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四百一十一章 決戰大冶(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四百一十一章 決戰大冶(9)字體大小: A+
     

    信是黎明前被人用弓箭射到吳軍南岸炮臺附近的,信上的內容也很簡單,就只有一句話——‘是羅剎人逼着我們衝擊鐵索防線,羅剎船隊戰敗我們馬上撤退。’落款則是‘恨羅剎人的大清將士’。

    出於小心,這道書信還是用左手寫成,讓人無從查對筆跡。不過也很可惜,這位用心良苦的清軍將士冒險送出的書信卻被吳超越當場用來擤了鼻涕,揉成一團扔了,然後吳超越還罵道:“跟老子玩心眼,你們還嫩點!明明只是不想給俄國老毛子當炮灰,還裝成不想和我打一樣,如果你們有機會幹掉我,能對我客氣了?”

    罵完了,吳超越卻心中突然一動,趕緊又親自揀去那張沾有自己鼻涕還被揉成一團的信箋,打開了重新觀看,喃喃念道:“是羅剎人逼着我們衝擊鐵索防線?衝擊鐵索防線?這句話是真的還是假的?如果是真話,那說不定可以推演出俄國老毛子的作戰戰術啊?”

    吳超越的軍隊裏沒有參謀部,不是吳超越不想建立,是現在這個時代中國的參謀人才實在少得可憐,更幾乎沒有一個精通現代軍事的參謀人才,所以吳超越沒辦法,只能是繼續以老式的幕府幕僚充當參謀部的功能,也只能自己給自己當參謀長,用自己少得可憐的那點現代軍事知識推演分析戰略戰術。

    不過還好,這點少得可憐的現代軍事知識還是起到了一點作用,在假設清俄聯合艦隊將要衝擊湋源口鐵索防線的前提下,吳超越通過推演發現敵人有兩個目的選擇,第一是引誘自己的水師主力出擊,在沙洲下游的水面開闊處決戰。第二則是清俄聯合艦隊真要不惜代價的突破自軍的鐵索防線,疏通直抵沙洲島上游的航道。

    再接着,假設清俄聯軍真要不惜代價的突破攔江鐵索疏通航道,那麼以他們的實力做到這點並不困難。而清俄聯軍做到這點之後,他們又有三個選擇,第一是直取湖北腹地,甚至直接攻打湖北省城,擾亂吳超越的老巢。

    第二個選擇是在沒有吳軍防禦的沙洲上游登陸,走陸路直接攻打大冶工業基地。

    第三個選擇則是創造與吳軍水師主力決戰的機會,吳軍水師主動在沙洲上游的水面開闊處決戰當然最好,不能如此也可以順水衝擊封鎖沙洲南航道的六道鐵索,直搗吳軍水師營地,逼迫吳軍迎戰或者逃出沙洲南航道,被迫轉移到沙洲下游的水面開闊處。

    清俄聯軍的第一個選擇首先被吳超越排除,湖北是吳超越的老巢不假,但清俄聯軍再怎麼打,也最多不過只是把沿江各地打爛,傷不到吳超越的元氣,在已經有湖南和四川兩個產糧地的情況下,清俄聯軍就算把湖北沿江諸城燒成一片白地,也逆轉不了吳軍和清軍的整體實力對比。

    清俄聯軍唯一能逆轉戰略局勢的辦法就是搗毀吳超越的大冶工業基地,所以清俄聯軍在沙洲上游登陸作戰也有這個可能,不過吳超越不但不怕清俄聯軍來這手,甚至巴不得清俄聯軍這麼做——有裝備精良的直屬兵團和嫡系第一兵團坐鎮,吳超越還真不怕和清俄聯軍打陸上決戰。

    清俄聯軍第三個選擇的作戰目的是殲滅吳軍水師主力,而清俄聯軍一旦做到這點,那麼整個長江中游都將成爲他們的天下,到時候不但大冶難保,吳軍控制地的沿江諸城也徹底完了,沒有水師運兵的吳軍在陸上跑,無論如何都跑不過清俄聯合艦隊。

    “突破鐵索的目的是爲了消滅我的水師主力,會是這樣嗎?”

