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百九十二章 榮祿借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百九十二章 榮祿借路字體大小: A+
     

    “砰”一聲,黃金做成的精美茶杯摔在地上,雖然沒有摔壞,金盃裏的殘茶也沒造成多大的污漬,不慎失手的女官還是趕緊雙膝跪下,向楊秀清連連磕頭,“東王萬歲饒命,東王萬歲饒命。”

    “拖出去!重打一百杖!打!打!打!”

    楊秀清的怒吼在金龍殿上回蕩,女官嚎哭求饒,在場的太平天國文武官員也個個以額貼地,連大氣都不敢喘上一口,生怕象那個可憐的女官一樣,變成了楊秀清的出氣筒,被拖出去活活打死。

    可憐的女官果然喪命在了杖刑之下,然而平時還算懂些憐香惜玉的楊秀清卻一反常態,又喝令將那女官的屍體喂狗方纔罷休。再然後,餘怒未消的楊秀清又大吼道:“楊元清那邊怎麼還沒消息?撤回兗州沒有?”

    文武官員沒有一個敢回答楊秀清的問題,只能是把哀求的目光投向楊秀清的三弟楊潤清,楊潤清無奈,爲了不讓楊秀清在暴怒中繼續胡亂殺人,只能是硬着頭皮開口答道:“回東王萬歲,暫時還沒有消息。”

    楊秀清當然不能把怒火灑到親弟弟頭上,所以楊秀清面前的黃金龍案理所當然的被掀翻,“幹什麼吃的?怎麼還沒消息?再派人去催,叫楊元清和石達開這些廢物一回到兗州,就馬上給本王滾回天京領罪!”

    楊秀清爲什麼脾氣會這麼大,原因想必就不用羅嗦了,其實現在的楊秀清都已經算是比較冷靜了,剛收到北伐軍慘敗和水師全軍覆沒消息的時候,楊秀清當天就打死了九個不慎犯下小錯的女官和衛士,深得楊秀清信任的翊天侯吉成子,也不過是勸了幾句楊秀清不要胡亂遷怒於人,同樣被楊秀清喝令推出金龍殿當衆斬首。

    這還不算,只要是參與北伐的太平軍將領,家眷還全都被楊秀清下令拿下,關進牢房等候治罪,其中還包括楊元清的妻子兒女。而叛變降清的韋俊家眷更慘,全都被五馬分屍處死,包括韋俊年僅十歲的小兒子也是如此。

    更加讓楊秀清震怒的還在後面,兩天之後,楊元清那邊雖然終於送來了太平軍殘部順利撤回兗州的消息,然而楊元清卻又報告說石達開、曾立昌和李世賢等將全都拒絕返回天京,都要留在兗州重振旗鼓,然後進兵徽北消滅那裏的清軍翁心存部。期間楊元清試圖用楊秀清的佩刀威逼,石達開和曾立昌等人卻各自守營,死活不肯出營與楊元清見面。

    “反了!反了!這些逆賊反了!給楊元清傳令,叫他把石達開、李世賢和李開芳這些逆賊全部拿下!押回天京受審!”

    楊秀清在狂怒中頒佈的命令讓在場文武官員個個大驚失色,沒有一個人敢吭聲領命,氣急敗壞的楊秀清卻更是大吼大叫,質問在場衆人爲什麼都變成了啞巴?最後沒辦法,楊潤清只能是再次挺身擋槍眼,哭喪着臉說道:“兄長,這麼做如果真把石達開他們逼反了怎麼辦?二哥的軍隊損失慘重,石達開他們聯手造反的話,他怎麼可能鎮壓得住?”

    “本王親自領兵北上,去殺光這幫反賊!先殺光這幫反賊,再殺光清妖,然後再殺光吳妖!殺!殺!殺————!”

    足足用了三天時間,東王府的屬官文武纔好不容易讓楊秀清冷靜下來,收回了主動挑起內戰的命令,然而如何處置作戰不力又抗命不從的石達開等人卻成了一個棘手難題,就這麼直接放過他們當然不可能,罷官降職又太過不疼不癢,殺頭抄家又很可能把他們直接逼反。

    別無選擇之下,楊秀清只能是聽取了侯謙芳的建議,決定以借刀殺人的辦法收拾石達開等人,一邊先給石達開和曾立昌等人降級處分,一邊逼迫他們繼續向山東清軍發起進攻,借清軍之手削弱這些軍閥的同時,乘機大肆升封這些軍閥的部下將領,瓦解分化這些外軍,然後再幹掉這些敢不聽話的刺頭。

    脾氣火暴的楊秀清是忍了無數忍才勉強接受這個徐徐懲辦的建議,同時能夠讓楊秀清這麼忍耐的主要原因也不是東王府屬官的苦苦勸說,而是楊秀清真沒太多的法子收拾這些外地的軍閥了,兵將分領的軍隊制度早已被破壞殆盡,大小軍頭視軍隊如私產,楊秀清一聲令下統兵將領就得交出兵權的好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別說是任意生殺遠在山東的石達開等人了,其實就是近在咫尺的安慶林鳳翔、江陰吳如孝和松江陸順德,楊秀清就已經有些開始指揮不動了。

