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百八十八章 暗中聯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晚清之亂臣賊子 - 第三百八十八章 暗中聯手字體大小: A+
     

    還是奔逃到了廣平府與大名府的交界處,與轉戰在冀魯豫晉四省邊界的陳玉成軍取得了聯繫,獲得了陳玉成的及時援助後,楊元清和石達開率領的太平軍敗兵才暫時得以停下腳步休息,騰出手來重整隊伍。

    也是到了這個時候,石達開和楊元清才愕然發現,從水陸兩路北上的六萬多太平軍,

    在經過一路的潰敗失散之後,竟然已經只剩下了兩萬八千餘人,且精銳戰兵大半帶傷,沉重火炮幾乎全部丟失,槍支彈藥也接近告罄,損失慘重得讓楊元清和石達開都有些不敢相信面前的統計數字。

    不能全怪統帥全軍的楊元清無能,主要是清軍騎兵的追擊戰確實打得漂亮,歷史上敗保將軍打的唯一一個漂亮勝仗,就是在追擊戰中全殲太平軍曾立昌部,當時還是咸豐四年,太平軍的軍力正處於鼎盛時期,這會碰上已經處於衰弱期的太平軍,敗保將軍當然就更加不會客氣了。

    追擊戰中,倚仗着絕對的機動力優勢,也利用太平軍慘敗而逃途中急於脫身的焦急心理,敗保將軍只要一看到太平軍出現混亂,馬上就全力突擊,多次衝潰殺散無心戀戰的太平軍隊伍,造成數量衆多的太平軍將士掉隊離散,然後從容的以整擊亂,大肆砍殺無法列隊而戰的太平軍將士,取得無數戰果。

    與此同時,沿途的地方清軍和團練也瘋狂襲擊潰散的太平軍將士,故意破壞道路橋樑給太平軍轉移增加難度,配合清軍主力追殺太平軍,所以與主力失散的太平軍小股部隊基本上很難歸隊,大部分都被恨透了太平軍的直隸軍民殘酷殺害,這麼積少成多的積攢下來,太平軍的傷亡自然達到了一個驚人的數字。

    還有,士卒素質的全面下滑也註定了太平軍必然慘敗,與主力失散後不知道如何儘快歸隊,只想着往偏僻無人處逃命,卻全然不知清軍和地主團練重點注意的就是這些地方。爲了不被清軍追擊主動脫隊當逃兵的情況屢禁不絕,甚至還出現了新兵捆綁老兵向清軍投降請功的情況,在被清軍切割包圍後馬上跪地投降者更是數不勝數,再無當年那怕是死也要拉清軍士兵陪葬的凜凜威風。

    這樣的情況在石達開軍中出現得最多,上次慘敗在山東新軍手裏後,爲了幫石達開重整旗鼓,楊元清是給石達開補充了不少精銳老兵,但也塞給了石達開更多的新人新兵,其中還有不少是投降被俘後才加入太平軍的綠營兵和地方團練,不但戰鬥力奇差,意志也最不堅定。所以石達開所部名爲陸師主力,實際上反倒在逃亡戰中最不經打,清軍騎兵每次突擊得手,基本上都是在石達開軍身上取得突破。

    對石達開來說還好,這次還有楊元清陪着他一起丟面子,楊元清直屬的南京太平軍雖然都是楊秀清的嫡系精銳,武器裝備精良,廣西老兵數量最多,然而多年的南京生活過下來,這些廣西老兵早已被江南的軟語香風泡軟了骨頭,渙散了鬥志。所以到了必須拼命的時候,楊元清的直屬軍隊表現得甚至還不如李開芳、曾立昌和李世賢等幾支隊伍,空有精良裝備而無法起到核心骨幹的作用,在戰場上的表現同樣讓楊元清丟光了面子。

    一路南逃到大名府北部的楊元清和石達開還連累了陳玉成,陳玉成軍此前之所以能在四省邊境持續轉戰,先後攻取南樂、磁州和內黃等城,開闢出大塊的根據地,最主要的原因還是直隸清軍無暇顧及於他,陳玉成軍的對手只是地方上的地主團練,所以打得十分輕鬆。這會直隸清軍的主力一路追殺而來,陳玉成軍當然是馬上戰事吃緊,不得不以只有幾千戰兵的偏師之力,抵擋直隸清軍的傾巢之兵。

    “大名府這一帶是黃泛區,糧產稀少,不適合我們的主力休整休息,必須得儘快東進撤回兗州。”