    分析研究着這個可能的時候,帳外突然有斥候來報,說是發現清俄聯合艦隊有全面備戰的跡象,有可能將在今日發起進攻。吳超越聞報不敢怠慢,也是趕緊下令全軍備戰,然後出於謹慎起見,吳超越又派人給王孚送去一道命令,安排王孚做好了一個應急準備……

    …………

    吳軍斥候的判斷十分正確,約一個小時後,水陸兩路的斥候果然先後送來了清俄聯合艦隊大舉西進的探保。好在吳軍將士也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吳超越用不着再擔心準備不足,只是匆匆趕到金河對岸的吳軍黃遠龍兵團陣地,登上炮臺親自查看敵情。

    規模龐大的清俄聯合艦隊很快就出現在了吳超越的望遠鏡中,然後吳超越也很快發現,沙俄艦隊這次終於是動了真格,十九條蒸汽炮船隻留下四條在後方保護運輸船隊,餘下十五條全部來到了湋源口前線。十二條大小不一的風帆戰列艦則是傾巢出動,清軍水師也是主力盡出,一百多條龐大戰船密密麻麻,聲勢十分驚人。

    很多守衛南岸炮臺的吳軍將士都是第一次得見清俄聯合艦隊的全貌,也大都被敵人的驚人實力嚇得議論紛紛,甚至就連吳超越麾下的頭號猛將黃遠龍都是眉頭緊皺,擔心敵人太強難以抵擋。惟有不用在第一線開炮作戰的吳超越狼心狗肺,對敵人的強大艦隊不以爲然,只是耐心觀察敵人的排兵佈陣,航道選擇。

    清俄聯合艦隊選擇了在居民早已盡數撤走的管窖鎮一帶下錨,靠長江北岸暫時停泊,然後清軍船隊很快就派出了二十餘條紅單船上前,俄軍方面也派出了六條風帆戰列艦出陣,尾隨清軍船隊走北岸航道西進。

    見此情景,吳超越也馬上明白那道告密書信內容不假,清俄聯合艦隊是打算突破自軍的攔江鐵索防線,疏通直抵沙洲上游的航道。然後吳超越毫不遲疑,立即派人過江傳令,喝道:“告訴北岸炮臺,不必有任何的保留,不必顧慮暴露炮位,火箭一有機會就給我打!就算保不住鐵索防線,也要給我讓羅剎鬼子崩掉幾顆牙!”

    傳令兵領命時,吳超越又補充了一句,道:“還有,對亂黨水師也別手下留情,該打就打,用不着客氣!只有把他們打痛打怕了,他們才更不敢給羅剎人賣命!”

    快船迅速把命令送到吳軍北岸陣地時,清俄聯軍船隊已然進入了吳軍炮臺的射程範圍,職守北岸的吳軍第一兵團副兵團長林志趕緊命令所有炮臺做好一起開火的準備,同時通知隱藏在僞裝物下的火箭軍也做好準備,然後等清俄聯軍盡數進入射程範圍之後,林志也馬上發出信號,命令所有炮臺和火箭隊一起開火!

    驚天動地的大冶大決戰由此拉開序幕,在吳超越不許保留的命令下,部署在北岸的吳軍五十門後裝線膛炮全部使用苦味酸炮彈,一起同時開火,三百餘支改進型康格里夫火箭也騰空而起,帶着白色硝煙呼嘯飛出,與炮彈聯手,鋪天蓋地的砸向清俄聯軍船隊,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也迅速在滔滔長江的水面上迴盪了起來。

    做夢都沒想過吳軍北岸炮臺一出手就用全力,擔任先鋒的清俄聯軍船隊頓時被殺了一個措手不及,七條清軍紅單船和兩條俄國戰列艦先後被炮彈擊中,餘下的戰船也大部分被或多或少的康格里夫火箭命中,苦味酸炸藥猛烈爆炸間,清俄戰船的甲板和船身上也頓時木屑橫飛,火頭四起,士卒慘叫驚呼不絕於耳。

