世收藏。”蒙得恩答道:“臣下認爲,清妖朝廷手裏現在雖然沒有銀子,但是在他們的國庫之中,肯定還有不少金錠金元寶,我們應該狠狠的敲一筆清妖朝廷的竹槓,把金子弄回來想洋人多買些槍炮也不錯。”

    楊秀清再次點頭,當即同意敲這筆竹槓,又接受楊潤清的建議,決定漫天要價向滿清朝廷開價黃金十萬兩,蒙得恩則又說道:“東王萬歲,直接要十萬兩金子清妖朝廷那邊肯定很難答應,也肯定要討價還價,來來回回的也肯定浪費時間。臣下的建議是,不如直接派遣使者北上和清妖朝廷當面談判,談好了價格就直接帶回來上交聖庫,如此一來,還不用擔心清妖朝廷言而無信,遲遲不兌現承諾。”

    楊秀清一想也是,立即開口同意,結果話音未落,他的幾個寶貝弟弟和陳來就已經爭先恐後的開口,搶着去擔任這個使者。可是楊秀清仔細思量後,卻拒絕了幾個寶貝弟弟的要求,說道:“還是讓陳來去吧,你們都是天國的國宗,出京北上太過引人注目,還是陳來目標小,容易祕密與清妖朝廷聯絡。”

    聽到這個答案,楊潤清等人當然是大失所望,已經嘗過甜頭的陳來當然是喜笑顏開,還沒出發就已經開始尋思,“這次無論如何得多撈一把,還得叫清妖把他們宮女多送幾個給本侯享用!”

    陳來高興得實在太早了,因爲他纔剛安排好行程,還沒來得及登船出發,兩道告密書信就已經祕密送往了江陰和上海,書信上,還清楚介紹了他的出發時間,以及座船樣式。



    上一頁 ←    → 下一頁

    蜀漢之莊稼漢銀狐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
    諸天萬界天影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