    對楊秀清而言更糟糕的是,北伐這一戰中他的本部嫡系也遭到了慘重損失,多名忠心耿耿的嫡系將領陣亡,嫡系軍隊元氣大傷,當然也就更沒辦法威懾約束外地軍閥。所以再是如何的不情願,楊秀清也不得不承認一個殘酷的事實,自己已經沒力量消滅滿清朝廷,必須要休養生息,把力量優先對內,解決已經昭然若揭的軍頭軍閥化問題。

    再接着,如吳超越和趙烈文等人所料,楊秀清果然恨上了在這次北伐中對太平軍幫助不大的湖北吳軍,不但寄書指責吳超越沒能替太平軍有力牽制清軍,還獅子大開口對吳超越要糧食要武器,要吳超越無條件幫助自己重振旗鼓。

    爲了暫時穩住楊秀清,吳超越在回書上當然多多少少答應了給楊秀清一點錢糧武器,然而這一點卻遠遠無法滿足楊秀清的龐大胃口。結果也就在楊秀清大罵吳超越吝嗇摳門的時候,已經火線榮升爲正四品通政使司副使的滿清朝廷使者榮祿,也抱着必死的決心乘船來到了南京,直接跑到南京太平軍的面前請求拜見楊秀清。

    這裏仍然得表揚一下太平軍將士堅定不移的反清立場,榮祿纔剛在下關碼頭上向太平軍將士表明身份,馬上就被太平軍將士拿下不說,還立即被太平軍將士打得鼻青臉腫,頭破血流,如果不是守衛碼頭的太平軍將領阻攔,榮祿當場被太平軍將士分屍都有可能。

    楊秀清的好奇心也救了晚清最後一個滿人大佬榮祿的小命,聞聽滿清朝廷派遣使者來拜見自己時,楊秀清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以爲自己聽錯了,連問了好幾遍來報信的衛士是不是傳錯了話?然後很自然的,在萬分好奇的前提下,恨滿人恨得蛋疼的楊秀清也給了榮祿一個機會,喝令衛士把榮祿押來見面。

    陪着榮祿一起來到楊秀清面前的,還有滿清朝廷送給楊秀清的貴重禮物,然而早已見慣了金銀珠寶的楊秀清卻對榮祿更感興趣,仔細打量之下,楊秀清又驚奇的發現,面前滿臉鮮血腳印的榮祿竟然只是一個二十四五歲文弱青年,長得還頗有些俊秀儒雅,怎麼看怎麼不象是敢孤身出訪敵國首都的死士。

    “你叫榮祿?”楊秀清試探着問道。

    “回東王殿下,小使是叫榮祿。”榮祿不卑不亢的答道:“滿州正白旗人,瓜爾佳氏,蒙大清兩宮皇太后恩典,目前暫居大清通政使司衙門副使一職。”

    “清妖滿狗。”楊秀清輕蔑的罵了一句。

    “不錯,在東王殿下你的治下,小使是還有一個稱呼叫做清妖滿狗。”榮祿坦然答道:“就好象貴軍將士和東王殿下你一樣,在湖北吳賊的匪穴裏,被稱爲長毛髮匪。”

    “大膽!”侍侯在一旁的侯謙芳和李俊良等楊秀清親信無不大怒,紛紛呵斥道:“住口!東王萬歲面前,休得放肆!”

    “小使是有些放肆,但也是實話實說。”榮祿很鎮定的回答,又反問道:“難道各位大人真不知道,吳超越逆賊雖然與你們的東王殿下結盟締約,他的部將士卒卻依然辱罵你們東王殿下和你們爲長毛髮匪?”

    侯謙芳等人啞口無言,榮祿卻又對楊秀清說道:“東王殿下,小使真不是在挑撥離間,東王殿下如果不信的話,可以儘管派人去查,倘若吳超越逆賊的叛軍之中,對貴軍沒有任何的蔑稱和辱罵,那麼小使願領凌遲之罪。”

    楊秀清也無言以對,因爲楊秀清早就知道吳軍將士對太平軍的態度其實仍然還是以蔑視敵對居多,只不過太平軍也是一個德行,包括楊秀清自己平時提起吳超越時都是直接叫超越小妖,所以楊秀清也從來沒在意過這種小事。

    在稱呼問題上駁不過榮祿,楊秀清只能是轉移話題,問道:“你來幹什麼?你難道不知道,本人一向恨你們清妖滿狗入骨,見一個宰一個?”