    幾乎是在轉眼之間,高射速的後裝膛線炮就再次打出第二波炮彈,射速更快的康格里夫火箭則早已又打出了兩百餘支,再次把清俄聯軍船隊覆蓋在了一片火海之中。在如此高頻率的火力打擊面前,不要說清軍紅單船隊,就是見多識廣的沙俄船隊也是心驚膽戰,驚叫連連,“快快,快開炮壓制,壓制住清國叛軍的炮臺火力。”

    匆忙開炮還擊,清俄聯軍船隊的炮彈大部分都失去了準頭,但還是有相當一部分命中了吳軍炮臺,多少起到了一些壓制吳軍火力的效果。吳軍將士則咬緊牙關,儘量以最快速度打出炮彈和放出火箭,拼命轟擊敵船。江面上炮聲震天,硝煙瀰漫,炮彈來回不絕,激烈得如同一鍋沸騰的米粥。

    在如此高強度的火力對拼戰中,最倒黴的當然是清軍水師,他們的紅單船全身木製連船身裝甲都沒有,只要一被吳軍苦味酸武器命中就註定要吃大虧,不是被炸得舷破板裂,就是轟得桅斷杆折,然後又馬上燃起沖天大火,水澆不滅,清軍士兵奔走於火海濃煙慘叫呼救,如同身處地獄。率領前隊的清軍水師大將葉常春更是眼淚汪汪,委屈抱怨,“該死的吳賊,都好心給你們告密了,還對我們下手這麼狠。”

    六條沙俄風帆戰列艦也輕鬆不到那裏,雖說沙俄戰列艦的船身有銅鐵裝甲,吳軍的圓形苦味酸炮彈難以擊穿裝甲打進敵船船艙內部,基本上是在裝甲表面爆炸,對敵船的破壞力比較小。

    可即便這樣,仍然還是有三條沙俄戰列艦的甲板和船樓還是先後被吳軍苦味酸炮彈命中,引發了船上火災,同時吳軍將士大量發射的康格里夫火箭也有相當不少命中沙俄戰艦,擴大了船上火勢,逼着沙俄士兵只能是冒着隨時可能中箭中彈的危險衝上甲板救火,死傷數字迅速上升。

    順便說一句,沙俄軍隊也是運氣好,因爲後裝線膛炮逐漸在實戰中展現出來的巨大優勢,原本不是很看好後裝膛線炮的英國軍方對全世界都做了技術封鎖,沒有賣給吳超越新開發出來的五磅後裝炮,所以吳軍用的還是老式的三磅後膛炮,口徑小裝藥少,威力不夠。如果不然,讓吳軍將士用上了五磅後裝炮,沙俄戰列艦的船身裝甲都起不了多少作用。

    話扯遠了,言歸正傳,北岸吳軍的火力射速雖快,但吃虧在岸炮數量只有五十門——後裝炮太難生產,還有康格里夫火箭的威力嚴重偏小,所以再是如何搶佔先手和出其不意,也沒能大量擊沉敵船,僅僅只是靠着一開戰就出全力的優勢,迅速擊沉了九條清軍紅單船,重創了三條沙俄風帆戰列艦。

    隨着清俄聯軍的全力反擊,舷炮數量居多的絕對優勢逐漸展現,吳軍炮臺的火力就逐漸被壓制住了,再也無法從容瞄準開炮,只能是冒着隨時可能被敵人炮火命中的危險裝填彈藥,點火開炮,死傷也逐漸迅速上升。

    還好,吳軍最大的優勢仍然還是苦味酸炸藥,這玩意天生就是木質戰船的剋星,只要命中一發就能給清軍紅單船造成巨大損傷,同時也只要能夠打中沙俄戰列艦沒有裝甲保護的部位,也同樣能給沙俄戰列艦造成不小損失,打得雖然吃力,卻也不算白白辛苦。

    第一條沙俄戰列艦因爲船上火災嚴重而被迫撤退,又有一條沙俄戰列艦的主帆燃起了沖天大火,機動速度嚴重下降,無法再靈活躲避,也馬上成爲了吳軍岸炮和火箭的重點關注目標,不到十分鐘就化爲了一個巨大火球,船上士兵被迫棄船撤退。