    坐下來商量下一步計劃的時候,敗逃途中一直齷齪不斷的石達開和楊元清難得達成一次一致意見,同時勉強算是地頭蛇的陳玉成也堅決支持這麼做,認爲在清軍主力大兵壓境的情況下,傷病嚴重的太平軍主力很難再攻取鄰近的重要城池立足,只有趕緊撤回目前太平軍控制力度比較強的魯南再從容休整纔是上策。

    撤回兗州當然得渡過黃河,不過還好,只要和留守魯南的吉文元取得聯繫,獲得友軍的掩護支援,搶渡黃河成功的把握肯定不小。然而就在楊元清、石達開派人去和吉文元聯繫的時候,吳軍使者卻攜帶着吳超越大舅子聶士成的親筆書信,祕密來到了太平軍軍中,要求太平軍繼續向南,把清軍追兵引到長垣和封丘一帶,爲吳軍和太平軍聯手殲滅直隸清軍創造戰機。

    “你們能有這麼好心?能幫我們對付清妖?”

    石達開和楊元清都是滿腹狐疑,不敢相信吳軍的好意,吳軍使者則坦然答道:“翼王,楊國宗,京城亂黨是你們和我們共同的敵人,我們幫你們就是幫我們自己,不存在什麼好心不好心,你們只要相信我們對你們絕沒有任何惡意就行。”

    又狐疑的看了吳軍使者一眼,石達開這纔打開了書信細看,結果在書信上,聶士成也直接告訴石達開,說自己已經在親自率軍趕來豫南戰場增援的途中,表面上打出的旗號是防範太平軍乘機入侵吳軍控制地,實際上卻是準備與太平軍聯手對付直隸清軍。

    同時聶士成還建議石達開假裝向吳軍借路逃命,直接逃到與開封隔河相望的陳橋鎮,到時候吳軍假裝陳兵渡口拒絕太平軍過河,騙取直隸清軍追殺到陳橋渡,然後吳軍乘機發動埋伏,與太平軍聯手夾擊清軍追兵,共破強敵。

    “這會不會是吳妖的奸計?騙我們去陳橋鎮,乘機和清妖聯手殲滅我們?”

    事情來得太過突然,石達開和陳玉成等人的第一反應當然是懷疑吳軍的真正目的,貪生怕死又愚蠢無能的楊元清當然更是大喊大叫不能上當,不能冒這麼大的危險。不過仔細的盤算了一番後,石達開卻又發現這是一個好機會,不但可以讓太平軍更加安全的撤回兗州,還可以藉助吳軍之力一雪前恥,反敗爲勝。

    動搖之後,石達開便也和太平軍衆將討論了一下配合吳軍行動的可行性,然而太平軍衆將卻大都不敢冒這個險,怕的就是聶士成言而無信,騙他們進入死地。惟有戰略觀很強的陳玉成支持石達開,說道:“翼王八千歲,我覺得聶士成不太可能騙我們,超越小妖和洋人聯繫的長江航道被我們控制,吳妖那邊不會不考慮長江航道被我們封鎖的後果。”

    “翼王,不能上當。”老將朱錫琨提醒道:“我們這次北伐大敗,已經元氣大傷,要防着超越小妖趁火打劫,先用計殲滅我們,然後再從湖北順江而下,直搗天京。”

    石達開猶豫萬分了,好在陳玉成又及時提醒道:“翼王,如果吳妖是真心幫我們,我們撤回兗州肯定可以容易和輕鬆許多。”

    “我們如果直接東進渡黃河,是有可能得到吉丞相的接應,但我們絕不能忘了駱秉章老清妖麾下的山東清妖新軍,那支軍隊繞到你們前面後就再沒露過面,很有可能已經被駱秉章老清妖專門用來防範我們搶渡黃河,到時候吉丞相一旦敵不住山東清妖,無法接應我們過河,那我們可就麻煩了。”

    回憶起當初與山東新軍交戰時的情景,石達開下意識的打了一個寒戰,又聯想到駱秉章的老奸巨滑,事事處處未雨綢繆,石達開更是不敢再掉以輕心。又盤算了片刻後,石達開也終於下定決心,咬牙說道:“去陳橋!”

    “我不去!”楊元清大吼道。

    “你不去,我不攔你,我帶我的本部人馬去。”石達開冷冷回答,又問道:“還有誰願意和我冒險去陳橋賭一把的?”

    很是出乎石達開和楊元清的預料,除了石達開一手提拔的陳玉成立即響應外,曾立昌和李世賢遲疑了片刻後,竟然也先後開口對石達開說道:“翼王,我也和你一起去。”

    “我是全軍主帥,你們敢不聽我的命令?!”