    “回東王殿下,這點小使當然知道。”榮祿語氣平靜的說道:“事實上,小使的父親長壽公,伯父長瑞公,都在永安龍寮嶺之戰中爲貴軍所殺,屍體還一起都是滿身傷痕。”

    “永安龍寮嶺之戰?”楊秀清回憶了一下,馬上就說道:“想起來了,那場仗是我天國大軍突圍時打的,你的滿狗爹和你的滿狗大伯,當時都是清妖的總兵對不對?”

    “東王殿下天縱英才,果然名不虛傳。”榮祿恭維道:“想不到時隔九年,東王殿下竟然還能記得小使父親的官職,過目不忘之能,實在叫人欽佩。”

    “少說這些好聽的,別以爲拍本王馬屁就能活命。”楊秀清陰沉了多日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點笑容,笑道:“既然你的滿狗爹滿狗大伯都是死在本王手裏,那你這條小滿狗還有膽子來見本王?”

    “捨身赴國難,視死忽如歸。”榮祿輕描淡寫的回答,說道:“東王殿下,小使今日是爲大清國事而來,也是爲了救你性命而來。”

    “大膽狂徒,休得無禮!”

    “來人,把這個清妖滿狗推出去砍了!”

    在場的東王府屬官又紛紛咋呼了起來,還有人爲了表忠心,衝上來就對榮祿拳打腳踢,榮祿忍着疼不躲不閃,還微笑着向楊秀清說道:“東王殿下,或許你自己心裏也很清楚危險所在,或許你還不明白,但是在處死小使之前,能否讓小使把話說完?”

    楊秀清猶豫了一下,還是揮了揮手,讓部下住手和閉嘴,然後才向榮祿問道:“你是爲了救本王性命而來?本王現在好好的,有什麼需要你救的?”

    “東王殿下何必明知故問?故意考驗小使?”榮祿苦笑反問,然後才語氣誠懇的說道:“東王殿下,以你的聰明睿智,想必也很清楚,現在我們大清朝廷已經威脅不到你了,自保尚且困難,更別說是光復江寧,奪回失土。現在對你威脅最大的,能夠有力量殺你害你的,在天下已經只有一個人,就是吳超越。”

    “超越小妖?就憑他?”楊秀清冷笑問道。

    “不錯,或許吳超越那個逆賊現在還沒有那個本事。”榮祿也不和楊秀清爭辯,只是指出道:“但是東王殿下,現在對你和太平天國威脅最大的,已經不是我們大清朝廷,而是吳超越逆賊,這點你總該承認吧?”

    楊秀清不吭聲,榮祿則又更加誠懇的說道:“東王殿下,想必你心裏也很清楚,吳超越那個逆賊現在還沒有對你下手,是因爲我們大清朝廷還在,但如果我們大清朝廷被消滅了,以吳超越逆賊之狠毒卑劣,必然會在第一時間對你開戰,消滅你們太平天國,這是必然之事,對不對?”

    楊秀清還是不吭聲,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默認榮祿此言不假——事實上這也的確是千真萬確的大實話。

    察言觀色見楊秀清動搖,榮祿這才又說道:“東王殿下,小使這次是替大清朝廷來向你請求停戰的,請求貴軍停火罷戰,聯手討伐吳超越逆賊。”

    金龍殿上笑聲四起,楊秀清也滿臉嘲諷的問道:“你們清妖朝廷是得失心瘋了?會覺得本王有可能答應?”

    “實不相瞞,小使其實也早就知道,東王殿下你絕不可能答應。”榮祿坦然答道:“東王殿下你是什麼人?殺我們滿人殺得血染江南,立志驅逐韃虜的漢人英豪,怎麼可能背叛你的理想初衷,與我們這些清妖滿狗聯手?”

    “那你還來?”楊秀清冷笑問道。

    “因爲小使知道,東王殿下雖然絕不會答應與我們清妖滿狗停戰聯手,卻絕不會拒絕小使的另一個要求。”榮祿微笑說道:“請東王殿下借路給我們,讓我們這些清妖滿狗和吳超越逆賊打一個兩敗俱傷,讓東王殿下你坐收漁利。”

    “借路給你們?如何借?”楊秀清趕緊問道。

    “請東王殿下你放開長江航道,讓我們清妖滿狗和羅剎國的艦隊直搗湖北,擒殺吳超越逆賊。”

    榮祿終於說出真正來意,又說道:“倘若東王殿下答應,那麼不必用一兵一卒,便可讓我們大清朝廷和吳超越逆賊兩敗俱傷,這麼好的機會,以東王殿下你的英明神武,想必絕對不會拒絕吧?”

    金龍殿上一片大譁,楊秀清眼中的光芒也開始閃動,凝視榮祿,榮祿則神情平靜的與楊秀清對視,說道:“東王殿下,借刀殺人削弱吳賊的機會就在你面前,請你千萬別錯過。小使斗膽直言,倘若錯過,東王殿下你必然後悔終身!”



    上一頁 ←    → 下一頁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的姥姥是半仙鬥破蒼穹2空間重生:盛寵神醫商女網游之萬能外掛
    妻手遮天:全能靈師生活系游戲墨唐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