    再接着,奇蹟出現,也不知道是那個吳軍炮手買彩票中了頭獎,竟然恰好把一發苦味酸炮彈打進了一條沙俄戰列艦的船舷炮窗,在敵船炮艙內直接炸開,引起俄軍火炮殉爆,在敵船船身上炸出了一個巨大口子,一舉重創了敵船。

    見此情景,在後方觀戰的清軍水師主將吳全美和沙俄艦隊司令諾沃西利斯基當然是臉色一個比一個陰沉,然而性格自私諾沃西利斯基卻沒有下令自軍戰列艦撤退,還打出旗號要求催促船隊繼續前進,衝擊吳軍攔江鐵索線。然後諾沃西利斯基還咬牙切齒的說道:“我看你們這些黃皮猴子有多少火箭。”

    被諾沃西利斯基料中,隨着火箭的大量消耗,再加上火箭陣地又遭到了敵人船隊的炮火覆蓋,北岸吳軍的火箭發射密度果然開始降低,而沒有了火箭助陣之後,吳軍在北岸火力不足的弱點也益發體現明顯,殘餘的清俄聯軍戰船則一邊瘋狂開火壓制吳軍炮臺,一邊繼續前進,衝擊吳軍攔江鐵索。

    第一條清軍紅單船帶着火頭撞上了吳軍鐵索,可是不等船上士兵揮動巨斧砍斬鐵索,他們戰船的吃水處就已經發出了一聲巨響,拴在鐵索的吳軍水雷猛烈爆炸間,這條倒黴的清軍紅單船也馬上嚴重傾斜,江水洶涌入艙,艙內士兵被迫奔上甲板躲避。

    經驗豐富的沙俄海軍當然不會象清軍水師這麼傻乎乎直接衝,纔剛確認了吳軍鐵索防線的確有水雷存在,殘餘的四條沙俄戰列艦馬上放下十幾條小船,運載士兵搖槳到吳軍鐵索近處,以剪斷系雷繩索的方法排除吳軍預設的水雷。在望遠鏡裏看到這一情景,吳超越當然馬上傻了眼睛,慘叫道:“羅剎人還有這麼一手?”

    書中說明,這得怪吳超越的歷史太過稀爛,不知道這個時代水雷技術最先進的就是俄國人,是世界上最早裝備觸發錨雷的國家,早就積累了豐富的排雷經驗,對付吳軍設置的原始飄雷當然是小兒科。

    一看水雷被破,原本還指望靠北岸炮臺和水雷重創來敵的吳超越只盤算了不到三分鐘,立即就果斷下令,命令黃遠龍軍陣地的南岸炮臺加入戰鬥,以苦味酸火箭和苦味酸炮彈轟擊敵船,加強火力效果。

    南岸炮臺也加入戰鬥後,吳軍火力再度大增,本來就已經損失慘重的沙俄聯軍自然更加苦不堪言。然而沙俄艦隊司令諾沃西利斯基卻是露出了微笑,喃喃說道:“該死的黃皮猴子,終於暴露你們的南岸炮位了。”

    自言自語過後,諾沃西利斯基馬上派通譯給吳全美傳令,要求吳全美再組織一支突擊船隊,準備配合自軍剩下的六條風帆戰列艦出擊,聯手加入前線戰場。而吳全美得知沙俄戰船將繼續配合作戰當然也沒拒絕,還哼哼道:“早就該這麼打,叫老子一直頂在前面,老子會給你們羅剎洋鬼子賣命纔怪。”

    又激戰多時,還是在看到吳軍北岸陣地不再有火箭飛出,近半炮位啞火,南岸的火箭密度也迅速降低後,諾沃西利斯基才讓旗艦打出旗號,命令發起第二波攻擊。

    “黃皮猴子,你北岸的火力已經嚴重不足,南岸的炮位也已經暴露了,這次我看你還能怎麼辦?”

    再順便交代一句,此前出戰的六條沙俄風帆戰列艦,是兩條四級艦,四條五級艦。發起第二波攻擊的六條沙俄風帆戰列艦,全部是舷炮數量在七十門以上的三級戰列艦。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
    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