    楊元清一蹦三尺高了,然而曾立昌和李世賢卻根本沒理他,還一起在心裏說道:“就因爲你是全軍主帥,所以老子纔不想再受你這個蠢貨的鳥氣。跟着石達開走雖然危險,但是他起碼沒你那麼蠢!不會象你一樣的瞎指揮!”

    石達開也沒理會楊元清的大吼大叫,只是轉向了李開芳,用目光詢問李開芳的決定。而李開芳猶豫了許久後,這才說道:“我帶的都是騎兵,去那裏都行,不過我覺得最好還是一起行動,別再分散兵力了,我們都已經到這個地步了,再分兵純粹是找死。”

    “那就一起去陳橋。”石達開冷冷說道:“楊國宗,你的軍隊裝備好,戰兵多,你如果願意單獨留下來殿後,我絕不攔你。”

    言罷,石達開也不等楊元清嚷嚷,起身就直接離開了中軍營地,陳玉成緊緊跟上,那邊曾立昌和李世賢也毫不猶豫的跟上。惟有李開芳猶豫了一下,然後才扔下了一句話大步離開,“楊國宗,勸你一句,別再犯傻了,你孤軍東進是找死。”

    也多虧了楊元清的脾氣遠不如楊秀清那麼暴躁衝動,差不多已經窮途末路的太平軍纔沒有發生內訌火併——打起來也是不得軍心楊元清註定必敗。同時在收到石達開、陳玉成和曾立昌等軍先後離營出發的報告後,貪生怕死的楊元清還是一跺腳,大吼道:“全軍啓程,去陳橋!其他的事,以後再說!”

    …………

    太平軍敗兵與陳玉成會合後沒有直接東進,選擇了繼續南下,這一點當然大大出乎了老狐狸駱秉章的預料,同時也讓駱秉章立即看到了其中隱藏的危險。所以收到消息之後,駱秉章馬上在第一時間派出快馬與率領清軍騎兵主力的勝保聯繫,要求勝保謹慎追擊,務必提防吳軍突然出手,與太平軍聯手夾擊清軍騎兵主力。

    除了駱秉章之外,率領步兵主力尾隨在後的直隸清軍主帥官文,也同樣非常懷疑太平軍繼續南下的真正目的,同樣是在獲得消息後的第一時間派人與勝保取得聯繫,也要求勝保謹慎追擊,千萬不能過於逼近吳軍控制地。

    很可惜,駱秉章和官文這兩條老狐狸的苦口良言如果能夠拉得住勝保將軍,那勝保將軍就不會被咸豐大帝親自尊稱爲敗保將軍了。尤其是在連戰連捷的情況下,勝保將軍早就是被接連的勝利衝昏了頭腦,徹底把駱秉章和官文的警告當成了耳旁風,仍然繼續沿用之前的追擊戰術,把騎兵分成了三路投入戰場,一有機會就發起突襲,砍殺太平軍將士用鮮血染紅自己的頂子。

    只是稍微得到一點時間休整的太平軍敗兵大隊也十分完美的擔任了誘餌角色,本來就傷病嚴重,疲憊不堪,又將帥不和各自爲戰,在逃亡戰中又給了清軍騎兵好幾次突襲得手的機會,損失十分慘重,的的確確是真敗大敗,無論是誰都不會認爲太平軍是在故意誘敵。所以志得意滿的敗保將軍也更加的肆無忌憚,放膽追擊。

    終於,在又砍下了衆多太平軍將士的首級後,勝保所率領的清軍騎兵主力不知不覺追擊到了河南與直隸的交界處,結果太平軍敗兵倒是毫不猶豫的直接越過省境逃進河南,長垣知縣忠泰卻派人送來急信,向勝保報告說河南吳軍此前已然突破了黃河,奪佔了黃河北岸的封丘縣城駐軍,同時還報告了聶士成前日已經親自率軍趕到開封的重要情報。

    對此,勝保將軍還算比較小心,趕緊詢問了長垣縣信使掌握的吳軍駐防情況,當得知河南吳軍此前曾經分兵南下、聶士成所部主力部署在黃河南岸和封丘駐紮的吳軍不多的報告後,勝保將軍卻又笑了,“沒事,吳賊駐紮黃河南岸,就算想給長毛幫忙也不能立即給河,本官率領的又都是騎兵,轉移方便,繼續追!給本官追殺到底!”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功夫聖醫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我的姥姥是半仙鬥破蒼穹2空間重生:盛寵神醫商女網游之萬能外掛妻手遮天:全能靈師